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周奇 李庚希:青春无限探索苍穹

《小欢喜》结束了,方一凡和乔英子开始了他们的大学生活,周奇和李庚希也回归到他们的工作生活中。两颗幼小而闪烁的新星在空中冉冉升起,整个宇宙苍穹都在等待着他们去探索。

image
ELLEMEN

拍摄那天,周奇来的稍晚。看到李庚希他就来了精神,追着她聊自己最近的趣闻。李庚希兴致勃勃地听着,时不时发问。拍照的时候,他们配合默契。周奇拿着泡泡枪道具逗李庚希,李庚希指点他怎么打出更多的泡泡。一瞬间,仿佛乔英子和方一凡出现。

李庚希:夜空中最亮的星


坐在化妆间的李庚希,小小的,盯着镜子看发型师在她在头发上夹出一个个卷。短发是为了新角色,“一个混子”,“每天混日子,宅女,社恐。喜欢打游戏,对自己的未来比较迷茫,不知道要干什么。”新剧是一个发生在大学宿舍的四个女孩中间的故事。现代社会每个人多少有点“社恐”,李庚希也不例外。她会尽量减少与陌生人的交际,毕竟工作中的社交已经足够多。

“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大人。”李庚希说。她身上有北京女孩特有的一股侠气和亲热,不矫情也不讨好。与李庚希的聊天是快乐的,她自己会抛梗出来再接住。表演是她喜欢的,也是很小就明确要做的。谈话中,李庚希唯一的低落是提起自己出演的作品数量,“《小欢喜》是我第三部戏,我第二部戏份很少,去了也就是半个月。”她渴望更多的角色,诠释不同的人生。

仰望苍穹心向往

李庚希随着《小欢喜》的播出追剧,她对弹幕好奇也觉得“好乱”,直到新角色进组“顾不上了”。看自己一年前的出演,李庚希可以更加客观和冷静地分析。突然,她闷声闷气地补了一句:“我觉得自己长的怎么那么丑。主要是颜值幅度比较大。”

接到乔英子的角色时,李庚希只看了三集剧本对后面的剧情发展一无所知。她对乔英子的第一感觉很好,“她是一个很懂事的,表面上不在意,心理上很替别人着想的女孩。”同为北京女孩,李庚希也有差不多的大大咧咧,“挺随意的,比较男孩子气。”相同的年龄,差不多的爱好和生活,对她来说出演这个角色不难。

研究剧本是演员必须的功课。随着拍摄,她渐渐进入乔英子的生活,理解乔英子的难处。剧中很多场次都给李庚希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和两个妈妈的对手戏。“我妈打我那场戏。还有和刘静阿姨在天文馆道别的那场戏。”

李庚希被刘静对乔英子说的那番话感动,“阿姨希望整个苍穹都是你的,你就是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在现场,李庚希被这段话感动得热泪盈眶。事后,她才知道这是黄磊专门写给她的一段话。里面充满了前辈对后辈的殷殷之情。吃杀青饭时,李庚希才找到机会向黄磊提出感谢。

image
ELLEMEN

黑色短款毛衣 Philosophy di Lorenzo Serafini/白色不规则百褶裙 Ermanno Scervino/T系列T True 18K白金镶钻戒指和T系列18K白金戒指 均为Tiffany&Co.


情绪爆发要跳海的戏,也让她印象深刻。跳海她真的害怕,“因为我后面真的就是海,就感觉自己小命不保。”害怕也得上,硬着头皮。她不恐高也不恐水,“我只是后怕,当时一个没准就真的会掉海里。”

提到与前辈演员的合作,李庚希稍微正了一下身子。“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且很过瘾。”她说。与父母亲子关系和谐的李庚希对于乔英子的感受相对体会较少,也是前辈老师们把她带入剧情中。“拍完戏就觉得这种生活好像是真的,就很真实。”

说起方一凡,乔英子的话多起来。如果生活中有这样的男生,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与他做朋友。“这种朋友很温暖,不管你伤心或者难过什么,他都会在你身边安慰你。”李庚希庆幸自己的幸运,她身边围绕着很多这样的朋友。

杀青后,李庚希先去旅行放松,回来就是在家“宅着”。“睡觉、打游戏、看书、看电影、看剧。”细数着爱好的她就是一个普通小姑娘,只不过做了一份可以尝试过别人生活的职业。

工作会上瘾,不能停

“本来想说我想演植物人,但看你问的那么认真,我觉得我应该认真点回答。”回答“还想出演什么角色的时候?”李庚希这么回答。追问她为什么想演植物人,“躺在那多爽。”说完,她还是好好回答了问题:“我希望每一个角色的反差都挺大的,都可以让我尝试。”

李庚希出道的故事被说了很多次。从小喜欢演戏的她早早立志要当演员,“我真的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这样想了,已经不记得是哪件事情,就记着那时候就天天跟爸妈嚷嚷着我要去演戏。”随着成长,这个梦想被她淡忘。中学后,加入学校的戏剧社。她开始尝试舞台,那种幸福和满足感让她想起了儿时的梦想。一个契机下,爸爸带她见了徐静蕾,徐静蕾被她的模样和对表演的理解打动。顺理成章地入行,李庚希发现“我真的可以去做。”而且她做得很好。

