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金钱,私联…饭圈权力之争

饭圈大粉制造手册

fans
ELLEMEN新青年

“泥塑粉”“业内粉”“CP粉”……在把饭圈故事写了个一个遍后,我们再次陷入了“这次专题写什么”的难题。编辑小裴和我讨论半天,我们终于确定要讲讲关于“大粉”——这一粉圈的隐形掌门群体的故事。

我找了几位朋友,拜托他们介绍他们圈的大粉给我接受采访,其中就有《泥塑粉的饭圈沉浮录》的女主角思怡。思怡推了她的实习生娜娜的名片给我,说她是当时和她一起开站的金鱼的表妹,白星辰的红V大粉stardustNANA,在微博有小几十万粉丝。我立刻去搜了搜这个ID,29万粉丝,百万阅读数据,吊打许多金V小偶像,算是非常头部的大粉。

不过虽然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但娜娜显然并不情愿接受我的采访,对她来说,这更像是迫于无奈应付上司要求。我也没有期待能从她这里收获到什么,因为在采访几个大粉后,我发现大家都不是很愿意深聊他们的“大粉”身份和他们的圈子,或许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有些潜规则并不适合放到台面上去讲。于是我俩的对话,便在“不好意思,你先忙”中结束了。

忙了一圈并没有收集到太多实用素材,于是这个专题就先搁置到一旁,结果没想到几天后,娜娜主动发信息给我,问我周末有没有时间,她想请我吃饭。我有些奇怪,但还是答应了她,我猜她应该是有什么故事想同我分享。

来到娜娜定的餐厅,娜娜已经把菜点好了,她提前问了我忌口,很有礼数。虽然娜娜小我挺多,我俩也是第一次见面,但她举止大方。她不算漂亮但颇有气质,瘦瘦高高,化着清淡的妆,穿着Theory的白色西装裙,背着一只白色Lady Dior,非常淑女,看起来完全不像十几二十的大学生,而是工作了有一段时间职场人。无论是手机壳、壁纸,还是钥匙扣,都完全找不出追星的痕迹。

除了她指甲,是“一颜万年”CP的应援色:燃情红,红底儿闪着金粉,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一颜万年”是网剧《这年秋天》双男主许一和颜笑的CP名,两人因为此剧跻身顶流行列,是白星辰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我们之前两篇专题《CP粉,不设限的爱》《耽改剧演员的“爱情”》的主人公。

“是‘一颜万年’的应援色吧?”我看着她的手想要确认一下,“你不是在追白星辰吗?脱粉了?”

“怎么说,我和他现在是,”娜娜大笑起来,“相爱相杀?”

“哈?”我一头雾水。

“简单来说就是,白星辰和他经纪人芙拉谈恋爱上热搜之后,我就脱粉了,然后被星云(白星辰的粉丝名)狙了,在微博和豆瓣上挂[1]我,私信骂我,好几天了。”娜娜还在笑,但表情多了些无奈。

“我懂了,你也是来找我‘复仇’的,”我做出举麦克风的手势,开玩笑道,“请说出你的故事。”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 属于你的权利之路

娜娜是三年前白星辰参加选秀节目时喜欢上他的,是白星辰的老粉了。当时娜娜刚上大学,自由时间多了许多,那是她第一次搞选秀:“除了睡觉只要睁开眼睛我就在看他,连上课的时候都在偷偷刷手机,反正大学也没人管。”为了追星,娜娜退了自己参与的学生会和社团,天天窝在寝室里上网。她追得很认真,除了做数据、及时更新白星辰消息,还会一遍遍地刷节目,从犄角旮旯里找到白星辰,做截修,看图说话写小剧场,剪白星辰cut。她全凭热情,最初发微博是为了自己收藏,顺便分享给大家。而经过几次赛时大粉转发后,她的粉丝数也随之上涨,从几十到几百再到上万,涨粉给娜娜带来了更大的动力,在她最狂热的时候,她一天能发上百条微博,活脱一个白星辰资源博,很快,她成功申请了到了“娱乐博主”V认证。

“刚开始粉丝少的时候,每次有人关注我评论我都挺开心的,因为那时抱着为星辰服务的想法,完全不求回报。”娜娜回忆道,“到了万粉的时候,我关注的好几个大粉也回关了我,让我很受宠若惊。”

