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美人 中国十大校花

美不仅是美,而且是生产力。永恒的女性领导我们前进,用的不是旗帜而是美。崭新的美最让人兴致高昂,初夏,电影导演张元带领我们走进帝都高校——这是一项挑战,也是挑逗;既有美貌,又加智慧,这个世界正在如何对待她们?

她们又将给这个世界带来何等变化?这怀疑与想象直通未来。然而今天,我们不妨先坐下来睁大双眼。

image

摄影:张元 妆发:阿辉 摄影助理: 哈悦、吕鸿宇 编辑:叶三 采访、撰文:李日飞 造型 :高雅 后期:LHQPHOTO 编辑助理:张知依

image
image

北京中医药大学

朱晶晶:邻家女孩停不下来

校花是个挺矛盾的事。有些情况下第一印象是挺重要的,但别人也可能认为你只是长得漂亮。比如说,谁也不会去图书馆学了一天然后发个微信,肯定是发好吃的好玩的,结果就成了“天天玩到处吃”。其实我学习很努力的。

除了没有空调,我们学校是个特别和谐的地方。到处都有人互相按摩、针灸、推拿,空地里总有人练八段锦站桩太极拳。中医药大学都要学这些,我打太极比赛还拿过奖。没人在意校花这种事。我不想化妆,也不会化妆有时候参加活动化了妆,事后还要借同学的卸妆油。洗脸就是冷水一遍热水一遍了,不喜欢瞎折腾自己。我还是觉得做真实的自己比较重要。等我没这么年轻了,自然有功夫折腾化妆品,现在不着急。当然衣服我不少买。

以前别人都说,主动找你的学长都不会是好人,进了大学发现还真是这样。之前的男朋友就是同届的,高大帅气又腹黑闷骚,简单来说就是不会让外人大跌眼镜那种,结果所有人都觉得很正常,不会议论。倒是之前高中的时候会有拒绝一个人后他当场大哭的,那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能答应他啊,差点就跟他一起哭了。

关于未来,我是特别想结婚的,也没觉得太早把这事儿定了不好,结婚没有早的。况且现在我们老师上课的时候就经常跟我们唠叨,结婚要趁早啊,生孩子要趁早啊,就算二胎开放了,高龄产妇也不好啊什么的。当然了,还是要找到喜欢又合适的人。而且现在这个社会,男女平等挺重要,真的不能靠男人啊,不然这么多年书白读了,如果不上学我可能早嫁人了。想想十年后我应该会有个喜欢的工作、一个家、一个孩子,最好是女儿啊,但我的第六感、第七感都告诉我生的会是个儿子。就现在来说,我还是想出去继续深造,学更多的东西。

image
image

清华大学

彭菲茗:唯愿独立从容

清华没什么好玩的,但校风和师资条件都特别好。在清华,除了人文学院和美术学院,多数学院里的女生都不多,女生大多都是更喜欢理科男一点。

长得好看当然会有明显的好处,给人的第一印象好,人缘就自然会好很多,大家也会有意识地去接近你,主动和你交朋友。对女生来说,有时候好不好看简直能改变人生。网上就更是这样了,你有什么困难在网上一说就会有人来帮忙。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被人由爱生恨。比如我拒绝过的一个社团领袖男生,结果他们整个社团一起在外面传我的闲话,特别没辙。

比现在年轻几岁的时候,想结婚会想得比较多,现在就少了。最重要的得能独立生存,有自己的事业。倒不是说我想做女强人,那种想法也就是小时候有过,现在还是希望小鸟依人。但你要是问我,十年后我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我肯定回答——独立。并不是我想特立独行,而是我对生活有恐惧。我并不是认为独立有多好的那种人,但不独立的后果更让我害怕。所以我真的希望,不管谁离开了,我自己都能过得很好。

我希望我结婚的对象是一个让我有安全感的人。不是说有钱或者老实,而是他能够把持住我,让我一直成为更好的人,不会堕落。

image
image

中国传媒大学

岳同忻:喉舌专业的责任感

传媒大学的人成熟得会快一些,高中毕业几年再见面,大家的世界观可能都不太一样了。在传媒大学读书的几年里,大家都要各自找机会去实习,不管是当主持人还是主持活动,选拔过程也很残酷。播音和很多专业不一样,天赋特别重要,如果这一点不够,可能怎样努力都是不行,而且我也不算是努力的人。

之前我在乐视体育和董路老师一起做足球类的节目,那个节目需要一个女性角色。节目播出之后,微博上有人问我,你是球迷吗?你喜欢哪个队?后来他们才发现我真的不懂足球。学这个专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对自己定位要准确,因为现实太清晰准确了,不服不行。我要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播音员的工作现在受的批评挺多,其实很多时候是因为每个人的责任感不一样。我们大一的时候,专业书上就写过,播音员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这是我们的职业责任感。所以有些事情是看个人的,有人社会责任感强一些,有人职业责任感强一些。到了某些关节上,做出的选择也会不一样。

