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塑粉的饭圈沉浮录(上)

相爱、泥塑、开站、脱粉、代拍,追星女孩的现代“爱情”故事。思怡没想过,她会因为爱上一个男明星,而更加理解了性别的含义。

Cartoon, Illustration, Clip art, Animated cartoon, Graphics, Art, Style, Fictional character,
ELLEMEN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怪美的

思怡没想过,她会因为爱上一个男明星,而更加理解了性别的含义。

你的美能让维纳斯诞生

思怡在微博热门看到那张转发过万的饭拍神图时,一股电流穿过她的脊柱。她滑动鼠标放大那张图,盯着那张修成油画一般毫无瑕疵的脸,穿着白色制服留着金色卷发的男孩正对她颔首微笑。她花了半晌时间才回过神转发了那条微博:“我终于懂了什么叫一见钟情和一眼万年。他是谁?”

她的微博立刻被该明星的粉丝攻占,他们留下那个爱豆的名字,像市场上吆喝自家产品的菜农那般激情卖力:“全能爱豆白星辰了解一下!可盐可甜人美心善!Pick Me Pick Me Up”,“小姐姐节目看一下!你一票!我一票!星辰哥哥就出道!”

从未接触过饭圈的思怡第一次见到这种架势,面对这股拧成绳的热情她觉得又古怪又震撼。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她来不及细想,顺着指导点开了正在热播的那个选秀综艺——她人生中的第一次“追星狗”生涯,自此开启。

在某知名高校就读编导专业的思怡家教严格,长到二十岁对异性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是小学时和同桌手牵手。她以为自己是“母胎solo”,却不想因为一张照片爱上了一个“真实幻象”,开始追星后她时常这样在微博上感叹自己和星辰的缘分。

星辰激起了她强烈的表达欲,虽然是“初恋追星”,但凭借着那股爱的冲动,思怡在追星这方面展示出了卓越的才能:她会在B站上传她给星辰剪辑的饭制视频,还会在自己的微博上发星辰节目中的精修截图,并且都收获到不错的反馈。用饭圈的话术来说,她成为了一名“产出大大”。

她喜欢将星辰修成她“初见”他时的样子:先用Imagenomic磨皮,再用加深工具加重他的眼妆和唇妆,最后再调色。这样修出来的星辰漂亮得无限趋近仿生人。

思怡的风格受到了许多粉丝的喜爱,她的产出关注度越来越高,但奇怪的转发也越来越多。许多人会在转发里写什么“女儿好可爱”、“妹妹好漂亮”,一开始思怡以为是他们发串了,仔仔细细地把内容读了一遍才意识到他们真的在说星辰。她点开那些人的微博,好奇他们这样叫他的原因。

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在他们的微博里,思怡看到了许多星辰阴柔娇媚的照片,有些甚至直接被P成了女性,有流泪圣母、黑色蕾丝寡妇,也有无辜小护士、洛可可风粉色蕾丝大裙摆名媛——思怡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流行的英剧《名姝》换头。根据照片风格,她们还会给星辰配上相应人设和故事场景(饭圈称之为“舞”):“闪耀全场的女王”“爱撒娇的小公主”“不红吊死的高冷姐姐”“渔场管理的清纯钓系妹妹”;当然更多的还是对于星辰的溢美之词:“你的美能让维纳斯诞生”“你就是万物存在的意义”“我愿意为这样的你献出生命”。

他们自称是星辰的“老公”、“爸爸”,也是星辰的“妈妈”、“妹妹”,虽然身份不同,但思怡发现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标签,叫做“泥塑”。

“泥塑”到底是什么?

虽然思怡未能在网络上找到对于这个词的准确释义,但她大致推断出了该词发展的来龙去脉。

“泥塑”是“逆苏”的谐音,是“正苏”的反义词。“苏”一字是“玛丽苏”的简称。在四十多年前的一篇《星际迷航》同人中,作者创作了一个叫做“玛丽苏”的女主角,她是一个十五岁半的完美女中尉,和所有男人都有感情纠葛。在亚文化里,该词通常指那些作者创作的理想化且自我代入角色的文章。随着小众文化在新媒体时代的向外扩散, “苏”一字拥有了更广泛的涵义:作为动名词时可以视作玛丽苏的引申义,即粉丝自我代入、幻想自己和偶像产生情感关系。作为形容词时,“苏”可以理解成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理想男性形象,可以是绅士的、具有男友力的,也可以是霸道总裁式的男人。这个词还可以被用在女性身上,夸赞女性可以像男人一样保护同性。

