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张网红脸的城市

论网红程度,重庆、成都、西安称得上是中国城市界的papi酱、李子柒和李佳琦。不过和这三位成名经历各有千秋的宇宙网红比起来,这三个城市的网红养成道路却如出一辙:2018年,火于抖音。

image
网络

俗话说,抖音有三吹:成吹、重吹、西吹。去年年初起,这个位于中国西部的“网红三角区”逐渐成型,一直火到了2019年底,并且还有要继续火下去的野心。

image
网络

即使从未造访过这三个城市,但你也大概听说过西安的摔碗酒和毛笔酥,重庆的李子坝和洪崖洞,成都的春熙路和宽窄巷。这些本地人不以为意的日常场景,经过抖音十几秒短视频的渲染,成了扎根于外乡人心中必须要打个卡的诗和远方。

在抖音去年发布的一份《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中公布了城市形象短视频播放量的排名,重庆、西安、成都三个新一线城市一举打败了北京上海等网红老炮儿夺得前三的位置,其中重庆的相关视频播放量超过了百亿级。而让这三个城市一夜爆红的视频内容也各不相同:

重庆火于李子坝穿楼轻轨的猎奇景观,让人对这座8D魔幻城市心生向往;

image
网络

成都则一如既往离不开美食,播放量最高的一条视频是关于最文艺甜品店;而让古城西安火起来的,则是一条大雁塔的中国龙光影秀……所以说,烂怂大雁塔还是可以看看的嘛。

遥远的山城雾都,厚重的千年古都,以及巴适的天府之国,如今拥有了同一个名字:网红城市。在万物皆可网红的今天,我们对于“网红”这个词已经产生了抗体,然而我们的身体仍然很诚实地做着选择,奔赴一个又一个网红城市。

尤其是在抖音确立了短视频的江湖地位后,我们肉眼可见一场城市间的网红席位争夺赛,只不过一个残忍的事实是:

想要变成网红的城市越来越多,成功的没几个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西安人不管到哪都不能不吃泡馍。”这首《西安人的歌》在抖音上已获得了20亿次的播放量。对于去西安打卡的人而言,除了泡馍以外,热门的打卡食物还包括油泼辣子冰淇淋。

image
网络

不过对于西安来说,美食只是网红城市基因的一个部分。你或许也想学着《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张小敬那样,迫不及待地投喂自己水盆牛肉和火晶柿子,但你一定更想感受曾经长安的气度和风貌,去看一看古迹摸一摸城墙,感受一下历史的风扑面而来。

image
网络

同样地,虽然成都和重庆同样是西部美食重镇,但是却各有性格。

成都像熊猫一样巴适安逸,在茶馆和麻将桌上你才能见到最真实的成都人面孔,那是一种逍遥的烟火气;

image
网络

而长江、嘉陵江穿城而过的重庆则保留着码头文化,世俗市井,彪悍硬核,加之得天独厚的山城地形,不论在何处,你都无法一眼穷尽城市全貌——因此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够成为第二个重庆。

image
网络

在互联网时代里,网红总是相似的,现象级的网红却总是各有各的不同,这和“美人在骨不在皮”是一个道理。真正能大火的网红城市绝不仅仅是因为某一个景点、某一种美食,而是靠整个城市综合体取胜。

或许这能够解释为什么去年火起来的三大网红城市都来自西部。一个奇妙的现象是,根据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的数据,这三座网红城市的“粉丝”都集中于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沿海城市。“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西部城市独有的神秘气质和地理特色,让看腻了东部城市风景的年轻人产生了猎奇的心理。

作为对比的是,杭州同样被称为网红城市,并且是全国知名的网红聚集地——在西湖走一圈你就可以文思泉涌地写出一篇《拍抖音迷惑行为大赏》,而从抖音的数据来看,杭州的“网红程度”虽然已经在东部城市中排名靠前,但是在全国范围内,连前十都没有挤进。

image
网络

在这个每个城市都有机会成为网红15分钟的抖音时代,一座城市可以迅速站到台前引起瞩目。根据抖音的数据,2018年城市形象视频播放量top 100的名单里,你还可以看到衢州、马鞍山和茂名等以往存在感并不强的小城市。

一座城市能够成为网红,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好事儿,其中最为显著的影响就是带动当地的旅游经济。2018年,重庆在五一境内热门景点排行榜上,仅次于故宫名列第二,同年还入选了全球十大发展最快旅游城市第一名。

这样一种“低投入高回报”的城市营销方式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早在去年3月,时任西安市委书记的王永康就做出了“利用抖音宣传西安”的指示,成都和西安的政务机构也都纷纷开设抖音账号。

image
网络

重庆则更加直接,在热门景点李子坝地铁站下方修建了观景平台,供游客打卡拍照。

那些初代网红城市,都怎么样了?

