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扒下自由派的内裤

- 川普那样的家伙怎么可以当一国首脑?- 为什么川普就不可以呢?

image
image

好吧,我承认,我认识的中国职业女性比我在政治上更加认真。已经两次了,一次在798,一次在三里屯,喝完啤酒,酒吧的墙上播着CNN,不同公司的女高管讨论起谁会成为下任美国总统,当我提出川普先生的时候,她们,每月去美国出差,被吓得张大了嘴巴。她们说,难道不是希拉里吗?川普那样的家伙怎么可以当一国首脑?我只好反问:为什么川普就不可以呢?

她们回答不了。

回答不了这问题,民主党人和自由派精英,就必须忍受眼下的窘境:虽然对川普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就像一场畸形的情爱游戏,你厌恶他的气味,却又不得不陷入与他的肉体纠缠,被他粗手粗脚地扒掉衣服。

自6月宣布参选以来,这个喜欢用自己名字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命名建筑物的有钱人,支持率一路上涨,《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新闻网12月初最新调查数据,他在共和党内支持率为35%,第二名克鲁兹16%,两者差距与民主党内的希拉里和追赶者桑德斯差不多。

image

川普不久前在 Twitter 上发布此图,炫耀自己的民调数据

如今自由派显然不能像以前一样把川普当个笑话了。

所以,奥巴马出现在镜头前,批判川普是典型的电视真人秀人格,问题是总统先生同样以自恋和表演著称,当年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让他写本关于种族关系的学术专著,结果拿到手一本自传《我父亲的梦想》。

所以希拉里站出来,指责川普在重大政治问题上的表态前后不一,问题是前总统夫人同样以虚伪和受制于利益著称,7月4日那个周末,她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竞选集会,助手们现场发现了匿名小册子,前面援引着演讲词:“身为国务卿,我看到极度的经济不公如何腐化社会”,这些语句下面是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和高盛的 Logo——它们都是希拉里的捐款大户——包袱在最后:“你相信她吗?”

所以,自由派动用了他们把持的大招,在每一次川普发表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时,不断加大宣传机器的声量,问题是这种传统杀器对那厮似乎没什么效果,因为人们喜欢川普与他们厌烦克林顿2.0和布什3.0的原因其实一样。CNN 播出采访川普支持者的节目,任凭主持人如何引导,所有被采访者都坚定地表示,支持川普,因为他不属于“贪婪、自私、受制于政治利益”的华盛顿政治圈。

image

CNN的节目上,支持者表示:政客谎话连篇,只有我家川普例外

事实上,自由派越是批判川普的政治不正确,反而越可能给他带去更多支持者,仿佛越挣扎,越让对方有了气力。前车之鉴是去年英国地方议会选举,右翼独立党党魁法拉奇公开在电视上说:“如果我的邻居搬来一群罗马尼亚人,我会为自己的安全担心的”,接着有人就问他:“你邻居是罗马尼亚人还是德国人有什么不同么?”他说:“谁都知道这很不同。”这番话引发了英国政客和知识分子的集体唾骂,而一周后的选举结果,独立党取得历史性突破。

image

穆斯林言论风波后,川普民调不降反升

上述剧情像不像川普此前对拉美移民、最近对穆斯林移民出言不逊后的事态变化?自由派精英们和沙特王子站到一起用脏字问候川普的时候,更应该意识到他和法拉奇们所代表的民意趋势,其真正危险之处在于,自由派用二战后数十年演进积累而成的政治正确教条本身正受到是否正确的质疑,那是用来保守住意识形态控制权的真实底裤。

譬如:西方民主制度真的是普世适用的体制吗?川普说,如果萨达姆和卡扎菲仍在执政,世界会比现在好;民族主义是否注定是个贬义词?看看川普竞选集会上的中下层白人民众,他们真的期待对全球化的反制可以带来更多工作机会,真的期待军事和经济上的更加强硬可以像川普所鼓吹的那样,“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而奥巴马的“改变”已被证明只是一句无能的口号。

可惜,自由派依旧认为,川普现象只是情绪产物,《经济学人》9月在一篇题为《为什么说这个唐纳德是个危险人物》的文章中写道:“他的支持者认为他的粗鄙是真实的表现——这样的领导人可以疏解感觉被精英们出卖或被社会变革遗弃者的怨气。”

可惜,为了选举,自由派也只能如此应对,以求保住最后的底裤,因为经验和现实都表明,治理是一回事,选举是另一会事。他们完全可以期望,2016年的人们会像以前一样,在公知和舆论引导下放弃思考能力,宣泄之后却不去关注,为什么会被精英出卖或者为什么会在社会变革中遭到遗弃。

---

暂且不管川普先生是否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至少所有脱口秀节目、网络段子手以及以此为乐的我们都必须感谢他所免费提供的笑点与槽点,比如下面这些从新闻 App 即刻中选出的“川普经典语录”,我们顺便做出了这些金句的 KTV 点唱版 GIF: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