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第一天,我们去领了离婚证

公司还没全面复工,我的婚姻就已经结束了。

image
ELLEMEN

正常情况下,除去睡觉,一对夫妻工作日朝夕相处的时间大约在8小时左右,为期一个多月的隔离生活打破了某种平衡,将两个人每天面对面的时间拉长了将近一倍。

大部分人的精力都被聚焦到了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原先睁只眼闭只眼的问题,在隔离时期都成了混不过去的“眼中钉”,无限延长的二人世界,也成了滋生矛盾的培养皿。我们采访了三对因隔离而爆发矛盾的夫妻,一些人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

——

image
ELLEMEN

公司还没全面复工,我的婚姻就已经结束了。

我二月中旬跟她提的离婚,她没过几天就答应了,条件是让我帮她把欠的网贷还了,日后好重新开始。

本来,我觉得自己才是这段婚姻的受害者,但想想房产证上没她的名字,也就同意了。我们签了份离婚协议书,连同其他材料一起递交到了民政局,之前的红本上被多盖了一行字“双方离婚,证件失效”,怎么说,有过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吧,但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

我和她是相亲认识的,本身对彼此没有特别多的了解,因为双方年纪都不小了,对方各方面条件也还过得去,就跟家里商量着领证了。 结婚一年多,原本没出什么太大乱子,平时各有各的工作,能一起交流的时间没有多少,周末一般是她在家做家务,我在客厅看看电视,也没什么太多交集。

本来觉得平平淡淡也没什么不好的,搭伙过日子是多数人的常态吧。但隔离这阵子,大概是因为相处时间急剧增加,我发现了一些难以让这段婚姻维系下去的事情。
首先是网贷。我之前知道她喜欢花钱买东西,每周她的快递拿回来能在客厅地上摊一排,但女孩子嘛,热衷买买买也算是天性之一,加上她之前有工作,自己赚的钱自己花,这个月超前消费一点,下个月也能还上,我就也没过多干涉。

结婚几个月的时候我还托人查过她的征信记录,当时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嘴上嘱咐了她两句,就那么过去了。

谁晓得都这种非常时期了,她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她们公司在这次冲击之下为了缩减成本,裁了不少人,她也是其中之一。本来,自己老婆失业,我应该鼓励为主的,但我一想到要靠我一个人的收入还房贷、补贴家用还得供她花钱就气不打一处来。

跟她坐下来聊过,她还一副未经世事的样子,觉得无所谓,说欠的这些网贷等她找到下一份工作很快就能还上。我当时出于好心,给她联系了一个线上补习的工作,虽说是按小时收费不是正式的,但有总比没有强,想给她分散点注意力,结果她嫌弃这、嫌弃那,说我亲戚家孩子太笨了,她教不明白,就那么两节课的钱,她一开始不要,我退给人家之后她反而跟我置起气来。

网贷和失业成了两根导火索,让我们的关系急转直下,几乎每天都会爆发出新矛盾,小到刷抖音忘记洗碗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我过去以为,只要大家在生活习惯上没有太大差异、性格上安安稳稳、不出去沾花惹草,成年人的婚姻,总还是能凑合下去的。但现在看来两个人如果大方向上存在分歧,或者对未来的规划不一,也很难走下去,我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将就。

给她转完网贷的钱之后,她就收拾东西回老家去了,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的时候总忍不住想,要是没有这场肺炎,我是不是也就跟她将就到老了?

总说人与人的悲喜并不相通,虽然和那些失去亲人的人比起来,我失去的只是婚姻,未来还有大把的机会,但不知怎么的,短时间之内,我都不想再认识新的异性了。
——

image
ELLEMEN

结婚差不多三年,他一直都是别人和我眼里的“完美丈夫”,事业有成,温柔体贴,孝敬父母,对我也无微不至。 我是结婚一年后辞职成为全职太太的,原本的工作虽然赚钱不多,但挺分散对家庭的精力的,我当时觉得他是信得过的人,就觉得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也没什么不好。

他是从事咨询行业的,出差的时间非常多,一个月能有一半的时间在外地,我也没太细致了解过他的日常工作,隔行如隔山,他在同龄人中算是佼佼者了,所以在我看来忙一点也是应该的。 第一次觉得不太对是我察觉到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复工了。我的第一反应是:他这么频繁出差的人,这样被困在家里,肯定要耽误工作了吧,那会儿没事就能刷出几条“XX行业资金链断裂、面临倒闭”的传言,奇怪的是,我跟他提出我的担忧,他的反应却相当淡定,“你放心,不会有什么影响。“

可能是他不想让我焦虑吧,我这么安慰自己,很快就投入到怎么变着花样给他做菜的忙碌之中。

女人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在家一个月的时候,我再次觉察出他的反常,他总自觉不自觉地在家里拍照,不是拍正在看的电视节目就是正在吃的饭菜,有时候还会在房间里自拍......我本来觉得他是为了发朋友圈(确实也发了一些),但他发朋友圈的数量远不及他每天拍照的次数,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一种“猜测”冲进了我的脑海,“他是不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和别人分享生活?

