一晚上万的国内野奢酒店,背后到底有多乱?

有钱人的快乐很简单

插画
网络

继野餐、滑雪、冲浪之后,中产们又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野奢。 在荒无人烟的环境里,享用最高档的服务、最奢华的设施,这种听起来有些凡尔赛的描述,正是当下最流行的野奢度假方式。那么问题来了:野外和奢华,它们究竟是如何结合成野奢酒店,并俘获了成千上万的消费者的?

每晚房价上万的野奢酒店一方面让有钱人们欲罢不能,另一方面也频频出现因为污染环境、非法占地等原因被关停的情况。同质化和“照骗”问题也让很多游客对这种新兴的度假方式开启吐槽模式。那么野奢酒店昂贵的价格背后,真的如精修照片一样令人心驰神往吗?

野奢
网络

野奢最初的概念来源于国外的Glamping,即Glamorous Camping(豪华露营)。Glamping满足了旅行者们又想探险,又想舒适的贪念,让旅行者们既可以在得天独厚的然环境中欣赏美景,又能享受顶级居停设施和服务,一时引起了广大旅行者们趋之若鹜。

野奢的基础在于野字,在悬崖边,在沙漠深处,在原野尽头,处处可见Glamping;更奢华的野奢酒店也随之而来,运营者显然发觉了野奢市场的潜力,纷纷下场,这在最受欢迎的野奢旅行地非洲体现得最明显:

万豪国际宣布到2023年将在非洲新增不少于40家酒店;希尔顿宣布已在非洲管理和签约100家酒店;洲际宣布全新签约10家位于非洲的酒店;丽笙酒店集团也在今年前九个月在非洲签署了11家新酒店;凯悦集团也在非洲加大了布局……

野奢
网络

国内的野奢酒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在云南、香格里拉、新疆、西藏、青海等风景壮美的地方,你都可以发现从设计到配套都让人惊艳的野奢酒店。这些野奢酒店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去年旅行业因为疫情整体遭受重创,野奢酒店却成了例外,逆势上扬,杀出了血路。

人们对野奢酒店的追捧首先体现在价格上。在野奢酒店圈子里,每晚一千五百的帐篷是基础,每晚3000元的房间也只是第一级,从五千到甚至上万价格也随处可见。

即使有如此高昂的价格做门槛,依然拦不住大众想要住野奢的心。为了能住上心仪的野奢酒店,众多爱好者可谓非常努力:

旺季提前2个月到半年预约是常规操作;因为通常选址偏僻,到达当地城市后还要翻山越岭的野奢酒店也不在少数,好在大多数野奢酒店都有(并不便宜的)专车接送服务。

一些顶级野奢酒店甚至还会有一些超出认知的操作,博主@红脸普西表示,不久前他在入住国内顶级野奢酒店物与岚时,就花了半小时填写了酒店的问卷调查。

但物以稀为贵,人的心理就是这样,越是难预订,大众越是想要去野奢酒店一探究竟。

酒店
网络

国内的野奢酒店虽然处于旺盛生长的阶段,但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与标准,在野奢帐篷营地“东山一个庐”的Voo看来,除了拿野奢当噱头的酒店,相对于传统酒店,野奢酒店较为明显的差异是——以原生态自然环境为背景,乡野建筑风格为外观,内部豪华奢侈,提供高端服务的新型度假酒店。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野奢酒店原本就处于旅行鄙视链的顶端,但其内部同样存在着鄙视链。据我们观察大约是这样:

顶级国际小众酒店集团>大牌酒店集团>国内酒店品牌

国际顶级野奢酒店的奢华程度,一度让人咋舌:

坐落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中部大草原的One Nature顶奢营地,服务人员配比是5:1:餐食、游猎、安全等方面各有管家、顶级的备品与spa服务等等;印尼安曼旗下的Amanwana,在飞到巴厘岛之后,还需要在印度洋上漂流一小时或乘坐水上飞机,才能到达。

印尼安曼旗下的amanwana酒店
印尼安曼旗下的Amanwana酒店
网络

——当然,以上这些野奢酒店,在价格上也一骑绝尘。旺季时房价高达40000元一晚,依然一房难求。 无论是从价格上还是服务上,和已经发展数年的国外野奢酒店相比,国内的野奢酒店都还属于“弟弟”,但即使这样,成功的野奢酒店对当地经济的帮助也是不可小觑的。

