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 宋威龙:成为演员是一场冒险

出道就像是跻身岩石盘错的大山,宋威龙曾以为自己是在山顶瞭望无垠的风景。直到一个又一个真切的工作扑面而来,他才知道自己尚在攀岩的路途中。

宋威龙
ELLEMEN

16岁签约经纪公司,宋威龙坦言过去两年状态很不好。他失眠,无措,焦急,内心无法平静,仿佛被巨石压着,喘不过气。

但他逐渐在表演中寻找到自己的支点,他开始喜欢演员这个身份。他说自己用反方向的力量牵拉自己,维持身体的平衡与前行步伐的稳健。他遇到了喜欢的角色,他感到自己一次比一次更能理解人物,他并不自陈满意,但他每一次的进步都让他的内心更加平和。

每万物皆有裂缝,而光正由此进入。

《ELLEMEN新青年》2020秋季刊封面人物正式发布

宋威龙
ELLEMEN

黑白条纹上衣、蓝色长袖衬衫和黑白条纹短裤 均为 Burberry

一个很冒险的梦

宋威龙很安静。他坐在办公室的一角,神情凝峻。身后是上世纪的白色台式电脑,都市人长久工作后的无奈与疲惫,分离了身体与内心。摄影师想要一种愤怒的情绪语言,这种抽象且强烈的表达,属于朝九晚五、没日没夜的办公一族。

如若陷入长时间的工作,宋威龙更可能无措和着急,而非愤怒。入行是一个偶然,成为演员是一场冒险。

“幸运”,宋威龙这样形容自己。最开始是拍了一些照片发在网络上,“在网上受到大家关注,然后就有公司关注到,很偶然,就是幸运。”签约欢娱影视的那个下午,父母陪着宋威龙去了公司。“没聊什么,当时就觉得要出社会了,要赚钱了,当时想得特别简单。”

宋威龙
ELLEMEN

2015年9月14日,宋威龙在微博上分享了一个六秒的视频,然后有些不知所措地写道:“我每次发自拍的东西我都不知道说啥”。这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宋威龙最早的一条微博,时至今日,几乎每一天都有网友在下面留言“考古”、“考古结束”、“鉴定完毕”,他们心满意足地留言然后离开,确定宋威龙的帅气在出道前后一以贯之。

如今回头看,2015年宋威龙微博中的雀跃与天真,还有那些说自己不知道说什么的配文,诚实得透明。“刚开始,我就就是为了爸妈过得更好,为了赚钱去工作。”他说。

宋威龙
ELLEMEN

第一次正式的出境是参加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全员加速中》第六期,扮演其中的故事人物:王家少爷王晓。他伸着脖子东张西望,想看看电视里的明星是什么样,然后紧张到忘词。“有一个环节,是沈梦辰向我问路,我当时就有点忘词了,但还是努力想起来了。”

那是宋威龙第一次看到明星,“明星都很好看,但也不完全是好看,都有一些自己的魅力在。”他即将成为明星,虽然他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明星。

2016年,宋威龙成为了湖南卫视脱口秀节目《天天向上》的“天天小兄弟”。“虽然资料上我是2015年出道,但如果问我本人,我自己觉得怎么才算踏入娱乐圈了,肯定是从《天天向上》算起。毕竟那么有名的节目,从小就看。那时候认识一帮摸爬滚打的好兄弟,现在也都出来了,我说一个你肯定知道,彭昱畅!”

宋威龙
ELLEMEN

黑色西装外套、蓝色长袖衬衣、黑色西装长裤和黑色皮鞋 均为Burberry
酒红色钢笔 万宝龙大班系列
全新小王子与星球特别款墨水笔

17岁的宋威龙不知道自己该在综艺节目上说些什么,他反应不过来如何接话——接话是一种技巧,于是他就笑,每场节目都在笑。“一直笑,对每个人笑。不管累不累,开心不开心。如果能回到过去,我其实很想抱抱那个一直在笑的自己。”他说。

笑容一块对他人温柔的自我保护盾。宋威龙在片场也经常展露腼腆的笑容,掩饰他17岁的紧张。“前两年最大的不足就是很紧张,会忘词,会不知道做什么。我可能就专注在自己的紧张上,过分在意周围的眼光,害怕自己没有做好让大家都重来一遍。心里的那种感觉太强了,导致我不在戏里。”

