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21了,为什么我们仍着迷于Space Age?

飞向宇宙,浩瀚无边

封面
ELLEDECO家居廊

Space Age太空时代里,

人类登月,掀起了探索太空的热潮。

从科幻电影到流行文化都充满对未来的无限想像力。

大家为了把月亮、火箭、飞船搬进家里

创造出各式球型、流线型、彩色塑料的设计语言,

也成为跨越时代的经典风格。

人类从仰望星空,到飞向星空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跟宇宙对话

space age
ELLEDECO家居廊

Space Age,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年代。

通常是指1950年代至1970年代,人们围绕着探索太空、登月所展开的一系列对未来生活的浪漫想像。当我们回忆起这段黄金年代,并津津乐道地谈论当时的家具设计、时尚、音乐与电影时,会发现其实最戳中人心的就是:从仰望星空到尝试飞向宇宙,不断探索太空的精神。

当我们试着解开“Space Age为何至今仍令人着迷”这个魔法时,必须先从时代背景开始说起。

60年代,人类首次登月

随着二战结束,美国与前苏联开始进入“冷战”。1957年,前苏联抢先一步把人造卫星Sputnik送上行星轨道,成为人类进入外太空的第一个见面礼,也正式揭开太空时代的序幕。

近几年大热电视剧《王冠》(the crown)在第三季中,重现当时人们高度关注登月直播的盛况。
近几年大热电视剧《王冠》(The Crown)在第三季中,重现当时人们高度关注登月直播的盛况。
ELLEDECO家居廊

1969年7月20日,尼尔・阿姆斯壮缓慢地在荒凉的月球表面,留下第一个脚印。当时,全球有超过6亿人收看的这场“太空直播”。电视机里面的火箭,就像是地球伸出的双手,乘载着许多人的好奇心,冲上云霄。

“我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
ELLEDECO家居廊

“我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这句话除了是对宇宙发出信号,同时,从三十几万公里之外的月球上传回地球,如咒语般地传进坐在电视机前的人耳里,正式引爆探索宇宙的热潮,进入全民太空时代。

跟太空对话
ELLEDECO家居廊
space age
ELLEDECO家居廊

透过那个年代的流行文化,窥探人类第一次跟宇宙接触的亲密关系。我们对Space Age念念不忘,或许跟当时的流行文化息息相关。

《2001:太空漫游》

被视为科幻圭臬的电影钜作

《2001:太空漫游》
ELLEDECO家居廊

由鬼才导演Stanley Kubrick于1968年拍摄完成的《2001:太空漫游》,过去50多年来,我们还是不敢说自己完全看懂了。

库柏力克用一部电影的时间,讲述跨越千百万年的生命历程,探讨了人类与宇宙、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权利关系。

以奇怪的“动物星球”搭配悠扬的古典音乐开场,没有华丽特效,少得可怜的人声台词,长达10分钟的意识流......很难想象这是一部站在1968年角度去诠释2001年世界的电影。而电影中的空间站与太空舱的室内场景,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未来主义的设计风格。

David Bowie的两个虚构人物

汤姆上校与外星人Ziggy

sukita
photos©Sukita/The David Bowie Archive 2012

1969年,David Bowie抢在阿波罗11号登陆月球的前5天,发布了<Space Oddity>,一时之间大家都在呼叫“汤姆上校”。而1972年,David Bowie在新专辑中化身为一名外星人“Ziggy Stardust”,试图在末日来临之前用摇滚乐拯救地球。

david bowie
ELLEDECO家居廊

翻开Bowie的专辑与参演电影,星星月亮始终伴随着他的一生。以至于当Bowie逝世时,很多歌迷都说,他只不过是回到了他真正的家——太空,而《Black Star》也可以说是他遗留给地球的告别信。

设计师
ELLEDECO家居廊

在这场倾尽举国之力“征服太空”的追逐竞赛中,科学家与航太专家忙着研发火箭与星际飞船;家具设计师大胆地尝试新兴材料,如塑料、压克力、金属、玻璃钢,建筑师运用大量茧型、流线型的语言让建筑更未来感,汽车造型则是往火箭那边靠拢,巴不得能飞上天。

Eero Saarinen

把航站楼打造成空间站

纽约甘迺迪机场第五航站楼(twa)
纽约甘迺迪机场第五航站楼(TWA)
photo©David Mitchell / TWA Hotel
建筑内饰是大面积的红白色,搭配经典的tulip chair。
建筑内饰是大面积的红白色,搭配经典的Tulip Chair。
photos©anita ben

