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世界上第一位懂得自我营销的艺术大师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以探索潜意识的意象著称。年仅30岁的他就已经登上了《时代周刊》的杂志封面,他擅长上演足够吸引人的表演,并能由此产生巨大的宣传效益。

image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就是那个用尽毕生宣传超现实主义的人,他虽不是该风格的创始人,但超现实主义正是因为他才变得主流。当人们提及达利,想起的不仅仅是他的画作, 那流淌着的钟,还有那上扬的胡子,他的装扮、文章、口才以及行为,他将超现实主义融入了自己的生活。

image

达利

达利的成功离不开他的自我营销,年仅30岁的他就已经登上了《时代周刊》的杂志封面,该杂志的记者如此描述达利,“他吸引公众的能力会让所有广告宣 传员妒忌。”他擅长上演足够吸引人的表演,并能由此产生巨大的宣传效益,他6次登上《时代周刊》,甚至还创办了自己的杂志Dali News。达利是世界上第一个放纵地进行自我宣传的艺术家,他是第一个将粗俗的玩笑带进华而不实,却又真心实意的纯粹的艺术世界的艺术家。他是后世超级明 星艺术家的先驱,比如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Jeff Koons),还有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

image

1973年,昆斯有幸见到了达利,他回忆当时的情景,“我发现他住在瑞吉酒店(St Regis),我就打电话给他,他接了,我告诉他我是一位年轻的艺术家, 渴望能够见他,他说‘周六上午过来,我们在酒店见面’,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大堂里,穿着皮毛大衣,领带上别着钻石领带夹,拿着精致的手杖,那会儿我十分激动,记得他说,‘我们得快点,他摆弄着他的胡子,让它往上翘,‘杰夫你得快点,我不能让我的胡子一整天都保持这种姿势’”。就在那天晚上,昆斯认为自 己也能像达利那样,让艺术成为自己的生活方式。

image

或许没人能够想到如此古怪的一个人曾经那么腼腆,达利的父亲是名律师,对其非常严厉,但母亲十分溺爱他,正是母亲的鼓励才使得达利走上了艺术之路,不过妈妈的身体不好,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他不得不和严厉的父亲相依为命,他既希望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但内心对他又充满了畏惧。

性格内向的达利18岁离开了家乡,前往马德里学习美术,他积极的去克服自己害羞的缺点,这种改变从装扮开始,他开始穿时髦的衣服,蓄起了标志性的胡子,变成了古怪的达利。此外,他的自信心极度膨胀,甚至有些狂妄,他竟扬言学校没有老师能够指导他,这虽让他失去了继续学习的机会,却让他更早的接触到了 超现实主义。

超现实主义的产生是受到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精神分析理论的启发,佛洛依德认为,每个人都拥有潜意识的内在世界,我们的情绪和情感觉都受其制约,而表达自我的唯一方式就是将情绪不经理性 控制地发泄出来,超现实主义者正是开发了被禁止的潜意识领域。年轻的达利敏锐的感觉到超现实主义的画风可以将它内心的渴望、恐惧、迷恋以及不安毫无顾忌的 挥洒出来。

image

代表作品《记忆的永恒》

精神分析学家达瑞安·里德尔(Darian Leader)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偏执狂这个概念,达利将偏执视为建构现实必不可少的环节,并将此理念在他的绘画中延伸。不同的观看方式能够得到不同的 答案,这正是达利强调的双重影像,他主张每个人所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是正确的,人们能够看到的东西并不相同,而这正是基于个人对周遭的理解方式。

image

达利作品

在达利的作品《伟大的自慰者》中,巨大的脸庞的轮廓正是取自一块岩石,这得益于达利偏执的妄想,在这样一件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许多信息,性渴求、恐 惧、不安,所有的一切都被糅合在一个看似整体的画面里,原本不该存在于一个画面中的事物被安放在一起,每一个局部都是可以被解读的,反应着达利的内心世界。达利一直都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画家,他随机将他这种梦境般的意向风格以电影形式表达出来,拍摄了怪异荒诞的电影《安达鲁的狗》,该片无论对超现实主义 还是电影史都称得上是里程碑之作,他的出色表现让其他超现实主义者视其为竞争对手。

image

超现实主义最伟大的遗产被运用于电影、电视,尤其是喜剧,《绅士联盟》、《魔幻之旅》都像达利那样融合了荒诞与恐怖,通过《魔幻之旅》一炮走红的诺 埃尔·菲尔丁(Noel Fielding) 说,“超现实主义太荒诞了,它能够让你笑得停不下来,我不制造那种人们可以自制的喜剧,这就是我的准则,这也是我喜欢达利的原因,他所拥有的想法是别人想 不到的,我第一次在他的画中看到燃烧的长颈鹿时,觉得太惊异了”。

