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铁3号线,所有打工人的噩梦

广州地铁3号线
ELLEMEN

有一老话说得好,“没有挤过北上广的通勤地铁,不足以谈人生”。

这其中,最可怕的要属广州地铁3号线、北京地铁4号线、上海地铁9号线......光是听到这些名字,已经让很多打工人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了。

“坐过广州地铁3号线,

都算是过命的兄弟”

关于传说中的3号线,在广州工作了一年的张峰最有发言权,“跟网上流传的段子一样,没有一种食物能完完整整走出三号线。鸡蛋会被挤压成鸡蛋饼,叉烧包会失去叉烧;但三号线也不总让你失去,有时候下车后,你会发现兜里多了一盒不属于你的牛奶,或是被咬了一口的包子。”

广州地铁3号线
网络

网友@醋栗子丹宁觉得3号线“完全是设计灾难”,“连接了体育西、珠江新城、广州塔、客村,广州最主要的大型mall、CBD、创意产业园全在这条线上,无论工作日还是节假日,人都多的要命,高峰期跟压得密密实实的罐头肉一样。”

饱受摧残的白领们甚至将广州地铁3号线变成了一个形容词,以此赞美每个有勇气挤过这条地铁线的人。

“体育西”还是“地狱西”?

连续多年蝉联最拥挤地铁站的广州体育西路站,更是被乘客直呼“地狱西”。

体育西2021年的日均客流量达到43.70万人次,被评为中国大陆最繁忙的地铁站。它连接的三号线上,人人都能无师自通学会“空中悬浮术”、“脚下空间消失术”;由于乘客的窘迫,广州地铁的工作人员也练熟了“拉人下车”、“推人上车”等技能。

广州地铁下班高峰现场图
网络

Jenny有一年去广州旅游,在北京经历过4号线、6号线的洗礼,天真地以为见过了大世面,但在体育西路站因为内急想下车,还没找到卫生间就已经忍不住了,她那天的心情特别糟,后来才知道体育西路站没有卫生间。

“在中山公园换乘,

健身卡都可以退掉了”

上海的世纪大道地铁站也被亲切地称为“地狱大道”。作为上海最大的四线换乘地铁站,每天早晚高峰,从4号线、6号线、2号线和9号线涌来的人流,组成了一幅壮观的大迁徙风景图,让每一个初次见到的人都忍不住拍照留念。

网友@天天小姐说“每天地铁9号线转2号线上班,感觉都像在历劫,至少折寿几秒钟。”

上海博主G僧东的调侃更加精彩:“人民广场站,我怀疑它的设计师是按八万人体育场来设计的,站头大得来可以在里面打高尔夫球了;徐家汇站,大是大得来我换个地铁像在拍《釜山行》一样的;虹口足球场3号线换8号线,马里亚纳海沟到大气层的距离;中山公园2号线换3号线,还以为自己在爬普陀山,我以前天天在中山公园换乘,健身房健身卡都退掉了。”

出站,也不容易

在上海最繁忙的线路,挤上地铁不容易,挤下地铁也不容易,本来想在漕河泾下车,结果直到下一站合川路才成功。

下了地铁就结束了吗?在世纪大道站迷路,是对上海地铁最基本的尊重。

AB厅是乘客们永远难以和解的痛。微博网友@雨泽弦表示不能理解地铁站还要分区的逻辑,“无论来多少次都会在世纪大道迷路。”

在迷惑乘客这件事上,看起来20个出口实际上只有18个的人民广场站也不遑多让。不是老底子上海宁和每日必经此地通勤的上班族,通常是搞不清楚人广的各个出口的。

人民广场站的20个出口
人民广场站的20个出口
网络

博主@叶宝钗甚至可以用人流来区分时间,“在人民广场地铁站,如果所有人都低头走路,秩序井然、宛若行军,那一定是工作日;反过来,如果停下来找指示牌的人有点多,甚至有人像在迷宫里一样来回折返,那一定就是到了周末了。”

挤上地铁的乘客更痛苦

一位网友说“早高峰上车,感觉每个人都像动物世界里的猛兽抢夺食物一样,提前助跑才能挤上车厢。而一旦汇入人潮,上不上地铁这事儿就由不得你了——上也由不得你,下也由不得你。如果在早高峰的地铁上跳起来,那么直到下车你的双脚都不会再落地。”

网友@momo不信邪,“北京5号线我努力好几次都赶不上,最终靠后面的人流推进来了。我站在地铁门的最边上,旁边大妈问我下吗?我说不下,她说你最好不要站在那里,会后悔的。呵,为什么,我不信,而且我也动不了啊,结果下一站大屯路的时候好多人下车,哗哗得跟扇我巴掌一样,还被踩了无数脚,差点没把人也带下去,挤完5号线妆都花了。”

北京15号线上的一车站
北京15号线上的一车站
网络

清早7点上班的Celina住北京6号线十里堡,“刚来北京的时候觉得很新鲜,还帮忙推人上车,有种志愿者大妈的使命感,没过两天就发现还是先顾自己吧。什么夹头发、夹衣服之类的,我都遭遇过,还有一次不在地铁里被人偷偷摸过,后来有朋友建议可以去20号车厢,听说那里会安全一些。”

网友@汪汪碎冰冰有幸在晚高峰挤过北京大兴线,“双脚离地了很久,终于站到地面上的时候不知道谁的行李箱压在了我的脚上,忍到下车发现兜里的有线耳机挤成无线的了。”

在北京地铁排队,是一种特殊能力

宇宙或许有尽头,但北京地铁站前排队的队伍没有尽头。

为了控制人流量,北京地铁会在地铁口拉起一道闸,于是高素质的北京打工人,只能自觉在地铁口排队,每个工作日的早上,你都会在看到一条条长队。

网友@易燃装置目睹过早高峰时沙河地铁站前排队进站的队伍,直接延伸到了1.5公里外的于辛庄村。

光是听到沙河、芍药居、西直门这几个地铁站的名字,北京打工人就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多年前央视新闻中的西二旗地铁站,如今没有变化
多年前央视新闻中的西二旗地铁站,如今没有变化
网络

国贸站的换乘让无数打工人选择改行。这其中也包括李诞,他在脱口秀中表示自己因为国贸换乘太痛苦才选择了改行。脱口秀界上升的一颗明星,多亏了北京地铁。

逃离北上广,地铁就好挤了吗?

并没有。

在地铁拥挤程度上,新一线也不遑多让。

“在假期去武汉玩,上地铁的时候忘记把手机锁屏,回来发现自己的微信已经被卸载了。”

网友Ariel形容武汉地铁2号线“上车时拿了根油条,下车时手上连油都没了。”

成都网友@南薇描述坐1号线的感受,“每天上班跟打仗一样,两站路的距离要从左边门挤到右边门,下车都得大喘气。”

杭州地铁1号线则时常上演“我挤上地铁了,但我的早餐没挤上”的盛景,即使连人带餐上了车,汉堡也终将变成两块面饼。

最后,祝周一上班的打工人,都能在通勤路上找到座位!

撰文:tt, Jonas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网络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