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燕飞上海新家:居中有山水

陈燕飞上海新家:居中有山水

elledeco
ELLEDECO

深谙中国古典美学的陈燕飞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家,十年创立设计品牌生涯,他对家的理解已经是广约博取、无问西东,又有当代文人的坚守。

The Owners

灯具采用flos 2097吊灯,增加用餐柔和气氛。画家郑在东的画作为餐厅气氛增加几分灵动。
灯具采用Flos 2097吊灯,增加用餐柔和气氛。画家郑在东的画作为餐厅气氛增加几分灵动。

陈燕飞、陈晏平夫妇、从事设计工作多年,2011年创立中国当代文人家居品牌“璞素”,设计继承中国明式古典家具的神韵和线条之美,旨在再塑当代东方风雅生活。家具设计作品曾经斩获2012年国际EDIDA中国区最佳最佳座椅设计奖,2016、2017年度中国家具设计金点传承奖,2020年产品设计红点奖。是中国原创家居设计界的领军人物之一。

客厅&餐厅

玄关处的面条柜。
玄关处的面条柜。

汽车驶向上海东郊,视野逐渐开阔,深谙中国古典美学的陈燕飞忽然觉得这样的景色也别有风味,开始着手设计新居。陈燕飞引导我们参观,虽然刚刚搬入不久,房子从设计之初已经烙上其鲜明的个人色彩,房屋主调为白色,玄关处摆着一个面条柜和一条古董藏毯,先声夺人,亦有传统风水的讲究。

入门处的小客厅,最能体现主人家居趣味,古典与现代、东方和西方之间的碰撞。
入门处的小客厅,最能体现主人家居趣味,古典与现代、东方和西方之间的碰撞。

入门右行为一个小客厅,客厅的茶几是民国时期徽州的一张汉白玉八边石桌,石桌上镌刻有优雅的如意纹。在一开始陈列时,陈燕飞尝试过多次在这里摆上各种各样的茶几,最后还是选了这张石桌。

小客厅中摆放的汉白玉八边石桌。
小客厅中摆放的汉白玉八边石桌。

他觉得这张摆放在院子里的桌子放在室内更好,因其材质上的坚硬,冲破了其他家具带来的舒适和平淡,把人的心理和户外世界连通起来。

elledeco
ELLEDECO

古典家具和国内外的经典设计陈列在一起时,在空间内形成小小的视觉冲击。艺术品和茶几颜色的出格,很好地平衡了空间的空旷感。白色为主的空间,最大程度地拥抱了窗外绿意,闲来无事坐在沙发里,便是最亲近自然的时刻。

elledeco
ELLEDECO

作为当代文人家居设计品牌“璞素”的创始人和设计师,房子里摆放的主要是璞素的家具。除此之外,清代榉木花几、清代官帽椅、瓦西里椅子、BoConcept椅,可以窥见主人在趣味上的博取广约,无问西东,但主要气质仍然是儒雅的文人气质。

elledeco
ELLEDECO

屋子里的艺术品多来自陈燕飞多年旧藏,也有他自己创作的巨幅书法作品,客厅层高高达十米,放上这幅作品由上而下地贯通了空间的气息。还有诸如雕塑、油画等,艺术和空间之间并无一种刻意制造的距离感,而是居于其中的人的生活面向之一。陈燕飞说:“我总是在强调生活必须自然,必须艺术,你过着怎样的生活,便做什么样的设计。”

日常家庭聚餐,饮食清淡而有滋味。餐具选用景德镇陶瓷设计品牌雷堂器皿,璞素同心圆桌与怀山靠背椅形成中式餐厅的围合感。
日常家庭聚餐,饮食清淡而有滋味。餐具选用景德镇陶瓷设计品牌雷堂器皿,璞素同心圆桌与怀山靠背椅形成中式餐厅的围合感。

书房&茶室

连接客厅和书房的拱门元素。
连接客厅和书房的拱门元素。

客厅与书房连通,小小的拱门元素应用,形成空间上的视觉错落感,也是对古典月洞门的一次致敬。书房尽可能简洁,只有一桌一椅,一个博雅书架,闲来休憩的椅子为80s'古董瓦西里椅,空间黑白分明,又有柔和缓冲。

博古书架和80s'古董瓦西里椅。
博古书架和80s'古董瓦西里椅。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多年来陈燕飞收藏的古典家具和国内外的经典设计,它们陈列在一起时,在空间内形成小小的视觉冲击,但很快就能让人适应,主人特意要在中式家居氛围中创造一些旁逸的意外。

明亮的茶室,和背景处的清代榉木小柜。
明亮的茶室,和背景处的清代榉木小柜。

餐厅、客厅、茶室,和书房之间没有做隔断,保持起居动线的连贯和完整。室外的天光毫无遮挡地冲进来,即便是冬日,茶室的白天也明亮宜人。清代榉木小柜既是装饰,也是实用的收纳空间。

