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打针变网红脸的年轻人

相比于需要动真刀的整容,当代年轻人更热衷于追求只用几个针管就能解决的微创或无创型微整,它们被视为安全无害。因为操作简单,恢复得快,这类项目也被给予了“午休整形”的美名,趁着公司午休的时间去趟医院,不动刀、不见血,轻轻松松就能变好看,下午到了点继续上班,不受影响。但所谓的“午休整形”真的毫无副作用吗?那些长期接受注射的年轻人到底出于怎样的心理?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听听他们怎么说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相比于需要动真刀的整容,当代年轻人更热衷于追求只用几个针管就能解决的微创或无创型微整,它们被视为安全无害。

因为操作简单,恢复得快,这类项目也被给予了“午休整形”的美名,趁着公司午休的时间去趟医院,不动刀、不见血,轻轻松松就能变好看,下午到了点继续上班,不受影响。

但所谓的“午休整形”真的毫无副作用吗?那些长期接受注射的年轻人到底出于怎样的心理?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听听他们怎么说:

——

image
ELLEMEN

说来可能很多人不信,从小到大,我的颜值都是在班里数一数二的那种,是不是“班花”我说不好,但读书时候从来不乏追求者。

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美女的“基本配件”,我很幸运地都遗传到了,要说美中不足可能就是下巴上肉有点多,看起来有点“婴儿肥”吧。但我有时候翻看自己中学时跟朋友们拍的照片,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起码视觉上自自然然,是天然无雕饰的感觉,不像现在,下巴是尖了不少,但总觉得自己一副“网红脸”的样子,我现在跟家人一起住,我妈隔三差五就会拿我的脸说事。

几个月前,我偶然联系上七年未见的小学同学,我们面对面坐着吃火锅,我能感觉到她有意无意一直用余光瞄我的下巴,还话里有话地说:“感觉你瘦好多哦,脸上都没什么肉了。”我当时没接这个茬儿,但是回去之后微信里跟她说了我是打瘦脸针打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入了这个坑,就要提到我以前的那个圈子了。我现在可以毫不掩饰地说就是些一起抽烟喝酒蹦迪的酒肉朋友,大家都是本地人,家里基本都是做生意的,不缺钱,父母工作又忙,所以不太顾得上。

那时候刚上大学,好不容易可以不住家里,我们那个三本学校辅导员又不怎么管事,大家一到晚上就来精神,基本就是酒吧夜店KTV里泡着,你可想而知的那种堕落。其实圈子里的女生都是比较有姿色的,但没接触微整之前也就是学生气的那种好看,离“夜店咖”还是有一定距离。

我是被关系最好的那个“闺蜜”拉下水的,她有个假期跟家里人去韩国玩,发现那边打瘦脸针、玻尿酸的人特别多,几乎成为一种潮流了,回来之后就开始给我做“思想工作”:她不太敢一个人去,想找个人一起“试水”。

去了之后才知道,瘦脸针不像整容手术,要想达到效果,每边起码要打3-4针,加上我左右两边脸不是完全对称,所以两边要打的针数还不一样,要根据打进去的效果进行微调,所以光去韩国打针,我那几年就跑了有六七趟吧,花进去好几万,这还没算机票酒店的费用……

每次打完针的前几个小时脸都是麻的,不能按摩也不能洗脸,咬东西也使不上劲,我记得有次下午打完针,晚上就跟朋友去看演唱会了,明明很嗨的气氛我俩在那就很尬,嘴咧的幅度不能大,会疼,全程格格不入的感觉。

刚变成“尖下巴”的那阵子我还挺爱拍照的,觉得脸小了之后的自己几乎没什么瑕疵了,但时间长了我隐隐觉得自己跟那个“闺蜜”除了头发发色不同,好像一个模子生产出来的,不过当时夸我漂亮的声音淹没了我的那一点点顾虑。

直到跟前男友交往后某次去他家吃饭,他妈在饭桌上就不客气地judge我:“你这个下巴是不是整过,我看跟那xx明星挺像的,你不会削骨了吧?我当时就愣在那儿了,不知道怎么接话,还是前男友帮我打的圆场,“妈,她就是打过几次瘦脸针,现在这个很普遍的。”

那大概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听到跟容貌有关的“羞辱”吧,那段感情在见过家长不久后就“寿终正寝”了,原因大概你也猜到了,他妈不同意他跟一个有“整容嫌疑”的女生在一起。

而我除了接受这一结果,别无他法,这可能也是我为爱美付出的代价吧。

——

image
ELLEMEN

先声明,我是男生,从事互联网电商方面的工作,距离我第一次打肉毒素已经五年了。

要我说,社会对于整形美容的高接受度基本都是针对女生的,一个男的去打针?开什么玩笑,你是娘炮吧?

