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黎:乡村设计,不应“为建造而建造”|乡村复兴

现代设计如何在乡村“落地生根”

封面
ELLEDECO家居廊

随着乡村建设不断发展、深化,

当代性的建筑设计与传统的乡村发生碰撞,

也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思考。

DECO“乡村复兴”企划第二期,

让我们共同探讨:当代设计如何真正扎根乡村

我们相信好的建筑当与场地相互联结,

对所处环境的理解和尊重,

让建筑在乡村真正焕发生命。


乡村复兴
ELLEDECO家居廊

关于建筑师

建筑师
ELLEDECO家居廊

华黎,迹·建筑事务所(TAO)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2008年,经由朋友介绍,华黎来到云南北部边境的界头乡新庄村,主持设计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偶然的机会,却让华黎加深了对于乡村、对于拥有鲜明地域特征的环境的喜爱,成为此后一系列乡村设计的开端。

在华黎心中,乡村对于环境有一种“知天命”式的尊重和遵从。而好的建筑设计,同样需要对所在的环境、场地形成回应。无视环境的建筑,终究是苍白无力的死物。而对于场地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有着充分理解的设计,则因此拥有了意义与价值,从而在场地中扎根、生长。


在华黎的设计理念中,“场地”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每个建筑的场地独特的、不可替代的品质和特点,一直是华黎关注的焦点。

而在中国的乡村,恰好有很多这样的场地尚待发掘——不同的地域、历史、文化背景,赋予了乡村迥然各异的气质和风貌。从这个角度看,华黎与乡村产生联系,虽出于偶然,又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ELLEDECO家居廊

从2008年至今,华黎与他的迹·建筑事务所(TAO),主持设计了多个乡村建筑项目: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武夷山竹筏育制场、云南保山新寨咖啡庄园、先锋厦地水田书店、崖顶咖啡厅及塔居……

每个建筑都有着鲜明的现代设计风格和特征,但却丝毫不会显得突兀,现代设计与当地元素集于一身,让全新的建筑与周遭环境浑然一体。

水田中的书店
水田中的书店
ELLEDECO家居廊

屋顶夹层平台
屋顶夹层平台
ELLEDECO家居廊

看似信手拈来的设计,背后是华黎对场地的深度挖掘与思考。在选定项目之前,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观察场地,“看看场地有没有东西能够打动我,有就做,没有就不做”。在现场,他观察环境、拍摄图片、绘制速写,深入了解当地气候、资源、文化、历史等诸多细节,加以提炼,再据此构建设计的雏形。

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建造过程
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建造过程
ELLEDECO家居廊

建造过程中,如何将当地特有的建材和建造手法与当代设计结合、如何与当地工匠有效沟通,同样为华黎所看重。这种对场地特性的持续关注,让华黎一度被冠以“在地建筑师”的称号。

林建筑屋顶俯视和局部仰视
林建筑屋顶俯视和局部仰视
ELLEDECO家居廊

在当代的乡村设计中,一个并不鲜见的误区是,将乡村建筑设计看做“现代、先进”的外来者对“落后”乡村的某种施与和提升,试图用建筑设计简单粗暴地改变当地的风貌,结果是建筑美则美矣,却仅能煊赫一时,最终因格格不入而失去生命力。而华黎认为,当代设计需要“新”固然是无需置疑的,但也需要给予建筑的场地、环境充分的尊重,以对场地的理解为基础,来思考建筑的呈现形式。忘记这一点,刻意地“为设计而设计”“为建造而建造”,便很容易掉进“炫技”的陷阱之中。

乡村设计
ELLEDECO家居廊
乡村设计
ELLEDECO家居廊

在华黎的观点中,无论在城市或乡村,建筑之于场地,应该如同植物之于土壤——场地的存在让设计不是无根之木,而新的设计则对场地形成了一种回应。拥有根基的设计,才真正拥有了生命。他的乡村设计,正是这一观点的实践与印证。

从上空鸟瞰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从上空鸟瞰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ELLEDECO家居廊
乡村建筑
ELLEDECO家居廊

▧ 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

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位于高黎贡山西麓,新庄村龙上寨村口的一片油菜花田中。新庄村一半以上家庭中都流传着古老的构树皮手工造纸技术,有实物佐证的造纸历史有400多年,可追溯到明代洪武年间。而设计这一建筑的动机,是为了向来访者展示新庄古老的手工造纸工艺及相关文化产品。