我觉得真正强大的女人,是对自己有原则,对他人的评断要温和。我自己现在做事有些极端,做决定时会非此即彼。我欣赏那些他人温柔相待的人,即使挑别人的毛病,也会选择用柔和的方式说出来。

image
image

北京工业大学

蒋苏平:安静的美术生

五年前的我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练跨栏,短头发,黑瘦型,后来受了伤,不能再练了,才开始学美术。值得庆幸的是,画画也是我从小的爱好,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很幸福。以后我也希望能一直这样,不用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是校花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点惊讶,那之前我想都没想过自己会和这个词有关系。而且容貌也不见得有多重要,有一技之长才是真的。

上大学以后,最大的感觉就是自由了。父母不在身边,可以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也需要自己面对职业发展方向的考量。其实独立也就意味着很多事都要学着去解决。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很多沟通上的东西需要学习,自由是最可贵的练习课。

学画画的人想法各有不同,只是都非常有个性。有人不爱说话,有人滔滔不绝,都看本来是怎样的人。可能也有人希望生活能很热闹,每天都有事变和惊喜。而我正好是个喜欢平淡的人,不想要那么多的东西。人生一世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觉得幸福,相比之下,别的事情都没有什么所谓。

image
image

首都师范大学

李恬静雪:强势御姐培育中

我没有校花的概念。师范类院校男生比较少,大家都说,我们学校办女生节就等于是校庆了。女生多的地方就是这样,有各种各样的美女,风格迥异,总有一款适合你。

大学和男朋友是异地恋,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比较担心,不过校园里走一圈之后发现男生真是少啊,也就放心了。我算是标准天蝎座吧,比较主动,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太多为什么。比较爱欺负他,不过受了委屈就软成球。他会把脸给我咬,其实特别美味。要说喜欢的类型,我特别喜欢小正太,看到之后心都碎了,一秒女王变圣母,母爱光环搂不住的那种。

刚进大学会参加一些文艺比赛,也有点小成绩。不过现在已经退居幕后,希望能做一名优秀的导演,做一个传媒人。平时是个现充,不过也混迹二次元。很喜欢上B站,追动漫,有热血情节,看银魂,跟进击的巨人。其实我平常没那么大姐范儿,这点连很熟的小伙伴都很疑惑,刚认识时的气场是都被狗吃了吗?朋友们都时不时嫌弃我,但是我还是要凑上去。就是这样。

其实每次看《那些年》这样的电影都还是很怀念,虽然小时候不懂事,但是剧情发展也曾经很戏剧化,现在想想真像玛丽苏小说。不过青春总不会那么完美,我其实一直不太自信,自己比较喜欢那种清纯的类型,可惜自己太御姐范。漂亮是一把双刃剑,很多时候不招桃花光招闲话,即使很努力也难免被说靠脸吃饭。我还是喜欢靠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进取,让爹妈不再操劳。

image
image

中央音乐学院

潘杭苇:窄门将来时

中央音乐学院的美女特别多,可能是因为都是学艺术的,从小就都要上台表演,所以几乎都是校花级别的,每个人也都习惯了被人关注。有表演课,有舞蹈课,各种要求都像是学表演的一样。学唱歌的人都要会这些。音乐学院里最美的是声音。一走进园,就会被四面八方传来的琴声、歌声覆盖。学美声的人不用话筒发声就特别大,在高层练声,院子里也都听得到。像是一个音乐的乌托邦,大家在这里上课、排练,钻研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就像完全不用考虑未来一样。前几天刚排过《女人心》,我是低年级,所以参与的是合唱部分,但只参加就已经很开心了。不过,学声乐的未来其实是很窄的。学女高音的人出路就那几个,在学校教书,进歌剧院,或者进文工团。而且机会有限,竞争也很大。我现在都不去想这些问题,虽然感觉是在逃避,但毕竟那是将来的事,我也并没有觉得怎样悲观。对一个女孩来说,知道自己最终想要什么是最重要的。我知道这个就够了。

image
image

中央美术学院

鞠红:美院教会我的事

我中央美院附中念中学,在中央美院建筑系念本科,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最好的时光都是在美院度过的。今天内心的外在的一切,都是美院在无形中赐予我的。

对人生或者自己的专业,有太多重大的事情我还没想清楚。在建筑学这个庞大的体系面前,自己就是一张白纸而已,我想在上面写很多东西,可能要等到东西都写满了以后,才能开始划重点——那才是我真正“明白”的时刻。就像在学校,大家对北京近年来的新建筑就有很多微辞。老师跟我们说,不要轻易去评论一个建筑,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它是怎样改成的。那之后我就知道,每一件作品都值得我去学习。