宋威龙将2016年7月拍摄的电影《破梦游戏》视为自己第一个真正投入的角色,由此发现了表演的魅力。“很认真,并且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内心会想很多东西,去改变。”他在其中饰演外表冷漠,内心敏感脆弱,孤独充满童真的高智商少年南极。“当你诠释出一个人物内心的力量或身上的品质,会对表演产生更深层次的兴趣。”

宋威龙
ELLEMEN

黑色西装外套和白色长袖衬衣 均为 Burberry

19岁生日会上,他说自己2017年在出演《凤囚凰》的容止——这是他最为重要的挑大梁角色——时,他去影视作品中寻找那些稳重又厉害的大人物,去模仿,去捕捉那些与自己相异的特质与细节,印在自己的表演中。他克制不住好奇,小心翼翼去翻微博评论,在质疑声中看到早期那一两个粉丝的鼓励,感到真实的力量。“真的很感谢那一两个粉丝,给了我很多力量”,宋威龙说这话的时候来回抹眼泪。

“如果拍摄现场重来一遍,你害怕吗?”

“说实话,我挺害怕的。现在肯定有缓解,从《下一站是幸福》到《以家人之名》,我觉得都有慢慢变好。现在觉得做演员是幸福的。这是很好的职业,让原本单一的人生变成很多种。以后老了的时候可以看看年轻的自己,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说,你看,我年轻的时候帅吧。”

宋威龙放松时说起话来手舞足蹈,经常用力挥手以补充自己的情绪表达。他比前两年更适应采访,他说这是“多年的训练练出来的”。“刚开始接受采访的时候很痛苦,你必须向外界吐露你的心声,但你并不想这样,包括你其实并不想大家看到你。我生活中穿得特别低调,喜欢戴帽子和口罩,就是不想别人注意到我。”他说。

“你入行前也是这个性格么?”

“入行前就是这样,我不喜欢别人关注我。我入行的时候并不清楚做明星意味着什么,没想清楚,只觉得这是一份光鲜亮丽的工作,不了解更深入。当我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的时候,我心里好像突然就长大了。”

16岁签约时的心愿——改善家中的经济条件——已经实现,他开心得很。但有些事情回不去了,比如回到家乡大连时,曾经的熟人或是朋友,拱着他签个名,或是大家都笑嘻嘻地,不知道说些什么话题。“当时觉得有点遗憾,后来想想也正常。大家很久没见了,可能是会有一点陌生,如果在一起时间比较久,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宋威龙说。

反方向的钟

好一些了,至少能睡着一会儿了。

“我现在好一点了,起码能在三点或者四点睡着了。我之前是第一天工作,特别累,但还是睡不着觉,就夜里打游戏,等到天亮再睡。有可能还是睡不着,只能睡一小会儿,然后直接开工。”宋威龙说。

回头去看2018年前后的宋威龙,他在许多采访中都透露出不安和孤独。那时候他刚刚成年,已经在娱乐圈工作了两年。他本不属于娱乐圈,也并不清楚入行会意味着什么。人们问他做演员带来的改变是什么,他说没有了自己的时间,感觉到压力与孤独。进一个组有一波朋友,离开组了就换一拨朋友,这是孤独。他还着急,急得感到无力,“特别着急,不是说没工作着急,是另一种迫切地着急,希望自己能快速成长,更好地完成工作。有些工作,你不高兴了还需要装可爱,时间长了,会觉得累。”

失眠不是什么秘密,在许多过往的采访中,宋威龙坦诚告知他睡不着。有时因为工作太密集,更多的时候是他心里放不下。他多梦,有时候不是噩梦,各种各样的现实交织在梦中,他会陡然醒来。“可能算是心里的一个阴影吧,你一直惦记着,不在工作的时候也惦记着工作,特别难受。休息的时候也会有潜意识,长时间积累的潜意识,需要换一种方式去生活了。”心中的疲惫外化在了脸上,宋威龙说粉丝们应该是最知道他有短时间状态不好。“从脸上就能看出来,熬夜的那种泪沟、红血丝,粉丝他们都能看出来。”

宋威龙
ELLEMEN

白色西装外套 Dunhill

“孤独是不可避免的么?”我们问他。

“每个人都会孤独吧。”

“四年过去了,你是否能够与孤独共处?”

