琚宾:不为东方风格所困| DECO设计场

琚宾:不为东方风格所困| DECO设计场

elledeco
ELLEDECO

自2003年创办水平线设计以来,琚宾通过诸如糖舍、章堰文化馆、纽约艺术家工作室等诸多项目迅速打开了自己以及水平线设计在世界空间设计领域的版图。如今当人们依旧沉醉在其打造的东方美学空间时,他却认为,设计师不该被局限在一种风格之内。

地处深圳的水平线工作室

琚宾:设计师,水平线设计创始人兼首席创意总监,创基金理事。
琚宾:设计师,水平线设计创始人兼首席创意总监,创基金理事。

隐于闹市的设计事务所对于琚宾来说,深圳是一座很亲切的城市,这里不存在地域偏见,很多人来到这里奉献自己的能量,并在发展进程中不断地产生化学反应。深圳是一座充满无限活力、机遇、可能性和想象力的城市。

elledeco
ELLEDECO
北京以及深圳的水平线工作室团队总人数一共约有80位工作人员,其中方案人员大约有45个人。
北京以及深圳的水平线工作室团队总人数一共约有80位工作人员,其中方案人员大约有45个人。

从Massimiliano Fuskas设计的宝安机场驱车驶向城市的中心,经过满目异国建筑的深圳世界之窗后不远后拐入东方花园,便可抵达由琚宾创立的水平线设计工作室。这里是深圳最早规划的别墅区,建筑体的密度低,景观植物的充沛,让这里有了大隐隐于市的清幽。

即便整个小区被绿植紧密环绕,水平线工作室里依然配置了数个独立的小花园。
即便整个小区被绿植紧密环绕,水平线工作室里依然配置了数个独立的小花园。

“听见鸟叫了吗?”当被询问为何将工作室的选址定在这里时,琚宾用这句反问句漂亮地回应。的确,环目四周,水平线工作室身处在自然之中,掀上窗帷后,窗外的绿植也呈奔腾入室的盎然感,闭门即深山,与此同时,身为容纳了数十个人的工作室,这里在交通上又是四通八达。

水平线工作室:3f
水平线工作室:3F

在琚宾的眼里,设计师是解决问题的人,而设计是感性和理性被平衡后的产物。在情感上,琚宾被自然所吸引,能看上一整天的大自然,而在理性层面上,却又要解决员工及个人实际的生活便利问题,选址在这里,似乎更印证了他口中所说的“平衡”二字。

水平线工作室:b1
水平线工作室:B1

elledeco
ELLEDECO
位于b1层的材料室堆放着琳琅满目的材料,而琚宾最喜欢的是那些可以和空间、阳光、空气、自然发生关系,慢慢变老,会呼吸的材料,例如:土、木、砖、瓦、瓷。
位于B1层的材料室堆放着琳琅满目的材料,而琚宾最喜欢的是那些可以和空间、阳光、空气、自然发生关系,慢慢变老,会呼吸的材料,例如:土、木、砖、瓦、瓷。

整个水平线设计事务所,被分成了地下一层,地上三层。平日里,琚宾在早上同工作室的伙伴们打好招呼后,时间便都是自己的,直到午后,才会进入紧凑的讨论阶段,至于晚上,则是陪伴自家姑娘的亲情时刻。生活的平衡,在琚宾眼里同样重要,一个设计师,只有平衡了生活,才能一直保持灵感的温床,当项目来临时,来自生活的灵感才能在这个温床里孕育而生。
琚宾将设计灵感、思考绘制在画纸上。

显于自然的设计作品
阳朔糖舍

阳朔糖舍
阳朔糖舍

在设计糖舍时他曾说“设计的本质来源于自然,温度来源于乡土,感动来源于人文,而高贵来源于学养。”糖舍酒店被包裹在秀美的自然景观中,于是琚宾在设计糖舍时最大限度地展现了自然景观,不抢夺自然的秀美,将设计“藏起来”,或者说空间需要和自然景观联系起来,与自然和谐,达到一种气质上的统一和韵律上的平衡,酒店就是景观本身。两者之间相互映衬、加分。

章堰文化馆

章堰文化馆
章堰文化馆

章堰文化馆同样与自然有所关联,现场有两棵古树是原地保留的,一棵老槐在入口小广场,另一棵水杉在水院里,其他都是因着院子的所需新种植的。植物和材料一样,都和江南有密切的关系,具体也能从文人的意境去解读。晴翠枯荣风雨,都会有不同的景致不同的声音乃至气味。自然对于琚宾的重要性几乎体现在了每一个设计项目中。

