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在大山里造一座民艺博物馆

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是隈研吾用建筑表达一个同处东方的外国人对中国江南的理解。

image

最近,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正式开馆,首展“天工开物——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 展出了江南民间坐具100把、窗格100扇以及器具100件,勾勒出一个生活气息扑鼻、家庭气氛融洽、其乐融融的江南,而这座建筑本身,是在用建筑特征表达了一个同处 东方的外国人对中国江南的理解。

延续最近几年隈研吾对建筑材料和建筑构件反复运用的做法,民艺馆选择以“瓦”为主题,这像是在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霸主”、善用瓦的王澍发出挑战,决定要一比高下。王澍希望用瓦倾诉甚至控诉一段历史,企图唤醒观者的沉重感悟,他的瓦有点儿脏 、非常旧 ,带着南方特有的霉味,相比之下,隈研吾“瓦”轻巧、优雅许多,这些干净的瓦沿着交错、层叠的屋面铺设,建筑贴着山,依山形上升,瓦面也就慢慢高起来,不同高度的瓦屋顶看上去像吴冠中笔下简练的江南村落局部,一眼望去,只有一层层屋顶随着山势叠加。一座不足5000平方米的建筑,用了数万片专门烧制的新瓦。一眼望去,瓦是这座建筑的全部,不仅在屋顶出现,也成为了建筑的外表皮,隈研吾将瓦限定在铁丝之间,成为了“瓦”的屏风。

image

建筑贴着山,依山形上升,瓦面也就慢慢高起来,不同高度的瓦屋顶看上去像吴冠中笔下简练的江南村落局部

image

王澍希望用瓦倾诉甚至控诉一段历史,企图唤醒观者的沉重感悟


对于这座建筑来说,内外空间是模糊的,虽然覆瓦之处皆建筑,可光是从瓦的屏风之间肆无忌惮透入的,大大的落地窗无视了展览场所最好是人工布光的规则,反倒是瓦如斑点样在室内的投影给人似雨似幻不真实的感觉,甚至在200人报告厅中,与木装修留下的木纹和木点相映;在室外是拾阶而上,在室内仍然保持着同样缓坡的山形,走路的节奏似乎一以贯之,而首展中,“窗”的展示区域再次配合着增强了这样的幻觉,机敏的策展人在展示的江南窗格背后或者展墙上,加上了树影与花姿;在一面巨大的落地窗上,他们还仿照宋徽宗赵佶所作的《瑞鹤图》中的图样贴上了飞鸟。

image

大大的落地窗无视了展览场所最好是人工布光的规则,反倒是瓦如斑点样在室内的投影给人似雨似幻不真实的感觉

中国美术学院创办民艺博物馆,是希望它能成为中国独立建制的最大体量民艺展示场所,而那背后的野心是希望由此能颠覆——也许至少是小小地撬动——人们的价值观。民间艺术品,实际上是生活的艺术,展示这些“慢生活”中精致、巧思量的作品,是对现代生活中无情、混乱、庞杂、生冷的抵抗,它们每一件其实都很复杂,可姿态却显得十分轻松,似乎那是手到擒来的技艺与品位,民艺,无形中有这种悠然自得的氛围,与追求快速获得经济收益的高效率的城市形成了恍如隔世的对比。

隈研吾的民艺博物馆,看似瘪瘪地贴在山上,却有着与民艺相投的气场。它是在用消解建筑的方式,使自身成为好的、有趣且对味的建筑。

image

隈研吾的民艺博物馆,看似瘪瘪地贴在山上,却有着与民艺相投的气场

地址:杭州-中国美院象山校区里

撰文:独眼

编辑:何叶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