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品书店:到金鸡湖边做道场

"一座人文阅读、创意探索的美学生活博物馆”——诚品的自我定位。

Architecture, Stairs, Building, Line, Iron, Metropolitan area, Handrail, Walkway, Facade, Symmetry,
Pan Yu Feng
Architecture, Stairs, Building, Line, Iron, Metropolitan area, Handrail, Walkway, Facade, Symmetry,
Pan Yu Feng

在听说苏州的房地产项目“诚品居所”的最高单价已经突破6万人民币/平方米时,人们再也无法忽视“诚品”——这家名声显赫的台湾书店——及其背后文创品牌“诚品生活”的商业价值 。难怪立刻有“诚品在苏州开店不过是为了卖房子”这样的阴谋论四下散布,树大招风,作为46家诚品书店中唯一自有也是面积最大的物业(同时还是在大陆地区的首次试水),姗姗来迟的“诚品生活苏州”尚未开幕就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紧接着它又一口气制造了开幕20天突破人潮百万的记录,再次令人感叹一家书店或者说台湾文创品牌的惊人力量。

这座立在金鸡湖东边CBD核心,经营面积近六万平方米的“旗舰店”,一经开幕就成为了中国文化版图上的另一只大型猛兽。在诚品生活的官方宣传语境中,他们以“一座人文阅读、创意探索的美学生活博物馆”作为自我定位,这句多少有点绕口又复杂的句子,显然不只是一家书店的野心。然而奇妙的是,抛开即将售罄的楼盘以及举旗入场的两百多个“精选品牌”不提,占地面积达到15,000平方米的诚品书店仍旧是这只猛兽的心脏——它并没有沿街的路口,甚至把自己藏在需要一番“跋涉”才能抵达的位置——尽管藏得很深,它仍是所有路人都需要朝拜的礼堂,也是这个商业综合体吸引人流的必杀技。

Text, Font, Blue, Line, Number,

在诚品生活苏州的三个主要出入口中,有两个推门而入后,都能一眼看到醒目的宽6米、高18米的长步梯,它们是任何人进入诚品书店前的微小仪式;直到翻跃抵达三楼(当然大部分朋友还是选择了电动扶梯),诚品继续强调“场所自由精神”的品牌信仰,在书店门前打造了采光一流的“光合广场”,站在广场中央举头,名家诗作映入眼前,如果有人愿意站在此处朗诵出声,是可以听到自己的回声的。“空间其实是很神秘、奥妙的,人们很容易受到空间的影响,只不过有些人不易敏锐觉察到。”诚品创始人吴清友先生一直以“款待”二字作为解读空间的关键,这并不是说说而已,相比于其它书店,苏州诚品在公共空间上的大方与豪气令人吃惊:如同客厅、书房或图书馆般的阅读空间随处可见;沿街的窗台同样被细心设计为可容两人倚靠入座的阅读场所,尽管坐在其中难免有沦为“绿茶”的可能,但谁能拒绝一处每个人都想要在自家卧室里拥有的阅读空间?

这话听起来多少有点心灵鸡汤的嫌疑,但事实上,“诚品”之所以能在过去二十六年成为都市人的精神道场,正是凭借毫不掩饰的人文关怀以及傻子一般对“善”、“爱”、“美”的坚持。“书店是一个众生平等的空间,你有时间来,不一定要花钱。你愿意用你生命的一个当下来到诚品,就是我们的荣幸,就是结善缘,值得我们珍惜。”这样的话也许出自任何一人之口都会显得伪善,但吴清友是一个例外,当他语气缓和地在媒体群访中吐露自己的心迹时,相信所有对他的人生经历有所耳闻的人都不会有所怀疑。而那篇在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传阅的《吴清友:我为什么能承受诚品书店长达15年的亏损?》同样具备令人动容的力量。某种程度上,这种力量正是“诚品”二字如此值钱的原因。

这种对生命的尊重,对人的关怀其实并不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创意产业中流行,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空气中弥漫着对一个号称要“关心你”的品牌无尽的怀疑,而能够打破这层隔阂的品牌并不多,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很快露出了“狐狸尾巴”。久而久之,人们不再宣扬,甚至鄙夷那份只可意会的关怀。在这个时候,诚品的出现多少有点像油画中振臂一呼的克拉拉·莱辛。他所呼喊的是开幕式上被一再提及的“幸福感”一词,这是很久以来,人们不认为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而看起来,诚品的理想是,即使不花钱,只要来到这里,就能感受到“幸福”的意味。

Architecture, Building, Lobby, Ceiling, Glass, Daylighting, Convention center, Facade, Commercial building, Interior design,
Pan Yu Feng

这种“幸福”在目前的最直观体现便是苏州诚品成为了当地人在周末拖家带口,度过一个既时髦又有文化的下午的最佳去处。除了人山人海的诚品书店以外,这个商业综合体里的展览空间、户外绿地、文创商场同样人流不息。相较于街对面冷清的新光天地,这里的热闹已经到了有些拥挤的程度:喧哗的人声、堵住路口的婴儿车、在书店里摆拍的姑娘以及逛累了之后挤在书店阅读座椅上进食并四处观望的叔叔阿姨。“诚品是城市人的集体创作”,这是又一句常被诚品提到的金句。确实如此,来到大陆之后,它也会逐渐染上这里的气息,这种气息并不止于特别在书店中融入的苏绣、苏扇、核雕、桃花坞木刻年画、缂丝等苏州文化,还包括这里流行的生活方式与素养水平。

Building, Interior design, Architecture, Retail, Table, Food court, Ceiling, Restaurant, Furniture, Metal,
Pan Yu Feng

开业至今的每一个周末,这盘楼宇的地下停车库门前都会排起长队,在等待入库的车流中,“沪”字头的车牌不在少数。为什么是苏州,而不是北京上海?回到苏州工业园区的考察团拜访台湾诚品书店的2007年,吴清友对意外从大陆那头伸过来的橄榄枝也是一头雾水,充满疑虑,他甚至怀疑诚品的商业驱动力能否匹配苏州的诉求。直到两年后他回访苏州,站在金鸡湖边那片后来诚品居所拔地而起的青草地上,他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去努力的好事。

在耗时六年的筹谋规划之后,诚品生活苏州的开幕式上,苏州市市长周乃翔、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杨知屏等政府人士悉数到场,他们所代表的正是多年前向诚品抛出橄榄枝的背后大脑。如今,无论苏州诚品卖书卖楼或者如他们所言卖的是幸福,看起来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这座来自台湾的精神道场、思想庙宇,终于落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时空,并且迅速成为某种仪式发生的塔尖,这已经足够让人津津乐道,且一定要到现场瞻仰一阵子了。

撰文:张青

编辑:范晓冰、汪可乐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