西塘良壤酒店

西塘良壤酒店
西塘良壤酒店

时常有人问琚宾糖舍与良壤的不同,其实这两个酒店都与自然、艺术紧密相关,空间设计手法都是当代的、建构的,材料都具有在地性。不同的是糖舍的基础条件非常好,有得天独厚的自然风貌以及难得一见的工业遗址,良壤则全然相反,因此,琚宾需要在规定的建筑风格中“造”出自然景观,用朦胧的关系围合出氛围,以游园的方式引导人的情绪,让人在行走过程中感受水院倒影与凉亭、与不同功能空间的对话。

西塘良壤酒店
西塘良壤酒店

在琚宾的设计场里,设计永远是围绕着人和空间发生的关系,而非风格。对于外界评论自己为东方风格的设计师,琚宾并不认同。尽管作为中国的设计师,琚宾的项目却是遍布全球的,从美国纽约到柬埔寨等地,都有水平线设计的落地项目。

水平线工作室的二楼过道上,摆放中国杯御风者1的游艇模型及章堰文化馆建筑模型。
水平线工作室的二楼过道上,摆放中国杯御风者1的游艇模型及章堰文化馆建筑模型。


对于琚宾而言,他喜欢的设计需要有社会属性、地域性、历史文脉的提纯,并通过设计可以重新塑造当下一种人和人的关系,而非被局限在所谓的风格标签之下。

位于事务所1楼的会议室内,摆放着一个15米高的模型,模型包括了巨型的山体和复杂地形。
位于事务所1楼的会议室内,摆放着一个1.5米高的模型,模型包括了巨型的山体和复杂地形。

回溯其根本,琚宾认为“在中国当下的发展,社会需要一种文化的回归以及复苏,甚至是自信,因此需要一群这样的人来承载这些别人期望的标签,但是设计师不应该被标签所框住,这是个体面对社会的选择。风格定位是留给评论家的,设计师要做的事情是当下的时间点,结合所有文化、艺术、业态、造价等复杂因素后,给到历史关联的合适结果,不仅是解决了功能问题,并指向了一定的意义,才是空间设计最高的境界。”

设计背后的琚宾

走入水平工作室的三楼,琚宾最常待的地方,摆满了中式古董、印尼佛像。
走入水平工作室的三楼,琚宾最常待的地方,摆满了中式古董、印尼佛像。


elledeco
ELLEDECO

工作室的顶层是琚宾最常待的地方,严格意义上,这却不是他个人专属的空间,只要琚宾老师不在,这里便会自然地成为另外一个会议室,但从另外一个维度上来说,这又是属于琚宾的空间。

柜子最上方摆放着跟了琚宾最久的物件:父亲的双卡录音机。
柜子最上方摆放着跟了琚宾最久的物件:父亲的双卡录音机。

elledeco
ELLEDECO

这里陈列着琚宾父亲早年购买的双卡录音机、其收藏的中国古董、日本茶器、印尼佛像、同艺术家合作过的艺术作品,但若要说起最喜欢的,琚宾还是选择了堆满了三个墙面的书籍,书的内容涵盖了设计、哲学、艺术、自然还有历史。

书柜中摆放着各类不同的书籍,《建筑与虚无主义》、《声音的种子》到《奥古斯都》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书柜中摆放着各类不同的书籍,《建筑与虚无主义》、《声音的种子》到《奥古斯都》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而其中也不乏大量的设计书籍。
而其中也不乏大量的设计书籍。


文学、艺术、建筑在琚宾的眼里,这三者可以构建成永恒的关系,文学是永恒的,艺术和建筑则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事物里相对永恒的,设计是手段,历史则是永恒的刻度。

elledeco
ELLEDECO

除此以外,还有一点是永恒的,那便是琚宾设计里,对于创新设计思维的追求。琚宾并没有给自己设限,唯一的限制就是必须不断地创新和挑战。

对话琚宾

elledeco
ELLEDECO

Q:像阳朔糖厂这样的旧建筑改造项目是否能更加引起你的兴奋?
A:旧建筑是我其中的一个兴奋点,但不是全部。因为设计师和项目的相遇并不是刻意的,而是项目本身来到了面前,同设计师发生了关系。也因为我和糖厂这个项目发生了关系,也取得了好的成果,所以越来越多的类似项目找到了我。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地域、每一个业态,只要是我喜欢的,我都愿意去挑战。

elledeco
ELLEDECO

Q:为什么会说设计师不应当把自己归类于某种风格?
A:我认为最后的这些风格,别人怎么来定位是留给评论家的。所有设计师该做的事情,是在当时当下,针对手里的项目,针对历史产生合适的结果,这个结果的合适,不仅仅是因为你实现了它,而更应该指向更多。比如如何通过设计让别人理解当下的地域文化?如何做一个当代的寺院,在遵循佛教教义的前提下,通过新的物理空间规定礼佛人的行为方式?建筑最高的目的是让人思考更多,而不是单纯地指向功能本身。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家居廊DE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