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上,人类和动物没区别

原来动物也会买春......

image

讲点科学......

image

十月下旬,北半球凛冬将至,南半球则春意盎然。距离南极不远的新西兰罗斯岛海滩上,阿德利企鹅在此筑起了数千个巢,巢间距离仅数步之遥,这是它们的交配季。

阿德利企鹅长得跟QQ企鹅几乎一模一样,黑白配色,一圈白眼线,身高大概到人的膝盖。每到10月,它们就离开海冰来到陆上引伴筑巢,找个固定配偶,一起收集小石子。数百个石子搭成一个隆起的平台,这就是巢了,它们一般在巢里下两枚蛋,父母轮流趴在上面孵。运气好营养充足,就能养活两只小企鹅。营养不够,就养活一只。最大的悲剧是石子不够,勉强垒成的巢太低矮,冰水融化流过时漫过了蛋,蛋里的幼小生命就会立刻夭折,永无破壳之日。

正因如此,石子至关重要,是企鹅世界里的硬通货,地位跟人类世界里的钞票相当。

image

剑桥大学研究者菲奥娜·亨特(FionaHunter)已经观察了这种企鹅整整五年。大部分时候,企鹅会老老实实地走上一长段路,寻找无主石子。然而,企鹅多石子少,而阿德利企鹅也算不上道德高尚的物种,于是菲奥娜常看到偷窃行为:小贼故作无事,悄悄接近别人的巢,趁其不备,衔起一枚石子就跑。有时主人无知无觉,一旦发现,必定勃然大怒,追之啄之,双翅痛殴之。小贼们则仓皇逃窜。

总之,为石子上演全武行争夺战并非新事。但有一回,有只企鹅居然大摇大摆地去别人巢里衔走石头,主人明明看见却毫无反应——这,就是新鲜事了。

image

三个繁殖季里,同样的情形出现了10次:都是有家室的雌企鹅去找有巢的单身雄企鹅,雄鸟深深低头弯腰,从眼角斜睨雌鸟,做出求偶姿态。雌鸟欣然回应。然后两只企鹅进巢,交配。完事后,雌鸟叼走一块石子,回到一无所知的伴侣身边。雄鸟则听之任之。有时雌鸟嫌拿得不够,还会再往返几趟,多叼几块——最多的足足叼走了62块。雄鸟对此相当容让,既没有当场反对,也没有跑去雌鸟的巢把石子再叼回来。

科学家惊住了——企鹅……在做性交易?

据说世上最古老的行业有二,一是杀人,二是卖身。人类如此,动物亦如是乎?阿德利企鹅似乎证明“吾道不孤”,这么干的还有紫喉蜂鸟。这种小鸟黑背紫脖绿翅蓝尾,外表美丽,性情凶悍。每只鸟占据一块领地,擅入者会遭遇迎头痛击。雄鸟往往比雌鸟更强壮,于是能抢占花蜜出产更多的地盘。雌鸟则不得不安于贫瘠或难以守卫的领地,平常日子,雌鸟尚能糊口,倘若花蜜减产,雌鸟就得另寻生路了。

image

1975年,美国人拉里·沃尔夫(LarryWolf)发现,干旱导致植物少花时,雌性紫喉蜂鸟会飞进雄鸟的领地,展现屈服的姿态,与雄鸟交配。此后,雄鸟就允许雌鸟在自己的领地中饱餐一顿。不过,雌鸟的觅食特权仅此一次,要是之后想仗着“老交情”再回来分一杯羹,还是会遭到雄鸟的驱逐。比起宽宏的阿德利企鹅,紫喉蜂鸟的雄鸟无疑要小气许多。

image

愿意花“钱”买性的不止鸟类,还有我们的灵长类亲戚。2003~2006年里,德国研究者追踪了科特迪瓦的一群野生黑猩猩,49只个体里有5只成年雄性,8只正在发情期的成年雌性。黑猩猩不是一夫一妻制,这13只黑猩猩组成了30种“配对”,发生过262次不可描述的事件。研究者统计发现,影响交配成功率的因素有三:雄性地位越高,越容易交配;双方之间平时越友好,理毛互动越多,越容易交配;雄性越常给雌性肉吃,越容易交配。在那30对“炮友”中,70%的情况下,雄性都会将自己狩猎到的肉分给伸手讨要的雌性——研究者管这叫“肉换性”。( meat-for-sex)

image

最接近人类买春的一次行为,发生在耶鲁纽黑文医院的实验室里。主角是一群僧帽猴。当时,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基思·陈(Keith Chen)正在教这7只猴子用“钱”。他们给猴子一些银色的代币,然后反复跟猴子交易。猴子很快明白,这些银闪闪的小圆片可以用来换葡萄、苹果、桔子、菠萝、果冻、棉花糖……不止如此,它们很快展现出对“价格波动”、“交易风险”、“损失厌恶”等经济学概念的理解。

正当经济学家觉得自己的实验大获成功时,有一天,一只公猴给了母猴一枚代币,然后两只猴子就那啥那啥,那啥完了,母猴就拿着代币,找实验员买了葡萄……这这这,可真不是科学家计划要教给猴子的事啊!

文/游识猷

遗传学硕士、果壳网主笔、

科学松鼠会前主编、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

关注生物、健康、环境领域的前沿进展。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