但娜娜同时也发现,尽管有了上万粉丝,但是在这个粉丝量级下,如果她发和星辰无关的微博,其实不太会有人在乎。而且平时发的星辰相关微博,转发评论也可能就是几条,有些她挖掘到的、很有意思的、没有人发现的星辰的那种很可爱的点,在她发微博时觉得应该会有很多转发的内容,也无人问津,只有在被那些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大粉转发后,她的微博才会火起来,转发量才能上百、上千。

“当你经历了那种很多人转发、互动的时刻,你就很不想要有数据很难看的微博。”娜娜说,“而那些头部大粉的微博就很少有我这种情况,他们有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我也想要成为这种量级的大粉。”

和大粉互关了之后,娜娜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好友圈。有些大粉会发一些让娜娜糊涂的内容,比如“宝宝来看自己了”之类的截图,后来娜娜才知道原来他们在说星辰的小号。据说是工作人员透露的,说星辰小号关注了超话和许多大粉,“每天只要有空他就会看大家的微博”,虽然工作人员并没有说具体ID,但是大家根据蛛丝马迹扒到了那个账号,关注列表里基本全是大粉。

那些被星辰关注的大粉还会在微博对星辰喊话,对他加油鼓劲,诉说自己的爱意。而有些消息灵通的粉丝们也觉得哥哥真的能看到这些大粉的微博,会在他们的微博评论里留下给哥哥的关心和意见。娜娜非常嫉妒,她也想成为哥哥关注的人,她决心成为真正的“大粉”。

娜娜开始有目的性的运营自己的账号。她更积极的和那些头部大粉互动,转化了一部分他们的粉丝到自己这来。彼时白星辰已经C位出道,手握多个代言,娜娜开始成箱买代言、晒单,打造自己的富婆形象。

“我发现大家嘴上说仇富,但是你显示自己很有钱的话他们还是会关注你,会向往。”

三年下来,娜娜已经无法计算自己在白星辰身上到底花了多少钱:“这几年我寝室室友们的吃穿用度都被我买的白星辰代言包圆了,整个编导系都知道我喜欢白星辰。”疯狂氪金给娜娜增加了除了“长情老粉”以外的“白富美”标签,她成为白星辰饭圈有名的富婆粉丝,每次晒单都会涨粉。粉丝在她的微博下吹捧着“姐姐太厉害了”“老师好棒”,她就会象征性地回复大家:“我买就够了,学生党们还是要量力而为哦~”但其实她本身也是一个学生党而已。然后粉丝们又会接着感叹:“(拍手拍手)老师三观好正!”除了买代言,娜娜还送白星辰不少礼物。她会买大牌奢侈品搭设计师品牌服装之类的组合,这样看起来又贵又有品位,但其实不会花太多钱,在她能负担的范围内。她送的衣服白星辰走机场穿过几回,用饭圈的话就是“被正主认证”。

娜娜的付出自然换来了回报,口碑和粉丝双丰收。但花钱带来的粉丝有限,娜娜认为自己还是需要在“内容”上下功夫,比如,观点输出。

fans
ELLEMEN新青年

C位出道的白星辰被不少明星视为“威胁”,首当其冲的就是白星辰赛时的大热CP,现在星辰的头号对家,当时第二出道的许洋。为了“撕”许洋,娜娜写了不少小作文,悉数许洋如何利用白星辰圈粉,树立自己金瓜【2】形象等等。娜娜的“撕逼”逻辑非常清晰,语言看似理智但极具有煽动性,“说出了不少星云之所想”。几轮大战下来,娜娜又巩固了自己理智粉的形象。

白星辰出道后有过没有活动的冷静期,那段时间娜娜的粉丝增速也下降了。娜娜每天回顾白星辰的物料,找一些符合当日微博推荐话题的素材“蹭热度”。有一次,一个娜娜给星辰P了个#最美古装男子#的九宫格,这组P图中的白星辰拥有“惊为天人的美貌”,被营销号转发后上了热搜,娜娜就这样出了圈,一夜涨了上万粉。

