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世界

小汤山往事:“几天的眼泪流得比半辈子都多”

2020年1月29号,庚子年大年初五,距离天安门正北35公里的小汤山医院,没有接财神的鞭炮声,只听到机器的轰鸣声。医院的北门旁被挖开了一处院墙,几辆挖掘机正在平整土地,院外的马路上还停着几十辆等待进场的工程车辆。

image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只是在旁人看来,女儿其实只存在于带着头盔和手套的妈妈眼中,因为这其实是虚拟现实搭建出来的一次短暂相聚。几个月前,四兄妹的妈妈智星,失去了…
image
疫情过后,你会升职还是失业?
谁都没有想到2020年会是这样的开始: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每个社会人都难免要重新审视,这场巨大改变,会给我们…
image
海外置产:有人买房像买包,有人一年亏20万
我大概三、四年前就开始关注海外房产了,不过对于我来说其实不算“海外”房产,因为我长期在海外工作生活,至今在国内也没有买任何不动产,海外房…
image
蝗灾泛滥,灾难的全球化时代来临?
在地球的另一端,又发生了一场世界性的蝗灾。前几天联合国开始呼吁东非国家埃塞尔比亚、肯尼亚、乌干达和索马里等国高度戒备目前正在肆虐的蝗灾。…
image
我在宛平南路600号住了一个月丨读者来信

一周前,我们推送了一篇对精神病医院的报道,文章发出后,读者苹果梨在后台留言:自己2017年时曾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即为人所熟知的“宛平南路600号”)住过一个月的时间。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恐怖游轮:3000多人和病毒一起锁在海上,慢性病人没药吃

这艘名为“钻石公主”的豪华邮轮,原本要进行一场环游东南亚的航程,可没想到在回程的最后一站,成了一艘名副其实的“海上监狱”,3600多名乘客与船员中多数现在依然困在船中。

image
那些住地下室的人,过着比《寄生虫》更惨的人生

2月9日,《寄生虫》拿下四项奥斯卡奖。一部韩国电影,成为了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即使《寄生虫》里有不少韩国人才能懂的元素,但利落直白的阶层对照还是让所有人看懂了,如奉俊昊在吉米脱口秀所介绍,这部电影是“两个家庭的故事,一个富裕,一个贫穷”。

image
为什么印度盛产世界500强CEO?

硅谷三巨头(苹果、谷歌和微软)中,印度裔拿下两个CEO,最近十多年,国际大公司的CEO里印度裔的比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500强企业中更是印度CEO密集

image
谁是吹哨人?

最近,“吹哨人”成了一个被很多人提起的名词。“吹哨人”(Whistleblower)这个词起源于19世纪,那时警察发现有罪案发生时会吹哨子,以引起同僚及民众的注意。如今,将它放在将关乎公众利益的内部情报泄露出来的人身上再贴切不过。

image
被华人抛弃的唐人街,没有未来

随着伦敦市中心地价上涨,唐人街店铺的年租也水涨船高。于是小有名气的店铺纷纷易主,早年的华人移民陆续离开,热闹表象下的伦敦唐人街暗流涌动,但它却绝不是唯一一条正走向没落的唐人街。

image
武汉志愿者去世:那些被迫成为英雄的普通人们
2020年2月3日,武汉人何辉离世。出生于1965年的他,生命最后的数字定格在了54岁。何辉的54年人生,几乎就是平常人定义中的成功:在家庭里,他是一个40多人大家族的大家长,是家人口中的“脊梁”;事业上,他是一家占全国洗护用品市场10%集团的高管;生活中,他是别人眼中…
image
实名举报性侵后,这个20岁的女孩经历了什么?

“我觉得这是我长这么大做过的最勇敢的一件事,可能中间会自我怀疑这样是否值得,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image
我在医院精神科工作,目睹了骨肉的分离

在很多都市人的记忆里,精神病院或某些医院的精神科早已不是医院的代名词,它们的名称甚至所在地址都在不知不觉间幻化成一种符号。一旦被提及,不是谈话双方相视一笑的心照不宣,就是一种暗中带刺的“恶语相向”。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困在武汉的日本人:我不能丢下学生们去逃命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的公共卫生危机正在引发全球的进一步关注。1月24日,美国国务院针对湖北疫情发布最高级别的旅行警告,并派包机前往接回驻武汉的本国公民,此后,法国、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俄罗斯、日本等国纷纷开启撤侨行动。但仍有一些外国人,本可以选择逃离这座正在生病…
image
六年过去了,等待MH370的人怎么样了?

“warningsilen”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14年3月4日晚上9点37分,MH370消失的四天前。近六年过去,仍然时不时有网友在这条微博底下留言,如今已经有6000多条。最新的一条评论来自今年2月2日,“哥哥要戴口罩哦! ”

image
你暗恋的抖音网红,正在骗你的钱

突然接近你的美女,轻松获得的利益,包裹着的外壳可能永远在变化,可是内核却都是一样的,骗子逃不掉法律的制裁,可是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永远为自己划出一根恒定的底线,或许是在纷乱时代自保的第一件事。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141亿分手费:三星长女与保镖老公离婚

1月27日,三星家族长女、新罗酒店社长李富真与前夫任佑宰的离婚诉讼历时5年多,终于尘埃落定,这个婚,总算是离了。法庭裁决,李富真获得子女监护权和抚养权,任佑宰分得141.1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72万元)财产,并获得每月两次和寒暑期间的子女探视权。

image
中国人,赌命也要吃野味

昨天,来自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则消息,终于坐实了之前人们的推测。去年12月以来,在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在距武汉汉口火车站不远的海鲜市场被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image
“面对流行病,我们从来都没有准备好”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了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事件。在过去十年中,世卫组织这个世界最权威公共卫生机构组织的警告,仅仅宣布了5次: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5年至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