“不能。我没有那么强大,我必须去对抗孤独的。前几年真的挺难的,不在工作的时候也想着工作,工作的时候又很紧张,这种紧张就被长期带入了生活中。”

就像是拔河,孤独在一段牵拉着宋威龙,宋威龙必须主动地、使劲儿地反向拉住那根麻绳,拯救自己的内心。

宋威龙
ELLEMEN

棕色棒球夹克外套 Burberry

他曾有一些建立安全感的方式,比如睡觉时开着电视听声音,卸妆时和朋友视频聊天。“你必须反方向去调整自己。你知道根源所在,就像是是心理的一个种子,你就要拔掉。要在生活中尽量让自己快乐。”

他喜欢极限运动。他喜欢山地自行车,喜欢高空跳伞,喜欢冲浪。“进行中的那一刻,你不会想其他东西,就想着当下的风景,自在的感觉。”他喜欢旅游,远离当下交织生活与工作的固有环境:如果脑海中塞满了工作,那就清理一下。

宋威龙
ELLEMEN

最为坚实的安全感依然源于自身。入行四年多,宋威龙逐渐体会到了演戏的快乐,他感觉到自己有所进步,也望见了自己的天赋所在:“现在慢慢找到自信了,对事物的把控感也更好一些。其实表演上我是有天赋的,我的感受力很强。”

好转的信号来得微妙。在拍《下一站是幸福》时,宋威龙中意了戏中的一块床垫,改善了他的睡眠质量。“我喜欢睡地板。床太软了,地有安全感,把床垫一铺在地上就睡了,更舒服。虽然服务员进来觉得我奇怪。”

从体力上感知,入行工作并不是宋威龙最疲惫的时候。八岁到九岁的时候,他去往河南的少林寺习武。早上四点起床出晨功两小时,六点吃早饭,继续练。直到夜里十点半,除了午饭和晚饭,宋威龙都在练功。他喜欢武术,喜欢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他说不能说不行,要么没面子。即使常常练习到去食堂的路,都需要和小伙伴们互相搀扶;即使每天入睡时,都饿着肚子想再吃点什么。

宋威龙
ELLEMEN

白色西装外套 Dunhill

可宋威龙愿意将生活的时钟反向拨回八岁那年。

“那时候也就是累,累了就睡觉呗,不会有痛苦,也不会有这么深的感受。那时候真的没心没肺,没什么感受,挺好的。如果让我选择,我选择做不敏感的人,像小时候那样。敏感的人想太多了。”

“敏感是演员的一种特质,你更容易感受到角色。“我们试图宽慰他。

”不,我更想要生活,希望有稳定的生活。“

今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将每一位中国人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宋威龙在家中休息了小半年,他不怕闲着,留给自己的时间多了,他对未来有了些新的想法。“想的事情很多,最重要就是怎么让生活和工作兼顾好。好好工作,又有自己的生活。”

“你找到解决方法了么?”我们很好奇,因为这是绝大多数身处聚光灯下的演员都需要去面对的难题。

“有一个方向了。”

“什么样的方向?”

“这个我就不说了,因为这就是我心里的一个节奏,说不出来。很多东西是要靠自己感受的。”宋威龙说。

像我这样的人

有一阵,宋威龙喜欢听《像我这样的人》,歌里唱着“像我这样孤单的人,像我这样傻的人,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会不会有人心疼。”

他最近结束的一个拍摄是电视剧《以家人之名》,在其中饰演非血缘关系三兄妹中的大哥凌霄。这是三个各怀心事,过往阴影如影随形的孩子,但彼此认定要互相珍惜新家人之间的感情。

宋威龙说这是他投入最深的一个角色,“完全融入进去了,很心疼这个角色。大哥心里藏着一些东西,但看起来很稳重,内心的东西不外露。”

