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丹妮:九年,自由归来

李斯丹妮
ELLEMEN

九年前,李斯丹妮以第六名告别《快乐女声》,走进演艺圈;2020的夏末,30岁的她再次站上湖南台演播大厅,她以票选第四名的成绩告诉所有观众:那个厉害的、自由的唱跳歌手李斯丹妮回来了。

李斯丹妮
ELLEMEN

连体裤、踝靴

Bottega Veneta

项链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耳环、腰带 Versace

无限的惊喜

决定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个人初舞台上表演自己的作品《李扯火》后,李斯丹妮和制作人把这首歌改了十多个版本。半个多月内,做remix、设计动作、练习唱跳,她和制作人常常凌晨两三点在线上碰撞灵感,操心大到音乐架构、小到每个鼓点,“经常属于要失眠的状态,就还挺折磨人的。”节目开录前,她提前到长沙,找朋友的舞蹈排练室,一遍遍练,拍下自己的视频,寻找漏洞,再死磕。

一分半钟,这是30岁的李斯丹妮向所有观众介绍自己的机会窗口。她希望“把最好的专业技能”和“无限的惊喜”展现出来。还在《快乐女声》时期,她就是排练到最晚的选手之一。当年被淘汰后,她对着媒体承诺:要证明给大家看,“我是最棒的!”出道后,这些年上节目,她总是会细看自己舞台表现的不满意之处,加以调整改进。

李斯丹妮
ELLEMEN

西装外套 Sandro

项链、长裤 Gucci

踝靴 Maje

“最早是一个工作机会,”对于一个将30位30岁以上成名女性艺人聚集在一起做女团的节目,李斯丹妮觉得挺新鲜,更重要的是,“像我们唱跳歌手,舞台其实蛮珍贵的。我没有想太多外界的看法,首先要自己认真做好工作,天天向上,就这样子。”她坦诚地说。她在自己的作品里几经筛选,定下《李扯火》。“李扯火”在四川方言里形容的是一个人不靠谱、不着调,“但是到最后还是能完成的那么一个状态,很多朋友说我就是这样。”

李斯丹妮在镜头外看着更加高瘦,五官干净,短发清爽,笑起来眼睛弯弯,很友好;但上了舞台,她像是一头灵活的野兽——着一身黑、梳背头、涂红唇,眼神时而凌厉时而调皮,“我不是上帝/没有那么多时间。”她轻盈地伏下身如猎豹,放下话筒,起身就是高高一脚,踢向对准她的镜头——“我只做我自己的boss。”这股霸气让人想起她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Animal》里的宣言:“别留下遗憾 你要/放开走向食物链顶端Like animals”。

“最终这个舞台呈现,它是OK的。我觉得还不错。”她很坦荡。凭借着过硬的唱跳实力和亲和的性格,李斯丹妮迅速成为《浪姐》中高人气的“姐姐”之一。九月初,湖南台的演播大厅,她举起了成团的奖杯。

赤子之心不变

九年前,就是在湖南卫视,21岁的李斯丹妮正式成为一名艺人。在节目高强度的曝光结束后,适应热度的退却并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是每个选秀艺人必经的难题。随着时间流逝,选秀新人一波波涌起,“2011快乐女声”的标签对她助力有限。

李斯丹妮很早意识到,舞蹈是自己的生命。她也热爱音乐,从Trap、EDM,到Jazz、House和Funky,她希望并努力将她对音乐的审美注入自己的创造。这些年,她拍电影,参加综艺节目,但音乐和舞蹈是她一直没有放弃的事业重心。今年初接受采访时,李斯丹妮说前些年的经历对她而言都是内化为阅历的收获,“挫折和不好的事情,对我来说是特别好的成长经历。”

李斯丹妮
ELLEMEN

西装外套、衬衫、长裤

均为Stella McCartney

来到《浪姐》的舞台,她感觉是给自己交了一份准备很久的答卷。从《大碗宽面》到《管他什么音乐》《Gentlewoman》,再到《新物种》《情人》,“自己回头一看,还是成长蛮多的,毕竟9年也不是一个短数字了。我觉得比较欣慰的是,自己的赤子之心还是在的……就一直在坚持自己喜欢的音乐,一直在想让自己能够升级、能去克服很多的困难,我觉得我蛮感谢这9年的自己,也很感谢《浪姐》这个舞台。”

我问她,在这九年里有过动摇的时候吗?

她说,她喜欢的——不论是工作、爱好还是生活,一定会坚持。“如果在你的生活中,你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点,我觉得这个人生活在世上是不是也太悲剧了?”她哈哈大笑,又接着回归严肃,“还是要让自己真的去热爱生活,热爱自己喜欢的事情,热爱自己喜欢的人,最终让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人,这是多么棒的一个状态!所以我一直没有放弃,就去努力。”

“豁出去了”

第五次公演后,伊能静发微博夸赞了队长李斯丹妮的担当:组员没法聚齐的时候,年纪小的李斯丹妮就让姐姐们打卡交作业。有一回,伊能静夜里三点多发了自己的练习视频,李斯丹妮秒回:太棒了!在那“充满爱的鼓励”后,伊能静又练习了一个多小时。每天,李斯丹妮在群里打鸡血,“让我们相信,我们是最好的!我们是最棒的!我们好好享受舞台!”伊能静写道。

几次公演现场浪花投票结果已经证明,观众偏爱效果燃炸的舞台。但这一次,李斯丹妮决定慢下来,“让观众好好专注在表演者身上。”而她的坚持被证明是对的:在成团夜那晚,由浪花投票,这个唯美性感的舞台获得了“最受欢迎公演舞台奖”。