茶室选用的璞素霸王枨长方桌,和flos蚕丝灯。
茶室选用的璞素霸王枨长方桌,和Flos蚕丝灯。


茶室选用璞素霸王枨长方桌,能够招待八人以上,是重要的会客空间。灯具采用Flos蚕丝灯,天然材料增加茶室的自然感。

elledeco
ELLEDECO

别墅原本的格局被切得很碎,小房间多达七间,却不开阔,陈燕飞将空间重新整理一遍,将一楼打通,只保留一间客房,空间之间用不遮光的格栅来区隔,这样能够尽可能地保证日光进入室内,白天即便不开灯,也能够在室内形成良好的光照气氛。

茶书房&卧室

elledeco
ELLEDECO


二楼为个人书房和茶室空间,陈燕飞把自己的书房安置在二楼中间的厅里,书房是他觉得最能体现个人趣味的空间,他在这里写字画画,也摩挲自己多年来收藏的顽石、砚台,抬眼可见窗外的绿意。书架摆满日常把玩之物,这里更加重视私人趣味和私密性,是“非请勿入”的场所,柜子为明式书柜的复刻。隔栅之外是客厅空间,在书房内可以影影绰绰地看到室外空间,同时借得天光。

璞素抱月矮座线条柔和,是榻榻米空间的理想坐具。
璞素抱月矮座线条柔和,是榻榻米空间的理想坐具。

书房一侧是一间榻榻米茶室,一楼茶室大,二楼茶室小而精。茶室和书房紧紧相连,是他一直提及的“茶书房”居住理念的实践,是纯粹的身心安顿之所。

另一件有特色的经典家具,璞素南山架子床,将屏风和架子床合二为一,从古典架子床演变而来。
另一件有特色的经典家具,璞素南山架子床,将屏风和架子床合二为一,从古典架子床演变而来。

室内所用的绿植多是主人多年养护的松树盆景,摆上几天就换一换。“中国的古民居非常注重和自然的联系,总是会留一个孔隙或者空间给自然,比如南方的天井,北方的四合院,当然他们主要是从光照、通风等实用层面来考虑的,也间接地靠近了某种天人合一的居住理想。

家中摆放的盆栽。
家中摆放的盆栽。

现代住宅考虑得更多的是如何将自然与人的居住环境隔绝开,人的房子越来越像是密不透风的盒子。所以在设计这个房子的时候,我借鉴了一些古民居的做法,譬如回形的动线结构,即从左边走,绕一圈是可以走回起点的。这样一楼空间的便利性和通透感都能够达到最大,在任何地点,都可以很快走到前院或者后院。人和自然的距离就非常近了。”

小院

院内错落摆放着主人多年收集的各种石器,颇得野趣。
院内错落摆放着主人多年收集的各种石器,颇得野趣。

居住空间和自然无缝衔接,从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发,都能很快走到户外。院子里面散落着落叶,有一种带着自然清新的轻微杂乱感。室内室外的绿植装饰都为精心养护的盆景,增加空间的线条感和古典画意。

精心养护的盆景。
精心养护的盆景。

谈及对自己家的设计理念,陈燕飞说:“如果一个家庭人口并不多的话,其实不需要那么多房间,但良好的居住气氛就需要开阔通透。空间越简洁,越需要对家具、艺术品、光照等思考深入仔细。窗外的自然环境如此优越,我希望在这个房子的每一处都可以看得到绿色,听得到鸟叫。”

如何打造“混搭”又不突兀的家?

a. 在空间和背景处“留白”

摄影师张克纯的家。
摄影师张克纯的家。

摄影师张克纯的家中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老物件,为了给这些物件流出足够的表现空间,又不让室内显得太过拥挤,张克纯没有对这个叠拼别墅的构造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而是保持了常见的结构。

收集老物件是张克纯的爱好之一,从四千年前文化期的到民国时期的物件都能在这里找到。
收集老物件是张克纯的爱好之一,从四千年前文化期的到民国时期的物件都能在这里找到。

除此之外,为了同时包容这些时间跨度极大的老物件,张克纯在颜色上采用了大面积的白,给这些老物件提供了一个素净的背景,不会让视觉有杂乱感,虽然庞杂,但是有序。


b. 用共同的主题联络不同风格

艺术家吴谦的家。
艺术家吴谦的家。

艺术家吴谦的家里也摆放着各种家具和装饰物件,它们的年代不同,产地也不同。20世纪中期的欧洲托盘桌、悬挂的古董字画、明清时期的瓷器,1950年Hans J. Wegner设计的Y型椅……所有的物件摆放在一起时,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有种相得益彰的味道。

20世纪中期欧洲托盘桌。
20世纪中期欧洲托盘桌。

将这些物件联络起来的主题是吴谦的“中庸之道”,不强求每一个物件来自相同的产地,而是更追求彼此之间的一个平衡,才能找到空间本身最舒适的姿态,也让物件们在强烈对比的同时,也显得相得益彰。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家居廊DE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