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唐汉霄 余佳运:让音乐被看见

逐梦音乐人,让音乐被更多的人看到

唐汉霄
ELLEMEN新青年

他是在音乐综艺《为歌而赞》中凭借《烂泥》和《绿色》两次夺冠的“宝藏歌手”,从《我型我秀》到原创音乐人,唐汉霄在电视选秀中闪耀过,也在网络时代中脱颖而出。1994年出生的“新声”余佳运在华语音乐的黄金时期成长起来,远赴伯克利音乐学院深造,因《幸福三部曲》走进大众视野。作为深谙互联网时代传播方式的音乐人,2021年,唐汉霄和余佳运参加了“抖音看见音乐计划”,积极拥抱短视频平台。他们相信,音乐的传播不只有一扇门,好的音乐不仅能被听到,也一定有机会被“看见”。

h

廓形夹克 Balmain

衬衫、长裤 均为 Prada

运动鞋 Valentino

皮质夹克 Prada

白色花朵衬衫和领带 均为 Valentino

修身长裤 Coach

运动鞋 Fendi

ELLEMEN新青年
余佳运
ELLEMEN新青年

余佳运
ELLEMEN新青年


唐汉霄

从“封闭”到“打开”

音乐是人生的唯一

从2007年算起,唐汉霄已经在上海生活了14年。现在他住在淮海路,周围都是些老洋房,每天都会去附近的咖啡厅待一会儿。唐汉霄有一点“人群恐惧症”,害怕人多,也需要安静的创作环境,而淮海路就像漂浮在城市中的一个文化孤岛,“感觉好像远离了外面的纷纷扰扰,大家都在探讨文化、艺术,生活一直处于很慢的状态。”

余佳运
黑色风衣和白色背心 均为 Alexander McQueen
ELLEMEN新青年

对唐汉霄而言,时间不是一个明显的概念,或者说“效用不是特别大”,以至于他连30岁生日都没有过。“那天我刚好在工作,结果蛋糕也没有吃,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唐汉霄对时间一直不敏感。回看过去的32年,他从高中辍学,从未打过卡上过班,一直在做音乐。“想想真的挺疯狂。”唐汉霄笑言。

祖父是作曲家,祖母在京剧里唱青衣,姨妈是个女中音歌唱家,音乐在唐汉霄身体里生根发芽并不奇怪,但小时候要学钢琴这事却是他主动提的,家人也从来不逼他练琴。记得当时家里的钢琴后面就是电视机,他常常弹一会琴,回头瞄一眼电视里的《还珠格格》,又顺手剥一个边上的橘子吃。“所以我注定成为不了演奏家吧,哈哈。”唐汉霄自嘲。

他记得,自己刚到上海的时候还是一字打头的年纪——2008年冬天就在淮海路的一楼小出租屋里听到了Depeche Mode乐队的演唱会,摇滚乐在他心里狠狠地扎了一刀,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已过而立之年,唐汉霄的心态其实没有太多变化,起码音乐对他来说还是像最初喜欢上的时候一样,能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新鲜感。“音乐总是可以左右我的情绪。大家都说‘玩音乐’,但我觉得我是在被音乐玩。”

只是,尽管已经和音乐朝夕相处了这么长的日子,在唐汉霄的内心深处仍然是“自我否定”的,不确信他的音乐是否真的能得到认可,害怕这个片面的“唐汉霄”不被接受,因为作品往往只记录了创作者当下的思考,而非完整的自我。因此他总是处在一个“憋着”的状态,不太喜欢表达,也不太喜欢抒发自己的情绪,这也是出道12年才发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张专辑的原因。

疫情让唐汉霄真正有时间重新审视自己的情绪,顺一顺气儿,做饭、散步、看电视、看电影,更接地气,去享受生活的细枝末节。一天他穿过马路,一道很强的阳光撒在他脸上,自己身旁站着一个小朋友,唐汉霄觉得那个瞬间特别美好,脑子里立即蹦出了“Apollo,Apollo”这句词,于是便有了《阿波罗》里的童声大合唱。“

寻找落脚点

在2008年获得《我型我秀》全国总冠军之后,唐汉霄“消失了”,只有在看到《摩天大楼》《无名之辈》《让我留在你身边》《大雨将至》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的制作名单时你可能会恍然大悟,原来它们出自唐汉霄之手。

过去闷头自己做音乐的时候,他更习惯于或者说只需要思考作为一个服务者、作为一个制作人应该怎么做,但如今他则要适应做一名歌手、艺人。好在现在唐汉霄逐渐能以开放的姿态面对一切,开始接受不完美,这也是曾经深居幕后的他这些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原因。

