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听Hip-Hop,我们唱评弹

这年头,不说不足以为乐。全世界都摇头晃脑没心没肺地狂粉“黑眼豆豆”时,我们却偏要小规模地偏爱一翻陆锦花。说唱风说来就来,他们以Hip-Hop为耀,我们却以评弹为乐,总归还是有些恰当吧。

image
image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一下说唱乐的发家史,其起源可追溯到黑人原始音乐中吟咏的段落,后到了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东西海岸中黑人文化的捐狂风格,尤其是“匪帮文化”的加入,使得这一快速翻嘴皮的说唱风格愈加昌盛。后又因funk之类的现代节奏的混入,一时像大神带电,蔚为壮观,RAP迅速抢占了全球文化的前沿阵地,一举歼灭了乡村蓝调布鲁斯之悠长连绵的旋律与节奏之王,叽里呱啦自言自语甚至指鹿为马的长篇叙事或一口气憋到底的指陈,由此大行其道。

而评弹,是苏州评话和弹词的总称,是一门古老的说唱艺术。评话通常一人登台开讲,内容多为金戈铁马的历史演义和叱咤风云的侠义豪杰;弹词一般两人说唱,上手持三弦,下手抱琵琶,自弹自唱,内容多为儿女情长的传奇小说和民间故事。

与那些电光十足的RAP相比,咿咿呀呀吴侬软语的评弹谈唱者简直像陈年老醋一样可以瞬间软化一个空间,嘈嘈铮铮,曲音婉转,言辞恳切,万物即被感化。RAP有即兴,有绕舌,而评弹有“方口”,也有“活口”。“方口”指反复锤炼后说话语言趋于固定,表演较为严谨一派;“活口”则重视即兴发挥,随机应变。苏州弹词到目前大致有二十多个流派唱腔,弹词的表演得力于戏曲艺术特别是昆曲艺术颇多,动作的程式化、虚拟性等都与戏曲艺术有相通之处。又有所谓“八技”者,即模仿八种声音,实际上是将“口技艺术”融人了评弹艺术,堪比RAP的“饶舌”。

正如Hip-Hop在美国有不同的版图一样,西海岸带有“匪帮”的说唱风格和东海岸带有FUNK特色的说唱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地理分割,而评弹自明清以降,已形成了各大派别,如“俞调”“马调”“蒋调”“丽调”“严调”“张调"“陈调”等,可谓名角林立,代代相传,粉丝成派,甚至前政治人物陈云、叶剑英,唐家璇诸公都是评弹超级粉丝。

image

陆锦花

著名青年评弹表演艺术家

ELLEMEN评弹一度沉寂之后,现在又成了一种时尚,你是怎样理解这种现象的?

陆锦花:评弹从来也不是一种时尚。从前不是,现在也不是,相信将来也不会是。评弹是历史的沉澱和艺术的积累,需要慢慢地品尝和细细的欣赏。如果要拿西洋艺术来把它归类比较的话,我个人认为评弹是超现实主义和人文主义的结合体。它既是阳春白雪又是下里巴人,在目前来看它也只会停留在被一部分人拿来欣赏。

而这类人骨子里都是喜欢中国传统文化,钟情海派文化。用上海话说听评弹的老有“腔调”的。

ELLEMEN现在喜欢评弹的主要群体有什么新的变化?

陆锦花:以前听评弹人群有文人墨客,市井百姓,太太少爷等等。而如今评弹观众多为有闲时有闲情逸致的崇尚传统文化的人群。这类人都喜欢“慢生活”。各个年龄层都有。

ELLEMEN要听一曲评弹,现在去哪里听更有雅兴?

陆锦花:有茶馆以弹唱开篇为主,(但这只是评弹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要细品评弹该进书场听长篇故事或者折子,上海南京西路860弄的乡音书苑是个很好的选择,常年有评弹表演。

ELLEMEN目前评弹最活跃的是哪些流派?

陆锦花:有俞调,蒋调,丽调,张调,薛调,琴调,陈调等。

ELLEMEN现在你有诸多粉丝,能介绍一下你与评弹的故事?

陆锦花:小时候和上海外婆生活的时间很多,受她的熏陶,对中国的所有传统文化都比较钟爱。我的名字是外婆取的,和越剧名家陆派创始人同名,她希望我将来能成为一名传统艺术从业者。所以冥冥之中我从事传统艺术是一种必然。很遗憾,外婆在世时未能看到外甥女的演出。所以我为她创作了一首“石库门外婆情”来怀念她,尝试了钢琴和琵琶的对话,5月31日在上海音乐厅我有一场音乐午茶的评弹音乐专场,那天也会为外婆唱响这首开篇。她该会十分喜爱的。

ELLEMEN若我想学评弹,需要一些什么基本条件?

陆锦花:评弹演员是个“杂家”。艺术天赋是很重要的,关键是悟性。乐感和语感要好,要会说吴语,学会琵琶,而且要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因为评弹演员被称为“说书先生”,不但要讲故事,还要有对世间百态的自我的审美和认知。“先生”可不是好当的哦。你们觉得"先生"该是怎样的呢?"先生"该懂得我们都要积累学习。

经典曲目推荐

弹词唱腔流派集锦

杜十娘(评弹)

蒋月泉、朱慧珍《庵堂认母》

西厢记(评弹)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