李斯丹妮
ELLEMEN

上衣、长裤 Balmain

踝靴 Maje

来《浪姐》是李斯丹妮第一次成为团体的一份子。“我觉得特别好的一点是,我会找到一种责任感,慢慢地从小变成大。”她说,SOLO歌手的惯性需要在团体里磨合——一开始她带着SOLO的习惯,“有很多自己的范儿”:一公练习《大碗宽面》,她会不自觉地即兴加入一些小动作。其他组员就开玩笑:李哥,你又在加小动作。“你个人在舞台上必须要让自己出彩;但是在团体里,你不能永远只想自己,要多站在姐姐们的角度,去看、去想什么是我们在一起磨合到的最好的状态,不能太拔尖,不能太不一样。”

从第二次公演《管他什么音乐》开始,李斯丹妮就成了团队里的“小助教”。与李斯丹妮同组的演员张雨绮和王丽坤缺乏Rap经验。在练习室,她鼓励她们大声把歌词给说唱出来:“我说的不是自嗨的游戏!我不说废话请用心听!”

“哇——!好帅!”李斯丹妮真诚地鼓励。

第四次公演后,舞台上只剩下了14位姐姐,将分成两个团与复活团PK,排名第一的团将全员晋级总决赛。李斯丹妮要带着组员完成《情人》和总决赛的舞台。“其实最开始是害怕的,”她认真地解释,队长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leader,领导”,而是“要奉献,要有责任,要让这个团队能像一个人,在一起要有团魂的,让整个团队而不是让个人更好”。

李斯丹妮
ELLEMEN

透明心全自动机械表

Emporio Armani

上衣、长裤 Tom Ford

项链 Gucci

踝靴 Bottega Veneta

准备《情人》期间,她的压力达到峰值。这是对她个人挑战最大的一个舞台。她将要和男舞者共舞,展现在她一如既往酷拽风以外“很女性、很媚的一面”。伴着“你轻轻一个吻/我疯狂体会/气氛开始升温/危险又迷人”的歌词,她要挽住男舞者的胳膊,接着身体后仰,腿抬高,虚倒在男舞者怀里。“他是欣赏我的,我是欣赏他的。他在那一刻就是我的Mr. Right,我是他的……白雪公主!”说完自己苦着脸大笑。

在李斯丹妮的统筹下,姐姐们各自发挥所长,进行分工:声乐舞蹈好的,带着其他姐姐练习专业,善于谋略的,就研究布阵战术;统筹能力强的,给大家安排从早到晚时间表,优化资源配置。“每个姐姐在练《情人》的时候真的是豁出去了!”她说,为了练钢管舞,不少人身上受伤,青一块紫一块,“有的皮都磨掉,只剩肉了,你知道吗?”直到正式演出前一天,大家还在不停地改动作、调队形。最终,大家把所有的难题都“磕下来了”。

“做自己更real”

随着曝光度的增多,李斯丹妮发现自己的微博热门从#李斯丹妮 燃##李斯丹妮 酷#有趣地转向了#李斯丹妮 表情包#。

“我觉得是我蛮感谢这个节目让我看清楚了我的真正面目,”李斯丹妮发出爽朗的哈哈大笑声。在微博上,她甚至截了几张高糊的她哭泣的图,配上话题#李斯丹妮哭得太好笑了#。

李斯丹妮
ELLEMEN

外套 Vera Wang

衬衫 Cos

项圈 Givenchy

她现在认真地接受了这个没有包袱的自己。以前不是这样:她几乎没看过自己在任何节目里舞台之外的动态。和好朋友看电影,每逢伤感的情节,她难过得忍不住哭,朋友们在一旁全都看着她“笑疯了”。“我说你们为什么笑?我真的很难过,我很认真地在哭。”朋友说,你哭的样子真的太搞笑了。她生气,哪搞笑了?“后面上了节目之后才发现,真的是很搞笑。”

公演当天,《情人》获得了现场浪花投票第一。“那一集把我笑死了,我自己哭得好搞笑!”镜头下,李斯丹妮耸肩佝偻着腰,哭得毫无形象;她复盘了那个场景,“我的天,望着天花板,抱着一包纸在那,我自己都觉得怎么可以这么逗,表情如此夸张,又是真情实感流露出来的夸张和抓马。”

现在她放弃了表情管理的努力。“做自己更real一点。”

李斯丹妮
ELLEMEN

衬衫、长裤、踝靴

均为Bottega Veneta

项链 Versace

9年前,李斯丹妮登上舞台,那时唱跳、Hip Hop还未走入大众,她的风格不被理解。应观众和市场的喜好和要求,她长发,浓妆,短裙,丝袜,扮演一个不是自己的艺人李斯丹妮。早年间,她也曾对艺人身份不适应,会想,如果自己没有参加选秀、被早早淘汰,会怎么样?她曾经的愿望是当一名老师。

2016年在《盖世英雄》,她让造型师把头发剪短,再剪短。她从性感风转型为更适合自己的干练帅气风格,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定位。她偶尔会在微博发自己拍的Vlog:一次坐飞机遇上延误,她和朋友坐在候机厅啃玉米,抱怨食物卖得贵。她会拍自己剪头发的短视频, 剪了三小时,“看不出区别,哈哈哈,”她自我调侃,喝一口奶茶,顶着还没吹干打理的头发对着手机前置摄像头,摇摇晃晃。

两年前,《李扯火》里她唱:“话没斟酌 别怪我 最重要的是快乐/不猜测 想开了 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今年初,她自己作词作曲的新歌《走丢》里又唱:“回到简单纯真去生活。”

毫无疑问,李斯丹妮变得更加轻盈了。李斯丹妮也依旧是李斯丹妮。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