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亲机构当婚托,最后娶到了白富美

婚托,婚恋市场的灰色地带,通常扮演相亲人角色,帮助红娘完成业务指标。抛开婚托们的灰色身份,他们的外表往往与普通征婚者无异,甚至,无论硬件还是软件,还可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Cartoon, Font, Love, Illustration, Graphic design, Photography, Black-and-white, Gesture, Monochrome, Conversation,
ELLEMEN

什么样的人会遭遇婚托?当婚托有什么条件?如何免于碰到婚托?我们采访到三位从事过这一职业的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Text, Font, Organism, Jaw,
ELLEMEN

在婚介所做兼职婚托差不多是七年前的事情,大学毕业后我一个人在上海打拼,主业是做健身教练,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做六休一,早十晚十,我们当时还有末位淘汰制,一个月正儿八经能休息两天就算不错了。

公司规定不允许吃“窝边草”:既不能跟教练谈恋爱,也不能跟店长经理搞对象,连自己的客户也不能下手,我心说“这简直是天要亡我”。

好在我跟客户关系处得不错,他们周围有点什么资源都会优先想到我,兼职婚托的机会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份“工作”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我跟红娘阿姨第一次见面就聊得很投缘,对方看我各方面条件不错,又嘴甜会说话,直接给了口头offer:“熟人介绍来的本来是想给你打个折的,现在看来不要你的钱也行,但阿姨这边也不能白白给你提供这么多东西,你就也帮阿姨一个忙,有好的男孩子我介绍给你,但我这边也有一些不太好的,你看能不能帮阿姨把他们打发掉?”

言外之意就是做婚托的报酬是免会费,我后来打听了一下,在那家私人性质的小而美型婚介所,一年交19000左右的会费,会安排你见12个人,男会员是有准入门槛的,没房没车不给你登记,基本不被视作人。核算下来,每次见一个人的成本大概在2000块左右,里面还掺杂着婚托。

我那一年多差不多见了有二十多个人吧,基本上见一个正常男人就得见一个需要打发的,比例还是挺高的。

什么样的人会遭遇婚托呢?简单来说就是看不清自己还想要高攀的我之前碰到过一个上海的拆迁户,家里一共两套房,爸妈一套他一套,学历大专,工资三四千,要求女孩不仅要长得漂亮、清纯系,还得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一本学历,收入稳定……等于说他所有的筹码就是那套房子,想找各方面条件比自己高一档的女生,但现实是符合他要求的普通女会员根本看不上他,更不会愿意坐下来花一两个小时跟他聊天。

这种时候就只能派婚托来完成任务。就我个人而言,一方面,我工作中跟人打交道非常多,我的情绪价值信手拈来,对着一个陌生人释放基本的善意对我来说不是件特别耗能的事,另一方面,本着猎奇的心态,我也想知道这些人内心都在想什么。

我是那种即使发“好人卡”都发得很温柔的人,就算碰上奇葩,我也能把他们夸得非常舒服。比如:碰到很闷不会说话的,我就会夸对方耿直、一点都不花花肠子、让女生很有安全感;碰到妈宝的,我就夸对方孝顺,“你对你妈妈这么好,做你老婆应该也很幸运”。

当然了,前期向他们释放出“友善”,后期也是需要脱身的,我是那种几乎不让红娘操心的女孩,无需她们出面,我自己就能把事情搞定。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我一般都会说自己工作特别忙,还没谈过恋爱,压力大的时候没办法照顾身边人的情绪,算是“委婉拒绝”吧,让对方觉得是在错误的时间碰到了对的人。

婚托的存在基本就是满足这些人不切实际的幻想,相当于他们花钱让他们享受一次精神上的服务因为真实跟他们条件相当的人是不会有这么好脾气跟他们对话的,试想一个自身颜值一塌糊涂的男人却要求找个范冰冰那样相貌的女孩,可能吗?

对女生来说也是一样,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渴望跟白马王子谈恋爱,脑子里充斥着偶像剧里的粉红泡泡,我有个关系不错的男婚托,就经常应付这类女孩,他长着一张播音员的脸,本职是做地产销售的,在上海买了房子,学历也不错,人家的真实目标是高攀一个上海本地的白富美,用他的话说,“反正我哄女人这事是哄定了,横竖都是哄,我为什么不哄个白富美呢?”他后来也如愿以偿地娶到了一个家住静安区的土著,据说也是婚介所介绍的女会员之一。

在婚介所“兼职”之外,我还参加过客户介绍的“处女俱乐部”,里面都是些35岁以上、事业成功的“老男人”,前面几十年忙于工作,无心考虑个人问题,等终于奋斗出来了,就想找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传宗接代。

虽说这些老男人想找的多半是“女德班优秀毕业生”,但人家的付出意愿可比那些婚介所里的奇葩男强多了,至少不会“穷得只剩一套房子”,也不会给女孩画大饼许“生一个给一套房”的空头支票。毕竟这个年代,你只要求漂亮,不在乎其他条件,事情会好办很多。

也给去相亲的各位提个醒,如果你在相亲场上遇到一个情商不太高的人,这是正常现象,相反,如果对方特别能说会道,表现得体贴入微,你才应该在心里“咯噔”一下,他/她那么有人格魅力,我需要拿什么来交换?

