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奖影帝蒂姆.罗宾斯的“仲夏夜之梦”

仲夏还没有到,但这并不妨碍蒂姆·罗宾斯带领着洛杉矶演员班剧团在上海的黄梅天里借着莎士比亚做一场梦、莎剧《仲夏夜之梦》。

image
image

仲夏还没有到,但这并不妨碍蒂姆·罗宾斯带领着洛杉矶演员班剧团在上海的黄梅天里借着莎士比亚做一场梦、莎剧《仲夏夜之梦》。

作为演员,罗宾斯于1992年凭借《超级大玩家》荣获戛纳电影节和金球奖影帝,在2004年又凭借《神秘河》获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作为导演和编剧,他1995年的作品《死囚上路》在获得了奥斯卡的三项提名并在同年的柏林电影节上获得四项大奖。而他最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角色,是二十年前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饰演的越狱银行家安迪。

这回,是这位戛纳金球奥斯卡加身的演员第一次以戏剧导演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但实际上,戏剧人的角色对于罗宾斯来说反而是第一位的。而只有不到二十个人的演员班剧团,也已经存在了超过三十年,是罗宾斯上大学时和几位同学奠定的,即便在他于电影圈大红大紫的那些年里,

也从未间断过剧团的演出和排练。“对于我来说,回到剧场就像回到家,回到实验室状态。”罗宾斯说。

《仲夏夜之梦》是罗宾斯的剧团第一次来到中国。关于如何演绎这个四百来年前创作下的“梦”,有太多选择。而罗宾斯选择的是——三千美金的制作成本、十多个演员一人分饰数角、没有任何的布景而只有现场伴奏的原创音乐、所有的道具和服装可以装进行李箱随着演员们满世界转。制作成本甚至比戏剧学院毕业大戏的制作成本还要低。

在演出开始前一天的讲座中,罗宾斯出现在了一场小规模的讲座中,向几十位观众和媒体解释做这个戏的初衷——鼓舞人心,“为爱、欢乐和人性喝彩”。

image

Q:作为演员,同时也是戏剧和电影的导演,这两个角色是怎么互相影响的?

A:我十二岁开始上台表演,十四岁就开始试着导演,所以这两个角色对我而言实际上是同步的。而且,我在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戏剧导演,我一直想做的就是戏剧导演。后来,我开始参演一些电视节目,我发现原来演电视要比做一个送披萨赚得多一些。我那时就开始做电视演员,赚到一笔钱以后就可以有更多不用工作的时间来做我喜欢的戏剧。在我前十年的演艺生涯中,我总是让我的经济人很抓狂,因为我会告诉他每年我都要休息四个月来做戏剧,在这段时间里不要帮我接任何的试镜。但是我很高兴我这样做了,因为通过戏剧我继续训练、学习、提高我的能力,这让我能在拍电影时更好地融入角色。作为演员,我也更喜欢与做过演员的导演合作,因为这些导演会更了解演员的难度和突破点在哪里。有的时候我也必须上台,比如这次我们在北京,有一个演员发烧了,所以我就代替他上台了,但作为导演,我对自己的表演并不满意。

Q:作为一个非盈利剧团的戏剧演员,你怎么知道应该牺牲其他的东西,而把戏剧作为一个终生的目标来追求?

A:全世界所有的非营利戏剧团都很困难。怎么样去判断这件事情值得你将它作为终生的事业去追求?你只能去想象,假如你不做这件事情的话,你的人生会多么悲惨。你完全受不了,那你就继续做吧。对于成名和赚钱来说,戏剧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也认识很多明星,他们得到了很多的金钱,却已经完全失去了追求艺术的激情,也过得并不愉快,他们失去了表现真实的人性的力量。而有很多没有出名的人,做着自己最爱的戏剧,却过得十分愉快和开心。这一切就看梦想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本文选自《ELLEMEN睿士》8月刊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