粉丝从万级跃至十万级,娜娜一战成为白星辰粉群中知名的大粉,数据也从黄V变成了红V。根据微博的算法,数据量越大的认证账户涨粉的几率也会更高,娜娜的账号会和其他白星辰大粉一样出现在“白星辰相关用户”推荐中,也会出现在新用户注册的推荐中,还有一些娜娜自己也搞不清的涨粉规则,总之三年下来,娜娜累积到了近三十万粉丝,成为当之无愧的“大粉”。

终于有一天,她在自己的新增粉丝名单中看见了传说中星辰的小号。

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呼百应”的“权力”。无论她发什么,都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得到粉丝们的回应。

从此微博成为娜娜的情绪宣泄口,她经常会在粉丝可见发一些关于自己微博,在打造自己光鲜亮丽白富美形象同时也会发一些牢骚。不像以前那样没人在乎,现在但是只要她发微博——哪怕她没在抱怨只是表达了一个不太好的情绪,就会被粉丝们捕捉到。他们就会立刻私信她,安慰她。

当初被大粉回关后会受宠若惊的她,在回关别人时,也让他们有了受宠若惊的感觉,甚至有小粉丝跟她说:“姐姐,你是我努力的目标。”

此前娜娜从未想到自己的虚荣心和空虚会因为追星而被填补,她不再觉得迷茫,而觉得自己是有事情在做的,追星就是她的“事情”。她因为追星成为了大粉,她成了饭圈的“明星”,她和自己的偶像一样被照顾、被关心、被在乎。

“在生活中不会有这么多人在乎我、想着我,甚至想羡慕我,想成为我。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粉丝就等于握有了权力,这个感觉很微妙,”娜娜夹了夹面前的锅包肉,又放下筷子,“以前不追星的时候看那些脑残言论会觉得‘啊怎么会这样’。我的微博ID是英文,大写的NANA,我的粉丝就会去纠正别人‘是NANA,不是nana’。其实我本人都没有在乎到底是大写还是小写,但我就没法说他们‘脑残’,我觉得他们很单纯,很善良。”

“我理解。某种意义上,你是可以共情一些艺人的,你看你这三十万的粉丝量,比好多一百八十线的活粉数还多。”我说。

“是的。但我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三十万人里虽然有一小部分是因为白星辰喜欢上我,而更多人喜欢的还是白星辰,这些粉丝并不真正属于我。说白了,没有白星辰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娜娜坦白道,“但只要我不那么理智做这个换算,不去想他们的动机,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将所有关心视作善意,并据为己有。”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我斟酌了一下用词,“各取所得?”

看着娜娜有些疑惑的表情,我解释道:“你通过白星辰的粉丝们感受到关怀,而白星辰本身也很需要通过你们的大粉进行一些补充。白星辰虽然是偶像、是真实存在的客体,但也是抽象的概念,因为更多粉丝是接触不到真实的他的,他们只得通过各种物料和你们的描述来补全对他的幻想,也把对他的关心转化到你们身上。”

“而对于白星辰来说,你们既是他的发言人,又是他的传声筒。你们代他指挥粉丝们冲锋陷阵,实现他的目的,无论是引导粉丝还是制造数据。同时,他不可能收集所有粉丝意见,但他可以透过你们的汇总,了解舆论情况。”

听完我的话,娜娜点点头:“没错。我们接受了他的恩惠,也服务于他。特别是我们是依靠他来获得的粉丝,自然是要为了他做出奉献。在他的事情上,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这不是我们自己可以决定的了。”

“哪怕我们自己都不信我们自己说的,为了白星辰,我们也要这么去说。”娜娜举了个例子,“像是这次白星辰恋情热搜,其实好多大粉都脱粉了,还有大粉把自己的号卖了,换了个人运营,但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大家该转发还是转发,该控场还是控场。”

粉丝对大粉们的信任几乎是盲目的,在危机时刻大粉们的发声就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

在没被媒体爆出视频证据的时候,白星辰的恋爱传言便尘嚣甚上,许多大粉会解释 “经纪人和艺人都是这样好的,经纪人就要爱艺人才能把艺人带出来”,但私下许多人都默认他们就是在恋爱。有些大粉气不过,开小号回踩,骂白星辰眼光不好恋爱脑,骂芙拉近水楼台先得月,然后大号还是“我们相信哥哥”。

白星辰后援会会长桃桃就是这样典型“两面派”,她前脚刚在小号骂完,后脚就去发微博,引导粉丝:“星辰被安上谈恋爱的帽子我真是不服气,他说过自己不会在搞事业期间谈恋爱,出道三年,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这一切你我都看在眼里,所以亲爱的星云们,请一定要相信我们的星辰,他是我们的星辰大海啊!”

