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最大的戒毒所,听瘾君子的故事

除非群众举报,否则你很难从人群中分辨出谁是瘾君子。

但毒品之所以毒,是因为它带你遁入虚无,走失在真假的边界,进而放弃生活,自我毁灭。在意大利的成瘾者恢复社区San Patrignano,1400位成瘾者正在尝试重启自己的生活。作为欧洲最大的戒毒所,已拥有三十多年历史的San Patrignano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这些已经被社会边缘化的人。我们的特约撰稿人来到这里,与其中一些开朗外向的朋友聊了聊。事实上,撇开毒史不谈,他们与任何一个活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并没有不同。

一座山,一个城市,一千四百人,自己种植,自己加工,四十种产业包含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分工明确,没有高低贵贱,没有交易,没有手机,没有网络。

从1978年初建至今,有25000人,295个机构参与San Patrignano社区,109名来自全世界的志愿者每个患者会在这里待3至4年,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其中72%的人在这里成功戒除毒瘾,重新找回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

从一开始,创始人Vincenzo Muccioli就将这里定义为一个大的家庭社区:无论家庭还是个人,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整个医疗中心为患者免费提供所有一切需要的医疗服务。同时,San Patrignano对待任何人都是公平的,没有区别。因此,San Patrignano不接受任何家庭的捐赠。

通常,意大利的吸毒成瘾患者会接受政府的补助,社会将他们看做异类,而San Patrignano要为这些成瘾者传达的信息是,他们是一个正常人。

在全意大利境内,成瘾患者男性所占比例为80%,女性为20%。年龄方面,女性的平均年龄为26岁,男性为27岁。70%患者的年龄在23岁到30岁之间。这里还有一个未成年人中心,许多迷途中的青少年来到这里,他们的年龄通常在十六七岁甚至更小,其中绝大部分都有毒瘾。

很多研究人员、医生曾经提出,毒瘾依赖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而San Patrignano2005年的资料显示,72%离开这里的人完成了所有治疗步骤,并完全恢复。

一般来说,成瘾者最大的困难在于,如何学习和适应正常的社会生活,这或许是在刚离开恢复社区的两年内最困难,也是最受关注的问题。

一个经常被误解的概念是停止使用毒品就代表戒毒成功。事实上,停止使用毒品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事,但这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小部分,从根本上解决成瘾问题,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恢复过程,需要三到四年,有时甚至更长。

以下是其中八位成瘾者的肖像,以及他们愿意分享给所有人的那些故事。

Gian Marco

“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一直在我身边。”

Gian Marco,十九岁就进入San Patrignano,那时他已经有着很长的吸毒史。现在他在这里六年了,已经25岁的他,一直在San Patrignano的葡萄酒工厂工作,从他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对这份工作的喜爱,通过六年成长,他现在已经逐步开始负责整个葡萄酒厂的运营。但是开始的几个月总是很艰难,Gian Marco说,那时他感觉孤身一人,因此很难过,很害怕,没有安全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人感染了他,他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慢慢地学会以一种与以前不同的方式来生活。当然,家庭对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他有个比自己大5岁的姐姐,父亲已经退休了,母亲也快退休了。对于他进入戒毒中心,家庭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他总是从那里获得极大的支持。他一直告诉我们“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一直在我身边”。

Macro

“为什么要急切呢?有时候简单的生活才值得享受。”

初见Marco,他正在照顾一只小牛,表情和蔼、充满爱意,根本无法将面前这位年过半百、精神矍铄的老人与他沉重的过去联系起来。Marco的过去劣迹斑斑。年轻时,他生活混乱不堪,沉浸于毒品之中;又因为不断需要毒品,使他去抢劫、偷窃,犯下许多罪行,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监狱呆了整整二十五年后,他妻离子散,只剩下年迈的母亲。在社会边缘挣扎了半辈子,Marco对无法挽回的过去,幡然醒悟。为了告别过去,最终他选择了San Patrignano作为自己最后的归宿,希望余生能过上一种健康安稳的生活。“想对年轻人说,要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远离那些毒品的诱惑。好好上学,读书很重要,因为它会带给你很多东西,使你可以懂得很多事,很遗憾,这也是我本来应该去做的……”

Massimo

“感谢上帝,我终于告别了那毫无情感的生活。”

从16岁第一次吸毒开始,到最后因为滥用药物过度,潦倒街头,被人抬进医院,Massimo都是一个人孤独地生活。过去的他,从不考虑他人,残酷的青春生活,使他成为一个完全的自我主义者。刚入San Patrignano时,Massimo把自己与外界再次隔离开,精神压抑,拒绝交流,仿佛之前的街头生活重演。幸运的是,社区没有抛弃他。一年后,事情慢慢有了变化:他开始愿意尝试新生活,接纳身边的伙伴,努力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之后他还参加了社区的木厂工作,接受担任导师的任务。所有这一切对他都是挑战,去正视过去的自己。现在Massimo最为重视的是,在担任导师的过程中,与指导对象Michele建立起来的深厚感情。对于没有家庭,也没有子女的Massimo来说,这仿佛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他极为珍视这段感情,把Michele当成自己的孩子,从生活各个方面来指导照顾他。

Michele

“毒品曾让我感觉脱离了烦恼,是的,可最终也使我脱离了家庭。”