湖州莫干山裸心集团谱写出了“每张床收益百万”的神话;知名野奢品牌松赞酒店集团更是成了一些旅客的必打卡之地,如今还与大理签署了合作协议;东山一个庐会策划在地采摘或海上运动等活动,让游客体会当地的海岛生活情趣……

最次的当然是打着野奢噱头,却没有提供相应服务的酒店了。如果在酒店里依然会被蜥蜴困扰、与蚊虫共眠,那跟《跟着贝尔去旅行》倒也没什么差别。

但不管是消费者还是运营者,他们都承认,野奢酒店在国内的发展才刚刚启程,“在中国,冒险和荒野等营地旅游市场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这预示着未来市场的潜力巨大”,Voo表示。

酒店
网络

人们为什么爱野奢酒店?

毋庸置疑,环境的美和独特即是野奢酒店最奢侈的部分。正是这份城市里看不到的景色,让无数拥趸前仆后继。

《小时代》里,顾里“一离开浦西就无法呼吸”,如今的有钱人却逃离城市,飞行十万八千里,只为奔赴心中梦寐之地尽情呼吸——逃离日常生活的牢笼,去野外撒撒野,感受下自由的滋味。享受天地精华的同时,还可以享受最现代化的服务,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事呢?

野奢酒店是有他们迷人的道理的。再加上疫情导致的压抑已久的旅游诉求,在野奢酒店上得到了小规模爆发。

对于一些人来说,野奢酒店也是一种自证身份的新兴生活方式:在996成为福报的当下,随手可触的自然反而成了一种昂贵的奢侈。和可以拼单的五星级酒店相比,野奢酒店首先需要付出不小的差旅成本和时间成本。一张在野奢酒店拍摄的照片,无形间就与其他人划开了等级。

酒店
网络

一些野奢酒店确实也对得起它们的价格。

前文提到的物与岚酒店,号称国内顶级野奢,是近一年来最热门的野奢酒店之一。酒店出自设计名家之手,还屡屡被知名设计生活杂志报道。

虽然基础房型的价格也要4680元一晚,但红脸普西对物与岚酒店却给予了非常满意的评价:“他们的体验是配得上价格的,从酒店设计上与自然的连结,到整个管家式的服务,都非常好。重要的是物与岚酒店有一些其他地方没有的体验,比如说可以看着雪山做瑜伽,在郊外作画,以及在他们的自然空间做手工咖啡等等,这些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

除了风景,野奢酒店独特的生态体验也是最大的优势之一。这一点,野奢酒店的运营者们也非常清楚。东山一个庐的Voo表示,他们酒店有提供退潮赶海体验,也可以让客人亲手;而位于香格里拉的云阶格兰平野奢营地,则是可以让客人们自己面向雪山自己生火炉、烧烤、健身、做瑜伽。

位于香格里拉的云阶格兰平野奢营地
位于香格里拉的云阶格兰平野奢营地
网络

不过风险也是有的哈,某野奢酒店的负责人告诉我们,由于营地地处山坡,在酒店正式营业前,曾经有落石滚落,砸坏了一顶帐篷的平台,“我们当时心想,如果帐篷里面住了人,那就惨了。”事后,他们也赶紧给附近山坡上的巨石外套上了钢丝网,对整个山坡进行了加固,以避免此类事故再次发生。

说到底,野奢酒店背后的逻辑很简单:专门去荒郊野岭受苦是犯傻,但在野奢酒店里呼吸新鲜空气、感受自然就是一种别致的生活方式。

和滑雪、冲浪、在恒隆前排队购买奢侈品一样,有钱人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野奢酒店的盛行也不免让人想起这也让人想起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那个富豪和渔夫晒太阳的故事。

虽然在渔夫看来,累积了无数财富的富豪也还是在和自己晒一样的太阳,但你必须承认,即使身处一样的地理位置,他们感受到的风景也是不一样的。

酒店
网络

社交媒体上精美的野奢酒店照片越来越多,但随着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有的东西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变味了。