“我看到这句话就笑了,甚至怀疑是不是公司给她塞钱了。”娜娜不屑,“这就是在自欺欺人啊,可就是有人信。你知道吗,有些小粉丝甚至会因为我们不脱粉而决定不脱粉,他们宁可相信我们大粉包装出的样子,也不肯相信他们自己看见的东西。他们觉得那些媒体都是要害哥哥,可是如果哥哥不做那些事,也剪不出来这些素材啊。”

“现在也有些声音是说‘你们粉的是哥哥本身,不要去做大粉腿毛’。”我指出。

“但其实你不觉得很讽刺吗,”娜娜说,“往往这些发声的人,最后自己也成了这个观点的‘意见领袖’,拥有属于自己的粉丝,享受粉丝对自己‘才华’也好,观点也好的支持。除了量级没那么大,但他们和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大家都在做着差不多的事,一丘之貉罢了。”

不要回避诱惑

在娜娜跻身十万级大粉后,她被她的大粉姐妹泡芙拉进了一个大粉群。群里都是白星辰饭圈有头有脸的人物,当下娜娜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群里始终热热闹闹,大家每天都在群里讨论白星辰,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和和气气的,一致对外的。

一段时间之后,娜娜才发现和平的表象之下,暗流涌动。

大粉抱团很严重,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大群,但是后援会有后援会的帮派,粉丝团有粉丝团的帮派,两边管理员都和白星辰公司有联系,很爱显摆谁跟公司关系好,“‘这场活动后援会有四个名额’,‘粉丝团有五个哦’,经常就这样在群里撕起来。”

由于泡芙和后援会交好,被泡芙拉进群的娜娜自然被划归到了后援会帮派。

但娜娜平时不站队,每次内撕她都不做声。她在觉得他们很幼稚的同时也不想退群,毕竟进这个群是有门槛的,在这个群里,本身就是“地位的象征”了。

她也窥探到了更多其他大粉的秘密,比如有些经营着富婆人设的大粉并不是富婆。这些人会从外网上找图,或是蹭地方拍照,装作自己很有钱的样子。还有些更虚荣的行为:“白星辰之前推广了某款奢侈品手提包,巨贵,我首页好几个互关晒单,我还发微博说什么星云就是这么壕,随便买买就这么牛,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买完、拍照,晒单,然后不是一个月内可以无理由退货吗,他们就退货。”

更夸张的是,还有人去奢侈品行租这只包,装成自己买的,发在社交媒体晒单。至于买几百本杂志发货前退款、买商务代言截图后立刻退款,更是基本操作。只要能在购买记录的照片上打下自己的ID,发出来,就会引来许多粉丝的吹捧。

“但是群里会有人辩解,给他们说话,说这也是为了星辰好,至少面上看上去星辰家粉丝巨有钱,反正星辰商务多,总数好看就行了。”

娜娜起初无法认同这种价值观,但是她选择装做没看见,反正也和她无关。

粉圈还有一些很神奇的人物,比如“传说中的H姐”。大家都叫她星云中的爱马仕,每次活动都能见到她,背个大H,戴着黑超,一看就是富婆,白星辰代言的那款包,她每个颜色都买了一只,整张合照是扑面而来的铜臭味。

“而且人家不跟你social的,人家可看不起什么大粉粉丝群,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但她真的很显眼,你只要看到那个墨镜就知道,诶,那个H姐来了。”

娜娜一度也觉得她是真的很有钱,她不在群里,但群里始终有她的传说。群里说她出手阔绰,虽然长得很质朴,但看起来就是个有钱人。她每场活动都会出图,位置都很好,如果没有钱,又不混圈,那怎么能拍到这么好的图呢?大家对于H姐的“壕”是深信不疑的。

fans
ELLEMEN新青年

“后来她做了周边,设计得很用心,我也买了,结果大半年没发货,当时还以为是因为疫情,后来等大家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她早跑了,不知道去哪儿置办海景房了。”娜娜说,“我们群有她微信的都被她拉黑了,跑的很彻底,有散粉建议报警,但现在也没了后续。像H姐这种大粉,处心积虑搞欺诈起来,就很难防。”