他会在社交平台上发许多日常的短视频,内容可能只是自己吸了一口冰咖啡。他会参加抖音上的搞怪翻唱挑战,当然发自己的新歌也是不能落下的。他在更多网络综艺节目中曝光,今年参加了“2021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还作为首发阵容参加了浙江卫视与抖音联合出品的《为歌而赞》。谈及这次录制,唐汉霄用一场奇妙的旅途来形容:“像一百位食客品尝不一样的大厨做出的菜后各抒己见,‘烂泥’经过了风吹雨打终于生出了’绿色’的芽。”那一刻只沉浸在某一种情绪里,是种极其奢侈的感受。

余佳运
黑色镂空装饰西服 Emporio Armani 飘带衬衫、喇叭牛仔裤和乐福鞋 均为 Gucci
ELLEMEN新青年

在舞台上表演对他来说就像是在排毒,把身体里憋着的那股劲儿排出来,生活中很闷的他,在台上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放得开。“每一次上舞台之后我都会有所转变,信心倍增。可能歌手就是这样,一部分成就感来自个人能力,也有一部分依靠外在认可的声音。我在家做音乐久了,其实也不知道外界是怎么想的,但大家好像还挺喜欢,慢慢我就会更自信地去做音乐。”

从《我型我秀》到原创音乐人,他电视选秀中闪耀过,如今也享受到了网络时代的红利。但其实真正能做到拥抱新的变化,唐汉霄还是经历了一段适应期。发行首张个人专辑《阿波罗》时,他坚持出了实体专辑,尽管了然实体专辑时代已经消亡,可他依然希望让自己人生中第一张专辑有些仪式感,哪怕仅仅是留个纪念,当个“摆设”。

“虽然我是以歌手的身份让大家认识,但多年来我一直在做幕后制作,等我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已经是2020年了。这十几年我没有深入参与到市场的氛围当中,只是作为一个内容制造者,所以思维方式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大家对于音乐人的认知,还是听歌的习惯、载体。”唐汉霄意识到,短视频已然成为了这个时代人们接收讯息最主流的方式。电台、MP3、CD播放器对于人们的时间成本来说是奢侈品,而音乐人们也逐步转移阵地,在短视频平台上寻找落脚点。

“就是像以前那个时代大家都在听几个小时的古典音乐,突然间出来一段七八分钟的爵士乐火了,后来摇滚乐出现了,大家刚开始也觉得这音乐怎么变得这么简单,一点音乐性都没有,但现在许多摇滚乐也成为了经典。”时代一直在变,人们的喜好也在转变。唐汉霄认为,这种变革无所谓好坏,对于音乐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传达怎样的精神内核。

余佳运
印花棉麻衬衫和印花棉麻长裤 均为 Fendi 运动鞋 Valentino
ELLEMEN新青年

直到现在唐汉霄每天至少要听五六个小时的音乐,国内国外的,新歌老歌,主流的冷门的,他需要不停吸收养料。“抖音其实给我推了各种风格的音乐,还有一些常识性甚至是专业性的内容,它们已经慢慢做得非常的细致,完全不单一了。”

从无数成功音乐作品的制作人到如今人们眼中的“宝藏歌手”,唐汉霄似乎永远躲不过关于商业和音乐性如何平衡这一话题。他并不为此困扰,并且公开回应道:“其实我想请大家摒弃这些对立的观念,音乐是包容的,我所喜爱的那些伟大音乐人,那些被世人传唱的歌,从某种角度都是具‘商业’性的——能够与大众产生共鸣,本身就是一种很难达到的追求,因此,这些所谓商业性的音乐也曾给予我无数的感动、色彩和想象力,那些例子不胜枚举。所有好音乐,都是值得尊重的音乐。”

余佳运

一路向北

因为热爱 所以创造

五月的北京已然迎来了夏天的气息,余佳运一路哼着歌,从化妆间转场到下一个拍摄地。“5.20”这天他发了新歌《最好的都给你》,多个流媒体平台日播量破百万,登陆双榜飙升榜、新歌榜TOP10。歌曲介绍只用了简单一句话:“夏天到了,把这首歌分享给你想分享的那个人吧,不要再留下遗憾了。”这是余佳运难得有仪式感的时刻。过去对于创作,他总是很随性,尽管如今音乐已经和工作划了等号,也尽量不丢掉源自“爱好”的那部分乐趣。“优秀的东西永远是因为热爱才能被创造出来。”余佳运如是说。

余佳运
印花真丝衬衫和黑色长裤 均为 Valentino
ELLEMEN新青年

某种程度上,学习音乐对余佳运来说也并非“计划之中”的选择。大约是四岁的时候,母亲听到他唱《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惊觉儿子居然懂英文歌,在音乐方面一定颇有天赋。自那以后,余佳运便成了亲戚朋友眼里“会唱歌”的小孩。

十一岁那年,他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唱歌比赛,自己打了报名热线电话,等到确定参赛时才告知父母。“我爸妈就真的开车送我去比赛,整个暑假一直在宁波和杭州之间来回。”这是余佳运人生中第一次站上真正的舞台,而他也是这个比赛年纪最小的参赛选手。

