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中国粉丝:“他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上网看了很多特朗普的视频,包括非常早期的资料后,他眼里的特朗普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勤奋且睿智的、长期被主流媒体扭曲的奋斗者。

image
image

7 月 2 日,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上转发了一则视频,画面上的美利坚总统凶猛地攻击一个脑袋被 P 成 CNN 字样的男人。这显然是特朗普对上月 26 日 CNN 三位记者涉嫌编造自己通俄新闻的回击。

一天后的凌晨,徐健在哄完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女儿入睡后,打开了电脑,熟练地将特朗普的推特打开,下载视频,转帖到了已经超过十万粉丝的新浪微博个人账号“普渡哥”上,配了一行字“特朗普总统狂揍造假媒体 CNN!”

一个小时内,他就收到了十几个回复,在一堆“够直接,很喜欢”和“看了真爽,老大揍南方就好了”中间,也有人留言“通俄又不是 CNN 制造的,很多部门都在调查,这么意淫简直有病”。

曾收到特朗普就任典礼邀请函的徐健,算是华人中最为坚定的特朗普支持者之一。

总统大选那天,徐健一整天没吃东西,他与很多基督徒朋友一起,正在绝食祈祷。投票前民调显示,比起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超过 90% 的支持率,特朗普被媒体认为只有 10% 的可能胜利。也就是说,特朗普要当选,就要赢下所有重要的摇摆州,一个也不能少。

“挺不公平的,”徐健说,“那是一场艰难的硬仗。”

为了帮助特朗普拉票,徐健加入了几个达到 500 人上限的微信大群,里面都是特朗普的华人支持者。他们在群里领到不同的任务:分头打电话宣传,义务上门为陌生人介绍特朗普执政方针,自费坐车去摇摆州做活动。群里还发起了筹款,为特朗普租广告牌宣传。

“我们还租了飞机”,徐健回忆,“上面就挂着旗子,写着 Texas for Trump。我来美国 8 年了,中国人这样大的激情我是第一次见到。”

美国东部时间凌晨 1:40,美国总统选举初步结果揭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以 276 票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赢得总统选举。

“我们好多人都哭了”,徐健说,“实在太激动了。”

“他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image

2009 年,徐健从中国来到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就读电气工程硕士,随后到德州继续博士学位。2012 年,他拿到了美国绿卡,继而与妻子于奥斯汀工作、定居。

尽管已经是永久居民,但跟很多华人一样,徐健对美国政治兴趣始终缺乏兴趣,原因之一是对奥马巴任期内的政策有些许不满。

“比如奥巴马医改,”徐健说,“其实就是在让包括我在内认真工作的人去给一些依靠福利生活的人买单,而这些人很多都是年轻人,他们是可以工作的,这对我们很不公平。”

还有后期的公立学校“男女同厕”政策,这是奥巴马直接推行的总统法令,对于像徐健一样虔诚的基督徒而言,几乎是“不可接受的”——“奥巴马和民主党的一些政策,试图保护一群人,事实上伤害了另一群人。”

而徐健第一次注意到特朗普是共和党党内初选,特朗普与德州议员泰德·克鲁兹对阵。

在此之前,徐健对特朗普几乎一无所知。最开始,他断定这个甚至拥有自己娱乐节目的商人,只是在进行一场炒作。

但随着选举进程的推进,徐健对特朗普的认知逐渐变化。上网看了很多特朗普的视频,包括非常早期的资料后,他眼里的特朗普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勤奋且睿智的、长期被主流媒体扭曲的奋斗者。

“国内外很多人把特朗普安上了一个“富二代”的标签”,徐健说,“但是我个人觉得,特朗普其实是个富一代。他爸爸就给了他一百万美元,是在他的手上特朗普家族才在美国显赫了起来。而往前推,在学生时代,特朗普的成绩也非常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男女关系方面,特朗普的确是个 Playboy,徐健承认。但那些女性至少都是自愿的,算不得丑闻。“你看克林顿,除了和莱温斯基,还有好几段婚外情。这些美国政治家,要真的去扒一扒,都是很‘黑暗’的。”面对这样的丑闻,希拉里选择忍受,在徐健看来,就是出于政治目的。

“他们这对夫妇就是政治联盟,希拉里从很早就谋求着要竞选总统了,我感觉在家庭观念这么重的美国,这种形式的夫妻关系很难被接受。”

而特朗普呢?他的好与不好都赤裸裸地摆在桌面上了。

“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徐健说。

“你知道特朗普有多努力吗?”