通常意义上说, “正苏粉”约等于女友粉、老婆粉,他们把爱豆当成自己的男朋友或是老公一样对待。这也是绝大多数追星者的属性,因此才会衍生出了“恋爱禁止条例”——偶像不可以恋爱,以满足粉丝与他们幻想中的“恋爱关系”。

而“逆苏”,作为正苏的对立面,解构了传统意义上对两性的刻板印象。他们反传统,不认为男生必须要有“男生的样子”,男生也可以化妆、哭泣、撒娇。“女化”男性是逆苏最常见、最激进的表现手段。

Cartoon, Illustration, Clip art, Animated cartoon, Graphics, Art, Style, Fictional character,
ELLEMEN

对于饭圈中的逆苏粉来说,粉丝的属性不受任何限制、自己的角色可以互相转换,可以是妈粉也可以是爹粉,可以是老公粉也可以是姐姐粉。是不是由自己和偶像发生关系也无所谓,只要自己的男爱豆是“真”女孩子,其他什么都好商量。

巧合的是,在当天播出的节目上,星辰真的穿了一套来自Alexander McQueen的“女装”,他的头发被喷成了橘色,在舞台上致敬David Bowie。舞台上的星辰性感先锋的演出引发了舆论热议,星辰的泥塑粉们也纷纷在微博上嚎叫“自己搞到真女孩了”。思怡目不转睛地看着,一边看一边流泪,恨不得将每一帧都截图保存。这种激动的情绪她不知从何而来,只能将一切归结于“第一次”:这是她和许多选秀粉丝第一次看到这样具有艺术性和突破性的演出,冲击了他们原有的认知。面对这种强刺激,思怡他们无非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接受,要么放弃。

思怡选择了接受。

看着舞台上闪耀的星辰那超越性别的美丽,她彻底理解了那句:“你的美能让维纳斯诞生”。

“这身McQueen是星辰的私服,本来服装组给他安排了别的衣服,他自己坚持要穿这身,包括妆发也是听取了他自己的意见,才成就了这场无与伦比的演出。”节目组导演说。看到这条微博,思怡打心底地敬佩星辰,他明明和她同龄,但却有着超群的思想和品味。

思怡理解了有些泥塑粉将星辰当做“妹妹”的的心,她也想成为他的姐姐去疼爱、珍惜这么个懂事早熟的孩子。她开始在微博上叫星辰“妹妹”,这样亲切的称呼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多了个妹妹跟在身边。她的星辰妹妹是她的手机壁纸、她的微信头像、她的来电铃声、她捧在心尖儿的宝贝。夜深人静的时刻,她甚至觉得星辰是她的神。

她的身上打下了“泥塑”的标签,她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为了这场因该选秀而兴起的亚文化现象中的一员。

说出我的欲望

思怡的关注者越来越多,来“勾搭”思怡的也越来越多。她加了几个聊得来的泥塑粉微信,被他们拉进一个星辰泥塑大粉群,群名叫“海的母亲”。

虽然是“母亲”,但群里一个妈粉都没。虽然同为“泥塑”,但大家“泥”的方法也不同。思怡的小剧场多是强调星辰身上的“神性”和他性格中的“童话性”,那些泥塑粉的微博上却充斥着更加赤裸直白的内容。相比于一般女性对于欲望的难以启齿,他们不惮将自己对星辰的渴望全盘托出。如果思怡眼中的星辰是《海的女儿》里的人鱼公主或是《银翼杀手》里的瑞秋,那他们幻想中的星辰就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的玛莲娜和《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米兰。

每次他们在群里发的那些关于自己成为男人和变成女人的星辰之间情事的幻想内容,都让思怡觉得不堪入目。碍于情面,她只能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叫做心心的泥塑私聊吐槽。心心是个年长她许多的姐姐,有经济实力也有阅历,她是靠给星辰花钱成为大粉的:三里屯整块应援,国航印个机票牌,南京路包个大屏。在饭圈,无论拥有哪种方式的“一技之长”,都有可能被追捧成大粉。

“其实你要仔细看看他们写的那些,”心心回她:“就会发现他们挺幼稚的。一看就是没谈过恋爱的人,才会把有些设定美化。”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觉得这样很刺激。”虽然思怡已经把星辰当女生,她还是很清楚这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她对星辰也没有什么欲望,她认真地觉得自己是星辰的姐姐。姐姐怎么可能会和妹妹怎么样?正常人都不会这么想。

可是群里这些同样把星辰当妹妹的泥塑们,还真的就是这么想。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舞黄[1]?”思怡还是忍不住在群里发问:“柏拉图不好吗?”

