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为什么搞迷信?

野生动物研究者喜欢设置一种“自动触发式录像仪”。

Mammal, Vertebrate, Terrestrial animal, Primate, Nature reserve, Common chimpanzee, Organism, Wildlife, Snout, Grass,

野生动物研究者喜欢设置一种“自动触发式录像仪”。这种仪器在侦测到动静时,会自动开始录像——虽常录到吹落的树枝、好奇的村民、游荡的家畜之类,偶尔也能录到野生动物不受打扰时的自然样子。劳拉•基欧这次中了头彩。她设在一株树旁的仪器,录到了一只举止怪异的壮年雄性黑猩猩。

Mammal, Vertebrate, Terrestrial animal, Primate, Nature reserve, Common chimpanzee, Organism, Wildlife, Snout, Grass,

它走近大树,突然停步,迅速环顾四方——只有鸟鸣声——略放松,转头凝视树根,撅起嘴唇呜呜几声,拾起一块大石,尖啸着暴起,将石头全力掷向树干。

这是一种被反复举行的仪式。有些树根间的一小块中空里,已经高高垒起了石堆——全是黑猩猩的手笔。但这仪式仅限于非洲西角上的几内亚、利比里亚和科特迪瓦。东边的黑猩猩不搞这一套。

那么,西边的黑猩猩们,在搞什么?

这不是觅食,不是捕猎,不是标记地盘,不是练习技巧,不是敲树奏乐,亦不是向其他猩猩炫耀自身强壮……研究者在今年2月的《科学报告》上发文说,这可能是种“神树崇拜”。换言之,人类的近亲们,在搞迷信祭祀活动。

搞迷信的动物,不止黑猩猩。哈佛心理学家伯尔赫斯•斯金纳几十年前就发现,给鸽子喂食时如果遵循某种规律——比如啄了某个按钮就投食,那么鸽子往往很快就能找到规律,然后熟练运用。但是如果武装到头脑给鸽子喂食时完全没有规律——如只要投食者高兴,就随机投食,几次投食后,翘首盼望的鸽子里有75%仍然会“找到规律”:有的逆时针绕圈,有的不断点头,有的原地旋转……总言之,鸽子们总结出了一套“如此跳舞,就能得到食物”的理念,虽然这套理念完全是错的。斯金纳总结说,人类的各种祈愿活动,和鸽子的旋转跳跃点头没什么本质不同,都是搞迷信。

所谓“迷信”,实质上就是一种“不适应环境的错误理念”。

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大脑研究者丹尼尔•博尔认为,生命有“正确理解环境,从而能更好地适应环境”的本能。从原始自复制化学分子,到单细胞生物,再到有神经系统的多细胞生物,形成对环境的正确“理念”都至关重要。

一只恰好诞生在幽暗的海底火山口周围的细菌,要是DNA里写着“我准备好了利用光能”的理念,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无法留下后裔,这种“利用光能”的理念也无从传递;不过,要是DNA里写着“我准备好了利用化学能”——这个理念就非常适合环境,遂能顺利开枝散叶,扩散理念。

最初,生命用基因来传递“理念”,保持正确理念的基因兴盛发达,保持错误理念的基因门衰祚薄。当环境恶劣或发生剧变时,基因的突变率往往也增加——这就是在主动更改理念,以求“生于忧患”。

不过,改基因改的其实是“下一代的理念”,有些生物走上了另一条路——“在这一代就更改理念”。动物就是这么干的。神经系统负责理解环境,运动系统负责根据理解来执行应对。动物不需要“下一代才改”。此刻,此地,动物就能通过“观察-思考-总结”,来摒弃旧理念,习得新理念——符合实际,就叫“发现”,不符合实际,就是“迷信”。动物之所以搞迷信,是因为寻求规律、形成理念,是生命本能。虽然受认知能力所限,动物有时无法作出正确的发现,但这种本能,只要动物存在,就永不会消失。

再说一个小故事。澳大利亚西边,有个550平方千米的塔纳岛。二战时,30万美军在附近群岛上建立临时军事基地,为了安抚岛上土著,美军分给土著部分物资,大大改善了土著的生活。二战结束,美军撤离。土著们却依然期盼这些“分物资的救星”有朝一日能返回。一个传说渐渐出现,有朝一日,一个名叫约翰•弗卢姆的救世主将穿着西服返回岛上,给岛民带来衣物、食品、房屋和交通工具。土著们竖起红色的十字架,升起美军遗留在岛上的美国国旗,在脸上写“TA USA”——意思是“塔纳军队USA”,这一切举动,都是为了祈求约翰•弗卢姆早日返回。这个教叫约翰•弗卢姆教,至今仍在岛上有深远影响。

许多文明社会的居民读到这则轶事可能会笑得前俯后仰,“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土著?美军回不回来,跟你升不升美国国旗有一毛钱关系吗?”笑完了,他们拿出手机,随手点了几下屏幕——“转发这条锦鲤,24小时内横财天降”,“地藏王菩萨节日,今日行善功德亿倍”……他们漫不经心地想,“嘛……反正转发一下,万一有用呢?”

Face, Head, Illustration, Drawing, Art, Sketch, Fashion illustration, Neck, Long hair, Fictional character,

游识猷

遗传学硕士、果壳网主笔、科学松鼠会前主编、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

关注生物、健康、环境领域的前沿进展。

编辑:徐佳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