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艺人系列连载:忍受重复劳动并享受它,是制瓷人的第一课

“因为你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可以从不断的重复劳动中获得新的见解和想法。”

image
image

什么是真正的匠人精神?中国的匠人精神在哪里?在过去三个月,《ELLEMEN睿士》走遍全国替你拜访了十位坚守传统手工艺的守艺人。从制陶到造纸,从削木到造刀,我们正在以连载的形式通过微信跟你分享。

你即将读到的是第九个故事,往期请查看账号历史消息。

image
image

冉祥飞正在为他的“Indigo池柳”碗描绘金色的细叶。

去年在上海国际家居展上,有一只蓝得耀眼的碗,上面绘着金色的柳叶。那个叫做“INDIGO池柳”的碗就是冉祥飞的作品。

冉祥飞的大学在江南大学工业设计系度过。研一那年,他和好友兼同学李隆一起创立了“三生无形”,一腔热情投入产品设计,他们的努力收获了红点奖、iF(International Forum Design)设计奖等诸多国际奖项。由于工作繁忙,答辩延期,直到2013年他才研究生毕业。同时他也在奋斗了三年的公司“结业”。主创二人选择“净身出户”是个痛苦的决定。

“就好像一个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你现在要离开他,交给别人。我们那时都哭得死去活来。”他感谢那段经历,没有多少人在年轻的时候就体验过从山顶摔下去的挫败感。那个秋天他知道了他想要的,也明白了什么可以放弃。设计是他一生的执念,这是绝不能放弃的东西。

image

2013年底他来到景德镇,重新建立工作室,他的产品也有了新的名字——“一样一生”。 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希望他的产品能够被人一直用着,看着,喜欢着,珍视着。

景德镇对它并不陌生,他担任“三生无形”的设计总监时就设计过许多陶瓷茶器、香具。这里有他的很多朋友,他们在一起互相交流新的技术一边制作产品。刚到景德镇几个月,新的产品陆续出炉。迅速地投入新工作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景德镇方便而完善的制作环境。虽然交通状况让人头疼,但并不影响景德镇的包容性。


食与诗

冉祥飞很喜欢做饭,朋友圈里经常会发他自己做的食物照片。那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自己做早饭,早饭一定要丰盛。有朋友借宿在他家时,总能享用他变着花样做的早餐。使用的餐具正是他的作品,他想用好的食器把人拉回到餐桌,让在家吃饭变得有趣。相对于其他材料,比如金属、玻璃,陶瓷是最接近大地,更温暖的语言。

image

从小生长在湖南湘西的冉祥飞,有着土家族人的基因。对自然敏感,对泥土亲近。记忆中的梯田,摇荡的垂柳是他心底里最舒服的意象。池柳碗,梯田盘,温和而安静,活跃于他创作语言的显性诗意逐渐转化为器型线条、釉色选用上的考虑。这正是这些器具一经触碰就爱不释手的原因。


新手艺人

冉祥飞在景德镇的工作室不算大。正对面是个老瓷场,多少年来还在烧制毛主席的雕像和关公像。相对于一成不变的传统,冉祥飞却敢于尝试。他对材质的好奇就像个孩子,每发现一种新的釉色,他都兴奋得想要试试不同的表达效果。他也曾尝试用大漆、树脂等材料制作产品。

image

多年的学院训练,让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觉得自己介于手艺人和设计师之间。每天9点去工作室工作,一直到晚上才回家。虽然没有朝九晚五的时刻表,但他总是很忙。每天他需要为产品画图,调整尺寸,给瓷器上釉、描金、发货,有时还要去工厂验货。他一个人负责所有的事,当然,客服也是他。他特别喜欢同时进行很多项工作。

“因为你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可以从不断的重复劳动中获得新的见解和想法。”忍受重复劳动并享受它,这是手艺人必须学会的第一件事。虽然他有时也犯懒,但一看到朋友圈里的小伙伴们还在拼命工作,他就忍不住蹦起来继续干活了。他说过:“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冉祥飞的设计遵循在良好的功能性上,追求诗意并对生态友好。他希望有机会参与公益,用好设计帮助到特定区域或某类人群。从“三生无形”到“一样一生”,他没有刻意去选择,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一生很长,不怕重来。


冉祥飞

1987年出生,土家族。毕业于江南大学工业设计系。“一样一生”创始人。
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任“三生无形”工业设计公司设计总监。目前居住并工作在景德镇。

image

本文选自《ELLEMEN睿士》十月刊 Coolife 别册
策划:董江威
撰文:王潇音 摄影:庄严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