“网红城市“这个词或许很新,但是这个概念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如今的这些网红城市已经是经过几轮洗牌后的结果。

“网红元老”的宝座,云南坐得稳稳的。无论是丽江、大理,还是香格里拉,都一度是全国文艺青年出走远方的理想目的地。那时候,这些偏远的网红城市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

image
网络

苍山洱海蝴蝶泉带给你都市缺乏的慢节奏,丽江则是人文气息浓郁的小资圣地,留住了大冰和他的小屋。“今天你丽江了吗”,一度是年度热词。而后经过有心之人的炒作,丽江成了“艳遇之都”,更是将受众范围拓宽到了文艺青年之外。

image
网络

早年的网红城市,一般都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比如气候宜人的厦门和三亚。

它们如今也没有不红,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每到节假日,通往三亚的路总是那么拥堵,鼓浪屿上仍然游人如织。只不过以网红的定义来看,它们多少有一些明日黄花的意味,很难再引起年轻人们强烈的猎奇和跟风心理。

image
网络

丽江也是如此。撇开近几年景区里出现的店家打游客、导游斥骂游客不购物等负面事件不谈,丽江也早已不再吸引早年的那一部分旅客。时至今日,如果有人因为去了丽江而标榜自己文艺,那恐怕反射弧真的有一些长。

网红城市也难逃“成名快过气快”的网红效应。成为爆款后,如何尽可能延长自己的网红寿命,还没有城市能交出很好的答案。

想要发展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包括旅游业等)的城市们,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存在感。但是在潮来潮往的今天,存在感并不常有。即使是那一小部分曾经成为网红的城市们,都面临着来打卡的人“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的后果。

这样的效应已经在新一代的网红城市身上开始显现。比如重庆,就正在经历一场“抖音后遗症”:在走红之后,重庆的民宿数量猛涨六倍,从5000家增加到了33000家。不过随着重庆的网红效应“降温”,民宿的入住率开始走低,渐渐显出供大于求的态势。

你愿意自己的家乡变成网红城市吗?

跻身网红城市之列,所能引发的经济效应有目共睹。然而对于很多城市原本的居民而言,自己的家乡成为网红城市却未必是一件好事。

从微观来看,物价和房价的上涨是必然。曾经几块钱能吃到的特色小吃,现在得花个二十块,还得到队尾等号;落户人数的增加,对投资前景的看好,都会导致房价的增长,而那些外出打工想要攒出家乡一套房的年轻人,也发现自己处在了尴尬的境地。

另外,拥挤的旅客使城市交通瘫痪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国庆期间上海采取了“雨刷式过马路”来分散人流,重庆则因洪崖洞游客数量过多而封路。

本地人更不敢在节假日出行,也不敢去那些被游客占领的热门打卡地,尽管那可能本来是他们最爱出没的休闲场所。

image
网络

比如成都的宽窄巷子,早年是成都当地人聚在一起遛鸟喝茶的好去处,但如今已经很难在那里看到最纯正的成都生活了。

从宏观来看,他们更担忧的是自己开始丧失对自己家乡的话语权。

原本的当地特色小店,逐渐被千篇一律的网红咖啡馆取代;当地人的餐饮一条街,逐渐被同化成了全国各地都可以看到的美食一条街;自己的生活日常,不得不因为城市的网红化发展而改变轨迹,就好像一些重庆人出行自觉避开李子坝站。

有别于以往的城市宣传片会展现城市全貌,抖音上的城市视频更多只是展现城市的某个侧面、某个符号,在游客蜂拥而至打卡并再次上传视频的过程中,这种刻板印象式的“城市符号”得以不断加深,那些原本个性鲜明的城市渐渐成为一座座自带人设的主题公园。重庆,迷宫主题公园;成都,美食&熊猫主题公园;西安,兵马俑主题公园……

image
网络

我们在真正了解一座城市前,就已经被剥夺了对它的想象。

英国社会学家约翰·厄里曾经在《游客的凝视》中提过“后旅游”(post-tourism)这样一个概念,即在我们奔赴景点之前,已经通过电视与录像等完成了到达观光目的地的旅游体验。

放在今天来说,我们早已通过网上铺天盖地的打卡照片看厌了洪崖洞和钟楼广场,了解了网红城市们的样子,当我们与这座城市初次见面时,还要如何发展出一种私人的观感和情感,并获得一份更加当地化的体验?

以及,成为网红,这些城市就已经抵达目的地了吗?

这些都是网红城市们需要思考的。而身居网红城市的本地人们也在思考,当我们的家乡成为网红后,它会不会变得陌生了?

参考资料

[1] 抖音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

[2] 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一座城市被抖音捧红是什么样的体验?

[3] 新周刊:网红城市之间,真的只差个1000w+视频吗?

[4] DT财经:重庆、成都、西安……为什么抖音网红城市都在西部?

[5] 河豚文旅:重庆的“抖音后遗症”

[6] 界面文化:1000个人心中有1个重庆,网红城市是如何杀死想象力的?

撰文:醺子

资料整理:周南

图片来自东方ic及网络搜索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