当数据成为资本,便有更多人带着目的成为“大粉”。成为“大粉”,先决条件是得需要有看得过去的数据。在娜娜看来,相比于粉丝量,活粉量才是衡量一个账号是不是大粉的关键,众所周知,粉丝量是可以操作的。

娜娜亲眼见识过首页“姐妹”通过买粉丝把自己包装成大粉之后,成功转成营销号。

对方先关注了包括娜娜在内好几个星辰大粉,私信跟他们聊天,超级热情的那种。娜娜看她搬运物料速度很勤,看起来真的很喜欢星辰的样子,就回关了她。她和大粉们互动也很勤快,经常和他们刷版聊天,这样给自己导流。当然光做“大粉的好姐妹”是圈不住粉丝的,在有人关注之后,她会在粉丝可见里发一些似是而非的业内聊天截图,许多人自然认为她是在讲星辰,她话里话外也说自己是业内,引来更多人关注。

“就这样有个基础活粉之后,她就开始买粉,真真假假掺在一起普通人也看不出来。最后数据差不多像样了,就开始接广告转营销号了。”

“嚯,还能这样玩?”我震惊。

“对,而且她当时开始发别的明星文案的时候,好多星云骂她以为她爬墙了,但我们能看出来这是收钱了。不过她不承认,很理直气壮说这是自己墙头,不爱看就取关什么的,结果真的好多人取关,一下很难看,然后她就再去买了点粉把数字补回来。反正整个事就是很离谱,最后我也把她双【3】了。”聊起这件事,娜娜还是觉得很荒谬。

不过买粉丝也不是全部为了做大粉,有些人买粉养号是为了控评。娜娜有个好姐妹是数据组的组长,他们会组织买粉养号养到红V,方便控评、做数据,这些号的微博全都是什么“阳光信用”、“每日一善”,没有实际内容。

但是只要有了微博身份认证,就意味着有了个赚零花钱的途径。对于有身份认证的用户,微博有一个“创作者共享计划”,按照“博文广告分成”“视频号补贴”“转发激励”等几个大项对开启这项功能的用户进行报酬统计,税前收益达到100元则可以进行提现。

其中“转发激励”占了酬金的重头,假设5000粉左右的账号在数据好的状态下一天大概8块钱的转发收入,那么拥有25万真实粉丝的账号理想情况下,一天可以有近400块的收入,一个月算下来,收入上万。

娜娜不肯透露她的具体收益,但“我现在绝对不轻易转发别的有认证的粉丝微博,给他们导流”。

产出型的大粉,还可以“劳动致富”。

拉娜娜进群的泡芙,最初和娜娜一样是资源博主,后来她买了画板学画画,靠一些Q版白星辰在粉圈里出了名,三年下来,画功日臻成熟:“最开始画的真的是丑小人,现在不是Q版也画得非常漂亮,认真追星的话是绝对可以获得实用技能的。”

泡芙专门开了个接单号“做生意”,把接单号在微博置顶,明码标价,这种大方的赚钱行为并没有获得粉丝反感,反而客户众多。

“她给星云画画都是打折的,”娜娜说,“而且她的画被白星辰翻过牌,是哥哥认证过的‘太太【4】’,后援会做周边也经常找她设计。”

泡芙从不拖稿,做周边也不赚黑心钱,不讲脏话,不输出情绪垃圾,对白星辰矢志不渝。私下里,她是一个很贴心的姐姐,很好的朋友。

但是,泡芙并不算小粉丝眼中真正意义上的“模范大粉”,因为:“她追私。”

直面你的欲望

在泡芙和娜娜变得无话不谈之后,泡芙把她拉进了一个只有五个人的小群。

那个小群,全部都是私生饭,每个人都眼熟得很,大家的大号要么是大粉,要么是站姐,要么是产出,而且是冲在手撕私生前列的一群人。

娜娜对于他们的表里不一很是震惊,和粉圈主流观念一样,她对私生本能的排斥。但泡芙跟她说,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太喜欢了:“她说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有空就会去,她只是想看着他,不会打扰他。”

他们会在群里聊,今天看见星辰怎么了,说星辰又做了什么可爱的事情,就那种很私密的小细节,娜娜觉得这样的星辰很真实,她知道了许多小粉丝不会知道的秘密,增加了她的虚荣心。

