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类围住的 跳跃与嘶鸣

人类在追求文明的过程中,一直在控制和改变着自然。而同时,我们的生活中,又对自然产生着各种向往。从LED屏幕中投射出的荒野到沦为娱乐工具的海洋动物,美国摄影师Kyle Ford就将镜头对准了我们身在其中却视为寻常的场景和画面,他带着人类的自省,凝视着一步一步被人类驯化的自然。

image
image

最近,手机里装了一个名为全国空气污染指数(China Air Pollution Index)的App,每天看着北京、上海、武汉等各大城市的空气污染指数,都会心惊肉跳到头皮发麻,就连出个门,都成了一件颇为悲壮的事情。世界各地自然灾害的爆发频率和危害程度,一次又一次地超出了人类脆弱的经验。而当末日预言再一次破灭时,人类更应该内省:现实环境并非一蹴而就,是我们,年复一年地改变了它原先的模样。

美国摄影师Kyle Ford就将镜头对准了我们身在其中却视为寻常的场景和画面,他带着人类的自省,凝视着从原始一步一步走进人类的风景。他花了四年的时间,跑遍了整个美国,完成了一个名为“第二自然(The Second Nature)”的私人拍摄项目。从画面上看,他的作品虽然平静,但丝毫掩饰不住他在这个主题上倾注的热情。他敏感地将我们熟视无睹的画面进行提炼,凝视他的作品时,能感受到他在取景时对原始自然所展开的深沉想象。这些想象给予我们的,是对自然保护、人类审美的思考。

image

已经活了三百年的老橡树,Majestic Oaks居住区 | 佐治亚州

Kyle花了如此大的精力来搜集处于人类活动各个层面中的自然风景,大概就是想要一个解答: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进程中,花了多久的时间,又进行了怎样自觉或不自觉的抉择,才把世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Kyle Ford的凝视,是一种人类和地球之间如何相处的见证。当我们正沉浸在水族馆的海豚表演时,Kyle却在一旁,默默地架起了他的迪尔多夫(Deardorff) 8X10 胶片机,冷静地旁观着取景框里的画面。当我们从观看席上下来,和他一起旁观现场时,会不由自主地引发这样的思考:海豚这个物种,是怎样一步步地变成了娱乐人类的工具?

image

费城第一高楼Comcast中心的LED显示屏上展现出的自然景观 | 宾夕法尼亚州

Kyle也会用他的大画幅相机来凝视一棵三百多年历史的橡树。“决定保留下这棵树的人已经不存于世,但正是对这棵树生存与否的决定,让其作为美的现实而延续下来。人们根据自己的审美来决定自然的变化,将一部分消灭,将另一部分保存。这种明显带有倾向性的筛选,同时决定着自然和审美的趋势。最终,只有幸存的才会被认知。”

虽然,Kyle说他其实不想对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做评价,他只呈现人类和自然的关系,最后的评价得由观者自己去做。即便如此,当我们看到这棵老态龙钟却挺拔依旧的橡树时,那参透着自然的宁静与尊严、沮丧和无奈的情绪,瞬间便从那唯美的画面中喷涌而来。这幅中心对称构图的平稳画面,使我们在感受它和周遭环境之间平衡与和谐的同时,也唤起了我们对人类的审美记忆。

image

亚特兰大水族馆的鲸类和鲨类水族箱| 佐治亚州

Kyle的视觉语言,对人类和自然之间的一路走来饱含了深情,却也无疑流露了对社会发展不完美的同情。虽然他尽量以低调、中立的画面呈现,但依然掩饰不了镜头背后的悲观态度。

在环境和人类社会的合力下,自然原本的野蛮生长早已面目全非,现实如此。即使是摄影界早期的大师级人物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他镜头下那一张张美到令人发指的未被践踏的荒野,也早已不单纯了。相对于亚当斯来讲,在拍美国风景这一点上,后起之秀史蒂芬·肖(stephen shore)就显得更务实,一如他的画册《不寻常的地方》所宣示的,凡大自然所在之处,也就是人类所在之处。这一点和20世纪70年代美国新地理摄影的代表人物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所认为的一样:所拍摄的风景,都是经人类改造过的。可见,在探讨人类和风景的问题上,Kyle Ford并不孤单。他在镜头背后的沉思,很多人都尝试过。而最后的结果,是引来更多的人开始看待“第二自然”。

image

萨瓦那(Savannah)一处停车场的“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 | 佐治亚州

在他清晰流畅的视觉叙述里,我们环顾了身处现代城市之中的生活经验,陷入了对人类和自然关系纠葛的深刻思考。不管是出现在室内电视画面中的山峦、户外林荫道上的大型广告牌,还是写字楼大厅的墙体画,抑或是被公路从中劈成两半的山川⋯⋯这些画面,都是对自然保护和人类审美的搜证,也是围绕些主题所进行的提问。

image

迈阿密植物园中的热带雨林馆| 佛罗里达州

而问题的结果,很难有绝对的回答,Kyle仍在继续他的求解中。在以人类为主导的审美选择和发展改变中,自然逐渐改变了它原本的样貌。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自然做了大量正义的牺牲。正像Kyle所说,“不管对你来讲明不明显,整个自然其实已经被人们影响或改变。真正扩张的自然不再存在,现在的自然只存在于人类的改造中。所有我们周遭被称为‘自然’的事物,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它受人类改造的程度有多大。”的确,从自然的角度,它一直在被改变,只是程度的问题。

image

佛罗里达海洋公园里的虎鲸表演| 佛罗里达州

image

佛罗里达海洋公园里的虎鲸表演| 佛罗里达州

人类在追求文明的过程中,一直在控制和改变着自然。而同时,我们的生活中,又对自然产生着各种向往。那正是因为,人类早已清楚,现如今的自然,已然是Kyle镜头下的“第二自然”。我们有多久没有见过像Kyle镜头下那棵橡树那样充满了生命力的、刚猛有力张牙舞爪生长的植物?那种洋溢着原始生命的热情,大概会成为人类永远追求的记忆。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