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租房惨剧」:逃得过甲醛,逃不过群租

在长租公寓正值多事之秋的当下,ELLEMEN Digital 采访了四位这些年漂泊在外的年轻人。

image

在长租公寓正值多事之秋的当下,ELLEMEN Digital 采访了四位这些年漂泊在外的年轻人,他们碰到的租房困境,有些可能你也不会感到陌生。

image

小冉

25岁,补习机构老师

大半年前刚到北京时,为了节省几百块的租金,在朝阳区东五环找到一间房东直租的次卧,那间房距离我上班的地方只有3公里路程,到最近的地铁站也只需5分钟脚程,房东常年国内国外两头跑,很少在家,所以对我来说,大部分时间都能独享那套约60平米的小公寓。

倘若不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会一直觉得自己租房捡了个大便宜,多亏自己“及时”交了个男朋友准备搬出去住,不然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当时的房东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性,已婚,有家室,老婆孩子都已移民加拿大,他因为一部分生意还在国内,不得不两边照看,那套房子也成为他在北京的落脚点之一,但一个月顶多也就打上一次照面,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刚搬进去的小半年,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因为本身比较喜欢收拾屋子,我不仅把自己的小卧室布置得充满家的气息,还把客厅、阳台等不属于我的地盘也做了点简单的装饰,偶尔有朋友从外地过来暂住,都要调侃我对出租屋的“过于上心”。

所有的这些,可能房东都看在眼里。最开始,他出于礼貌地向我表示感谢,称赞说从来没有人对他的房子那么上心,慢慢的,他从国外回来都会给我带点小礼物之类的以表心意,但我没太在意的是,越往后,他回来的频率慢慢升高,有时候还会在微信上有意无意地和我闲聊几句。

三个月前,架不住男朋友的强烈邀请,我决定搬出去跟他同住,但在房东面前,我只说是个人工作调动要提前解约,他在电话那头的语气显得有些难以置信,在给我降房租、补贴通勤无果后,便也不再坚持。

本以为这段关系到此就结束了,谁知,我搬了新家还不到半个月,他就提出想上门看看我的新房子,我心里觉得奇怪但并未拒绝,不过,还是下意识地换了长袖长裤,那天正好男朋友上班我自己休假在家。

从最近的车站走到小区楼下的十分钟路程里,我们依旧像过去一样彬彬有礼地寒暄,谁知,上了电梯,他忽然有意无意地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心里生疑,但又不好直截了当地躲开,等到了家门口,我准备拿钥匙开门的间隙,他突然从后面靠了上来,两只手环住我……

我整个人僵硬在那的时候,一串手机铃声让我缓过神来,连电话都没顾上接,我挣脱开他就径直冲向楼梯间……当时只想快速离开那栋楼,越快越好,仿佛只有跑到开阔的大马路上才能摆脱身后那个人似的,就那样,在响铃声中我一口气下了十一层,等我气喘吁吁冲向门卫室时,才敢回看一眼他有没有跟上来。

那天之后,我拉黑了所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每次回家路上还是有种隐隐的不安,大白天的也要一步三回头,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尾随了……

image

大辉

24岁,程序猿

阿里员工租住甲醛房丧命的新闻一出,我的朋友圈就炸了锅,大家纷纷热议“甲醛测试哪家强”。不过,以我的自身经历来看,只关注自己房间那“一亩三分地”,可能还不太够。

我的故事要追溯到两年前,当时从三线城市大学毕业的我驮着行李只身一人去了上海,圈定活动范围后,就近找了几家中介的小哥带看附近房源。

他们看我是个刚毕业的穷学生,预算不足2000,加上又是男生,便都“语重心长”地劝我“凑合凑合得了”,推荐的房源不是一间卧室一分为二打出的隔断间,就是原先阁楼储藏室里加了张床改造成的“小房间”……在我的不断拒绝下,小哥想出了个新主意。

“倒是有那种快装修完的房子,不介意家里乱一段时间的话可以便宜点先住进去。”

那是个两层的调高房,楼上楼下原本各两个房间,二房东为了多塞几个人进去,找了装修工对房子进行改造,刚一出电梯门,就听到电钻打孔的嗡嗡声,大门敞着,里面油漆味、劣质木板味混杂,地板上一层灰……

中介提供的房源是楼下一间朝北的次卧,因为保留了房东之前的配置,并没有什么被改造过的痕迹,“这套,你现在签可以给你便宜500,等它全部弄好了可就不是这个价了。”小哥一副我签下就是赚到的口气。

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有个落脚的地儿,公共区域装修就装修吧,大不了晚上回去不出卧室……

但我显然还是太单纯了,住进去之后才发现,房间没什么味道是不错,但每每经过公共区域去上洗手间对我来说都是种考验,一直憋气吧脸涨得通红时间长了受不了,正常呼吸吧从喉咙到鼻子都隐隐作痛。

最要命的是洗澡,除了密闭空间里油漆的味道,下水道漫上来的阵阵恶臭也熏得我头昏脑胀,好几次都恨不得套上衣服去附近的宾馆定间钟点房好好洗个热水澡再回来……

人家都是抱怨邻里装修扰民,我这里开了房间门就是一个小型的“施工现场”:石灰袋子、油漆桶等都散落在客厅的角角落落……想过搬走,也想过换房,但看着自己每月那点微不足道的工资,除了屏住呼吸,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

