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C晚A的一线城市白领,不爱吃早餐了

喝杯咖啡就行了

早餐
ELLEMEN

一个生活在一线城市的都市丽人,如果想在上班前吃上一顿营养又健康的早餐,她会有哪些选择?

她先来到楼下的早餐店,猛然发现不知在哪一天,曾经熟悉的小店已经悄然关闭。路边倒是还有一些售卖油条、烧饼的早餐推车,但一看纸袋上渗出的油,她就瞬间没了胃口。

还可以去星巴克、肯德基或是麦当劳购买早餐套餐,不过动辄20元以上的早餐对于刚上班不久的年轻人来说,着实有些肉疼。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走进便利店,买了一个冒着热气的包子,并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要在一线城市吃上一顿舒心的早餐,太不容易了。

一线城市的早餐店 消失了

从前,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餐曾是人们唤醒一天最有用的方式。一口油锅,一对夫妻档店主,几排也许摸起来尚有油烟附着在上的黏稠感的塑料桌椅,一盒子面值各异的零钱,从南到北,早餐店里在出售的餐点各不相同,但是关于早餐店的记忆却是相似的。

北京初冬的早上来一份热气腾腾的豆浆,小孩子们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多加了好几勺白糖,摊平的面团丢进油锅迅速膨胀成巨大的油饼,就着免费供应的小咸菜咬下去,没人顾得上理会掉了一身的酥脆饼渣。

上海的初夏还没有闷热起来,粢饭团一般都在油条的旁边,店铺里还有小笼包、葱油饼、和浇头面,上海阿姨提着从清晨菜场刚买来的小青菜三五成群聊着天,吃早餐这件事可急不得。

早餐
网络

广州的早餐就更隆重了,一笼一笼的蒸点、现炸的干点、还有饭后的甜食,菜色丰俭由人,但是配上早茶是必须的,一顿早餐吃个一两个小时也不算夸张。

武汉街头人们在塑料椅子上坐成一排,左手豆皮右手热干面;云南的早点摊前排起队,饵块夹油条这样的碳水大餐人手一套;成都人的清晨第一顿也要带点辣,甜水面、肥肠粉、猪肝鸡杂面,早上的辣味不必太重,点缀一下提提神就很巴适……

武汉早餐
武汉街头经典的过早场景
网络

每一座城市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早餐记忆,然而曾经盘踞于每个街头巷尾的小摊位、小店铺却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国连锁的快餐店、便利店、和无孔不入的麦当劳肯德基。那些带有地方家常特色、代表着当地饮食习惯的早餐店大多被挤出了市中心的街道,退居到居民区的小区门口和弄堂里,有的甚至直接消失了。

每到一个城市想要尝尝当地早餐的独特味道也逐渐变得困难,不是本地人很难找到正宗的早餐摊和抓准他们的出摊时间,触手可及的连锁店又都大同小异,标准化的店面、菜单、和味道让人兴趣寥寥。早餐作为全天中最重要的一餐,逐渐从享受、品味食物的味道、唤醒全新的一天,转变为了能够果腹就好。曾经的早餐店是每个城市特色文化的重要部分,如今却已渐渐销声匿迹。

不仅早餐店变少、变隐蔽了,那些充满地方特色的早餐也不再是人们对于早餐的第一甚至唯一选择了。简而言之,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现在大城市里的早餐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了。

除了肯德基麦当劳等统一配货的快餐店,越来越多的早餐店开始贩卖雷同的餐点品类,让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拥有“坐高铁五个小时下车立刻尝到和家门口一样的味道”的体验。

肯德基尝试在河南地区的早餐菜单中推出胡辣汤
肯德基尝试在河南地区的早餐菜单中推出胡辣汤
网络

如果说大饼、油条、煎饼这类早餐在全国各地尚且保留着一些配料、做法、食用方式上的差异,那会在清晨时段密集地出现在地铁上、大街旁、办公室工位上的包子,可能是无论在哪个城市都发挥稳定的早餐“干粮”。