对于外界的眼光和非议,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的确比一般男生更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倒不会去动真刀,但是皱纹这种事,确实是长在我心头的一根刺。我印象中大概是高中的时候吧,某个月末的星期天,我躺在沙发上休息,我妈端着洗好的衣服从我旁边经过,她当时问我个什么事情来着,我习惯性抬头跟她对视,就那么一瞬间,她说:“你怎么小小年纪都有抬头纹了?自己注意一点啊。”

她应该只是无心,但“抬头纹”三个字却从此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后来偷偷对着镜子观察了好几次,确认不是她看花了眼。学生时代没什么钱,也不知道皱纹其实可以通过注射的方式祛除,我便学了点按摩额头的方法,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给自己做按摩,减轻一点心理压力。

2014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医美,便在女性朋友的“安利”下入坑了,我那时没什么其他需求,只是想把抬头纹给祛了,不过你也知道,就算是这种微整,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先不说打一次肉毒素只能维持一年多,躺在美容医院的椅子上,医生会在不经意间暗示你还有其他诸多毛病。

我挺同意一个博主之前说的,“整形的效果就像一个抛物线,人人都想追求最上面的峰值,但它是可遇不可求的。差一点,就有可能偏到左、右两边,但这个峰值只要在那儿,对大家来说始终都是个诱惑。

除了追求所谓的“峰值”,随着年纪变大,我对自己容貌上的改变也更敏感,作为男生,我其实挺恐惧那种“人到中年”的状态的,我不想要什么成熟的魅力,就想让自己停留在二十多岁的样子,有错吗?

——

image
ELLEMEN

实话实说,不动刀的注射型美容只是整容的前兆,我接触的大部分人,只要开始打针,多多少少之后都会动点刀子,我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最开始想去打玻尿酸是因为一直对自己的塌鼻子很不满意但又没有勇气直接去隆鼻,听说注射玻尿酸在山根那里可以让鼻子看起来立体一点,而且一次可以管半年,这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来说够用了,总好过那些民间偏方说一直捏可以让鼻梁变高吧。

说起来是打针,其实还是要上麻药的,我第一次躺在治疗椅上的时候整个人还有点忐忑,不敢看针管插进我山根的过程,但医生每注射一点都要喊我照照镜子看效果如何,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打完的样子,我头一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变成了高鼻梁,一度有点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那时候我还在国外留学,以前跟白人同学拍合照的时候都很自卑,会偷偷用p图软件把自己的鼻梁p高一点再发,那次打完针,我立马拍了n个角度的半侧面自拍,几乎可以原图直出。

尝到了甜头之后,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补注射一次,刚开始只觉得经济上有点吃紧,我打针什么的都是瞒着爸妈的,所以钱都得靠自己省吃俭用和做助教的那点补贴。

但没过多久,我就从一些新闻报道中了解到长期注射玻尿酸的“危害”,像我这种隆鼻的案例,反复注射后期可能会出现“阿凡达鼻”的现象,这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原以为找到了经济适用的美容办法,其实也不是“一劳永逸”的。

以前听人说,医美这种事,就像出轨一样,只有0次和无数次,因为即使是打针这种轻量级美容,一旦尝试过,就只会让你看到自己身上越来越多的缺陷——脸太宽、内双不自然、额头上出现抬头纹……只要你的变美之心不死,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堕入一个无底洞。

回国工作之后我先去开了双眼皮和内眼角,又去做了除皱……玻尿酸依然在打,但已经开始了解手术隆鼻的相关信息了,虽然依然处于摇摆不定的阶段,但我自觉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前段时间,有同事在我的怂恿之下也开始去注射玻尿酸了,其实自从开过刀之后,觉得打针什么的真的是浮云了,我也看过1818黄金眼上曝出来的那些案例,我觉得更多的是私人诊所操作不规范的问题吧,反正我现在努力赚钱,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变美之路增加安全的筹码。

毕竟,谁想一辈子活在美颜相机的世界里呢?