这是来自一位年轻父亲的叹息。Michele,28岁,有两个儿子。为了能够挽救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也为了拯救他自己,Michele决定在San Patrignano接受治疗。之前的生活像噩梦一般,他迟迟不能适应社区生活,为此,社区为他配备了一位导师(导师均为在此接受治疗的成瘾者),来帮助他正视过去。多亏了有导师和朋友们,Michele逐渐走出阴影,作为一名父亲的责任感开始鞭笞他,家庭和责任感取代了毒品,成为他生活最重要的部分。“一天早上我醒来,在脑子里回放了之前生活中发生过的事,然后看着我孩子们的眼睛,我对自己说这不是他们该有的生活,他们需要一个真正的父亲,一个联系紧密的家庭,而不是一个夜不归宿的父亲……我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冷静下来,我有信心,在结束这里的治疗后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Luca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重新回到父亲身边。”

Luca,20岁,来自菲尔莫附近的一个小镇子。在San Patrignano这里一年零四个月了。他有一个不完整的家庭,这也给他带来了许多困扰。 他一直跟父亲生活,母亲并不在身边。他15岁开始吸大麻,16岁尝试了海洛因,最后他的父亲和叔叔帮助他来到戒毒中心。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很艰难的选择。他的父亲经营一家超市,Luca曾一边上学一边跟着父亲工作,从16岁一直到19岁。直到后来被他的父亲开除,并送到了戒毒中心。因为Luca在超市做收银工作,他从自己家的超市偷钱去购买毒品。但Luca这样告诉我们,对于他来说,最美好的时光仍然是和父亲一起工作的时候,他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回到父亲身边,一起经营这家小超市,一直陪伴着父亲。

Gabriele

“我相信上帝,这点帮助了我许多,因为我相信他给我们所有人力量,以渡过我们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

Gabriele,25岁,来自佛罗伦萨附近的普拉多。他来到San Patrignano只有五个月,现在被分配到面包房工作,他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对做面包、烤东西也很感兴趣。仅仅在几个月前,他还完全沉浸在毒瘾里,家人都甚至快要抛弃他了,觉得他给整个家庭丢脸,他整日流落街头,感觉到没法生活,很孤独,一切都很糟糕。最后父母把他带到了San Patrignano这个社区,希望他能重新找回自己。Gabriele告诉我们,他相信上帝,这点帮助了他许多,因为他相信上帝给我们所有人力量,以渡过我们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至于未来,他希望继续在面包房工作,他希望做这些平常的小事,一点点做起,渴望重新把握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了,毕竟生活总是要越来越好才对。

Mariateresa

“我的妈妈,她就是我的‘Eroina’。”

(意大利文中,Eronia是海洛因的意思,同时,也代表了女英雄)

Mariateresa,18岁,初中毕业后,没再继续读书,叛逆期的她结交了一帮吸毒的“朋友”,自然而然她也惹上了毒品。她母亲发现后报了案,她被当地法院强制进入戒毒所,但收效甚微,刚走出戒毒所,Maria又和她的朋友们厮混在一起。终于在16岁那年,她的母亲打电话给San Patrignano,希望社区能帮助她的女儿。由于再次被强制送入,Maria满怀憎恨,她排斥一切帮助她的人,拒绝接受正常治疗,即使这样,社区的同伴们也没有放弃她,在他们看来,眼前的小姑娘就是过去的自己。终于,在社区和母亲的努力下,她开始明白,自己得做些什么来改变生活。现在她计划在社区里读完高中,继续深造,同时帮助别人。“我很小时,父亲就离开了我,我一直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一开始被带到这里,对她还带着些许恨意,甚至也不愿她来探望我。现在我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感激之情,母亲就是我现在的‘海洛因’!”

Daminano

“你是在采访我吗?我看起来像是病患吗?等等,我好像的确是。”

如果第一次在社区以外认识Damiano,谁会想到,这个开朗而幽默的青年人,曾因为毒品、自我封闭、抢劫等,几乎自我毁灭。以前Damiano害怕和人交往,并因为听信他人教唆而犯下罪行。可悲的是,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指责社会,仿佛受到的遭遇都是社会不公造成的。法院最终判决让他在家服役。深染赌瘾的他,即使受到家里人的照顾,也无法再正常生活,有段时间,Damiano甚至想要放弃生命。San Patrignano得知Damiano的糟糕状况后,将他接入社区,接受治疗。即使这样,他的顾虑也未完全消除:对他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他不确定这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之前的糟糕生活,使他相信了许多错误的事情。“我一度认为,失去自由的生活会很悲哀,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我不会再堕落回之前的生活中。这几年我都会呆在社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目前Damiano计划把初中,高中未尽的课程补回来。

简单来说,San Patrignano让这些成瘾者在从毒品之外的人类活动接触中,恢复他们的感知力,并得到满足感、充实感。一开始也许只是学会吃健康的食物,从事某项运动,让身体慢慢恢复到健康状态;然后,社区会分配给他们一项工作,随着健康状态逐渐恢复,根据每个人的特长或曾经的工作经验,再重新分配合适的工作。从事劳作使他们得到彼此间的认同感,重拾生活的信心。这种喜悦促使他们愿意帮助别人,陪同和照顾刚刚入住的患者。所有这些活动和带来的愉悦感由此逐渐升级,他们逐渐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健康地生活,去拥有幸福的人生,而这一切完全不需要依赖毒品。

这就是San Patrignano——现实中的乌托邦。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