在野奢浪潮之下,很多传统酒店也开始眼红这块“肥肉”,一种“轻野奢”的概念也随之诞生。所谓“轻野奢”,就是将帐篷营地的地点由真正的野外搬到了城市郊区和田园乡村。云阶格兰平的李先生提到,国内有些常规住宿的酒店会在院子里搭一些帐篷,然后将这个房型定义为野奢,“因为对他们来说,有‘野奢’这样的主题住宿,酒店的房间会更好卖。”也就是说,也许你花上千块订下的野奢酒店,真正见到后发现只是一片挤得密密麻麻的帐篷。

红脸普西也认为,现在很多国内的野奢酒店只是打着这个名头,但严格说来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野奢,“国外有真正意义上的野奢,真的带你远离俗世,和自然、动物有深度结合,但国外国内野的路子还是不一样。国外是流动的,国内是固定的。”

批量化生产也让很多野奢酒店的帐篷长得越来越像:白色外观、木头横梁,装饰物统一都是小灯泡和原木色躺椅。李先生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常常看到和云阶格兰平外形和内部装饰都十分相似的帐篷营地。

在他看来,这样的行为从商业角度来说虽然无可厚非,但野奢酒店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和当地环境的契合度,不管是非洲的Singita野奢营地还是迪拜的阿玛哈酒店,都在房间装饰和公共区域设计上尽量融入当地的整体环境,“有些酒店把这些风格标准化以后,就可以去快速复制、快速发展,但没有因地制宜。”

猫
网络



社交媒体的传播方式一方面快速促进了野奢酒店的出圈,一些野奢酒店在开业初期就是依靠抖音和小红书上的照片、视频迅速走红;但另一方面,“照骗”的情况也变得越来越普遍,有网友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吐槽,有些野奢酒店的照片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到入住时一看,发现就只是平平无奇的小木屋而已。

当然,酒店想法设法要吸引游客来入住,网友们也在一波又一波的“照骗”冲击下变得越来越精明。李先生认为,现在已经很少有顾客仅仅因为一两张照片就决定订下每晚上千元的野奢酒店,反而会进行多方面、多平台的考察,“视频是最直观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高超了剪辑技巧,就会比较客观一点。”

如果说外观和景致是一家野奢酒店的硬实力,那服务则是软实力。遗憾的是,国内大部分的野奢酒店都不具备提供优质服务的能力。红脸普西在回忆自己住过的野奢酒店时,觉得大部分在服务上都还有待提高,因为大部分的野奢营地都地处偏远,当地人力资源比较差,也很难对服务人员进行系统的培训,“我之前去乌镇一个野奢酒店,就发现他们软件很陈旧、不更新,然后一些酒店用具还明显是之前的客人用过的,这样的体验就非常糟糕了。”

李先生也坦承,野奢酒店在建设初期的时候会优先考虑所在地的景色,而服务则排在不那么重要的位置。野奢酒店大多会选择聘请当地人来做服务人员,就算是管理人员提出了一些标准酒店接待的服务流程,也很难保证他们能完善地执行下去。

“所以我们要求营地的管家或者服务人员都必须要保持当地的一个习俗,来弥补一些服务质量上的差距。毕竟很多客人来到营地,体验(当地生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如果说糟糕的住客体验也许还能归结于个体经历不具备普遍性,那么野奢酒店和帐篷营地带来的环境问题,则显得更加严峻。

近日,安吉阿丽拉酒店和福建漳州东山岛上一座网红漂浮酒店接连因为非法占用海域、污水影响环境等问题被关停,这也让越来越多的人质疑,野奢酒店的发展会不会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李先生提到,由于条件限制,云阶格兰平现在还没有稳定的供电和供水来源,电是依靠清洁的太阳能电源,水源则是从山上引下来的;东山一个庐的处理方式也类似,他们在营地附近打了三口井,每天能提供14吨的水量。

至于污水排放,云阶格兰平则专门铺设了一条管道,接通村里的废水排放渠道,“如果电和水都能使用清洁能源的话,其实对环境的影响是有限的。但如果是大规模的开发,或者是在生态保护区里进行建设,肯定还是会有一定影响。”

在营业执照申请方面,李先生和Voo都提到,虽然各省的要求有所不同,但基本上现在野奢酒店只需要按照民宿的方式来申请经营许可即可,“可能需要注意一下你的选址不要在一级森林保护区或者是一级水源保护区附近,不过凡事也有例外,目前有很多顶级平台的野奢营地都在深山老林里面,我就不清楚他们具体的土地情况。”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