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塑粉的饭圈沉浮录(下)

相爱、泥塑、开站、脱粉、代拍,追星女孩的现代“爱情”故事。

1
ELLEMEN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三章: “爱情”买卖

所有的追星最后都会变成一场“钱财交易”……吗?

“爱情”能买

毕业后思怡选择继续留在这家媒体实习。这两年文娱市场不景气,好工作难找。小姨说只要她肯熬就肯定能等到转正的机会,她没有什么资本挑拣。

在她实习一年多的时候他们编辑部有了个headcount,通过了小姨的推荐,再加上她自己平时优良的工作表现,思怡得以顺利转正。参加工作之后,本来性格内向的她为了生计学会了社交。这行工资低但活动颇多,今天这个品牌预览,明天那个剧组发布会。参加完活动发发朋友圈,看着别人充满向往的评论,燃起的虚荣心让她能够好过些,虽然也就只能好过一点点。

到了年末,活动更加密集。上班时间要在棚里搬砖,下班了还要把自己捯饬得人模人样的去各大庆典,思怡的倦怠情绪愈加强烈。她决定接下来要有选择的参加活动,比如这个——她看着眼前这张刚收到的某某平台年末庆典的票,她就不要去了,坐在台下遥远的看那些明星也没意思,人这么多也无法进行有效社交。

她刚下定这个决心,许久没联系的金鱼就发来了信息,问她明天要不要参加那个庆典。

“帮我拍个照呗!”金鱼说,“拍周天。”

思怡还没闹明白周天是谁,金鱼就给她发了个红包,还配了个拜托拜托的表情包。思怡一心软就答应了。金鱼给她发了一堆周天的照片,说是她现在的墙头:“我感觉是个潜力股,将来一定能红,有商机。”金鱼还和以前一样直截了当,思怡已经习以为常。紧接着金鱼又找她要地址,说给她租了个机器,现在闪送给她,明天拿这台装备去拍就好。

1
ELLEMEN

为了帮金鱼拍照思怡只得先去做做功课,查了查周天的资料,又查了查金鱼帮她租的那台5D4配100mm~400mm变焦该怎么用。

第二天等她扛着机器坐进会场时还在感叹这个设备的重量,好在金鱼还给她租了个脚架,不然凭她一个人的臂力根本扛不住。脚架怎么也摆不稳,坐她旁边的妹子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她搞定。那妹子身上也挂着不输于思怡的装备,她问妹子是不是友刊的工作人员——之前主办方朋友告诉思怡她们的位置排在一起。妹子回答不认识,说这场票难买,自己托关系买的到媒体票。原来这里也有商机,思怡琢磨着。她把票和相机放在腿上拍了个照发了个朋友圈,感叹自己终于体会到了代拍的不易,接着她正准备再确认一下相机的设置,手机就噼里啪啦地震动起来。

“姐妹,帮我拍一下花花!收全包!”“姐妹,阿南!!求阿南绝美focus!”“姐妹,小秋的图有无?直传不?”“姐妹,有没有——”

全都是之前星辰的粉丝发来的信息,思怡没有功夫感叹他们竟然都爬了墙,而是连忙把信息截图发给金鱼,问她该怎么办。

“拍!这场人多名额少,拍到就是赚到!花花阿南小包400,挑30~50P;大包700,挑80~100P;小秋他们,小包200,大包400;其他糊逼,按500全包给。你看得懂我在说啥吧?”金鱼秒回。

纵使思怡脱离饭圈有段时间,对于这些暗语她依然能无师自通:小包300、大包600指的是打包价格,大小包和全包的区别在于照片张数,而P是饭圈对于张数的代称。这些价格代表了被拍艺人的咖位大小,越贵自然越受欢迎。至于“糊逼”,这个难听又残酷的代名词,是饭圈对于尚且没有太多知名度的艺人的统称。

当晚,思怡光靠卖图就赚了她半个月工资。

这是一条生财之路,她想。

第二天,她把剩下的图挑了挑,每个人精修了几张发给金鱼想拜托她卖掉。金鱼直接把她拉进了好几个代拍群:“‘xx盛典绝美单人 cxk zzn lwh 5d4+大白兔 包精修 要的滴滴我’,你先这么发,”金鱼叮嘱道:“一张按60的卖,一定要打码私发预览!小心会有人骗预览图!”