儿时跟着父母看《李米的猜想》,李庚希被周迅的表演迷住。虽然不理解剧情,但她被周迅深深打动。“我特别喜欢周迅的眼睛,真的好像可以讲话。她对我影响蛮大的,她是我觉得牛的表演,想要发展的方向。”

不纠结,不后悔,是她的性格。她说没想过自己表演上的进步,话语间露出对她自己表演的自信,“没仔细地想过。总该有进步的地方,都这么多年了,要没进步的话我真的是可以别干了。”演不好,背不下来词,她会跟自己“较劲”,“难受一晚上那种,睡不着觉。”

image
ELLEMEN

米色条纹长衬衣和印花领带 均为Gucci/白色厚底皮鞋 Prada


她说自己是心里太装事的人,面对事情的会“使劲研究”。把每一场戏演好,是她最完美的解决办法。“要么实在不行,就是忘掉这件事情,不要再想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说完严肃的话题,她又笑嘻嘻补了一句。

矛盾,神经,是李庚希对自己的刻画,“我挺多面的,我自己什么性格,我也说不清楚。有点像乔英子,但我演的每一个角色好像都挺像我自己。其实她们反差都挺大的,所以我也不清楚。”李庚希出演过的角色中,刚刚杀青的电影《兔子暴力》中的角色性格与她反差很大。这是一个底层女孩,“她特别有勇气,充满希望,勇敢坚定。”

李庚希的2019年有点忙,几乎没有休息。“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好几岁。”她哼唧起来。听到她这么说,房间里的其他人轻轻笑起来。李庚希接着说,“工作是会上瘾的这种感觉,就觉得我不能停,我不能闲着。”如果闲下来,她说会感觉“完蛋了”。

周奇:慢慢长大无拘无束

大可弟弟周奇接受采访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采访到最后他才说,这一周他只睡了10个小时。录制节目、宣传拍摄,飞来飞去,他不急着定义自己的将来,只想走好现在的路。

采访开始前,周奇打开手机查看消息。家人给他留言问工作结束没有,准备来接他。这时候,你才想起来面前的大男孩不过19岁,他的同龄人大多还对自己的未来懵懂混沌。周奇未来的蓝图已经徐徐展开,他还这么年轻,“我一直都没觉得自己长大了,我还是个小孩,慢慢来,终究会成长。”

谈工作的时候,周奇露出超越年龄的成熟。同龄人关心的球鞋、考试、搞笑视频,他兴趣了了。看电影、读书、听音乐才是正经事,唱歌、表演是他现在要集中精神主攻的努力方向。

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会参加《声入人心》。周奇回说是一种学习,他喜欢舞台,喜欢音乐,希望增加经验。“没什么特别的目的。能认识这么多哥哥,认识三位出品人老师,跟他们学点专业上的东西就行。”在节目中,他的每一次亮相都有进步。

周奇与音乐有缘分。很小的时候,他就因为兴趣开始学习音乐。短短时间,就学得有模有样。也因为音乐,演艺之路在他面前打开。

用耳朵听歌,用耳朵演戏

能有与高手切磋的机会,周奇很开心。碰到老师刘岩,更开心。“刘岩老师是我音乐剧上的引导人,他也是中国音乐剧中一个有引导性的人物,很高兴能在节目里与他遇到。”周奇与刘岩合唱的《疼》也得到专业老师和观众的一致点赞,他完美诠释出一个19岁的红军“老”战士在失去挚爱时候的心碎和勇敢。

音乐带给他快乐,开心不开心都可以听音乐。一首歌循环往复播放,带给他触动。旋律、歌词,“总有一个原因”,“给人带来了某样东西,让人觉得这个东西对自己有影响,有触动。”周奇现在手机就循环播放的是意大利歌曲《我和你》。听过赵越的演唱后,他“特别喜欢”,收集了不同版本,反复听。

“我演这个,我干嘛不追。但是我追剧速度不太快,最近太忙了,来回跑。”说起《小欢喜》的播出,周奇来了精神。他一集集认真追剧,琢磨表演。11岁开始演戏,看自己演的剧从“看热闹”变成“看行道”。周奇遗憾自己处理不精细的场次。“跟妈妈道歉那儿,我觉得有点儿太快了,其实需要一个过程。这话不能那么轻易说出来,一定是深思熟虑之后再说出来的。”

image
ELLEMEN

黑色尼龙工装大衣和白色衬衣 均为Prada


接到方一凡的出演邀约时,周奇只是觉得这就是一个“话挺多的高中生”。“有点小骄傲,在学校特别皮,爱打闹。”方一凡的外向是周奇喜欢的。“爱玩,但又有真情实感。对待英子,对待爸妈,这样的孩子挺好的。”

