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 赵佳丽、余航、陈瑜、倪浩然:青春无恙

模特圈的现实由理性而冷酷的迭代规则组成:一个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仍未站到而立之年的门口,不计其数的新面孔便接踵而至,加速着整个圈子的新陈代谢。这些后来者,大多兜转一圈便黯然离场,个别命数幸运的如赵佳丽、余航、陈瑜和倪浩然,则被时代选中,在潮流风尚的光影之间留下了自己的模样。

image
ELLEMEN

模特圈的现实由理性而冷酷的迭代规则组成:一个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仍未站到而立之年的门口,不计其数的新面孔便接踵而至,加速着整个圈子的新陈代谢。

这些后来者,大多兜转一圈便黯然离场,个别命数幸运的如赵佳丽、余航、陈瑜和倪浩然,则被时代选中,在潮流风尚的光影之间留下了自己的模样。

身处于被看见的场合,他们时刻思索着如何向外投射被交付的内容。而在不被看见的分分秒秒,如何向内理解真正的自我,是这四个95后国模正在探索的课题。

《ELLEMEN新青年》春季刊封面人物正式发布

image
ELLEMEN

从左至右:余航:鼠年新春系列红色刺绣套头卫衣和白色Logo印花短袖T恤均为Calvin Klein Jeans/陈瑜:鼠年新春系列Logo印花黑色圆领卫衣和蓝色碎花荷叶百褶裙均为Calvin Klein Jeans/赵佳丽:鼠年新春系列黑色刺绣连帽卫衣和白色休闲衬衫均为Calvin Klein Jeans/倪浩然:鼠年新春系列红色刺绣双面外套和白色Logo印花短袖T恤均为Calvin Klein Jeans

01

赵佳丽,2000.4.17

什么样的长相算是有味道的长相,十四个字排列组合而成的话题,在知乎上衍生出一千七百万次的浏览量。赵佳丽,是这个话题的答案一种。

网友评价她:“这个世界上美女很多,但她是美得不俗气的。”赵佳丽脸型偏方,高颧骨,棱角多,跟那些在时尚圈炙手可热的国模别无大异。但映现着青春的胶原蛋白仍在脸上停驻,这为她秀致的皮相增添了一点邻家女孩的柔和。

image
ELLEMEN

棕红色民族风针织衫、白色衬衫裙和黑色金属腰封均为Etro

在赵佳丽印象里,小时候跟妈妈出门,一路上总有人称赞自己乖巧可爱。但那时候,她尚未知道这份命运的馈赠最终将铺展出什么路途。

赵佳丽形容自己是“误打误撞”当上模特的。没受过专门的模特培训,也没有参加形形色色的选拔赛,只是凭借微博上的一组生活照便被经纪公司相中,拿到了通往时尚圈的门票。

后来事情的发展路径也就是我们看到那样。在Loewe的2018秋冬女装秀场上,赵佳丽身着一袭蓝色格纹连衣裙包揽开场和领闭;换上挺括的皮夹克和皮短裙,在Louis Vuitton大秀留下足迹,成为该次唯一一个中国面孔;走进Brigitte Niedermair的镜头,拍摄了Dior的2020早春度假系列广告……模特工作不断累积,但赵佳丽在进行回顾时,印象最深的始终是她17岁时在Prada的首秀。

这场秀从开始之前一直到结束,赵佳丽都特别紧张。由于缺乏走台步的经验,赵佳丽上场前整个人开始慌起来,她只能不停深呼吸来缓解胃抽筋的状况。幸运的是,在要走出去的一刻,秀导拍了下赵佳丽。“我当时觉得力量就起来了。”赵佳丽回忆道。凭借这份力量,她最终顺利走完了秀,下台后如释重负。

赵佳丽坦言,自己以前总觉得“当模特是件很简单的事,只需要美美地拍几组照片”。但真正从事这份职业后,赵佳丽开始看见光圈之外黯淡的漫漫无际。密集的长途飞行、不断调时差和在雪夜中通宵拍摄,她一一经历着这些未曾预想过的场景。

image
ELLEMEN

左(陈瑜):暖黄棕鹿茸皮印花短外套和暖黄棕鹿茸皮衬衣均为Versace/右(赵佳丽):黑色金属皮机车外套、荧光橘针织吊带和印花丝绸长裙均为Versace

“模特的光鲜背后总藏着许多辛苦,但可能大家并不知道。”赵佳丽逐渐明白,要在模特这份职业中得到满意结果,弯来折去是种必经,沿路还须不断解题。

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是赵佳丽一直在解的题。每当飞行时间长达十几小时,这种感觉便会如约而至。尽管身处人群密集的机舱,但目之所及都是陌生的异国面孔,赵佳丽往往只能开展与自己的对话。