但这只是猜测,毕竟跟同事或者亲朋好友分享都是有可能的。导火索是有一天我出门买菜,走之前跟他说,我步行过去时间会有点长,言外之意是希望他能开车送我,但他并没接我的茬,我想了想社区限制每户出门人数,也就没再要求。

走到小区门口了,发现一次性手套没带,就又折回家里,我们家是密码锁,开门的声音不会很大,我进去拿手套他都没发现,当时他卧室的门虚掩着,但是能听出是在跟别人语音或者视频。我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显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把手机扣上了,条件反射地说了句:“你怎么回来了?”顺手就把耳机给摘了。

我没说什么,戴上手套就又出门了,他这次很“体贴”地把我送到了电梯口。接下来的一小时,是非常矛盾的一小时,我一边试图串联起他近期所有的反常举动,想证明些什么,一边又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

纠结了大半天之后,我还是决定趁他睡着的时候拿起他的手机。这是恋爱到结婚五年来,我第一次翻他的手机。 网上有句话叫做:“未经允许翻伴侣的手机,大概率不会‘活着‘从手机里走出来“,我也一样。 白天他匆忙挂断的那个电话,是一个视频电话,是跟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没有朋友圈和头像,但大概是他太信任我了,关键的聊天记录都还没删,那些聊天记录里的时间节点和我脑海中靠回忆拼凑出的时间节点惊人地重合,成为推倒我婚姻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紧接着,携程的购票记录、开房记录、信用卡账单、支付宝转账记录......都一个接一个地验证了他出轨长达一年的事实。 我一夜没睡,第二天就和他摊牌了,他哭着求我原谅,说自己是没经受住诱惑,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我嘴上没有表明态度,但心里已经做出选择了,我是一个在感情上有些洁癖的人,出轨这种事无论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已经超出我的忍耐限度。

没有贸然离婚的原因是,我现在是全职太太,需要一份能自给自足的工作,不然,连请律师的钱也得花他的。最近都在看一些招聘信息,等找到工作后,就跟他打官司离婚。

讲起来觉得自己挺懦弱的,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搭上了两年时间,这段婚姻在我这儿已经单方面结束了,只是为了自己,要再忍耐一段时间。
——

image
ELLEMEN

今年是我结婚的第二年,我跟老公生活在一线城市,双方爸妈在老家养老。年前,因为情况不太乐观,安全起见我们决定哪也不去,结果公婆听说后直接一通电话打过来,说他们要来看我们,过完年再回,老公说他们所在的地区相对安全,老人想来总不好阻拦,就默许了。

谁知越管越严,后来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我和老公相当于“被迫”过上了跟公婆同居的生活。结婚前,我有明确提出过“不要和公婆住”的要求,定期来往就可以,老公当时也同意,但在未知的灾难面前,人的意愿多少都需要妥协。

做饭不合口味、吃不到一起,可以分开吃,卫生习惯不同,就互相提醒,我也可以跟着做一些清扫,但我婆婆上周把我养了快一年的仓鼠扔了,让我彻底爆发。 我之前有想到过老人不喜欢我养宠物的问题,所以跟老公商量决定,到时候先不告诉爸妈。养过的朋友都知道,仓鼠没什么味道,就是到了晚上会比较吵,本来怕公婆介意,我一般的操作是晚上等他们睡了,把仓鼠放在客厅的窗帘后面,第二天早上再拿回卧室,虽然麻烦,但我想的是能避免摩擦就好。 结果仓鼠还是被他们发现了。婆婆直接敲我和老公的房门问,“客厅的老鼠是怎么回事?”我老公给她解释说,那是我养的宠物,已经养了一年多了。

没想到婆婆立刻就变脸了,絮絮叨叨了整整一上午,说怎么养老鼠做宠物,多不卫生,都是细菌,我虽然听着不太开心,但也没想太多,把仓鼠放回卧室,就跟老公出门买菜去了——毕竟老人身体弱,这个情况总不能让他们出去增加风险。

买完菜回来,公婆的表情明显不太自然,可我当时忙着做饭,也没多想。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回卧室,才发现放在桌上的仓鼠笼子不见了,我的脑袋“嗡”地一声,那时候已经预想到发生什么了,但还是抱着仅有的希望,克制性地问了一句,“妈,你看见我房间的仓鼠了吗?”

婆婆支支吾吾道,“养那玩意儿干嘛,又有细菌,对身体也不好。”

想到她早晨对我的数落,我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扔哪里了?“

大概是音量太大,婆婆直接不说话了,公公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给放楼下了。“ 我想都没想,直接冲下楼,口罩都没带,在垃圾集中的地方找到了仓鼠笼子,但开心不过一秒,笼子被他们打开,仓鼠已经跑没了......

我蹲在垃圾桶旁边大哭,翻了半个多小时垃圾桶,直接把保安给招来了,回家拿了个口罩戴上之后,我又在小区里找了两个多小时,一个水管一个水管地找,最终还是无果。

当天晚上,气急败坏之下,我跟老公提了离婚,他一脸为难的样子,说已经说过了爸妈,但现在这种情况,放他们俩回家也实在不放心,只能让我再忍忍。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拾了一箱行李,搬去了闺蜜家(隔离期满了,可以出小区),老公现在每天打电话劝我回去,说公婆愿意给我道歉。

但道歉有什么用呢?我养了一年的仓鼠已经回不来了。

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离婚吧,舍不得感情,不离吧,跟公婆的矛盾也不知怎么化解。

两个人朝夕相处地过日子,

还真是不容易。

采访 & 撰文:PP

编辑:MK

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