群里沉默了几分钟,思怡还以为他们另开小群了,这是新媒体时代撕逼后的社交礼仪。

“为什么不能舞黄?平时男人可以说女明星是自己的性幻想对象,还把这当做对女性的恭维,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我有欲望我为什么不能说,这很不公平。我觉得女人也可以说出自己的欲望。追这个选秀要我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多种多样的男性,而不是不修边幅的、所谓的阳刚男人,这个饭圈也比以前开放和公平。虽然有人说他们‘娘’什么的,但男生为什么不可以‘娘’?为什么‘娘’这个形容女性气质的词会是贬义,但是说女生是‘老公’就是褒义?搞星辰我很开心,因为我觉得他和我想的一样,他是一个平权的男生,这很罕见。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很漂亮。我对他就是有欲望,我就是要说出来。”一个叫做金鱼的姑娘回答。

原来不是去开小群,而是去打字了。

思怡看着她的信息,同身为女性,她可以理解她的情绪、也认同她绝大部分观点。但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她的理由听起来像是在反抗男权,但是,将星辰性转成女生,再从男性的视角意淫对方,她怎么都捋不顺这个逻辑链条。

ELLEMEN

“你说我的视角在顺从男权,那难道你把星辰想象的冰清玉洁就不是在顺从性别刻板印象吗?我是觉得,拿男性创造的、用来形容女性的刻板印象设定,套用在男性身上,本身就是一种反抗。我,一个女人,也可以使用这些词汇,用来表达我对男性的欲望。”

“之前我因为我前担[2]恋爱而脱粉,觉得他作为男爱豆还恋爱是欺骗粉丝感情,后来我想想,泥塑他的话他恋爱也不是不能接受。因为美女就应该多交往几个男朋友才不会被坏男人骗!星辰姐姐多谈恋爱吧,让我成为你的护花使者哈哈哈哈哈!”看他们快要吵起来,另一个粉丝赶忙出来调节气氛。

大家又恢复了常态,意淫星辰的还在继续,疼爱星辰的也在继续,他们聊得热火朝天。但不能否认的是,金鱼的话确实对思怡造成了影响,她开始审视自己是否也在顺从性别的刻板印象。

本来以为所有的泥塑粉都是和她一样的想法,女生要富养、男生要穷养,女孩生下来就是应该被宠着、男生就应该去受苦,她想疼星辰所以星辰是她的妹妹;而星辰的舞台有着超越性别的美丽,男人是丑陋的、是不可能像女人一样具有这种美的,所以星辰在她眼里成了女神。她的出发点就是如此简单。现在看来,这种观点确实太浅薄了。

如金鱼所说,星辰是个身体力行在推动平权的偶像,而自己也在微博上拥有了一定影响力,是不是自己可以利用这个影响力和他一起去做些什么?她想。

我会永远爱他

在他们的争辩发生没多久后思怡就收到了金鱼的好友申请,她有些意外地点了接受。

原来金鱼被拉去一个叫做浪漫星云的大站做管理,她觉得思怡修图水平不错,便来问她愿不愿意帮站子修图。浪漫星云是星辰最早的站子之一,在星辰出道前就已经开始关注他,现在会换成金鱼做管理是因为之前的管理员带着几个主要工作人员爬墙[3]到对家去了。爬墙是饭圈最遭人唾弃的行为之一,更何况是爬去对家。

“被洋辰那个CP洗脑了跑去追许洋了,”金鱼愤愤地说:“许洋这个‘吸血鬼’,我一生黑!”

思怡本来对同是选手的许洋没有恶感,但听了这些,也不禁烦起许洋来。

“我甚至觉得现在很多粉丝不投票都是因为嗑这个CP,许洋排名低,CP粉就分票给许洋。浪漫星云一次都没号召过打投,出图还不截掉许洋。现在我接手了,我们的图一定要做到唯[4],有且只有星辰,其他人的脸都得糊掉。而且一定要好好组织投票!”金鱼跟思怡讲了一长串雄伟壮志,并把她的功能强调地极为重要。她觉得责无旁贷,同意加入金鱼的阵营,决心要和她把浪漫星云抓回正道来。

“不过你不是也没法追行程吗,图怎么来?”思怡问。

“图完全不用担心,我认识几个特别好的代拍,花钱买就行了。”金鱼不以为意地说:“就是那几个代拍别家也在用,所以我们的图一定要修出自己的风格。浪漫星云原来的风格也得保持,不能让粉丝看出来咱们皮下换了人,一定要稳住军心。”

思怡花了两分钟时间消化金鱼的话。

她一直都很敬佩那些站姐,听说站姐在节目录制现场被水车喷还气得去发微博吐槽主办方。她以为她们一个个都是星辰的望夫石,只要有星辰的活动他们绝对不缺席,不然这些图怎么来的呢?图上的星辰还都美得惹人爱怜,不带爱意去拍图修图,怎么可能产出这种照片呢?