那时总给自己打鸡血:等赚得多了,住上好点的房子就没事了,可现在看来,即使付的房租翻倍,也一样逃不脱甲醛的魔爪啊,毕竟,长租公寓的多数受众,收入并不低。

image

超超

23岁,出版社编辑

最近长租公寓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人转而推崇起和房东同住的生活方式,嗯,你们说环保卫生我同意,说经济节能我也同意,但前提是你最好具备一颗忍耐力不错的大心脏和能自动过滤各式吐槽的双耳。

一年前,本人凭借着乖乖女的外表和温婉可人的第一印象成功“征服”了我的第一任房东——一位中年离异带着个七岁女儿的阿姨。据带看的中介小哥介绍,在我之前,她凭一己之力pass掉了九个企图寄人篱下的租客,工作时间不规律的不要,穿着打扮不规矩的不要,就连租客的祖籍都能成为她潜在筛人的标准……

通过之后,一切“考验”才刚刚开始。

晚上只要超过九点回家,就会被投以异样的目光,像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有一次我加班到十点半到家,本来已经轻手轻脚地挪动,生怕打扰到她和孩子,谁知,推开房门,发现她直接坐在我房间的床上准备跟我对峙。

“你又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晚回来会教坏我女儿?”

“阿姨,我今天加班已经很累了,我以后注意。”

“你糊弄谁呢?你们出版社平时轻轻松松的加什么班啊?自己贪玩就不要嘴硬!”

“……”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都已经给你“定罪”了,解释再多也只会被视为顶嘴。

除了作息时间上的干涉,后来连我洗衣服洗澡都开始“指手画脚”,夏天穿的T恤、短裤在她看来达不到使用洗衣机的标准,得手洗才是“节能”的做法。我休息日早晨跑步回来冲个澡也被指责说“用水太多”。后来发展到连正常使用抽水马桶都要“提心吊胆”:“年纪轻轻一点都不晓得节约,洗衣服的水不能攒着冲马桶吗?”

最后压弯我的一根稻草是:她竟然“指使”女儿来吐槽我用网过度,我那天正上网看着剧呢,小女孩在屋外敲门说:“姐姐,你早点睡吧,你占用我网速了,我视频加载不出来……”

虽说寄人篱下总归要做出点让步,但每个月房租水电一分不少,凭什么要受此数落?从小到大,爸妈都没这么要求过自己的东西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

就凭她拥有这间房的所属权?ok,那我搬出去就是。

image

阿杰

28岁,金融从业者

工作了五年了,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可以用八个字形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买房吧,首付还没攒够,每个月房贷的压力也会极大地降低生活质量,租房呢,虽然定期要付房租,但手头倒能有点闲钱过过小日子。

不必像刚工作时那么紧巴,我在临近老城区的地方租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独居,心想不再和人合租,总能避免不少矛盾了吧。

谁晓得这年头,你管得了自己,却管不了楼上下的邻居们。

问题是从卫生间漏水开始的,有天半夜爬起来上大号,头顶上以大约6秒一次的频率传来“嘀嗒”声,抬头一看,好家伙,吊顶的缝隙中水珠正源源不断地滚下来,我当即拿了个脸盆放在地上接水,整个人却被这声音弄得再也睡不着了。

这水哪来的?楼上这家怎么回事?

脑海里滚动播放着这两个问题,恨不得天一亮就冲上去找上面的人理论。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下班,我连家都没回就先敲响了楼上的房门,出来开门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对漏水一事毫不知情,“我也是租客,房东没跟我们说用卫生间时有什么注意事项。”

正说着话,另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出现在我身后,暗示我挡着她进门的道了,豁,看来这里住了不止一户,没准又是群租,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按我以往的经验,但凡群租房,房东基本都是撒手不管的状态,不是远在天边够不着,就是不闻不问装死。

果然,稍一打听便知道,这户人家已经被“二房东”性质的公司接手了,联系他们的客服人员,只说会尽快派师傅上门查看,至于具体何时能修,不得而知。在我的连番轰炸下,维修师傅总算在三天后露了面,“哦哟,这些人不在浴缸里洗澡嘛当然要漏水的呀,本来嘛防水也不好,你跟这些小年轻说说嘛好啦,重做防水很复杂的,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的,得房东同意。”

这等于把“皮球”又踢给了租客,没办法,等不起公司的管理人员上门提醒,我自己一户一户挨个敲了遍租户的房门,与其说是“要求”他们规范使用浴缸,不如说是恳求他们帮个忙,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的。

这次折腾完之后,也就缓和了一两个月卫生间便重又响起了“嘀嗒”声,上面的租客换人了吧?又该“登门拜访”了。

看来,不住群租房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可能就连以后买了房,也免不了要和租客斗智斗勇的命运啊。

◼︎ 采访人物皆为化名

“你在租房中踩过哪些坑?

欢迎分享”

撰文/编辑:Holly

图片设计:白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