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女装,可我女朋友知道我是纯爷们

他们是二次元文化下长大的一批人,大胆、坚持,从不逃避身上的标签。如果你带着猎奇的眼光读完这篇文章,不好意思,也许会失望。

image

是的,ELLEMEN Digital采访了几位爱穿女装的男孩子。他们都在很青涩的年纪就接触了女装,又由此在成长中逐渐确认了自我。

他们是二次元文化下长大的一批人,大胆、坚持,从不逃避身上的标签。如果你带着猎奇的眼光读完这篇文章,不好意思,也许会失望。


沙拉酱Azusa
“女朋友化妆是我教的”

image

我第一次穿女装其实是在高一:当时我爸妈管我很严,高中住家里,一个月就给我一百块零花钱,我当时去市场花了80块钱买了一条星空连裤袜,回家偷偷试穿。结局很惨,立马就暴露了,原因还挺可笑的,我穿上连裤袜后不知为什么就睡着了,我爸一回家打开我房门就看到了,之后,我爸想跟我谈下心,我说爸我俩别谈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也确实这么做了。高中,甚至大学我都没再穿过女装,也是我自己给自己施加了压力吧。我大一就和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了,我们感情很稳定,等结婚后,她应该就会跟我一起来北京。

她知道我穿女装,其实她还因为这个跟我分过手,说过“恶心”这种比较重的话,但后来她又来找我了,觉得离不开我,我们又复合了。

image


我父母也知道女装这件事,他们其实不太接受,损我损得特别严重,我一度有想轻生的念头。这不是开玩笑,因为我这人其实心态非常不好,用网上的话来说就是非常容易炸,这可能跟我初中的经历有直接关系:初中我被欺负过,欺负地特别惨。我当时比较老实,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班上男生特别看不惯,大家都骑自行车上下课,他们会把我自行车扔草丛里,根本不能骑,那段时间对我来说至今有阴影吧,可能也是那段时间让我感觉到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大家都认为男人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但我知道,我内心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柔弱的,想要撒撒娇的,偶尔甚至有一点负面的。

穿女装其实给我一个机会了解另一个性别吧,其实普通男生很难理解女生到底有多辛苦的:我举个例子,在夏天穿内衣,真的感觉就是胸部裹了棉衣;还有高跟鞋,你们根本不知道脚会有多痛!我在漫展穿一整天,脚都废掉了。

对于我来说,可能穿女装是我生活的另一面,就跟磁带似的,分AB面。我当A面的时候是一个非常认真的老师,如果有任何学生陷入了和我当年一样的情况,我一定会不惜一切帮助他;我还是个有肩膀的男朋友,我一定要当女朋友的后盾,我可以凌晨5点起床出发去接送她,在我当A面的时候,我想做个顶天立地的人。但当我变成了B面,化好妆,穿好裙子,坐在话筒前和网友互动的时候,我就不会想那么多,我可以把我最软弱的那一面完全暴露出来,而他们可以懂得。

很少有人会发现自己的两面,还有机会在两个方面都做自己——我很珍惜。


萌鲮
“我现在应该算男孩子里
最可爱的几个了。”

image

我第一次看到男生穿女装是2010年的快乐男声刘著,当时就觉得:啊,原来还可以有这个选项?但我自己真正穿女装是2014年,为了大一国庆的一个漫展,我当时决定COS一个女角色: 栗山未来(《境界的彼方》角色)。

这一次COS本身很有意思,还发生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我在漫展碰到了我叔叔,他当时直接就认出我了,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就接到我妈电话了。我一接电话我妈就笑我,说你现在女装的照片满朋友圈都是了哦,但她直接就接受这件事了——其实不光是我妈,连我爷爷也知道,也接受,觉得还蛮好玩的。

其实我玩女装COS是很公开的,你看我就这一个QQ,然后我女装照片QQ上都有的,同事都看得到,他们看了会跑来跟我说,哇你女装好可爱,我觉得都是很善意的,不过我自己觉得,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image


现在伪娘,或者说女装COS真的非常多了,你去一个300人的漫展,起码有30个人是穿着女装的男孩子,但我对女装COS这件事情是很认真的,因为从小到大除了这件事,其实我没有什么坚持很久的兴趣,我在这上面倾注了很多金钱和精力。比如你看你要COS女孩,去漫展一去就是一天,胡子剃了会有胡青的,怎么办?我都用治疗口腔溃疡的药涂在嘴唇上方,里面有麻醉成分的,我一根根地拔掉,这样效果才会好,但真的很疼,但我觉得值得。