因为在相亲场景下,分值类似的人才能坐到一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毕竟大家都不熟,谁也不想吃亏,人跟人在熟悉之前,情感价值都为0,大家能看到的,只有婚姻三要素里的出身、金钱和长相。

Text, Font, Cartoon, Illustration, Art, Graphic design, Animation, Graphics,
ELLEMEN

我是全职婚托,目前供职于某高端婚介所。

全职婚托和兼职的不一样,更多的是在“演”。坦白说,除了一张脸,剩下的基本都是假的,从年龄星座血型,再到见面穿的衣服和发型,都是根据所谓的“人设”提前准备的。

没错,婚托也是有“人设”的,跟之前那款恋爱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原理类似,从职业性格到说话方式,满足不同客户对恋爱的不同需求。

我的客户主要是些大龄渴望婚姻的女性,公司会跟他们主动沟通,一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主动进攻,类似于“我们这里有一位比较优质的男士,想要主动约您见面”这种推销话术,但这样其实成功率不高,因为能把资料递到婚介所的女生通常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且年龄偏大的女性,事业和世界观都比较独立,不会单纯因为皮相好就答应见面。

所以第二种模式比较多,即根据这个客户的需求和大数据,尽量编写匹配的资料,让基础硬件过关,这时候皮囊就是加分项了。公司一般在递交资料给客户的时候也会掺杂一些有某方面“缺陷”的对象,来增加我被选中的概率。

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见过六个客户,见的人越多,越能从理性上分析出这些人单身的原因,这么说可能比较招骂,但有些人单身真的不无道理。

我碰到过那种一杯咖啡的功夫就能把婚后生几个孩子、住什么样的房子、家里父母怎么赡养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我们的规矩是这样,只要见了面就算完成任务,能否“长线发展”不强求,所以有时候客户的言论太奇葩,我也会看情况“据理力争”。之前遇到过一个女强人,见面没多久就处处数落“你们男人就是不行”,我觉得两性平等是好事,但过分的贬损任何一边都是不对的,就和她争执了两句,那姐们儿直接一杯咖啡泼上了,说我不尊重女性。遇到这种事真的没办法,但毕竟还是“客户”,只能祝福她早点恋爱吧。

做这份工作最大的感受是,人与人之间的观念,真的千差万别,在一段关系里,两个人的观念是否契合真的太重要了,很难想象一场一小时的相亲都聊不到一起去,结婚以后的几十年要怎么过。

想给大家的忠告是,对于婚介所介绍的过于完美的对象保持警惕,因为你真的无从考证其真实性,除非你有办法,比如之前有个客户,直接动用自己的关系网查出来我的资料是假的,这场风波好不容易才被公司平息下去。

到目前为止也做了一年多了,除了谈吐和表达更自然外,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清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但有点矛盾的是,即便以后真的遇到这样的女生,我反而不知道要如何讲述这段经历了。

Font, Text, Cartoon, Organism, Illustration, Graphic design, Graphics, Visual arts, Art,
ELLEMEN

2017年到2019年,我做了两年的兼职婚托。

所谓的“兼职婚托”就是有正经工作,递交的资料也基本属实。因为家庭条件还可以,房车都有,工作也不错,再加上外貌好,我被婚介机构“锁定”,我后来才知道,婚托之间也是分等级的,不同等级拿到的“佣金”不同。我的话当时是B级,比A级的单次酬劳其实少了差不多一倍。

一开始也犹豫过,担心被现实中的朋友知道自己在做这个,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反正是单身,有人给你介绍对象还付你工资,万一真能介绍到合适的人呢?岂不是赚了?事实证明,把这件事想像成相亲,心里就好受多了。

需要承认的是,婚托真的有骗的成分在里面。虽说大部分资料是真实的,但有时候也会根据客户的需求或多或少进行一些“定制”。之前有个女生想找硕士,我本身也就是本科学历,婚介给我伪造了一个“金融硕士”的身份,结果那姑娘也是学金融出身的,聊天的时候差点露馅,估计她也能感受到每次一遇到专业问题我就开始回避话题,慢慢的就也没了下文。

去年年初,我恋爱了,不是通过婚介所,是生活中的朋友,很合得来,我辞掉了那份兼职,但在一起三个月后,还是被对方发现了。她的朋友无意中在婚介公司的网站上看到我的照片和资料,因为资料本我真实情况的相似度达到90%,我也没办法说是自己的照片被盗用了。

想了很久,还是和她坦白了,其实如果只说自己在婚介所递交过材料还没来得及撤下女朋友大概也会相信你,但既然不做这行了,也就不想再隐瞒什么了。

女朋友听完后表示要好好想一想,三天后我等来的是一条分手信息,原因是不能接受我曾经做过欺骗别人感情的事。

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当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还是有点难以接受,我请了两个礼拜的假出去散心,怎么说呢,这确实是我应该承担的后果,但如果你问我,下一个碰到的女生也介意这段历史怎么办,我还是会选择和盘托出,因为

我欺骗过别人的感情,

不想再欺骗自己的感情了。

采访、撰文:MK、PP/编辑:MK/设计:?/封面设计:湾湾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