从高黎贡山上看博物馆
从高黎贡山上看博物馆
ELLEDECO家居廊

整栋建筑是鲜明的现代建筑风格,但却是由当地工匠采用传统木结构建筑手法建造而成。建材使用的是当地盛产的杉木、竹子,墙面则使用了手工纸,仔细观察,不难看出特意保留的建造痕迹,古朴而富有质感。

门厅和展厅
门厅和展厅
ELLEDECO家居廊

从外观上看,博物馆呈现出微型村庄般的聚落形态,高度和村内建筑相当,和整个村庄一起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博物馆,每户人家都可以向访客展示造纸工艺。展览区包括6个不同形态的展厅和中心庭院,二层设置了办公空间,通过室外楼梯上到三层,则是客房和屋顶平台。

博物馆
ELLEDECO家居廊

透过联通庭院的小型街巷、推拉窗和平台,村落周边的山色、田园尽收眼底。建筑、村庄和自然环境,组成了一片韵律感十足的风景画。

▧ 武夷山竹筏育制场

武夷山竹筏育制场位于武夷山星村镇附近乡野中的一块台地上。在当地,将轻便易用的竹筏作为交通工具非常普遍,而近年来,大量漂流的游客让竹筏的需求量居高不下,竹筏育制场便应运而生。

武夷山星村镇东北面夜景
武夷山星村镇东北面夜景
ELLEDECO家居廊

每年冬天这里要采集晾晒约22000根毛竹,制造成1800张竹排。整栋建筑竹排制作车间,办公及宿舍楼这三栋建筑及其围合的庭院组成,内部又按照生产需要分成不同的小单元。

大车间西立面室内和局部,工人们在造竹筏。
大车间西立面室内和局部,工人们在造竹筏。
ELLEDECO家居廊

在设计上,将当地非常普及的日常性材料与工艺在设计中进行有针对性的运用,以回应气候和项目的功能需求。作为工业建筑,武夷山竹筏育制场摒弃了多余的形式,由混凝土结构、混凝土砌块外墙和竹子构成——在逐步进入现代化的武夷山乡村,混凝土是常见的建材,而用混凝土砌块横放组成空心外墙,也是当地普遍的做法。

武夷山
ELLEDECO家居廊

在气候炎热、保温需求低的武夷山,这样的结构有利于散热通风。材料和工艺均来自当地,不做过多表面处理,呈现出自身原本的特点。

▧ 新寨咖啡庄园

新寨咖啡庄园位于云南保山潞江坝。这里是世界著名的小粒咖啡产区之一,地点选在高黎贡山下坝湾村中心的一块台地上,向北望去,可以俯瞰潞江坝和怒江峡谷的壮美景色。

新寨咖啡庄园
新寨咖啡庄园
ELLEDECO家居廊

建筑整体由两组院落构成,其中包括一座建于八十年代的废弃电影院——一栋灰砖建筑。位于高黎贡山东侧的潞江坝,在建材的选择上与西侧的新庄村形成鲜明的对比:干热、多白蚁的环境,让自产的灰砖成为了潞江坝的常用建材,这也为华黎的设计提供了灵感。

三层视野
三层视野
ELLEDECO家居廊

新建建筑分为三层:一层用十字砖拱构建出地窖式的厚重空间,用于储藏咖啡豆。中层加工区采用大跨度钢梁与单向砖拱结合的形式,便于操作、视野开阔,将庭院与峡谷的景色同时引入建筑内部。顶层客房部分则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最为通透,可以方便地俯瞰四周风景。

从上至下呈现的空间分别是:咖啡加工区单向拱及咖啡储藏区十字拱空间。
从上至下呈现的空间分别是:咖啡加工区单向拱及咖啡储藏区十字拱空间。
ELLEDECO家居廊

由低到高,材质与结构也逐渐从厚重转为轻盈,带来令人愉悦的节奏感。

▧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位于福建屏南厦地古村村落北侧的水田中央。

厦地村自古有“屏南四大书乡”的美称,历史长达800年,保留了大量的古建筑。而水田先锋书店的前身,是一栋荒废已久的民居,改建前仅剩三面夯土墙和一面残破的院墙。

从上空鸟瞰福建屏南厦地古村
从上空鸟瞰福建屏南厦地古村
ELLEDECO家居廊

如何平衡现代设计与古老场地本身的特质?华黎的方案是,将新建部分隐藏在三面旧有墙体之中。从外观上看,书店与村内其他建筑别无二致,而若是俯瞰的话,才会发现混凝土和钢结构的新建筑被包裹其中,恰如从旧有的格局内生长出来一般。传统与当代,在这里形成了共生和对话。

