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这十座冷门博物馆,更彻底探索欧洲

btr 老师为你推荐十个欧洲原住民们爱逛的博物馆。

image

欧洲是博物馆的天堂,但天堂总是过分拥挤。因此我们找来了看展老饕 btr 老师,为你推荐十个原住民们爱逛的博物馆。它们可能不像卢浮宫或大英博物馆那样大而全,也不像梵高或毕加索博物馆那样声名显赫,但却带你进入下一个寻展段位。

马德里

CaixaForum Madrid

image
image

与慕尼黑安联球场一样,CaixaForum 由瑞士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建造,其外型就相当出挑:一面墙上种满了花草树木,一座垂直的花园;另一面墙上则是裸露的铁绣,透出工业感。CaixaForum 的展览以当代艺术为主,选题往往很独特,策展的主题性强。

巴塞罗那

La Pedrera

米拉之家

image
image

几乎可以把整个巴塞罗那视为安东尼·高迪的流动博物馆。但米拉之家永远是最独特、最接近梦境的一个:它同时是好几种展览——波浪般的外立面建筑展、主楼内部的室内及家具设计展,以及屋顶烟囱及通风塔组成的奇幻世界展。

伦敦

Southbank Centre

南岸艺术中心

image
image

就在离伦敦眼不远处,南岸艺术中心是伦敦最丰富、最先锋的综合性文化艺术中心。Hayward 画廊的展览常常挑战观众的底线,而每年的布克奖朗读会则在皇家节日会堂举行,另外还有BFI影院及周末露天书市……南岸艺术中心的活动月历通常有普通月历的三倍长。

巴黎

Musée de l'Orangerie

橘园美术馆

image
image

如果你对签到式的观展不感兴趣、想避开拿着自拍杆站在《蒙娜丽莎》前的人群,那么橘园美术馆是比卢浮宫更好的选择。印象派的精华集聚,画幅巨大的莫奈《睡莲》占据了整整一个厅。出门就是杜勒丽花园,可以立刻在现实世界里复习将光影明暗转化为色彩的魔法。

布鲁塞尔

Musée Magritte

马格丽特博物馆

image
image

比利时画家雷内·马格丽特的超现实主义世界。绿苹果遮住整个脸的戴黑帽的男人、像雨滴般穿着大衣戴圆顶礼帽从天而降的人,还有那只不是烟斗的烟斗。马格丽特博物馆是“现实+1”次元,是由文字与图像共筑的异国。

阿姆斯特丹

The Rembrandt house Museum

伦勃朗故居博物馆

image
image

1639年至1658年间伦勃朗的住处兼工作室,与阿姆斯特丹的其余部分有着显著的时差。一切像被凝固在四百年前。而只有穿过时光隧道,身处那间光线从顶窗斜射而入的画室,你才会理解伦勃朗画作里的那种光线和气氛。

卢塞恩

Gletschergarten Luzern

冰山博物馆

image

卢塞恩冰山博物馆的最大亮点是底楼馆主收藏的阿兰布拉镜迷宫。90面彼此形成60、120或180度夹角的镜面组成了仅有137平方米、感觉却要大好几倍的摩尔王朝风格的迷宫。该迷宫最初是为1896年瑞士全国博览会的主题公园而建,后被冰山花园创始人的遗孀买下。

柏林

Berlinische Galerie

柏林画廊

image
image

有四十年历史的柏林画廊几经搬迁,如今坐落在柏林克罗伊玆贝格一间仓库改建而成的大房子里。画廊展览以当代艺术、摄影、建筑为主,永久藏品则以建筑模型收藏见长。画廊门口的地面由众多黄底黑字的字母组成,充满现代感。

阿维尼翁

Collection Lambert en Avignon

朗贝尔收藏馆

image
image

今年三月,巴黎玛黑区有近五十年历史的老牌画廊 Yvon Lambert 宣布关门,转向限量版艺术图书出版。幸好 Lambert 先生在阿维尼翁的收藏馆还在。从南·戈尔丁的摄影、艾未未的装置、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绘画到乌戈·罗迪纳的彩色标语牌,是极其丰富的当代艺术收藏馆。

里斯本

Museu do Fado

法朵博物馆

image
image

在葡语里,fado是“命运”的意思。不像法国香颂(chanson)那么浪漫,法朵是怨曲,总是流露出忧伤和悲怆的气息。法朵博物馆由法朵发源地里斯本阿尔法玛的一处公共澡堂改建而成,收藏有大量法朵唱片(可试听)及关于法朵的历史资料。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