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人类的身体里真的流着“跑步”血液吗

而下次你决定跑步的时候,不妨想象一下百万年前非洲大草原上祖先们的英姿。

image
image

每一个养过猫的人都知道,人类在喵主子的跳跃能力和躯体柔韧面前弱不堪言;大概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自己空手搏斗能赢过黑熊或者袋鼠。看似蠢萌的熊猫,干翻的游客早就不止一两个;就连猕猴发起飙来,相当一部分人都打不过(这也是为什么猴子不适合当宠物的原因之一)。以短博长当然是不明智的选择,但人类的长项到底在哪里呢?

一般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智力呀!但有一个小问题:人的脑容量快速增加,是相对较晚的事情。从六百万年前到两百万年前,人脑容量的增加十分缓慢,真正的飞速增长始于八十万年前。而最早关于人类大规模食肉的证据在二百六十万年前就出现了。

当年非洲大草原上体育不及格、大脑也不甚发达的人类,是怎么活下来的呢?他们是如何捕获那么多跑得飞快的野生动物,又是怎么和鬣狗这样的强力腐食者竞争的呢?

然而,我们没有灭绝,还活得相当不错。新近许多研究指出,其实有些事情,人类在动物界中还算擅长——比如说,长跑。不然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在乎奥运会田径赛呢。

是动物都会跑,单列跑的绝对速度,人类恐怕排不上号。人人都知晓的短跑高手猎豹,冲刺速度高达每小时110公里。但是,猎豹的冲刺只是一次性的爆发,大约在15秒钟左右。人类则大不相同,长跑运动员可以用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一连奔徙十几公里,这种能力在灵长类中独一无二,哪怕在四足哺乳动物里也相当罕见——只有个别社会性的食肉动物(比如狗)和迁徙的奇蹄目(比如马)存在这样的行为。

最好的案例,来源于“人马马拉松”:这项比赛源自1980年一次随意的酒吧谈话,如今每年6月在威尔士举办,人和马同场竞技曾跑过35公里的距离。2004年,休·罗布以2小时5分19秒的成绩,第一次跑赢了参赛马——而他还不是最顶尖的人类长跑者。今天普通马拉松的世界纪录比这还短几分钟,而马拉松是要跑42公里的。

另一方面,人的耐力恢复得还特别快。虽然我们都说现代人懒了,但还有大约10%的人每天能跑几公里。其中,身体健康者每天跑步的距离在10公里以上,而每年则有数万人能够完成全程马拉松。这样的路程在其他灵长类里是闻所未闻的,放大到整个动物界,也只有极少数者能与之相提并论——比如狼平均每天移动14公里。

那么,人类为什么有这样的能力啊?这么慢悠悠地跑有什么意义呢?答案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狩猎方式:持久狩猎。一直追在动物后面,直到动物精疲力竭倒地。

把猎物消耗至死,听起来是一种很低端的狩猎,但是别忘了,人类最初诞生的地方是非洲热带大草原, 草原的白天有一个巨大的敌人——太阳——高悬空中。而人类恰恰特别擅长应对太阳带来的麻烦。

相关证据数不胜数,比如人类有极发达的臀肌,长腿和有弹性的肌腱,腰部灵活,可以边跑边喘气……但最直观的优势是:人类会全身出汗,体表还没有毛。人类没毛这件事情早就引起了注意,据说柏拉图曾经把人定义为“无毛两足动物”,结果第欧根尼拿了一只拔掉毛的鸡给他看。为什么会没有毛?迄今最合理的解释是:为了在太阳底下奔跑时先让被追的动物热死。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狩猎方式今天还是存在的。比如,生活在墨西哥的塔拉胡马拉部族,他们自称“跑步的人”。许多成员能够在两天的时间里跑320公里的超长距离,直接依赖跑步把鹿和火鸡累垮。人类学家约拿单·卡塞尔记录说,“塔拉胡马拉人真的能把鸟跑死。火鸡被迫一连串地起飞,中间的休息时间非常短,没有足够的力量逃离猎人。”

不过,耐久奔跑目前还只是假说。毕竟,要想认定几百万年前的人类生存方式,没有那么容易;且人类身上明显有一个对长跑不太有利的因素:膝盖太弱。合理的跑姿可以大大减小对膝盖的损伤,这似乎是个合乎逻辑的解释。但远古人类跑步的方式实在难以被还原。无论如何,这依然是最有前途的假说之一。而下次你决定跑步的时候,不妨想象一下百万年前非洲大草原上祖先们的英姿。而我们的身体里,很可能真的流着跑步者的血液。

image

Ent

科学松鼠会成员。
脑洞只有好奇心能比的人
学演化生物学,拜达尔文为祖师爷
编辑:徐佳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