“后来正好星辰来我大学所在的城市录一个常驻节目,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

讲到这里,娜娜露出后悔的神色。

我也恍然大悟:“所以他们狙你是因为你追私。”

娜娜点头:“我也确实对此感到后悔,可是我后悔的不是追私这件事……我觉得我应该后悔做一个‘跟踪狂’,可是我怎么都无法后悔。我只是后悔自己太不低调,不仅追私,还去公开行程,还在微博上发自拍,我太愚蠢了,不然也不会被粉丝发现。”

虽然追星追得疯狂,但娜娜并未放弃课业,大三下学期,成绩不错的她被她表姐金鱼推荐给了思怡,让她到思怡所在的电视台实习。结果歪打正着,在工作时又碰到白星辰好几次。有一次在后台还被白星辰误认为是买了名额进来的,搞得她哭笑不得。

“那他谈恋爱这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问。

“在我刚进群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们不是在白星辰还没出道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吗?群里追私的姐妹之前就说过。但那时候我还不信,后来直到我自己亲眼见到,才确定他们是在谈恋爱。而且我们很会扒的,早就扒到白星辰和芙拉秀恩爱的ins小号,还有芙拉自己的号,但是现在都私密了。以前我会定期去看她的ins有没有发和星辰相关的东西。其实有几次黑粉也扒了出来,发兔区豆瓣,但都被我们举报掉了。”

fans
ELLEMEN新青年

在亲眼看到白星辰和芙拉亲密举止的时候,娜娜受到了冲击,她想过脱粉,她缺失了上微博的动力,正好《这年秋天》开播,她便开始追剧,喜欢上了“一颜万年”,但她还是会看看群里发了的白星辰物料。有次某个综艺出了一个白星辰很可爱的片段,她激动地冲上大号转发了,结果没想到掉粉了。她很奇怪为什么她转发白星辰还会掉粉,然后她就收到了质问她是不是爬墙了,现在出来固粉什么的私信。

她的红V也变成了黄V,收入变少:“我就想不行,这个零花钱我还是要挣,表面功夫还是要做,所以我就发了条微博说之前现充太忙了,没有爬墙。”

“你看起来不差钱。”我看着她的Lady Dior说,而且是白色的,不是实用型的人会选的颜色。

“没有到很富有,但也确实不为此担忧,这只包是我妈送我的,我自己也会买包,但是追星辰之后就很少买了。”娜娜说,“我需要用钱来追行程、买代言,不能去享受,因为我爸妈给我的生活费总量在那里,所以能挣一点是一点。没有人会和钱过意不去,”

“我爸妈平时也不管我,哪怕我去另一个城市追行程,他们也不会在乎,反正在他们的概念里,给我的钱就够了。”她冷笑一声,“现在粉丝不是人肉我吗,讲老实话,我爸妈都不一定记得我在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但是人肉我的粉丝们知道。”

这样的她看上去有些可怜。

“追私的人是不是都不为生计发愁?”我好奇。

“我们一起追的几个确实是这样的,在饭圈搞钱的方法也很多,想搞钱还不容易吗?所以我也没法确定大家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钱,但是有时间肯定是有时间。”

头等舱机票费、黄牛是花费大头。但关系搞好了,人脉多的话,这些都很好解决。他们追行程时会和星辰住同一个酒店,但是会一群人一起拼房间,一起包车,均摊下来到每个人其实花费并不大。

“既然你知道他谈恋爱,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保守秘密?”我又问。

“我们帮他保守的何止这一个秘密呢?”娜娜答,“说不定我们知道的比他女朋友芙拉都多。”

“什么意思?你是说他出轨?”

娜娜摇头:“也不是出轨吧,就是在夜店玩什么的,和别人很亲密。”

“那白星辰对你们的态度怎样?既然常追,他认得你们的吧?”

“当然认得,我们小群最漂亮的那个,被他买过酒,但是没有加微信。追私的也是有小帮派的,我听过他对其他人骂脏话,但对我们就还好,可能因为我们只是跟在旁边看着,不会拍照,不会打扰他,也不会做别的事情。”

“你看到你姐妹被他撩会嫉妒吗?”

