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艺人系列连载:他花了近二十年时间,只为木偶刻头

十年之计,莫如树木;二十年之计,莫如树偶;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image
image

什么是真正的匠人精神?中国的匠人精神在哪里?在过去三个月,《ELLEMEN睿士》走遍全国替你拜访了十位坚守传统手工艺的守艺人。从制陶到造纸,从削木到造刀,我们正在以连载的形式通过微信跟你分享。

你即将读到的是第三个故事,往期请查看账号历史消息。

image

黄国顺,从寸木中窥人生百态

image

1978年生人的黄国顺从事木偶头雕刻这个行当已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下午四点半,黄国顺在自家天台上放飞了十数只家养信鸽。鸽群迫不及待冲出鸽笼,在低沉的天空盘旋一阵,并未留恋太久,随后在对面一幢高一点的楼房天台围栏上落成一排。这是七月的一个下午,台风将来未来,天空间或落一些雨点,但显得有些吝啬。喂养信鸽是黄国顺为数不多的休闲方式之一,不过并没有要往专业去深入,那个下午没有听到鸽哨,也不见挥舞旗子,他召唤鸽子回笼的方法只是往地上撒玉米碎,与我们想象中驯鸽的情景相去甚远。

image

泉州木偶头以樟木为原料,黄国顺可以直接在上面雕刻出各种人物造型。

为掌中木偶雕刻偶头是黄国顺的工作。他在家里辟出一间独立的房间作工作间,和弟妹三人组成家庭流水线,接订单雕刻生产。工作间并不大,七八平方米的样子,一张绿色的柜子靠墙立着,五六行搁架上排着等待补土打磨的偶头木胚,凑近了看,大多是来自古代志怪小说里的角色造型,有些熟悉亲切,有些叫不出名字;还有些偶头内部暗藏机关,指头伸进去拨动,就能使眼睛转动或让嘴巴张合,这一切都令我们好奇不已。

黄国顺的小弟在柜子一旁的桌子前正用砂纸打磨几个偶头,小妹则专心地给一个已经上好白色底漆的“无常”粉彩舌头,那舌头那么长,以致于你弄不明白当它被收回自己的偶头里时会妥善藏在何处。房间的另一角(事实上也是最醒目的角落),一张内部打着射灯的玻璃橱柜里摆满了黄国顺的代表作,大都是西游记和三国演义里的经典人物造型,偶头的后面则立着数份全国工艺美术比赛的获奖奖状。

image

黄国顺的小弟在整个家庭作坊中负责用砂纸打磨木偶头。

image

黄国顺的妹妹正在专心地给一个已经上好白色底漆的“无常”粉彩舌头。

黄国顺从事这个行当已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但我不确定他是否赶上过这门手艺的好时候。泉州当地目前能够独立完成偶头雕刻全部工序的手艺人仅剩下不到十人,今年年初老手艺人黄义罗的去世令这门传统工艺更显冷清。但在木偶戏最兴盛的时候却不是这样的光景。

宋元时期的泉州,港口经济发达,南来北往的人和货物都在这里交汇、停留,这便使得这座城市的文艺需求迅速膨胀;再加上闽南这一带的宗教信仰相较于国内其他地方本来就特别热闹,人们但凡做点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习惯先去问问各路神祇的意见,为了回报这些指点,善良的百姓于是设立了名目繁多的神佛庆诞、迎神赛会,隔三差五就要演出一番,木偶戏因为与巫文化关系密切,在这当中便如鱼得水地活跃了起来,而偶头作为木偶造型的最重要的构成部分,它的雕刻业务自然也就格外受到欢迎。