ELLEMEN

这会儿才知道很多站子的图都是买的,思怡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她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觉得不舒服,她跟自己说,人家花钱买图给粉丝看,又不图粉丝的钱,这种行为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挺高尚。

从此思怡的生活彻底只剩下了星辰。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先去超话签到,接着用魔饭生净化热词,再去星辰的子超话发贴攒积分。同时去搜节目有没有放新的花絮出来,如果有,截修发超话给大家花痴舔屏,没有就用往期节目截图找点。到了晚上人流量大的时候,再号召大家投票、做数据、然后去反黑站打卡。

当天若是有上下班图或活动图那就得第一时间修好发出来。预告图有预告图的修法,精修有精修的修法。图应该调成什么色调、突出星辰什么气质、都是要讨论的点。除了发图思怡还要写文案,她的语言总带有淡淡的忧伤,还会为图精心选择一首背景音乐。有的站子这些工种是分开的,浪漫星云之前也有一个负责写文案的管理,但由于思怡的风格太受粉丝欢迎,所以这项重任就一直由她承担了。因为思怡的良好审美,浪漫星云也一度成为最大的粉丝站,粉丝们觉得星云出的图像日本青春电影,星辰就是这些哀伤影片永恒的男主角。

时间就在思怡对星辰越积越多的爱意中流逝。随着思怡学生时期最后一个暑假临近尾声,星辰的决赛之战也要到了。浪漫星云在最大的粉丝应援网上开了个集资账号,表示要组织打投。这次的海报和文案对思怡来说有点难度,她觉得自己能说的话都在个人账号上说过了。

最后她选择用最质朴的语言去写这篇公告。

“星辰只有我们了,我们是星辰唯一的退路。”

粉丝又看哭了。

连思怡都不明白哭点在哪儿,她只知道她们的集资链接很快就募集到了目标金额。

在这个暑假结束的前一天,星辰以断层票数一位出道。没有任何意外。

他双手紧握着话筒,微笑着向四面八方的粉丝鞠躬。他说感谢大家过去几个月的陪伴,以后要一直走下去,“我爱你们,我的星云们。”

屏幕面前的思怡腾地站起来,“你们听见了吗,他说粉丝名是‘星云’,”她颤抖地在浪漫星云的大群里说:“我觉得我死而无憾了。”

躺在床上,思怡用拇指描摹着她手机屏幕上的星辰。那是她比赛结束之后刚修好的图,头上戴着金色王冠坐在冠军位置的星辰和他的名字一样闪耀,漂亮的像童话里的公主。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将她和星辰分开,思怡对着屏幕发誓。

她一定会永远爱他。

就这么想红吗?

这世界当然不会让她如愿。

一觉醒来,思怡发现自己被撕了。

巡逻——挂人——撕人——排雷,是饭圈大扫除的主要流程。

巡逻,是指粉丝去广场或是各个粉丝账号观察对方有没有言语过失,如果有,就进入“挂人”环节;“挂”是个很生动的词,和“撕”共生,还可以用“狙”替代。拿着大喇叭到处嚷嚷目标粉丝的罪状、对他/她进行指控,就是“挂(狙)人”和“撕人”了;一般“撕人”的时候会同时“排雷”,“排雷”就是字面意思,排除这个雷点。基本的句式如下:“排雷!@ID!列举罪状(附截图)大家注意!拉黑!”

一开始思怡还不知道自己被挂了,她平时收的转发评论太多,所以把提醒都给关了。直到看到心心的微信她才知道出了事。

她翻到自己被挂的那条微博,是她转发星辰的某媒体专访:“新鲜的妹妹!1:32秒那个歪头,漂亮死我了!超可爱!”

在星辰粉群中的构成中泥塑粉占比很高,一些娱乐媒体在采访时也会用“辰妹”和“辰辰公主”同星辰打趣,星辰本人从来都很配合,也没见粉丝有什么意见,怎么这次就被挂了?她点开心心发给她的挂她那人的微博,那人也是个大粉,她在控评时见过这个ID,似乎是个意见领袖。

“早就看你不爽,”对方这微博单刀直入:“小辰现在已经冠军出道,不是你的什么玩具了。麻烦你睁眼看看,现在还有多少人公开女化小辰?就你们这群害群之马还意淫个没完没了。想女化自己微博上舞还不够吗,转官方微博也要女化,是想害死小辰吗?”