——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午休整形”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种趋势,那么,这些让全世界年轻人为之疯狂的肉毒素和玻尿酸,背后的科学原理是怎样的呢?

肉毒素,全名肉毒杆菌素,是肉毒杆菌在生长繁殖过程中分泌到菌体外的一种对机体有害的蛋白质类细菌毒素。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肉毒杆菌被微生物学家分离出来,由于肉毒素能使肌肉麻痹,二战时曾被当做生化武器研究,后来才被医学界捡起来,用它来治疗斜视。1978年,A型肉毒素(BoNTA)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被用于治疗非随意肌收缩、斜视、眼睑痉挛和半面肌痉挛。

上市几年后,它的另一个效果被治疗眼疾的患者报告给医生:他们发现自己皱纹减少了,偏头痛被改善了。背后的机制很简单,既然肉毒杆菌能起到松弛肌肉的效果,它便能消除那些管理面部表情肌肉所导致的动力性皱纹(比如抬头纹、眉间川字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打肉毒素脸会僵,其实与肌肉无关,因为衰老导致胶原蛋白流失、皮下组织、肌肉萎缩等产生的皱纹,肉毒素本身就派不上用场。

2002年, FDA正式批准A型肉毒素被用于美容,品牌名Botox代替了肉毒素讲究的医学用名,成为家喻户晓的微整形神器。根据美容与整形外科协会ASPS统计的数据,2016年美国肉毒毒素注射达到了700万例,《时代周刊》因此还发布了一篇文章《肉毒素是如何成为了治疗一切的神药》来讨论这个问题。

相比于肉毒素的广泛用途,玻尿酸的主要作用在于:填充。它更科学的叫法叫做透明质酸(Hyaluronic acid),是一种天然存在于生物体内的高分子多糖物质,起着保湿、修复、营养皮肤的作用。

不过目前尚无很好的方法能仅通过涂抹就让它进入“深层”,在微整形界主要靠注射来填充鼻唇沟、填充眼周、颧部和颞部凹陷、隆鼻、丰唇、隆颏等。玻尿酸进入皮肤后会被吸收,作为填充剂的持续时间一般是6-12个月,属于短效非永久填充材料。

注射玻尿酸是个精细活,《三联生活周刊》在一期整容专题里描述过一位医生打针的详情:“他在一位中年女性的两侧眼角部位各注射0.15毫升,用于提升眼角;眼角下部各注射0.1毫升,可以提升面部。注射脸颊的时候用锐针刺破皮肤,再换钝针斜刺上去,反复不停地在皮下做扇形移动,边移动边注射,让药物均匀分布,每侧注射了0.6毫升。”

但随着“午休整形”需求的日益增长,资本的涌入引发了不少恶性竞争,目前整个行业的质量令人堪忧,《2017微整形年度大数据报告》显示:

存在大量培训班、黑工作室等非法行医问题,市场只有不到50%的药品来源渠道可靠,剩下的则来源不明,渠道复杂;

无序压价使得医疗机构为补足利润各出险招,以次充好违规操作引发各类医疗事故……
但年轻人们却争先恐后地涌入其中,名人效应是一部分,当你感觉名人、富人以及那些出现在杂志上年轻又漂亮的脸似乎都在打针,甚至有明星开始乐于承认自己的微整,谁不觉得诱惑?微整是阶级跃迁的一条隐秘捷径。


一位心理医生在对整容人群所做的专项研究中表示,“有一些是完美主义者,过分关注外貌细节,他们站在镜子前,看到的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只会注意很少被人注意到的眉间的皱纹、法令纹的褶皱……尤其是年轻女性,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长皱纹的担忧。我对整容没什么偏见,只要满足合适时机、合适场合、合适人选,但目前这一切有点失控了。

对于“午休整容”,

你怎么看?


采访、撰文:Maa Lau / kylin

编辑:Maa Lau

图片设计:?

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