我唯一的底线就是我做的一切,都是可逆操作,比如胡子我宁愿拔也不要去脱毛,因为这样你就回不去了。很多人包括我的粉丝,走上这条路后就走偏了,很偏激。据我所知一些男孩子可能十三四岁就开始穿女装,一旦青春期有了男孩的体征,他接受不了,也许会借助药物帮助来让自己更像女孩子,所以我很多次公开地表示,要玩女装COS,你一定得成年:不仅是身体,你的心理也必须准备好,这才能真正享受其中的乐趣。

image


未来我也没什么具体打算吧,家人方面很宽容,女朋友也很能理解,她本身是古风圈的嘛,我们经常一起去漫展。有一些专业的公司和COSER群都来跟我接触,也拉我进了一些水平很高的群,进去之后我发现自己的水平和可爱的女COSER还有很多差距。COS圈和任何一个圈都一样,像游戏里,你有钱才能跟氪金玩家在一起玩,现在我可能算男孩子里最可爱的几个了,但我不想因为男生扮女生的标签被人认可。我想和圈子里最好看,最优秀一起玩,我一定得变得更可爱才行。


小花
“你得想好退路”

image

我应该算这个圈子的老人了,2009年大二的时候,我成立了爱丽丝伪娘团,第一次在国庆节以女装上台表演,当时是自己创作的一个SD娃娃的形象,一起上台的有9个人,现在留下来的加上我,一共只剩下了3个人。

做女装表演的契机现在讲来还挺好笑的,我和几个朋友一直对动漫很感兴趣,有一次去漫展我们第一次看到了男孩子穿女生的COS服跳舞,讲句实话跳得很烂,但是下面的观众非常喜欢,呼声很高。我当时就说:就这个水平,我都能跳,我朋友说那你做啊,我就做了呀,就在学校成立了爱丽丝伪娘团。一开始完全是大学社团性质的,当时武汉做“伪娘”这个概念的基本没有,所以我们发展很快,但谁都没想到到今年,我们都成立8、9年了,而且还在往前发展。

image

目前我们负责表演部分的人数超过80人,没有一个人是全职在做这件事的,尽管我们接商演给个人的分成还算比较高,但我一直给团员们灌输一个概念:你玩伪娘可以,你要给自己一条退路。这是一个幕前的职业,你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

当然我们因为热爱,所以尽力延长你的表演生涯,比如要求包括我在内,所有25岁以上的“老团员”,晚上6点之后就不要吃东西了,你不能发福吧!但有一个比较残酷的事情就是,在整个COS圈,绝对是越来越低龄化的,我们现在去漫展,看到的都是13、4岁的初中生、小学生,我们呢?我今年已经28岁了。

image


当然了,我比较自信的就是爱丽丝伪娘团在表演本身和经验上都是很棒的,我们都很热爱这件事情,所以愿意花大力气去琢磨:你看市面上现在很多人男生出女装的COS,妆容、打扮什么都没问题,为什么还有男性的感觉?我自己的心得就是眼神,男生的眼神放空就是放空,女生呢?不管女生自己有没有注意,其实女生的眼神就是温柔的,是有东西在里面的,这种神态才是决定你女装时对观众有没有吸引力的基础。

image


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整个团虽然没有明确的团规,但自我约束还是很严的,包括“伪娘”这个概念:伪娘当然是男孩子COS女孩子,但他们女孩子的形象只在舞台上出现。尽管现在外面可能已经对这个概念模糊化了,但我们团绝对是贯彻到底的:我们不会在私下穿男装,也都交往的是女生。如果这两条有人违反,就会让他退团。绝对不是什么歧视,而是我认为大家作为一个团体,必须要相信一样的东西,有一样的信念,才能做出好的东西。

爱丽丝伪娘团是我的梦想吧,我现实生活中的工作稳定,但时不时穿上女装,参加团里的活动,短暂地逃离了现实生活的感觉吧!甚至有些时候压力太大,我会很期待有活动,整个人又会有活过来的感觉。未来我非常希望能够将爱丽丝伪娘团实体化,比如伪娘表演培训,伪娘咖啡厅,伪娘直播等等,做一个线上线下的结合,讲起来可能比较大,但我希望一步步地去实现。


采访/撰文:小羊
图片设计:白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