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网恋的人:约是什么东西?不懂

网恋在当代早已不是个新鲜事儿。只要你想,认识一个新网友几乎是分分钟的事情。1994年我国接入互联网,1999年腾讯QQ诞生,但发展到今天,看似选择无限的都市生活实则越来越局限,网恋在愈发便捷的同时也与欺骗、危险相伴而生。

网恋
湾湾

我们采访到三位第一批网恋的“试水者”,跟他们聊了聊,网恋这件事收获幸福了吗?

——

网恋
ELLEMEN

刚开始网恋那会儿,是互联网环境最干净也最不干净的年代。

不干净在于那个年代,大家什么都敢说,可以随意在网上发表自己的看法,遇到事情可以直接在网上连着骂十条也没人管你。

干净在于,那个年代懂419和约炮的人,说实话真的是少数,大家在网上聊天就是互相倾诉,擦出火花之后,想的也不是睡觉,而是真实的恋爱。

我和我现在的老公,就是当时网恋认识的。

当时是在一个大型游戏群里,大家都是一个公会的,玩那个游戏的女生本来就挺少的,所以公会里仅有的几个女生就挺吃香的,男生都愿意带着我们组队玩。

我老公当时特别害羞,别人都是主动发QQ消息问我们啥时候有空一起玩,他偏不,他没事就挂在线上,除非组队的人不够了别人叫他,他才会加入我们。

我们两个第一次单独打游戏,是有天凌晨三点多我睡不着,就上游戏看了一下,发现他在线,整个工会就我们俩在线,他坚持了差不多20分钟没和我说话,后来还是我憋不住了,主动找的他。

仔细想想,如果把那天作为我们网恋的开始也挺浪漫的。

那天我们聊到了凌晨五点,天都亮了,我才发现他其实不是不爱搭理人,只是害羞,等真的聊开了他其实是个特别健谈的人。

从那天起,我们聊天频繁了起来,差不多持续了大半年。十多年前大家在互联网上的自我保护意识没那么强,不像现在总担心被人肉,他说的资料照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至少我跟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个年代最流行的真心换真心,在互联网交友上体现得很到位。

聊了大半年之后,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话题没那么多了,打电话都会沉默很久,我当时没觉得多难受,毕竟是两个完全没见过面的陌生人,该聊的新鲜事都聊完了,对彼此的生活又没那么了解,终究只是网友阶段,又或者只能停留在网友阶段了吧?我当时想。

转折点出现在一天晚上,实在没什么聊的了,我就像网上很多小女生无聊时那样,敲了一句,“啊,好想去看星星啊。”

就是这句无用的感叹,让他掉了线,我当时想,可能以后我们都不会聊天了吧,结果差不多过了五分钟,他打来电话。

我接起来,听筒里传来他气喘吁吁的声音,他问我,“你看到星星了吗?”

原来我随便的一句话让他当真了,他跑到了他家楼顶,用摄像头对着天空,给我拍下一张星空的照片。

电脑上传来的照片,猛一看除了一片黑色什么都看不见。但我在那个情境下挺感动的,我直接问了句,“你喜欢我吗?”

他这次一点都没害羞,几乎是秒回复,“喜欢啊,我喜欢你。”重复了两遍。

那天晚上,还没见过面的我们确立了关系。

网恋了差不多半年才奔现,见面地点选在了我所在城市的车站,我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毕竟当时还没有什么“照骗”的概念,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我们没能考上同一所城市的学校,大学四年是难熬的异地恋,好不容易坚持到毕业,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我之前问过他,网恋阶段有没有对我说过什么谎,他想了一下说,“有啊。”我当时心里一沉,挺很害怕听到一些我没办法原谅和承受的事情。

没想到他说,“我其实只有176,但当时骗你说我177,多说了1厘米。”

“除了这个,真的没有了。”

很多人认为互联网上的关系不真实,我觉得不在于互联网真不真实,重要的是对于感情这件事,你对面的那个人,是否足够真诚。


互联网可能给不到真实的陪伴,但如果是真正想关心你的人,他所有的温柔都能从互联网的一端传递过来,你也一定感受得到。

网恋给了我爱情,让我步入了婚姻。现在想来,那个年代里的爱情其实没有太多可以修饰的东西,它原原本本,就是最质朴的样子。

——

网恋
ELLEMEN

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初恋是一段网恋。

2011年奔现,在此之前,酝酿了5年。

他比我大一岁,高一个年级,我们的家乡一南一北,相隔几千公里。整个中学阶段,他对我来说都是灯塔一样的存在。

最初的相识现在回想起来有点无厘头,我已经记不清是在一个怎样的QQ群里加到了他,只记得,那个群的人数不超过100人,那段时间我着迷于装扮QQ秀,而他是群里QQ秀形象唯一符合我审美的男生。

于是加上之后没多久,我就提出QQ秀合影的要求,明明是我主动的,天知道当时才十多岁的我怎么会冒出让他“发起合影”的要求……很多年后我们聊起这段往事,他说那时候没怎么见过像我这么主动的女生,加上他也刚用QQ没多久,还是小孩子,对网友也不太设防,就答应了。