在金鱼的指导下,思怡稀里糊涂地把剩下的好图也卖完了,手机里也多了一个分组:“客户”。

思怡以为得等到下一波活动才会有新的生意,结果买了她“绝美单人精修”的客户很快再次找上门来要她帮忙修图。修图一般按张数收钱,手机速修4-6元一张,电脑精修8-10元一张,和代拍的价格相比,收益凤毛麟角。不过接个精修个九宫格,一天饭钱也是有了。

有了一次经验,思怡准备下一场活动继续代拍。她在朋友圈和代拍群都发布了接单的消息,但价格谈的却不太顺利,问了金鱼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价格除了和明星的流量有关还和图片的稀有程度有关。那场让她赚的盆满钵满的活动,因为图源少,金鱼让她报高了价格。正常来说,流量明星的小包市场价在150-300元之间,大包600元,普通明星的全包则在400-500元之间。

在租设备拍了几场活动之后,思怡从网上咬牙买了一套二手设备,开始了自己的兼职代拍生涯。

代拍这门生意的水,远比她想象中深。最赚的是全职机场代拍,因为没有什么成本,她听说有人一周赚了一万。虽然听上去很诱人,可她并不想失去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所以她选择做活动代拍。不过一旦打开了赚钱的思路,财运就来得很快。

1
ELLEMEN

为了从庞大的代拍群体中杀出一条血路,思怡推出了买全包附赠九宫格精修一套的服务。凭借着在浪漫星云积攒下的良好口碑,许多客户找上了门。由于很多图源都来自同一个代拍,因此修图风格就变得格外重要,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是建立站子口碑的关键之一。

修图前思怡会研究该爱豆粉丝的喜好,调出一套属于该站子的滤镜风格。她还总结了些小诀窍,比如对于泥塑粉不太能接受但正苏粉所喜欢的油头造型,就将图裁成局部特写,修出意境;对于表情绝美但光效难以抢救的图,就调成黑白。其实,精致、画质好、有意境、色调舒服,表情好,就是一张好图的全部要素,无论是正苏还是泥塑,都会喜欢这样的照片。在追求对于“美”的这件事上,大家的要求其实是一致的。

凭借对粉丝喜好的了解,思怡给出的图转发量一直不错。但当代拍的同时还要出精修图,对忙起来没日没夜的思怡来说并没有这么多精力,于是她在客源稳定之后就不再接不熟客户的代修单。

与此同时,为了更及时的了解市场动态,思怡重新开始追星了。偶像产业迭代速度太快,有时候客户发来的名字她都不认识。好在国内偶像产业造星能力有限,现阶段也只能通过选秀推人,于是看选秀就成了思怡追星的主要方式。有比赛时看比赛,比赛结束成团后看综艺,她很少真的能对什么爱豆产生更多的兴趣。追星只是为了认认脸,了解一下每个人的人设性格,看看哪个角度拍照最好看,这样才能更好地推销出自己的图。

用饭圈的话说,现在的思怡已经“没有心”。

星辰是她心上最深的伤口,她的追星PTSD一直都没转好。

金鱼来北京出差的时候她们一起吃了个饭。他们聊到过去在浪漫星云追星辰的日子,两人未免都有些叹息。

“你会拍、会修、会写文案,为什么不自己开个站?”金鱼问思怡:“我听说八月长河的PB卖得不错,赚了个小几十万。看他们图册的风格,感觉像你修的?”

PB是图册photobook的缩写,基本上所有站子都在指着出图册赚钱。

金鱼的话点醒了她,她不是没考虑过,但她又担心自己开站要处理的杂事太多。

“哪里有这么难,”金鱼说:“要么早,要么好。”

思怡懂她的意思,所谓早,一个是指找到潜力股、给他早开站,二个是指出图快、独家;所谓好,就是,图频好、应援做得好。

“现在处处都是生意,我们以前追韩星,用爱发电的成分比现在高多了,顶多就是赚个代购唱片的差价,”金鱼感叹道,“那会开站子,是真的站子,有网址和页面的那种,光服务器、论坛设计、相册和域名每年就不少钱。现在有了微博,注册个账号就能开站,没什么成本。那会儿我们前线都在韩国读书,互相认识,代拍不收钱,或者拿图换图,谁想到现在代拍已经成为那么大的一个市场。”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这把年纪了,追星的意义是什么。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金鱼接着说:“后来我想清楚了,什么意义不意义的,钱到口袋里才有意义。”

思怡觉得金鱼说得对。

幻觉都是泡沫,迟早要消失。

钱不会消失,人不能和钱过不去。

都是生意

又是一年夏天,思怡刚成功卖掉一个粉丝站。现在她已经熟练掌握了通过开站赚钱的方法。

1
ELLEMEN

首先,预测接下来会火的小爱豆,给他开站,拍图、应援。

应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直接关系到能否取得粉丝信任。所有站子必做的常规应援,是在活动现场派发凭超话等级和购买记录即可免费领取的手幅、透扇,成本不高,但设计好的话具有收藏意义。思怡的站子通常靠这项应援物在粉丝心里留下印象。

运营一段时间之后,思怡会策划一项重要活动应援,比如包商区的广告屏,或是地铁站屏。这些成本较高,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要让粉丝相信这个站子开来并不是为了赚钱,那必须得显示出站长的“不差钱”。公益应援也是必须要做的项目,常见修建图书室、舞蹈教室,这些都有专门的机构可以直接安排,不会太贵。这些钱花出去了,粉丝的信任也就到位了。

接下来就可以出周边了。

最常见的,是先出包邮赠送的mini pb,这种mini pb的尺寸一般是A5和B5,20P左右,一本也就赚的几块钱,量大的时候还是可以赚上个小几千。这个过程中间一定要不间断的及时出图,展示出站姐浓厚的爱意。在大家陆续收到mini pb且反馈良好的时候,就可以预告要出精装pb了。