度过这样的时间,对她来说并非易事。模特的篇章未铺展开前,赵佳丽很少一个人独处,只要有空就会呼朋唤友。然而,翻腾成狂欢的群体生活,终究是难以跟模特的工作属性逻辑自洽。

叔本华曾说:“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能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就不爱自由,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是真正自由的。”要全然体悟叔本华笔下的道理,赵佳丽或许仍需时日。但当她看见越来越多中国面孔出现在国际秀场上,赵佳丽又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人。

所以每次要向他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她都是那么坚定又自豪地说着:我是赵佳丽,我来自中国。

02

余航,1999.1.10

倘若命途没有发生转折,一切因循既定轨迹发展,余航如今大概会出现在体育竞技场上。待号令发起,他将迈出迅疾步伐,继而纵身一跃,翻越过那高高悬起的横杆。

成为模特以前,余航曾苦练跳高七年。在一次训练中,他的腿部严重受伤,余航自此开始对高度产生胆怯。因为老是害怕,所以总跳不过去,这样的恶性循环一直持续着。“体育生涯应该是到头了”。确凿了这个想法以后,余航决定与跳高正式告别。

image
ELLEMEN

白色亮片针织毛衣开衫Celine by Hedi Slimane/黑色衬衣 Valentino

根据网上资料显示,余航后来是通过参加上海国际模特大赛正式入行的。“先是武汉赛区冠军,再是全国总决赛季军。”对于余航的参赛经历,网上是这样描述的。时间次序固然无误,但却省略了一个跌宕起伏的细节。

余航告诉我,到了武汉赛区比赛当天,他才发现没有报名成功,因为自己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参赛者名单上。经询问,余航才得知自己被安排在另一个比赛。

他随后坐上了回家的地铁,但仅仅开过两站,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听筒那头传来主办方的声音:“上海的经纪人想见一下你。”余航听到这句话后便迅速沿路折返,最终幸运地获得了参赛资格,又出乎意料地赢下地区冠军。

将余航入行的经过从头到尾看一遍,似乎可以说他成为模特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只不过,命运铺就的并不是一条平坦道路。上海国际模特大赛过后,余航怀揣着2000元来到上海,一个不到10平米的狭小公寓便是他和同事的落脚之处。最初几个月,余航只接了一个商业工作。

“有时候父母会打电话问我生活费还够不够用,我总说还有钱。”余航觉得,在练体育的时候,父母已经操过太多的心了。所以转型当模特后,他不想再给父母添压力,决定即便拮据也不向双亲开口要钱。

2018年是余航的事业转折点,他拍了近30套的时装大片,也成为Louis Vuitton提前预定的巴黎首秀模特。到了2019秋冬男装周,余航更乘胜追击上秀8场,但他不敢因此就心满意得。

image
ELLEMEN

左(倪浩然):黑色印花中长款大衣和黑色衬衣均为Valentino/右(余航):蓝色亮面大衣和黑色休闲衬衣均为Givenchy

在女强男弱的模特行业里,男模更像是“第二性”。女装压倒性的市场份额确立了女模在行业中的主体地位,这意味着更高的报酬和更多的工作邀约。相反,男模则常常需要在夹缝中生存,为有限的资源展开激烈竞争。余航对此深有体会,“例如我长得不那么商业,就没办法像其他男模那样接到很多商业广告。”

每次去参加男装周前,余航都会因为紧张而失眠。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居安思危的状态,“有时候会担心走完这一季之后就凉了,再也接不到工作。”在浮沉一瞬的模特行业里,余航深知,如果不努力,淘汰可能会毫无预警地发生在下一刻,所以他常常告诉自己,要把危机感挂在心里,这样才能往前走。

最终想要走到哪里呢?