提及芬兰设计师Eero Saarinen,相信大家对他所设计的Tulip Chair、Warm Chair并不陌生。

eero saarinen
ELLEDECO家居廊

而在建筑方面,于1962年投入使用的纽约甘迺迪机场第五航站楼则是他的代表作。当时称为环球航空飞行中心(TWA),于2016年改建成机场内的豪华酒店。

anita ben
photos©anita ben

宛如鸟翼般的对称外型,用曲线代替直线,开放式的室内空间。整座混凝土外壳的航站楼大至玻璃幕墙,小至阶梯扶手都是一致的流线型。

Matti Suuronen

直接在各地组装飞蝶屋

matti suuronen
Matti Suuronen
ELLEDECO家居廊

小时候,我们对宇宙文明的想像总是离不开外星人和其飞行工具UFO,而芬兰建筑师Matti Suuronen早在1960年代就帮我们实现了“住进飞碟屋”的梦想。

photo©tim shafeev
photo©Tim Shafeev

飞碟屋的起源,从Matti Suuronen受朋友委托,制作了一个易于搭建、能够适应崎岖地形的滑雪小屋(After-Ski)开始。他利用聚酯树脂、玻璃纤维和丙烯酸窗户搭建出由16个部件组合成的小屋,也可以说是“Futuro”的雏形。

后来“Futuro”成功批量生产。至今,在芬兰、新西兰、俄罗斯、美国、日本等地都可以看到这个前卫大胆的胖墩墩飞碟屋。

venturo
Venturo
ELLEDECO家居廊

Futuro预制屋大获成功之后,Matti Suuronen于1971年又设计出“Venturo”,最初的构想是设计成一个模块化的避暑别墅,面积45平方。坚固耐用,可灵活拆卸组装、便于直升机搬运都是它的特性。后来“Venturo”经常运用于银行、加油站、咖啡店和售货亭等场景。

india rose
photos©India Rose

到了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汽油价格暴涨,这场塑料建筑的狂欢才逐渐消退。

Rodolfo Bonetto

圆角!圆角!圆角!

塑料组合
4/4塑料组合茶几,1969年由B-Line出品。
photos©_leegarden_
boomerang lounge chair
Boomerang Lounge Chair,1968年由B-Line出品,被MoMA列为永久收藏。
ELLEDECO家居廊

1960年,30岁Rodolfo Bonetto从一名爵士鼓手转行到汽车零件开发设计师,这段时间激发了他对设计极大的热情,并且赢得有着“意大利设计界奥斯卡”美誉的金罗盘奖。从时钟、电话、滑雪靴到灯具、茶几,Rodolfo擅长以有机线条、圆润轮廓将耦合零件系统性地组装在一起,打造出和谐、简单、宁静的经典作品。

Vico Magistretti

会发光的宇航员头盔

vico magistretti
ELLEDECO家居廊

意大利著名的设计大师Vico Magistretti,致力于现代主义的创新,他致力于创造集功能性、理性、优雅于一体的建筑和家具。

诞生于1967年的eclisse台灯,外形让人想到宇航员的头盔。随着灯罩旋转,形成内阴影来调节亮度,极具设计感。
诞生于1967年的Eclisse台灯,外形让人想到宇航员的头盔。随着灯罩旋转,形成内阴影来调节亮度,极具设计感。
ELLEDECO家居廊
普通人
ELLEDECO家居廊
space x
ELLEDECO家居廊

从特斯拉老板Elon Musk打造的民营航太运输公司Space X,到最近两位亿万富翁Virgin维珍集团老板Richard Branson,和Amazon亚马逊集团老板Jeff Bezos比赛谁先飞上太空。

太空梭的时髦造型、飞行高度、停留时间、所消耗的碳足迹、可持续的回收计划......星际旅行的一切,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我们透过直播中的太空舱画面,从窗户看到泛着蓝光的地球边缘。也看到经历过大风大浪的70岁亿万富翁,在宇宙面前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解开安全带,跟着宇航员一起体验0重力漂浮。

太空旅行,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真的能实现吗?真的有外星文明吗?移民火星后会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面对宇宙,我们总有无数个天真傻气的问题。也许,我们不只是着迷于Space Age风格的建筑与家具,而是喜欢那份用自己的方式跟星星对话的浪漫。对于太空旅行的期待,也许只不过是想要看看月球,看看银河系,然后回过头来,看看地球而已。

扣上安全带,我们准备向宇宙出发!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家居廊DE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