这顶帽子扣的实在太大,在思怡看来简直是对她人格的污蔑,她涨红了脸,立刻想要为自己辩解。她点开那人的评论,却发现评论里骂的更难听。

还有人把金鱼他们的好友圈截图出来。在微博上,只有互相关注的账号才有权看到彼此的好友圈。因为这层保护,大家在好友圈说话也会比较无所顾忌。虽然截图好友圈是非常下作的行为,但那些他们私下写的女化段子、黄色饭绘图,一下就激怒了粉丝,他们用最肮脏的语言攻击着思怡,即使那些图和段子与思怡没有关系。

ELLEMEN

在饭圈的战争中,一个人犯错了,不管他到底是真错还是假错,只要朋友有污点,那都是要被连坐的。

在那些评论里思怡还看到了一些眼熟的ID,那些ID平时也会转发她的微博,转发的时候欢天喜地求“大大多写点”,夸“大大好会舞”,这会儿她被架上刑场,她们这枪头竟然说转就转,在各种说思怡女化星辰就是在矮化星辰的微博里附和着。还有人@浪漫星云,说她给站子丢脸,要她们肃清思怡,让她“滚出饭圈”。

看着这些跳梁小丑的行为,本来气到想哭的思怡不仅不生气了,还觉得异常好笑。她冷静地点开微博,敲下自己的回应: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说女生有男友力就是夸奖,但说男生像女孩就是歧视?我们大家都是女人,我不觉得身为女性有什么好自卑。我什么过分的话也都没有说,我只是唤了他一句‘妹妹’,因为我喜欢他、想宠着他,所以他是我的妹妹。我不认为我是在矮化他,相反,如此先锋的他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高大。他是我心上最广阔的星辰。”

刚发完微博没几秒便收到了一条回复,没有一句脏话,却让她百口莫辩:“宣传你那些莫名其妙的女权思想会显得你很能干吗?就这么想红吗?”

辱骂她的评论越来越多,思怡觉得既然堵不住这些人的嘴,就当一只鸵鸟吧。为了逃避那些谩骂,她退出了自己的账号。

这是她喜欢星辰之后第一次遭到如此巨大的打击,以至于她看见星辰那张脸就开始难过。她也不想承认他们说的其实有理由。星辰出道没多久就被一些媒体点名批评,说现在小鲜肉没有阳刚之气、只会浓妆艳抹,男人变成这样是极其危险的信号。

思怡完全不明白媒体为何要传播这种偏见。为什么男生不能化妆,难道化妆之后的他们就会变得软弱、没有担当吗?明明在比赛中,他们是这样积极地为了梦想拼尽全力,那些为了呈现完美舞台熬过的夜、洒下的汗水,正是他们强大精神的证明。

在泥塑圈里呆久了,给她造成了“社会变得多元、包容、开放”的假象。跳出这个圈子一看,周身还是那个僵硬的、需要时间去进步的社会。

思怡想起在她成为星辰泥塑粉时,她想要和辰星一起做出一点改变,哪怕这个动机说起来可笑荒唐,但她觉得只要像星辰这样的偶像再多一些,这世界一定会向更进步的方向发展。

而本应对于新事物、新观点迅速吸收和接纳、和他们一起共同进步的追星女孩们,现下不但不去反抗这些刻板印象,反而从内部进行自我审查、对泥塑赶尽杀绝。她难免感到失望。

“你被反黑站挂了,这两天别上微博了。” 心心发来了消息。被挂是因为她最新那条微博“带大名女化”,反黑站要大家选“有害信息”去“卡”也就是向新浪投诉她。如果被官方判定投诉属实,那条微博就会被新浪删除。

如果那个大粉的思想只是让思怡认清了大环境的紧张,心心发来的这条消息则让她的所有热忱瞬间降温,她心凉了。

反黑后打卡是思怡的日常必做任务,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被“卡”的对象。而从头到尾,也只是因为她喊了星辰一句“妹妹”罢了。

看着反黑站那条微博下整齐划一的评论,思怡依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对女化如此反感。但她终于意识到这个饭圈已经变了。比赛时期一心为了让星辰出道而拼尽一切朝气蓬勃的女孩们,现在像是被数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头、没有人有勇气发表真实的评论,只要有异见就会被消灭。不可以批评、不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她不明白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圈子是为了什么。

第一次, 她萌生了退意。

[1]舞黄:写带有色情意味的段子。

[2]担:自己追的明星叫“担”,前担即以前喜欢的明星。

[3]爬墙:从追A明星转到追B明星。

[4]唯:只喜欢且关注和讨论一个明星。

(未完待续)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冬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监制 森蝶 /撰文 粉红傻 /插画:Eden Wei 魏钰人/ 编辑 佩佩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