和徐健类似的话,同样从特朗普支持者郝希纯嘴里说了出来。

但不太一样的是,三年的海外经历后,郝希纯已经回到了中国。他支持特朗普的原因和自己的现状有关——正在创业。郝希纯认为,自己之所以非常能够理解特朗普,是因为他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人”。

image

他第一次听说特朗普是 2015 年,医学本科毕业的郝希纯正在以色列 sheba 医学中心呼吸肿瘤科做专科培训。当时,特朗普提到中国的片段被剪成了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流传。

郝希纯作为医院里为数不多的中国人,自然不会错过。但看完视频,他反而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极度自信,敢说话。接着,他开始寻找特朗普的书,从《交易的艺术》开始读起。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读了四本,自认为看到了很多“特朗普被主流报道所掩盖的一面”。

“特朗普是非常非常努力的一个人,你知道吗?”郝希纯说,“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非常努力工作,不然他认为就是浪费时间。同样,他是个很快速的学习者,你看作为百万富翁,他那么早就开始进入娱乐业,做真人秀,学会了其中运转的道理,并用在了个人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经营上。而你倒回来看,如果没有社交网络,特朗普可能就赢不了了。”

对于郝希纯而言,除了努力,特朗普最大的魅力可能就在于“讲真话,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

2014 年,郝希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访学,后来去了德州医院轮转,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个黑人医生,医生向他抱怨:

“人人都说种族平等,可是真的实现了吗?少数族裔医生在医院的晋升肯定不如白人顺畅。”

这其实就是少数族裔在美国的事实,可是谁都不会说出来,但特朗普愿意直接说出来。

“说出来,才是有可能改变的第一步”,郝希纯说。

“谁要伤害他们啊?”

但无论是郝希纯还是徐健,都承认,特朗普的言行有些时候确实有点越线——比如特朗普对女性的一些言论。

“这些言论公开被传播,是会伤害一些人的感情”,徐健说,“但是用这些言论来评论特朗普也不公平,他是在私下场合和自己的哥们儿聊天,却被媒体有目的地曝光、传播。”

“我自己是男人,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在男生宿舍里,类似于这样的谈话其实很多。我并没有说特朗普做得对,但至少很多男人知道,这样的话并不存在有多大的恶意。而我并不认为特朗普歧视女性,你看他的竞选团体里有多少女性成员,在特朗普企业里有多少女性成员——这些行动才能说明问题。”

但因为自己的言论,特朗普的公众形象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旦你公开支持特朗普,大家就会认为你就是个种族主义者、一个反同性恋者、一个歧视女性的人。”这让徐健陷入了社交困境。“有些朋友会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冷嘲热讽的东西,我就装没看见,有些时候过分了,我就直接删除好友。”

在办公环境,这样的问题甚至更严重。

“我在公司是不敢直接说我支持特朗普的”,徐健说,“我家门口插了支持特朗普的标语,但是在公司不敢这么公开。大家说支持特朗普的人激进,其实我们看下来,支持希拉里的才是真正激进,他们很多人公开地谈论特朗普支持者,说他们是白痴(idiots)和变态(pervert)。”

尽管今年 1 月以来,特朗普作为美国历史上可能最特立独行的总统之一,仍然不断引发争议,徐健却坚信,特朗普将会在欧洲白左大浪潮中逆流而行,解决“美国现存的很多问题”。

至于美国自由党人所称的“特朗普的当选,是故意针对既得利益阶层的伤害”,徐健回击:“谁要伤害他们啊?”

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人,徐健认为对特朗普的支持,就是为了在最好状况下保护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总统上台后,不说别的,最直接的就是税点降低了,去年,我比之前少缴纳的税金,是整整两千美金。”

采访、撰文:杨馨

插画:毕胜

策划:ELLEMEN Digital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