一份包子作为早餐,馅料口味选择众多,算不上多好吃,又很难称得上难吃;等待时间短并且方便随身携带,如果顶得住他人的嫌弃、赶时间时甚至可以随时随地打开吃上一口。

包子
网络

九十年代从安徽安庆江镇走出去两万青壮年四散开来开起了遍布全国的大小包子铺,从上市企业巴比馒头到街头推着三轮车的小商贩,安庆包子承揽了无数上班族的清晨饮食。

大差不差的口感和味道是安庆人因地制宜随机应变的结果,在一套蒸包子的基本方法框架下加什么调料用什么菜肉全都依照当地口味进行选择和微调——如果开去四川湖南,就在馅料里加点辣椒;如果开去广东,就让包子靠近叉烧包的口味。

在哪里落地就在哪里生长,天南海北的安庆包子们便宜管饱,却没有什么特色。尽管已经开遍全国,但江镇的包子并没有什么独有秘方,口味上学着每个地方的不同特色,甚至在招牌上也特地隐去了地域特征。可惜照猫画虎的学习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全国各地的早餐口味还是变得越来越像了。

早C晚A的年轻人 为什么不爱吃早餐了?

每每提到早餐这个话题,一个结论总是会被频频提起:年轻人不爱吃早餐了。的确,早餐店逐渐消失在一线城市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事实:大城市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早已和老一辈人不一样了。或者更简单地说,早餐之于一线城市年轻人,吃不到是一回事,更多的还是不愿吃。

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打工人们来说,清晨的时间属于拥挤的地铁、赶不上的公司班车、钉钉打卡、和一不小心就会一分也没有的全勤奖。或许他们也在某个饥饿的晚上做好第二天早起吃早餐的打算,但早上七八点的被窝总是有神奇的魔力,将睡眼惺忪的年轻人“困”在了床上。早餐嘛,自然也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据《中国居民早餐饮食状况调查报告》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受访者中81%的人花在吃早餐上的时间在15分钟之内,42%的人用餐时间不超过十分钟,而吃早餐这件事往往发生在匆忙的通勤道路上。坐在店里悠闲地吃一碗馄饨,喝一碗豆浆,根本就是不现实的选择。

试想一个踩着点出门、狂奔向地铁站的年轻人,哪里会有时间跟在长长的、购买早餐的队伍里以无法确定的速率向前移动呢?更何况大多数早餐店都藏在居民区的弄堂胡同里,售卖地点甚至每天都会变化,开在地铁站里的便利店自然成为了更多年轻人的选择。

北京早餐
对于年轻人来说,在便利店买早餐是个更方便快捷的选择
网络

在大家越来越追求健康饮食的今天,传统中式早餐显然也并不符合年轻人心中的完美早餐。不管是从油锅中捞出来的油条还是碳水爆表的粢饭团,在年轻人眼里,都绝对不是首选。要知道写字楼里的都市丽人们,恨不得午饭和晚饭都不要摄入碳水,更别提让他们在早上吃下一大堆油炸食品了。

安全问题是早餐店们面临的另一挑战,尤其是在疫情发生以后。大多数早餐店都开在马路边,有的甚至是推着推车、露天售卖。在越来越多人更注重食品安全和营养问题的今天,加了不明添加剂被摊主用颜色可疑的筷子从热油中捞起来的油条显然既无法保证卫生也没有多少营养。

更何况,拿着一个刚出锅的烧饼,一不小心油就会滴到自己身上,精心搭配的outlook立马因为这滴油变得不再精致,那真是一顿早餐就毁掉了一天的好心情。

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健康哈
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健康哈
网络

工作节奏的变化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人们的饮食习惯,“早C晚A”才是现在大城市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早上喝一杯咖啡(coffee)提神,晚上再和朋友们一起喝一杯小酒(alcohol)放松。

这也意味着,每天早晨,买一个包子和一杯咖啡就能简单解决掉年轻人们的早餐需求。至于对于美食的追求以及社交的需要,都被放到了晚上。

下午六点才开始营业的烧烤店、凌晨还开着门的火锅店也都恰好迎合了人们在这个时间段的饮食需求。吃完夜宵之后,年轻人还可以继续去蹦迪、去酒吧喝两杯、玩剧本杀、去KTV里唱歌,丰富多样的活动满足了大家的社交需求,也进一步推动了夜间经济的发展。