早期的木偶头雕刻还由雕刻佛像的专业作坊兼营制作,后来大概因为订单太多,就独立成一个行当,有专业的手艺人以此营生,这其中就有将木偶头雕刻提升到艺术高度的江加走。

image

六面猴头是黄国顺颇为得意的作品,每面猴头的嘴巴均可活动。

image

黄国顺创作的“西游记”系列木偶头作品。

若论资排辈,江加走堪称泉州木偶头的开山宗师了,要说是他奠定了泉州木偶头雕刻的工艺传统,我想也不为过。在台上表演的木偶毕竟离观众有一定距离,对偶头五官神态的要求往往只要意思到了就可以,但江加走让木偶头不需要依靠衣着道具和肢体语言,仅通过面部仪态就能传达出鲜明的个性和丰富的内心。他的一生先后创作了二百八十多种脸谱,雕刻偶头上万,还在世时就已声名远扬,但他大概不会想到,他所创造的木偶头世界在他之后仍继续影响着年轻的一辈,而这些追随者当中就有黄国顺的身影。

image

工作间的木架上排列着等待补土打磨的偶头木胚,凑近了看,大多是来自古代志怪小说里的角色造型。

image

刚完成面部雕刻的木偶头,素雅的樟木纹理。

在泉州见到了江氏第二代传人江朝铉的木偶头作品展后,黄国顺便决定要学习这门手艺。那时他只十八九岁,凭着初中毕业时学过一年平雕的技艺基础,兴致勃勃地临摹研究起大师们的作品来。幸运的是,当时已取得一定成绩的王景然师傅常过来走动,黄国顺得以有机会得到老师的指点。两三年后对自己的技艺有了自信,他便算正式出师,在这个行当里独立接单生产了。

那时是新旧世纪交接的时候,木偶戏早已经不如百年前兴盛,订单也不再来自戏班子,而是来自海峡对岸的台湾收藏家们。这些台湾人精于此道,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们就常来大陆寻找技艺精湛的手艺人,向他们选购偶头。这些对岸来的订单使得黄国顺能够只靠雕刻木偶头就维持生活的稳定、娶妻生子、在村子里盖起一幢四层楼房,并且不需要操心市场,只要专注于创作就可以。

image

泉州木偶头的开山宗师江加走的作品影像是黄国顺创作的参考来源,现在很多客户也会在纸上标明要求,让黄国顺来做木偶头。

image

木偶头最终成型的作品,穿上彩衣后便能出演泉州木偶戏(傀儡戏)。

然而即便有黄国顺这样的榜样,镇上的年轻人对于雕刻木偶头这件事仍显得毫无兴致。他也曾收过一两个学徒,但年轻人守不住,不到半年就离开了。一个木偶头的完成,需要经过木雕和粉彩两大工序,这其中还分若干精细的步骤,比如在雕完细胚到正式粉彩前,还需对偶头进行补土、重新雕刻五官、然后再打磨,大概就是要先对偶头进行微整容的意思,接着才能粉彩化妆,最后梳上头发或胡须。这一整个程序做下来需要至少两天的时间,倘若遇上要给偶头安放活动的开关,则少说得花上三四天。

一个初学者若想达到这样的熟练程度,需要先忍受不少于两年单调枯燥的学习过程,出师后也并不是说立即就能接到独立的订单,台湾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大陆市场则刚开始拓荒,这样的条件难免不具有吸引力,整个木偶头雕刻行当也面临着和其他传统手工艺一样后继无人的孤单境地。

我们准备回程的时候,鸽子们也陆陆续续回到黄国顺家的天台上,还有一些零零星星待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台风还没来,但雨点已经大了起来。对于这门行当的未来会如何,黄国顺表现得比我们更乐观。在我们来采访前几天,他刚参加完在泉州举行的一个高级研修班,希望通过这样的机会弥补自己在工艺美术方面的不足;他并且积极地参加国内各机构组织的工艺美术比赛,努力获得优秀的名次。

在黄国顺看来,虽然国内市场起步太晚,木偶头艺术品的鉴赏力还远未被真正培养起来,但市场已然从台湾向大陆转移,专业能力的提高、名次和奖项带来的光环,是他力所能及的努力。至于未来会怎样,我想这就是黄国顺自己的答案。

image

本文来自《ELLEMEN睿士》十月刊 Coolife 别册
策划:董江威
撰文:郭婧雅 摄影:庄严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