内心温暖,情商高。“方一凡身上这些,几乎我身上都有,但是不会那么放大。”理解角色性格不代表会表演。“会背,但不会默。”他说。台词背得熟不代表懂得拿捏表演尺度,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读剧本。塑造人物从故事线入手

周奇曾经在网上发出磨旧了边角的《小欢喜》剧本照片,他实实在在地实践“多读多看”这件事。曾经有前辈演员告诉周奇,剧本就是角色的故事,只有了解角色的故事线才能演好。

image
ELLEMEN

绿色格纹外套 Isabel Marant/蓝色衬衣 Staffony/黑色修身西裤 Prada/白色海胆鞋 Giuseppe Zanotti


《小欢喜》的剧本他通读了不止一遍。每一个人的故事线他都了解,默默体会不同人物的台词和情节在故事中的作用。他常常自问:“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推进剧情发展,还是为了缓解尴尬,还是为了提升气氛。”

黄磊教会他“用耳朵演戏”。周奇在很多采访中都说过,“要认真去听,真实的去感受,不要着急说词。”哪怕说出来的不是剧本中的台词,只要是认真听对手戏演员台词后的真实反应,就是对的。

“我对乔英子有保护欲”

与妈妈的吵架戏是周奇出演中比较辛苦的部分。剧中方一凡有个急脾气妈妈,调皮的儿子和急脾气妈妈总会碰撞出激烈的“火花”。母子间的情绪调动让他不好把控。他与父母的亲子关系很健康,少有争执,没有隔阂:“我从小跟爸妈什么都说,哪怕别人不知道的,我爸妈也知道。”

“我对这种人有一股保护的欲望。”周奇说如果生活中遇到乔英子,自己一定会理解她,保护她。聊起方一凡,周奇收敛起顽皮的表情,像个大哥哥一样嘱咐起来:“我觉得你要有自己的梦想,方一凡。爸爸妈妈为你付出那么多,该改还是要改,要知恩图报。坚持心里所想,多去沟通,把你的想法积极的告诉别人,不要憋在心里。不开心就跟别人说,喜欢谁就说。”

image
ELLEMEN

李庚希/左

藏蓝色毛衣开衫 Thom Browne/蓝色条纹衬衣 Izzue from i.t/鹅黄色印花短裙 TVF for DVF/白色帆布鞋 Maison Kitsune/白色印花长袜 HappySocks/T系列T True 18K黄金镶钻戒指 Tiffany&Co.

周奇/右

枣红色毛衣背心 Cos/印花短袖衬衣 Gucci/灰色条纹短裤 Thom Browne/白色帆布鞋 Maison Kitsune/白色印花长袜 HappySocks/T系列18K黄金手镯 Tiffany&Co.


十九岁的少年,成绩斐然。4、5岁开始学滑冰,7岁就拿了北京亚洲花样滑冰邀请赛自由滑第一名。学声乐,唱到中央电视台。11岁开始的表演也慢慢摸到门道,角色饰演的有模有样。

说起这些成绩,周奇有些羞涩。自诩“普通中学生”,唱歌跳舞演戏,都是他的爱好。“到十七八岁我才真的把演戏或者唱歌什么这些当做工作。”他的未来还很长,不用着急定下规划。就像他自己说的,“我还年轻,可以慢慢来。”

周奇现在对自己表演唯一希望的是现在多出演现代题材,“演一些现实生活中的事情。不管是喜剧、侦探、悬疑、爱情,文艺。”他给自己安排的很明白,类型片也在长远规划中,不过他又说:“先把现代戏演好,现代戏也不容易。”演员的表演需要借鉴和模仿,周奇很清楚现代戏适合自己现阶段对事物的理解状态。“肯定不能一直演自己。”他又补充一句。

image
ELLEMEN

11岁第一次拍戏,小周奇对片场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反正就当玩儿了。”轻松话语中的真实情况远比他说的辛苦,“那个时候我就记得风特别大,沙子都吹到嘴里,挺累的,也很痛。”慢慢,他才理解这个职业的辛苦。因为热爱,他乐在其中。

周奇用“荣幸”形容自己的2019年。一部作品,一部综艺让大家看到他的更多面,他觉得这一年做得不错。“我现在想,我不是说我非干哪个,我演戏不唱歌了?不可能。现在我尽量兼顾,有机会来我就去把握。至于说以后干什么,看到时候的造化。”

《小欢喜》结束了,方一凡和乔英子开始了他们的大学生活,周奇和李庚希也回归到他们的工作生活中。两颗幼小而闪烁的新星在空中冉冉升起,整个宇宙苍穹都在等待着他们去探索。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秋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监制 森蝶

摄影 乔大才

造型 森蝶 佩佩

编辑 瑶瑶

撰文 阿不思

妆发 李睿 NAN-BEAUTY


品牌鸣谢

Cos | Ermanno Scervino | Gucci | Giuseppe Zanotti | HappySocks | Izzue from i.t | Isabel Marant | Maison Kitsune | Prada | Staffony | Thom Browne | TVF for DVF | Tiffany&C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