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世界做个大熊猫

艺术家LawrenceArgent,出生于英国,成长于澳洲,现居美国丹佛市。他为各个城市创作过很多广为人知的作品,比如丹佛的城市标志,那只名为“Iseewhatyoumean”,矗立在科罗拉多会议中心旁,往透明玻璃里张望的蓝熊;还有萨克拉门托那只从外跳进机场的巨型红色兔子“Leap”。这次,他继续和动物结缘,他要为中国人,做一只史上最巨大、身高15米,重达12吨的大熊猫装置“IamHere”。

Panda, Plush, Fur, Stuffed toy, Bear, Textile, Toy, Smile,
Panda, Plush, Fur, Stuffed toy, Bear, Textile, Toy, Smile,

Lawrence除了制作15米高的巨型熊猫装置外,同时也制作十几个高40公分的熊猫雕塑,用于保护熊猫的慈善拍卖。

艺术家Lawrence Argent,出生于英国,成长于澳洲,现居美国丹佛市。他为各个城市创作过很多广为人知的作品,比如丹佛的城市标志,那只名为“Iseewhatyoumean”,矗立在科罗拉多会议中心旁,往透明玻璃里张望的蓝熊;还有萨克拉门托那只从外跳进机场的巨型红色兔子“Leap”。这次,他继续和动物结缘,他要为中国人,做一只史上最巨大、身高15米,重达12吨的大熊猫装置“IamHere”。

这只熊猫矗立于熊猫的故乡成都,是九龙仓旗下新开商场——成都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艺术装置作品。很有趣的是,去年同样是该集团旗下的商场,香港海港城在维多利亚港展出的大黄鸭引起了全球的轰动,而这只春熙路上的大熊猫的出现,似乎想表达的亦是与城市公共环境相关的主题。

Q:为什么会想到来中国做这个大众皆知的大熊猫形象呢?

A:作为西方人创作一个具有中国标志的东西,实在具有某些象征意义,而我的挑战只是中国,或者成都,到底能从中得到什么,它是否还有新意?熊猫是成都国际金融中心委约的,我也很高兴,自己可以去中国为保护熊猫而创作感到高兴。这只熊猫,我取名“IamHere”(我在这里),我只是想告诉所有人,包括全世界的人,大熊猫是与我们一起实际存在的。它与人类,或者说与这个充满商业的城市的共生关系,比现实生活所赋予它的意义也许更大。

Q:为什么你的熊猫会想做成一个向上爬的动态?

A:我很多作品里的动物,都不是静态的。丹佛的蓝熊,它透过玻璃往会议中心张望,其实就如同路人一样,充满着对于某个商业空间的好奇;机场的那只红色兔子,我赋予它的个性就好像在行李输送区旅客取行李的心情——急不可耐。当我第一次被邀请到成都的时候,我看过很多可以装置这只熊猫的地点。我既不希望是一个交通繁忙的地段,又希望它获得关注,还要和背景建筑物本身形成矛盾反差。我让这只熊猫趴在成都这家最时尚商场的楼上,它的脚下,就是Prada的店铺,它爬上玻璃幕墙,向着商场七楼的公共空间平台爬去。人们都会好奇,它究竟在干什么。我想,这样就让艺术和商业,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合。

Q:这只熊猫看来非常写实,你的作品风格是否一贯如此?

A:大自然赋予熊猫一种独特的外观,就是黑和白。这样的黑白的想法很有趣。我觉得熊猫体现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态度,不是黑就是白,我之前做蓝熊的时候,因为没有毛,坚硬的形式让它看起来像在穿尿布。而兔子的外在,是用红黄橙色的有色碎玻璃做的。当你用肉眼在现实中看到他们,所有的作品都是不一样的。而当你置身其中时,你会发现没有任何的摄影可以捕捉那种尺寸、规模,我想表达的就是实际存在感。

Q:在中国做这项作品,和以往的经历有何不同?

A:现在全世界的艺术家都在利用很多新技术在创作新的东西,我接触到过的很多中国艺术家都很喜欢使用新媒体技术,当然我也在数字化工作室中创建模型,我在中国的工厂开模制作成品,这是数字和手工艺相结合的创作过程。但是,现在越来多的艺术家,开始不需要“亲手”创造作品,可能因此,某种看不见的能量无法蕴含在内。在中国,创作的优势是拥有广泛的资源、工艺和耐心。这里有着强大的合作能力,而且艺术家在这里,能充分受到敬仰。虽然在整个创作和装置过程中,我会遇到一些障碍和挑战,但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在此找到了“工艺”的力量。

动物很艺术

Origami, Art, Art paper, Paper, Origami paper, Design, Craft, Sculpture, Paper product, Creative arts,

“Wolf”

热衷绘画动物的伦敦插画师Arran Gregory最近尝试的雕塑系列作品《Wolf》,不同几何镜面组成不同形态的狼。

Yellow, Banana, Art, Plant, Sculpture, Visual arts, Games, Tourism,

“Big Yellow Rabbit”

以漂浮在各地港口的巨型《大黄鸭》而广为人知的荷兰概念艺术家Florentijn Hofman的另一组艺术装置《大黄兔》。

Deer, Antler, Elk, Horn, Reindeer, Natural material, Fawn, Tan, Liver, Terrestrial animal,

“Melting Animal”

日本艺术家Takeshi Kawano带着环保主义信念创作的《Melting Animal》雕塑系列,意在表达全球温室效应问题下自然生态所面临的困境。

Ceiling, Wood, Architecture, Art, Driftwood, Sculpture,

“撞墙”

蔡国强于澳大利亚的首次个展《归去来兮》中展出的《遗产》,99只动物雕塑围绕清澈的湖面喝水,同时还展出了99只狼集体撞向一面玻璃墙的《撞墙》。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