据《2021中国夜间经济最新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夜间经济规模已突破30亿元。酒吧、夜店、KTV、营业到第二天清晨的海底捞,就连有些书店也开始24小时营业,想要在夜经济里分一杯羹。

当然,也有早餐店想要去凑一凑夜经济的热闹,前段时间的“夜包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过现实情况也很残忍,一时的热闹之后,并没有那么多人继续愿意在大晚上吃下几个油腻腻的肉包。

夜经济蓬勃发展的另一面则是年轻人的入睡时间越来越晚、起床时间也越来越迟。对于一线城市的白领而言,早起都变成了一种奢侈,更别说是早餐了。前一天晚上凌晨两点才结束活色生香的夜生活,谁又愿意早上七八点起床去吃早餐呢?

晚睡晚起的年轻人们倒是推动了brunch产业的发展,西式的餐点和适宜拍照的精致店面赋予了这顿饭更多的意义、甚至让它成为了周末的一个行程。

一线城市的年轻人要吃到一顿满意的早餐越来越难,而在这个事实的另一面则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不再愿意在早餐这件事上费神。

没有行业巨头的早餐赛道

早餐行业里的另一个有趣现象则是:鲜少有互联网巨头愿意进入这里投资。这可就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年轻人不爱吃早餐了,要知道在如今的互联网企业眼中,连菜市场都已经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每家企业都想通过社区团购争夺用户。

但在早餐店这个赛道上,互联网巨头们似乎都一起哑口,唯有盒马鲜生和叮咚买菜曝光过自己的线下早餐店布局,但都没有掀起过水花。唯有去年巴比馒头的上市,让人看到了早餐行业的一丝未来曙光。

像每一个励志故事的开头一样,巴比馒头的创始人刘会平在23年前从安徽老家来到上海闯荡,接连开了两家包子店都倒闭了,直到第三家才抓到苗头,一举将巴比馒头打造成为了上海的“早餐霸主”。去年9月,门店遍布上海街巷的巴比馒头也成功登陆A股,成为了中国的“包子第一股”。

馒头
网络

“不赚钱”显然是早餐店被资本们嫌弃的最大原因。北京政府曾在2002年推出“早餐工程”, 在全市人流量大的地方,布置了早餐车和早餐亭,贩售放心早餐。可是由于早餐的低利润(毛利在20%-30%左右)和高额人工投入,“早餐工程”进行得并不太顺利。当年5家竞标北京早餐工程成功的公司里,头年就有一家公司宣布退出。

早餐
网络

根据“洞见数据研究院”统计的数据,在影响早餐消费的因素中,便利性排在了第一位。这也就意味着,尽管传统早餐店的销售时间主要集中在清晨的三四个小时之内,但仍然需要开在生活社区、地铁站附近等人们上班顺路的地方。而这些地方的租金,往往不会便宜。

在北京、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蒸功夫、自洲包点、庆丰包子等等本地连锁早餐品牌,早已经占据了稀缺的优质点位。因此就算是已经成功上市的巴比馒头,这几年的扩张速度也越来越慢,尤其是在华北地区,甚至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更别说要从零开始的互联网企业们了。

提高单价也并不现实,尽管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洋快餐品牌早已经推出了20元以上的早餐套餐。但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早餐并非常规社交场所,又有多少人愿意为一顿早餐支付20-50元的价格呢?

早餐
网络

一碗热豆浆,两根刚炸出来的油条,北京的炒肝,上海的粢饭团,武汉的热干面,河南的胡辣汤、兰州的牛肉面、乌鲁木齐的油塔子。早餐曾经是一座城市最有烟火气的灵魂,然而如今大家坐在街边一边聊天一边吃早餐的景象在大城市中已经越来越少见。

精致优雅的brunch固然有它的魅力,但生活在大城市的打工人们在某个匆忙赶去上班的早上,大概也会突然想念小时候楼下热闹的早餐店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