我一直都是个很乖很传统的女生,虽然我也喜欢社交,乐于结识新朋好友,但我还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的事。如果说我做过什么重大的决定,那就是在考高中的时候下决心考了美院附中。这件事对我生活的影响,在我看来,怎样谈起美院都不会过分。因为它教给我的不仅仅是专业知识,更是对生活的一个看法。我庆幸当年的决定,也感谢那时得到的机会。

image
image

中国传媒大学

冯依然:甜品梦想家

上大学以后喜欢上了拍照片,因为照片在网上被转载了好多次,被网友称为“女神”。后来就成了把我拍成女神的学长的女朋友。现在我男友已经毕业,做着和摄影有关的工作。我还是在学校里,过着小女生的日子。

但我并不觉得长得好就是一个女生的全部。真正关键的还是对人的态度,礼貌和微笑最重要。我不觉得容貌给我带来过什么特别的东西,要非说有的话,那一定是和说话的方式、表情、语气等等都联系在一起的。

也可能是我太女孩了,跟男生都不太聊得来,异性朋友特别少,偶尔的异性朋友也总是秒变追求者,还得赶紧发好人卡了事。就算是跟男朋友,聊得也多是拍照片的话题。而且我心里一直有一些很倔的东西,不管外表看起来怎么柔弱,都会有一些非常坚持的东西,是怎么样也不能打破的。

在男朋友眼里,我的很多想法都不切实际,比如我想开甜品店,先去巴黎学一年手艺,再回来开张经营。他会一连几十个问题扔给我:选址怎么办?人工怎么算?外卖怎么送?……他也不会拦着我做梦,只是间或提醒一下现实的存在。

image
image

北京大学

黄嫣:状元的爱情故事

我中学时光都用在了读书上,不玩不闹,也不化妆。交过一个什么都没发生的男朋友,学校有活动时去跳个舞,然后就各自准备高考了。父母并没有对我严格管教,只是自己一直都这么做。

高考终于来了,像是被命运砸中,我成了当年广西省文科状元,被拉去拍宣传片。到了北大,生活松弛了很多,想起高中时做了那么多题,算是恍若隔世。入学之后一个学姐跟我说:你是你们年级最好看的姑娘!那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跟我说,我总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我从来没有觉得容貌有多重要。我真的相信知识和能力比什么都管用,不管这听起来是否幼稚。况且,保研到光华以后,确实觉得果然如此。

还在大一的时候,我在学校的舞蹈社团认识了他。他是清华的学生,比我大,因为北大的姑娘多,就跑到我们这边来玩。之后这四年,我们的生活一直很稳定。大二寒假我跟他回了老家,他父母很喜欢我,一见面就说我像他家的人。然后他毕业去了国企,我本科毕业在光华继续念书,等着完成研究生学业之后找工作,各自都觉得压力不小。现在我们一起住在学校附近,打算明年结婚,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把两个人放在一起考虑。

当然我还是挺希望自己能混出头的,因为已经一路考到了这样的环境里。从这种学校出来的好处,就是永远有一群同学在督促你,谁也不愿意平庸下去。

image
image

中国人民大学

杨紫童:疏离女神

我被叫做校花都是从拍一个微电影开始的。那时候刚上大学没多久,人大举办五四微电影大赛,我是新闻学院参赛作品的女主角。这部电影最终变成人大宣传片。之后的事情就由不得我了,学院的同学就直接把我定位成女神。我觉得自己跟精致女神的差距很大,太随性,笑起来一点都不含蓄,糙得一点女神样都没有。

如果只是在自己的那个小圈子里被大家夸漂亮,什么怪事都不会发生,大家都是单纯觉得你好看而已。一出这个圈子,立刻就变得毁誉参半,明星也难免会如此。而且女神的名声一出去,本来会和你成为朋友的人的想法也会多起来,大家都把我放在朋友圈外围里,不会再让你轻易融入。人一被贡起来就难免会这样。别人觉得应该从远处看你,可这样也拉开了你和别人的距离。

我以前跟现在也不太一样。中学时候喜欢独处,有时候会内向。时候别的女生都要结伴去厕所,我就会自己去看电影逛街。后来听中学同学说,我那时候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就像跟集体没什么关系一样。后来他们跟我说这个喜欢过我那个也喜欢过我,我一点都不知道。被叫作女神以后,我去网上看过别人的评价,有些话真是很长时间都难以消化。但现在算是改变很大,开始只在乎喜欢自己的人的想法,对他们的建议看得很重,其他事情就随它去吧。谁也取悦不了所有人。我没有真的想过要那么做,但也是逐渐才学会了放下。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