“现代人的审美提高很多,模特必须要有自己的特点才能被大众发现。我想要做自己的风格,让别人一看到就知道是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像赵磊那样全球顶尖的模特。”余航眼里有光。

03

陈瑜,1998.3.4

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认识陈瑜是从“19岁温州女孩 维密”这个微博热搜开始的。

2017年,美国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将年度大秀搬到上海举行。这是维密秀自1990年代举办以来首次选址亚洲,同时这也是最多中国模特上秀的一届。除了有刘雯、何穗和奚梦瑶这些熟悉的名字,大秀也不乏像陈瑜这样横空出世的新面孔。

回忆起得知入选的一刻,陈瑜说:“当时就很开心,然后就哭了。打电话给妈妈,跟她说,她也哭了。”这个在外界看来的首秀,其实是陈瑜前一年失败后的重来。从落选者变成入选者,陈瑜对其中曲折只用三言两语带过。那些更详尽的描述,她留给了跟她一同面试的模特。

在陈瑜看来,报名的模特来处各异,但努力是她们身上最大的公约数,“每个模特都会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去付出很多”。模特投射在外界视线范围内的,往往是闪亮的瞬间。到究竟一路上要绕过多少转弯,才能迎来一刻高光,恐怕只有跻身其中才能有所共鸣。陈瑜轻轻叹了口气:“面上了固然很开心,但也会想到更多失望而归的人。”

image
ELLEMEN

黑色Logo印花连帽卫衣和鼠年新春系列黑色百褶裙均为Calvin Klein Jeans

维密秀之后,陈瑜发现外界的关注突然多了起来。有时走在路上,还会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虽然略微不适应,但想到自己作为模特的身份被跟多人知晓,心里终究还是会泛起喜悦。

对于自己会被时尚圈相中,陈瑜从未有所憧憬。“其实很久以来,我都不觉得自己是受到西方审美体系欢迎的。”陈瑜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作为一个出生和成长在巴黎的中国女孩,陈瑜目之所及的,大多是跟自己外形相差甚远的西方面孔。在这样的对比参照下,陈瑜将“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这一主流长相视作美的标准,当时“个子高、纤瘦又驼背”的自己自然显得格格不入。

image
ELLEMEN

左(余航):暗绿色刺绣大衣、黑色高领针织打底和黑色休闲西裤均为Givenchy/黑色运动鞋 Giuseppe Zanotti/右(陈瑜):印花收腰西服、印花高腰八分裤和黑色尖头鞋均为Dior

所以后来在卢森堡公园被经纪人发掘时,陈瑜总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一度怀疑对方是骗子。所幸的是,陈瑜最后选择相信,走入了模特圈。在这个样貌千姿百态的圈子里,陈瑜对于美的定义被不断拓宽,“当我看到中国模特在这个圈子中活跃的时候,我逐渐认识到美应该是多样的。”陈瑜认为,跟冶艳性感的西方模特不同,清新感是中国模特的独有底色。

那你觉得自己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我向陈瑜追问道。

“我不太清楚,你还是让别人来说吧。”害羞的神色倏然漫上女孩的脸庞。

但有一点,陈瑜现在是无比肯定的。她害怕长大,暗自许愿希望自己一辈子停留在17岁。为了让这个愿望更具现实性,陈瑜特意补充说:“心态保留17岁就好。”

不要让世界的复杂性让自己有所改变,是这个从14岁就开始当模特的女孩不停写给自己的备忘。

04

倪浩然,1998.3.18

“其实我做模特以来,一直都还是比较顺的。”

问及入行后是否有过迷茫期,倪浩然诚实地给出上述回答。

image
ELLEMEN

蓝色Logo印花短袖T恤Calvin Klein Jeans

和余航一样,倪浩然也走过那条从体育生到模特的转型路径。此中的因由亦相差无几,倪浩然在一次篮球训练中膝盖受伤,父母担心继续受训会加重伤病,于是便向倪浩然提议往模特方向发展。

“其实主要也是他们看我长得蛮帅的。”倪浩然笑称。在模特圈里,长相出挑并非小概率事件,但倪浩然的“帅”有其难能可贵之处——禁得住世俗格局的度量。

曾经,外界对于韩国男模Sang Woo Kim的走红议论纷纭。小眼睛与高颧骨的组合,符合时尚圈对于亚洲高级脸的预设,却终究难以与大众审美协同一致。到了现在,倪浩然按照迭代规律成为新一代被关注的面孔,舆论在他身上显然没有太多分化的迹象。