“嫉妒,甚至想过去做整形,”娜娜说,“后来我发现其实也不是脸的问题。”

在娜娜短暂消失去搞“一颜万年”的时候,她也没有多的时间再去追白星辰的私。某次,娜娜去海南玩,白星辰正好也在海南,于是她就顺便去了他的行程。白星辰忙完去吃海底捞,娜娜一行也跟去吃了。他们一前一后回到酒店,在电梯里相遇。白星辰看见娜娜很开心,还要助理给了她一盒他当天站台的巧克力。

然后他对她说:“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过得还好吗?”

娜娜当时就觉得:“无论他是因为我是大粉而记得我,还是因为我的礼物记得我,还是因为我追私记得我,总之,他记得我。他关心我。”

“爬什么墙?我这辈子都不爬墙了。”

“名利双收”

“但你现在还是爬墙了,”我说,“经历了这么多都没脱粉了,你现在还是脱粉了。”

“是的,我可以接受他恋爱,但我不能接受他愚蠢,”娜娜说,“谈恋爱可以,但不可以被爆出来。”

我无法理解娜娜的逻辑:“你追私都看到他们举止亲密了,狗仔能拍不到吗?”

“这不一样!”娜娜强调,“被看到和被爆出来是两件事情!”

“我不明白,一方面你在偷窥他的私生活,一方面你又不想要更多人知道他的私事。”我皱眉,“这算是一种独占欲吗?”

“或许吧,理智上我知道我不对,”娜娜说,“但是星辰从来都没有谴责过我啊,如果他早点骂我,或许我能早点回头,但他没有啊。”

“他不是发过微博要私生不要再跟了?”我无法理解。

“那不是他发的,那是他宣传发的,”娜娜嗤之以鼻,“我看他也很矛盾,一方面想要隐私,一方面又在享受别人的关注。”

“你不也是吗,你也想要别人的关注。”

“我们本质缺爱吧!”娜娜自嘲道。

“那么你这次被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问。

娜娜发了一只视频给我,我发现我竟然在热搜上看过这个视频。那个热搜位置很高,叫#颜笑机智回应#。

视频中的颜笑在娜娜实习的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正要上车。娜娜从角落里冲出来,往他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颜笑一脸震惊,说了句“疫情期间,保持安全距离”,就甩开娜娜的手上了车拉上门,然后娜娜就被保安隔开了。

“但其实我只是在工作后,想借机送他一块表罢了。结果就被拍到了,他们团队就拿这个视频做了个热搜,很快我就被扒了。”

她看上去很是懊悔,但就像她说的,她懊悔的是“被拍到”,而不是“追私”这件行为本身。

可谓是成也热搜,败也热搜啊,我感叹。

因为这个热搜,娜娜再次出了圈,一颜万年的粉丝扒出来她是白星辰大粉,要她“滚回白星辰家,不要给她热度”;白星辰家觉得她丢人,要她“滚出白星辰饭圈”, 白星辰粉丝团帮的大粉号召大家取关娜娜,说她爬墙到对家是“饭圈之耻”,骂她“忘恩负义”,而后援会帮则因为和娜娜交好而选择闭麦。

她很费解粉丝们是怎么把她搞“一颜万年”的两个账号扒出来的:“虽然我爬墙了,但是stardustNANA这个号还是在正常更新的,我不想要白星辰的粉丝知道我爬墙了。我舍不得这些虚荣和收益。”

娜娜自认自己追“一颜万年”追得很随意,她这次没想做大粉,用来搞“一颜万年”的大号也都是在转发花痴,更得不勤快。“我对他俩爱的都没那么深,只是喜欢看他们。”虽然“爱得不深”,但她依然在追私,她觉得自己有瘾,只要有消息就忍不住去。不过她追私的内容只发在生活小号的粉丝可见,本来就没有几个关注。