起初很顺利,他竟一路过关斩将,冲到总决赛,但偏偏在最后关头遭到淘汰。“我一直不想下台,在舞台上‘耍赖皮’,还哭了。”当时的评委五月天前去安慰,主唱阿信还上台与他合唱了一首歌,但他心里依然不服气。“输不起。”余佳运承认。多年后五月天在采访中回忆,曾看到一位小选手落败后伤心的样子,后来便不愿意再当评委,怕因此左右一个有梦想的人的命运。

“其实回过头来想,那段经历真的是童言无忌,可以在舞台上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年少轻狂,尽管那股不服输的劲儿还藏在心里,但所幸余佳运的音乐之路并没有因此停滞。“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老师同学都知道我去参加比赛了,于是就让我参加元旦晚会,还在校庆、运动会唱开幕曲,音乐老师也很喜欢我,每年都有演出。”就这样,他成了学校里的文艺骨干。

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念书的时候是余佳运做音乐最狂热的阶段。“因为吸收到了很多新知识,就很想把这些东西运用到音乐中去实践它,所以我早期的一些翻唱改编比如《故乡的云》,都是我当时的期中作业、期末作业,做完了就直接发到网上去了。”这些稚嫩却又不断进化的作品,对他而言就像拿到了一把又一把钥匙,能够在音乐世界中去开启一道一道未知的门。尽管他并不太在乎有多大回馈,只是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态,但这些音乐却出乎意料地闹出了声响——独特的嗓音,浪漫的词句,《幸福三部曲》让人们记住了“余佳运”这个名字。

余佳运
帆布夹克、牛仔外套和牛仔长裤 均为 Dunhill 踝靴 Giuseppe Zanotti
ELLEMEN新青年

他说,自己的人生经历过两次最紧张的时刻,第一次是伯克利的面试,半个小时上了八次厕所,第二次则是个人巡演的起点站广州。“我回国以后就在家里弄了套设备开始做音乐,有一天我跟经纪人,也是我大学的好朋友突发奇想决定要办一次巡演。那时候也没做过市场调查,不知道能不能卖出票,所有事情都拍脑门就做了。我和朋友们一起凑了钱,还设计了一套周边衣服,完全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是真的很幸运,门票卖爆了。”

音乐人了解世界的阵地

“有点方大同的感觉啊!”这是许多人第一次听到余佳运的歌的感受,会给他贴上诸如“转音”“情歌”此类的标签。没错,选择做R&B,余佳运不讳言,自己确实受到了方大同的影响。余佳运是在华语流行音乐的黄金年代成长起来的,从小听任贤齐、陶喆、周杰伦、林俊杰、S.H.E……直到2009年听到了方大同的音乐。“《爱爱爱》《未来》《橙月》这三张专辑,当时就让我难以自拔了。”因此,被贴标签,对余佳运来说反而是另一种维度的认可。他从未排斥过。

如今,我们逐渐告别了那个卡带与CD的时代,当初音乐来到余佳运的世界,和人们最开始听到余佳运的声音,早已不是同一种声场。余佳运笑言,过去的自己是有点“脱轨”的,“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身边的朋友聊的东西我都听不懂,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可能突然说一个梗,我都理解不了,也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简直太old school了,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去了解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

短视频是最快的途径。余佳运下载了抖音。“我知道这个东西你只要用,就会感受到它的奇妙。而且我把它’养’得很好,推送的完全是我喜欢的内容,因为我从来不会在不喜欢的视频上停留。”合唱挑战、新歌预告,还有弹吉他哼唱的日常……在这扇新打开的门中,余佳运有自己的玩法,仿佛回到了刚做音乐时把作品发到网上的那段时光,只是这次不再只有同学、朋友的鼓励,还有天南地北愿意为他停留片刻的人。

余佳运
印花衬衫和牛仔裤 均为 Kenzo
ELLEMEN新青年

身在“圈内”,作为原创音乐人,余佳运对“短视频里只有‘神曲’”此类评价不是没有耳闻,但他把这种现象称之为用户选择,而非简单的高级与低级,也相信短视频平台上的音乐制作水准一定会越来越好。“每一个看抖音的人,他们可能是念书的学生,也可能是老板、白领,在外漂泊打工的人,当然会有各自的审美取向,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是金曲奖评委,他们只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活在社会里的人而已。”

余佳运认为,在这个时代,做音乐的人应该具备经纪人的敏锐嗅觉,选对阵地很重要,而抖音恰好能让他清晰地了解这个市场需要怎样的音乐。不久前,他正式参加了“2021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我在国外学习,听很多西方的音乐,但同时也是听华语流行音乐长大的,所以我想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和童年的养分结合,自己喜欢,也能吸引听众,两者是可以平衡的。”他希望,自己的作品通过抖音被更多人听到。这个理想正在一步一步实现。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