书店一、二层阅读区域
书店一、二层阅读区域
ELLEDECO家居廊

建筑中心,一根穿钢柱穿透混凝土结构,撑起了伞型屋顶,创造新与旧联系的媒介的同时,赋予老墙依然存在的合理性。伞形屋面结构悬挑,四角的槽钢将屋顶拉住以保持其侧向稳定。

屋顶
屋顶夹层平台与伞形结构。其位置以及双坡形式和老宅过去曾有的传统屋顶相对应,新的屋顶是钢结构与钛锌板屋面这些当代做法所形成的一种对传统的转译。
ELLEDECO家居廊

▧ 鸡鸣岛崖顶咖啡厅及塔居

鸡鸣岛是山东威海的一座小岛,孤悬于大海之中,岛上仅有居民200余人,从事渔业生产。悬崖、岩石、海平线,带来遗世而独立的距离感。

鸡鸣岛
ELLEDECO家居廊

场地位于北侧崖顶,面向大海。混凝土结构的住宅有力、钝重,如同嵌入山中的巨石,屋顶融入山顶大地,另一侧则从山崖挑出,指向宽阔的大海。居住塔则是垂直指向天空。4.5m×4.5m的平面让力量感得以凝聚。两栋建筑、相互垂直的指向,远远望去,这里如为山与海的中继点,将视野引向更远的地方。

鸡鸣岛
ELLEDECO家居廊
鸡鸣岛
ELLEDECO家居廊

提问
ELLEDECO家居廊

华黎:乡村设计需要当代性,也要保持克制


Q:如何理解“建筑是与其环境不可分割的有机体”?

在我看来建筑不仅是一个孤立的结果或物体,它本身是有生命的,是环境中的一个部分。建筑需要和所在的场地、环境与人联系在一起。每个项目都有其自有的场域特定性,这也是其独特性的原因所在,设计和建造应该围绕这一点而展开。为建造而建造,我觉得最后就会掉入到炫技的陷阱里,偏离了最应该被表达的内容。

华黎
ELLEDECO家居廊

Q: 您是如何理解乡村营造中的“在地建造”的?

“在地建造”其实并不是纯粹的本地化。同样需要运用现代工业的元素。 比如,当地的工匠做木结构非常熟练,有庖丁解牛之感,但需要做防水、建造卫生间,他就束手无策了。这样的情况非常正常,因为他并不处在现代建造体系内。但今天的建筑没有防水、没有卫生间是不行的,还是需要从外部引入。

华黎
ELLEDECO家居廊


另一方面,我认为“在地建造”是需要先有一个“地域”的。而“地域”这个概念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还存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如果这个系统被同化了,“地域”也就不存在了。

因此,我理解的“在地建造”,是在某个地域里还存在一种系统,这个系统包括建造方式、与周边资源的关系、气候、以及人文气质。如果它们还存在的话,就可以运用,如果不存在,也没有必要去强求。

华黎
ELLEDECO家居廊

比如武夷山这样的地方,其系统是已经被同化的。混凝土技术、砌块墙体,不止武夷山,全国乡镇都有,这个时候就要看你怎么去运用它,思考它是不是适合这个项目。竹筏厂里面有烧的工艺,会冒出大量的烟,于是我采用了砌块镂空墙。可见,“在地建造”最终还是要回到项目本身,才是一个更自然的选择。

Q:您如何在“新”的现代设计与“旧”的乡土气质间取得平衡?

既然新建筑,就应当从当代性的立场和视角进入,与传统对话而不只是沿袭传统,但应该保持一定的克制。

比如在先锋厦地水田书店设计中,从对厦地村整体风貌环境的感受出发,我认为建筑呈现出的“新”应该是适度的,没有明显的异物感。因此,老墙成为了容器,包裹了混凝土和钢结构建造的新建筑,而最西端有一个悬挑部分,作为内部新建筑的一种提示。在这里,新和旧不是对立的,它们交融、呼应,形成了现代与传统的对话。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家居廊DE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