因为这一机缘巧合,我们逐渐交流起彼此的生活,我渐渐发现,他的一些爱好和读书时的品位,和我惊人的相似。认识之后的两三年里,我们并没有固定的时间聊天,还是学生嘛,每周上网时间有限,只有同时在线的时候,才会比较频繁地聊上一两个小时。

QQ好友上线时的提示音对当时的我来说既充满期待,又藏着一丝失落。“是他吗?”无论我原先在做什么,只要听到那个声音响起,我都会往电脑桌面右下角瞅上一眼。

回想起来,许多年前的这种等待,心情不亚于现在給有好感的异性微信发消息,只不过,现在的人微信不回你,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对你没兴趣,而过去,大概率是他真的没用电脑而已。

没有同时在线的时间里,我们喜欢在QQ空间评论日志和写留言板。他会在空间里记录自己近期读的书、一些有趣的理科题目,而我更多是记录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什么拔河比赛、诗歌朗诵之类的。

是不是看起来是两种风格的?这也是我当时的苦恼之一,他喜欢的书我都会偷偷买来读,喜欢的专辑我也会在他分享出来之后补听,但是高一个年级的数学题,就有点超出我能力范围,尤其是他高中的时候参加竞赛,本来数学就一般的我只觉得吃力。

但是我每发一篇新的日志,他都会出现在评论区,哪怕某段时间忙,没上QQ,也会在一两个星期后把评论补上,而且还会多留几条,后来他说,“不想给人一种‘蒸发’了的感觉。”

我们当网友的前几年,互相都没有说破什么,但是心中都隐隐有种期待,我知道他对我来说是与众不同的,他也对我发起过某种“邀请”:“我们之后考去同一个城市读大学怎么样?”

在我高三的那一年里,几乎是主动“戒断”了QQ,同他保持着手机的联系。一次模拟考试败北,恍惚中给他发短信,说很怕自己完不成之前的约定,他几乎只过了几分钟就打电话过来,把我安抚到正常状态。

那个年代的网恋啊,回想起来,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怀疑和不信任,可能是年纪小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人在接触一件新事物的时候,总还是怀有一丝期待吧。

我和初恋在奔现后相处了三年,以他毕业季出国提出分手而告终,虽然最后的结局不甚圆满,但实在留给我太多难忘的回忆。

也有不好的影响,跟他分手后的几年里,我对网络上的关系没有建立起应有的警惕,倒不是说又想发展网恋,而是意识里对网友总有种“不切实际”的预期。两个屏幕背后,只有彼此真诚的两个人,才有可能建立起一段真实的关系啊。


——

网恋
ELLEMEN

我觉得网恋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多线并存。听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我渣,但当时年轻不懂事,总觉得需要多聊几个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干脆就在网上同时和四个女生聊天。

她们的所在地、性格、年龄都不同,但我还是经常搞错。比如为了找话题,可能之前记得A喜欢某动漫,结果和B聊了起来,C之前和我说过的一件好玩的事情,又被我不小心安到了D身上,这样的乌龙事件出现过好几次,好在后来都被我一点点圆回来了。

比较崩溃的是,当时QQ空间、QQ秀什么的正流行,四个人都要和我弄情侣空间和情侣QQ秀,当时真的用尽浑身解术不断和她们解释,理由是,“我们老师有我的QQ,我不想被他们知道我恋爱了。”就这样成功度过了QQ秀和情侣空间的难关。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当时QQ空间的各种小游戏都特别火,什么抢车位、种种菜、种种花啥的,那段时间我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停车场管理员加开心农夫,一三五帮着他们挪车占地方,二四六就凌晨帮她们收菜、勤勤恳恳地耕种劳作。

我这个人记性不太好,就在我的课程表背面写了份时间表:A的车什么时候应该挪,B的菜什么时候就熟了,C的花什么时候应该浇水,D的企鹅是不是半夜又要饿了......真的是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偶尔有遗漏还会被骂,有苦说不出。

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三个月吧,我在她们中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不断问自己到底需要一段什么样的感情。非常可惜,还没等我想清楚,这一切就被拆穿了。

方式非常简单,互联网上的很多信息其实都很透明。是B最先起了疑心,她怀疑我和其他人也在聊天,所以挺长一段时间都默不作声地蹲在我的QQ空间访客的位置,静待各种蛛丝马迹。

结果ACD每天都来我空间这件事引起了她的怀疑,她私下里加了另外三个女生的QQ,还建了个群。对,我直接就露馅了。

还没等我考虑清楚谁更适合我,她们四个就把我拉到了她们群里,臭骂了一通,事后集体删了我。

这个故事讲出来应该很多人都会骂我,我也不想辩解什么,因为确实不对。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网恋无论是在十年前还是现在,都是一种获取感情的快捷方式。

但真的要小心,互联网的虚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关系的虚拟化。面对这样的虚拟关系,保护好自己的钱财和身心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我給那四个女生写了QQ邮件道歉,没有收到任何回音,估计是觉得我太渣了吧,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之后很多年我都是单身,尽管我再也没做过这样的事。

不管是网恋还是现实里的恋爱,一段关系就是一段关系,只有认真遵守规则的人,才能得到幸福吧。

采访、撰文:PP、MK

编辑:MK

设计:?

封面设计:湾湾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