宋威龙
ELLEMEN

《以家人之名》的导演和编剧与《下一站是幸福》一致,宋威龙在后者中出演了年下男元宋,在今年上半年大热。“凌霄和元宋是完全不一样的,元宋很开朗,很直接,但凌霄很压着自己的内心。”

初看剧本时,宋威龙就爱上了凌霄,他反复用“心疼”来形容他对角色的感情。“凌霄和我内心还挺相近的,但是他的伤痛更大。我能感觉到自己在表演上的进步,对一些感情的体会,比如痛苦,比如离别戏,我的感受更深了,更投入。”凌霄总是有悲伤的戏份,他经历过许多,心就像是浸润泪水的海绵,不断膨胀。“有的戏是不需要哭的,但我真的忍不住。”他在18岁的采访里说过,自己遇到事情会哭,会回到小孩的时候。

“你对你在这部戏中的表现是满意的么?”

“我尽力了。我觉得我是理解凌霄的,比之前的角色都更清楚地去理解。”宋威龙说。他是个较劲的演员,喜欢哪吒和孙悟空,喜欢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如亟待喷涌的火焰。

“你和凌霄相似的地方在哪里?”

“我也是想得比较多的人,缺乏安全感,又很想把自己拽出去。”

宋威龙
ELLEMEN

黑色大衣外套 Dunhil
黑色马甲和黑色拼接长裤 均为 Alexander McQueen
黑色皮鞋 Jimmy Choo

2018年宋威龙只拍了一部《下一站是幸福》,“那段时间心理状态不是特别好,就在不断调整,工作也接的很少。我渐渐觉得是要自己主动把工作变成乐趣的,比如看剧本,看到喜欢的角色,就要去珍惜自己那种冲动,那种特别想去演的热血。比如凌霄,我特别喜欢他。”

我们尚不知凌霄是如何将自己拽出内心的泥沼,但宋威龙浅浅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成长,如何让自己内心更为平和。这或许就是入行四年多的经验累积,他说这行需要的技巧太多了,他只是学会了一点点。“至少我现在知道怎么去躲避一些提问,会有不违背我自己原则的方式。可能会有人说一些不尊重人的话,以前是支支吾吾,或者就不回答。现在我觉得你不尊重我,我也不会尊重你,我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也就不会对我带来伤害。”

宋威龙
ELLEMEN

黑色斗笠、黑色西装外套和黑色西装长裤均为 Seansuen
黑色运动板鞋 Vision Street Wear OddCirkus联名款

心态好的时候,宋威龙觉得北京这个城市也很可爱,心情不好的时候,连家乡大连的风貌他都很难记起。“对城市的感觉是分心情,心态好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个城市的环境非常好,你吃的食物非常好吃。”他意识这是自己入行之后的变化的,自陈是非常大的变化。“以前真的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什么心眼都没有,现在变得特别敏感。”

宋威龙有着白羊座的典型性格,“生活中对人、对事都很直接,而且有的时候挺冲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说,宋威龙有时“会有情绪,比较随心走。因为白羊座比较直接一点。”

宋威龙
ELLEMEN

棕色西装外套、红色长袖衬衣、棕色针织衫和棕色西装外套 均为 Ermenegildo Zegna
拼色运动鞋 Salomon XT-6 ADV

今年三月的生日是在大连的家中度过,爸妈给做了一桌子菜,”我妈炸鱼很好吃,什么鱼都会炸。”

”你觉得生日需要仪式感么?”

“仪式感我到没有感觉,我可能就这么过去,打游戏也可以过去。别人不提醒我可能都忘了。但有人给我过生日的话,我觉得还挺开心的。”

有一年与粉丝的生日会上,他问粉丝:“除了外表你还喜欢我什么?”帅气的容貌是爹妈给的,宋威龙心里有隐隐的执念,他不甘心自己只被看到这点,他希望观众和粉丝都看到他的内在,看到他的角色,看到他表演上的进步。就如同相比较过生日形式,他喜欢的是亲人朋友真挚的爱。

“今年的生日我就挺喜欢的,因为收到了信。是很用心的礼物,你觉得重要的人也在重视你。”他说。







来源:《 ELLEMEN 新青年 》2020秋季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