精装pb尺寸一般是B5和A4,页数往往在150p到200p之间,看着精致厚实,其实成本不高, 40块以内就可以搞定一本,但售价翻倍。一般站子还会推出带周边的组合套装进行售卖。前面所有的成本付出都是为了从这个环节获取最大的利益。站子越大、售出的册数越多,收益自然越可观。思怡听说过好几个大热CP的头部粉丝站通过出售PB敛财上百万的案例。她没这么大的雄心,见好就收。毕竟出周边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她也怕树大招风,带来税务问题。

最后,在出售站子之前,她会再做一次公益应援。这次她会选择修路、捐款等方式把挣到的钱花一部分出去,图个踏实。

当然这样开站的成功率并不是百分之百,不仅要投入成本,还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但只要做出一个成功的站子,带来的收益也足以让思怡舒坦很长时间。

处理完这个站子的交接事宜,思怡决定暂时不再开站,她做回了代拍。对有工作的她来说,还是做代拍更为轻松。出道音乐会、生日会、偶像运动会,大部分活动她都能托关系拿到公关票,没票不去,减少了她的代拍成本。此外,她还有普通粉丝搞不到的独家渠道,比如明星秀场图。因为稀有,一张单价可上千。思怡自己没法拍,她就会跟相熟的摄影师合作,一个时装周下来,收入可观。但如果开站的话,场场要出图。有些她搞不到票的活动需要找黄牛买票,还要去外地追行程,劳心劳力。

这一年饭圈又发生了不少事,好几个站子的管理员卷款跑路,有些追回来了,有些结局却相当惨烈,钱没了,人也没了。追星这件事,一旦扯上了生死,就不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的议题。她不喜欢让话题变得沉重,也不想去漠视这个已经发生的问题,毕竟那个人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她有群体责任感。

况且,花着靠出售别人的爱意得到钱,她的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开到荼蘼

这个暑假,制霸热搜的是一对“荧幕情侣”。

“饭圈女孩最为无情”,粉丝的爱燃烧得热烈,燃尽得也快。去年夏天还在爱着练习生的粉丝们今年已经爱上了这对耽改古装CP,两位演员一跃而成今夏顶流。从鹅组到兔区,甚至到步行街、B站,都是讨论两人的帖子,一夜之间,似乎所有人都爱上了他们,连思怡也不例外。

当然,思怡看中的是其中的商机。

该剧在播出期间的路演宣传由思怡好友所在的公司负责,思怡和他们谈下了媒体合作。当然,这些图频是由思怡他们媒体的摄影师来拍摄,但作为工作人员的思怡自然拥有比其他代拍更得天独厚的拍摄角度。她的图在开拍前就已经全部被老客户高价买断,这个老客户非常聪明,开站成功率非常高,光是PB销售额就有几百万。能从粉丝身上捞到这么多的人基本也是没有心的,思怡和她并不是朋友,但她们合作非常愉快。

某场路演,思怡无意中在后台用手机拍到了二人绝美暧昧同框互动视频,她发了个预览给客户,客户立刻转了四千块给她:“传网盘发我。”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等到这个项目结束回到北京,思怡收到了客户打给她的全款。数了数自己靠开站、做代拍积攒下来余额,就算不工作了,她也可以衣食无忧好一段时间。

可是在北京,多少钱都不算多,多少钱也都很难让人心安。

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她背上自己的相机前往下一个活动现场。

和其他需要混进现场的代拍不同,思怡戴着嘉宾手环畅通无阻地穿行在活动现场,麻溜地拍下她客户需要的照片。这次会场不大、人也不多,又可以出独家好片。

手机震动,是许久没有联系的心心。

“我仰卧起坐了,”心心发来一张星辰的照片:“他漂亮回来了,我又可以了。”

她抬起头看着星辰,此刻,他正站在她的面前。她不是没有见过他,也拍过他好几次。但从未像现在一样——他们的距离是那么近,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就连狗头[1]都可以拍出绝美特写。

1
ELLEMEN

和她相隔不到一米的星辰,还是她大三暑假爱上他时的模样。那么漂亮,是她的妹妹。

可思怡明白,这都是假的。市场竞争太强,他已是过气流量,数据一落千丈。为了挽回粉丝的心,他不得不从油腻逼王变回了可爱甜心。

思怡看着现在的他,扮演着自己不认同的角色,她总觉得他的笑里有勉强。

果然还是个男人啊,男人是怎么都成不了女人的,她想。

她举起手中相机,把镜头对准他。可是太近了、镜头焦段又太长,她只能卡到特写。于是她背对着他,向角落走去。直到走到一个遥远的距离,才停下脚步。

她转过身,没有感情地按下了快门。

全文完

[1]狗头:泛指廉价的入门级低端镜头。

全文刊登在《 ELLEMEN新青年 》2020夏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 监制 森蝶/ 编辑 佩佩 /撰文 粉红傻/ 插画 Eden Wei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