1929年达利回到了那个曾经带给他无数灵感的地方卡塔尔克斯(Cadaques),这次他在这里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加拉(Gala Devulina),并在海边买了一栋房子,与加拉在这里共同度过了50年光阴。屋内的摆设非常怪异,充满异国情调的动物标本,诡异的雕塑,带有性暗示的 图形,此时超现实主义已经融入达利生活的每一个部分。

在20世纪30年代,达利成为了超现实物品的先锋,他把日常生活中非同寻常、格格不入的东西拼合在一起,给人以荒诞而又陌生的感觉。英国的赞助人爱德华·詹姆斯(Edward James)曾购买了大量达利的超现实主义物品,比如最经典的嘴唇沙发,沙发以美国演员麦·韦斯特(Mae West)的嘴唇为原型,站在这件沙发前,有的人会觉得它是极其性感的,也有人会觉得它极为色情令人不安,这正应和了达利的理念。

image

达利超现实作品

当你置身沙发之上时,会觉得自己仿佛被这个硕大的嘴唇所吞噬。同样令人错愕的还有龙虾电话,龙虾的形象与电话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被达利结合在了一起,该设计简洁精致,龙虾弯曲的身体与听筒的形状巧妙的结合,哪怕在今天,这样的电话出现在市场上,也会让人眼前一亮。达利正是发挥奇思妙想,并将其运用 于生活之中的始作俑者,听筒为什么不能是龙虾状?达利超现实主义的物品设计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

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的服装设计就吸收了不同寻常的元素,繁华街头的时尚也包含了许多超现实主义的理念,这一切都归功于达利,是他在上世纪30年代将时装作为了艺术的延伸,从他的作品汲取灵感,他和时尚设计师伊尔莎·斯奇培尔莉(Elsa Schiaparelli)共同创作了一系列超现实风格的时装。

image

亚历山大·麦昆设计的服装

裙子上的图案给人以错觉,鞋子外观的貌似打破常规,他们甚至将达利最爱的甲壳类动物龙虾设计在裙子上。今天,歌手Lady Gaga是自然延续着严肃的超现实主义传统的典型,利用媒体进行自我宣传已经成为今天明星们所必备的一项技能,他们正是将达利自我营销的本领进行着个人化 演绎。

高雅的时尚界通过珠宝认识了达利,他设计的胸针像流泪的眼睛,还有红宝石的嘴唇和珍珠的牙齿,这些设计不仅仅是可以佩戴的珠宝,在达利之后的作品中,珠宝与雕塑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而于细节处尽显超现实的扭曲感,远看奢华的葡萄状珠宝,近看布满了精致的小骷髅头。2007年,镶嵌了8500颗钻 石的达明·赫斯特作品《献给上帝之爱》以5000万英镑出售,出尽风头。

image

此举达利早就尝试过,达利设计的《高贵的心》是一个由红宝石制成的心脏,被黄金包裹,它不停的跳动着,犹如真的心脏一般,并非任何人都能接受。不过在达利的跨界推崇下,超现实主义闻名遐迩。但其对名誉和金钱的追逐,遭人厌恶,超现实主义创始人已经将其逐出这一风格之外,并不承认达利,但这都不重要。

随后,达利又瞅准了好莱坞这个梦工厂,并融入其中。曾经在电影上获得成功的他,希望自己能够重返该领域,1944年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Alfred Hitchcock)委托达利为他的心理学惊悚片《爱德华大夫》设计一系列梦境,达利的加入就像免费的市场宣传令制片方兴奋,他们估计达利的名字就值5万美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希区柯克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制片方以为我看重的是达利的公众影响力,但这不是全部,达利的作品坚实而犀利,非常具有 前瞻性,也具有阴暗面,达利是我制作梦境的最佳人选,这才是我和达利合作的原因”。

在时下的广告中,超现实主义的运用无处不在,强烈的情感传递,无需理性的解读,著名广告创意总监罗伯特·西尼尔(Robert Senior)说,“伟大推销员的艺术在于他们不需要推销,超现实主义就是让你拜托文字的语境,将你带入另一片土地,给你惊喜”。

image

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版画

瑞吉酒店(St Regis)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利每次到纽约所住的地方,他常在这里上演各种超现实的恶作剧,以取悦他的粉丝们,几乎每周日的晚上,他的粉丝都会来到这 家酒店的酒吧里,一睹达利的风采。安迪·沃霍尔曾拿着自己的玛丽莲梦露版画给达利看,达利并不认为他是一个好画家,并把他的梦露扔在了地上,还当着沃霍尔的面在画上撒尿,不过沃霍尔毫不生气。在那样的夜晚,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达利自我宣传的插科打诨颠覆了艺术家曾经苦难而严肃的形象,其后的艺术家更加幽默、无理、引人注目。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