“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关联的,我觉得我很谨慎了。但后来想了想,能把这些细节拼凑在一起而找到我的,肯定是一直在关注我的白星辰粉丝。所以我说我和白星辰‘相爱相杀’,没错吧?确切地说,是在和他的饭圈相爱相杀。”娜娜抓着餐巾的一角,显得有些焦躁。

fans
ELLEMEN新青年

我点开她被扒的大号,如她所说,都是一些转发“CP糖点”,不过她还保留了之前写“看图说话”的技能,发了一些CP脑洞。

尽管她说这次不想做大粉,但这个号也有成为大粉的趋势,关注者上千,转赞评数据都不错。

她的生活小号看起来就更“正常”了,就是一个大学生该有的样子,上课、实习,咖啡厅打卡,网红餐厅吃饭。早前的微博都没有什么评论,不过被热搜这么一挂,现在也有了近万粉的关注,近期的微博评论里乌烟瘴气,好多“豆瓣来的打卡”“热搜来的打卡”。

我点了关注,看到了她的粉丝可见内容。她发了许多她追私时的细节记录,但是没有主语,评论在猜这内容是说颜笑还是许一,还为此争吵起来。

“怎么说,虽然我无法理解你的行为,但你好适合追星啊,去哪里都血雨腥风的,搞成大粉。”我不由得感叹。

在粉丝经济时代,这算是掌握了“财富密码”,属于高级生存技能。

我划着她的粉丝列表,随便点了几个,大部分都用着一颜万年的CP头像,但点开不是做数据就是没有内容,一看就是小号。

虽然大家嘴上都说追私不可取,但是人人都有八卦天性,想要了解哥哥更多。他们想从私生这了解到他们看不到的爱豆,满足自己的窥探欲,补完自己脑中的“哥哥”。尽管这种信息在我看来就是和探案剧里非法获得的证据一样,无法在法庭上被采信。

不过我也同样好奇, “既然给你生活造成了困扰,这些内容为什么不删?”

“为什么要删呢?我也想记录下来啊。”娜娜理直气壮。“而且这次被网暴并不是让我最生气的,反正之前掐架也没少被骂。我主要生气的是颜笑团队拿我来做热搜,打造他的‘机灵’‘守男德’人设,我感觉我被利用了。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这都不算追私啊,只是工作完了之后以粉丝的身份送他个礼物。”

“我还是那句话,各取所需吧。”我实在是无法苟同她对于私生的观念,忍不住讥讽,“虽然你被利用,但你又有成为大粉的基础了不是?”

“我倒是想啊,要不是没怎么在超话签到,不然我肯定去申请身份认证,做一颜万年的大粉,赚些零花钱,不能白挨骂!”娜娜冷哼一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大粉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有那么那么多人,嘴上说着为哥哥好,私下却做着哥哥唾弃的事。”

“我以为你是来找我‘复仇’的,但现在看起来,你可真的不冤枉啊。”我说。

“反正过几天大家就会忘掉的,也许都用不了几天,只要明天热搜出现了大的娱乐新闻,他们就会忘记我。”娜娜耸耸肩。

“你倒是通透,”我无语,“你真的觉得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觉得我对白星辰饭圈,作为一个大粉,我真的是尽到我的责任了。”娜娜很坚持,“对于他的形象塑造,对于他的各项数据,对于他的粉圈引导……我尽到了大粉的责任。”

“但我错就错在,我追私了,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很清楚,所以我偷偷摸摸,但是追私真的会上瘾,我戒不掉。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她低头玩着桌上的餐巾,等着我的回应。

“或许你该找专业的人聊聊,”我说,“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建议。”

“总之谢谢你听我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你想听到的大粉故事。”她谢过我,买了单,打包了我们几乎没怎么动过的晚餐。我们约好等我交了稿,要和思怡一起去喝下午茶。

我目送她上了回家的车,又给自己叫了台车,在回去的路上,打开了微博。她回关了我,还更新了一条微博,说决定要去看心理医生。很快有人关注了我,又取消关注,我猜是从她那里摸来视奸的账号不小心点的关注。

她那条微博也有了十几条评论,有人骂她,也有人祝她“早日康复”。

热搜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明星们的大事小事在实时播报。

虽然控评已经取消,但排在最前头的,还是那些“某某粉丝大咖”的认证账号。

【1】挂:在社交网站上点名道姓,列举某人不好事迹的行为。

【2】金瓜:指在同性拉郎中经常被当做攻的那方,一般作为帅气,男性魅力的代名词。

【3】双:双向取关,指对互相关注者取消关注后,同时移除对方对自己的关注的行为。

【4】太太:大大的引申词,在饭圈里指那些有某些才能,受到仰慕的粉丝代称。

(THE END)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周年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