倪浩然脸型窄长,透出棱角分明的冷俊。浓眉之下,排布着一双清澈有神的大眼睛。脸庞两侧耳朵微微向外伸出,网友称其为“精灵耳”。这是一张能与广普人群联结、又极具辨识度的脸。

image
ELLEMEN

左(倪浩然):浅棕色印花短袖衬衣 Fendi、灰蓝色衬衣和直筒西裤均为Valentino /右(赵佳丽):米棕格子西服外套、白色印花民族风长裙和黑色皮质腰带均为Etro

它在国际舞台上的首秀是Prada的2018春夏男装秀。倪浩然记得,当时与公司签约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自己仍处于懵的状态。在出发去男装周前,公司只告知“有非常重要的工作”,倪浩然完全没预料到全球独家模特的幸运将悄然降临。

“很多人都会问我首次登上国际舞台紧不紧张,说不紧张其实不可能。”倪浩然继续说,“我尽量把它当成一次普通海外工作去享受。”

倪浩然谈及模特工作常常用到“享受”这个词。当体育生的时候,他没有留意时尚圈动向的习惯,也对模特了解不深,偶然入行却发现模特这份职业是心之所向,因为“有很多可以展现自己的机会。”倪浩然坦言,小时候比较慢热,想展现却往往不敢付诸行动,直到当模特以后才变得胆大自信。每次跟随音乐节奏在T台上来去的几十秒,都是他最为享受的时刻。

image
ELLEMEN

从左至右:倪浩然:灰白色印花毛衣、印花短裤和撞色休闲鞋均为Burberry/余航:黑色印花毛衣 Burberry/赵佳丽:卡其棕半袖西服、浅棕色丝绸衬衫、卡其棕高腰西裤和暖棕搭扣尖头靴均为Burberry/陈瑜:米驼色收腰短款西服、米驼色高腰收腿裤和米驼色高筒袜靴均为Burberry

模特群体中的迅疾更迭,让新定义不断催生。从依托社交媒体发迹的Kendall Jenner,到重达170斤的大妈模特Ashley Graham,再到带着头巾走秀的穆斯林女孩Ugbad Abdi,属于模特的语义边界在逐渐扩大。在倪浩然看来,模特世界的景观以后将愈发多样,或许每个模特都会拥有自我专属的代名词。相应地,工作的内容与形式也会具备丰富可能性,模特将被更多行业所需要。

但更新换代,就是除了有新的人事到来,也会有旧的被替代,你会因此有危机感吗?我将倪浩然一下子拉回到客观现实。

眼前这位21岁少年思考片刻,微笑着回答:“更新换代肯定是会有,但只要不给自己留遗憾就好。”

不少成名的模特都曾在采访中自我袒露,觉得模特更像是一个工具:工作时要遵从品牌风格,衣着妆发都是被指定,个人喜好并不是重要的考量。在采访临近结束之际,我特意问了受访的四位新生代国模,他们是如何在当模特与做自己两者间权衡抉择。

image
ELLEMEN

尽管组织的字句各异,但四个人的答案明显产生了交集。在他们看来,每个模特都是独特个体,有自己的性格感情。虽然在工作中变成什么样子不由模特决策,但每一次形象的塑造,它都像是电影拍摄,需要模特理解消化、注入自身内在,才能让整个作品饱满鲜活起来。

在五大超模时期结束后,曾有时尚媒体写道:我们再也看不到第二个Linda Evangelista或Christy Turlington了,但这并不是件值得遗憾的事,因为我们现在拥有更多独一无二的面孔。

这句话放在新生代国模身上同样适用。新面孔浮现,他者往往爱用“第二个某某某”来标签归类。但其实,所谓的经典与榜样,终归只不过是一种选项,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却未必与个人境况最为适配。面对生活予以个人的考卷,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或许才是那个最应该写下的答案。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2020春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 监制 森蝶/ 摄影 章超 / 造型 佩佩、Shawn Gao/ 编辑 瑶瑶/ 化妆 薛冰冰/ 发型 齐霁/ 撰文 拽克

品牌鸣谢Burberry | Calvin Klein jeans Celine by Hedi slimane | Dior | Etro | Fendi Giuseppe Zanotti | Givenchy Valentino | Versac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