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的缺陷

这个春天,“印象风”来袭,莫奈画展在上海展出。人们谈论着博物馆进商场、火爆现场,以及拍卖车牌般的叫号方式,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法国国宝级画家、完美的印象主义派大师,其实本身并不完美。与莫奈相类似,很多艺术家都有着先天或后天的自身缺陷。

image
image

草间弥生:视听障碍的幻觉

用怒放来形容草间弥生再合适不过: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原生艺术、波普艺术、抽象表现主义……但种种派别和头衔都不足以掩盖这样一个事实:艺术于她,本质上只是一种治疗方式。

这位“精神病艺术家”的灵感来自十岁时罹患的神经性视听障碍,她眼中的世界总隔着一层斑点的网,眩晕不已。于是,这种奇妙的幻觉便向各种艺术形式蔓延,包括雕塑、绘画、装置艺术、电影制作及写作等。尤其是其标志性的波点图案,蔓延无尽,变幻莫测,让置身其中的人晕眩迷醉,模糊了真实世界与虚幻之境的界限。“波点是通往无限的方式。”草间弥生如此解释到。

晚年,草间弥生每天在红黄色背景上画圆点图案,由此又创造出了著名的草间弥生风格,它回归单纯,红或黄的底色是非常漂亮的高纯度原色,惟有草间的神经特质才能体会。也许这才是她对一生刻意表现的光怪陆离和幻觉的最好诠释。

image

代表作:

绘画作品《花(D.S.P.S)》、空间装置《无限镜屋》、《无限的爱》、《水仙花园》

短片《消灭自己》

雕塑:南瓜

image

汉娜:癌细胞的盛放

女人有权利难看——表现女性内在的秘密、隐痛、疾病与死亡,是汉娜·威尔克的使命,甚至可以公开自己的死亡进程,把它变成一个举世皆知的行为艺术。

汉娜只走过了53个春秋,在她迎来死神前的两年半里,她的创作热情无以伦比地旺盛。汉娜曾为罹患乳癌的母亲拍摄了多张照片,以期赋予她重燃生命活力的治疗作用,当相似的厄运降临己身时,她不惜向众人和自己展示死亡在身体上的蔓延:病床上癌细胞吞噬的身体、胸口的针管、染血的纱布、化疗导致的秃头、深陷而泛黑的瞳孔、臃肿而下垂的腹部……在《走进维纳斯系列》中,汉娜既是自拍者、直观者,也是旁观者,以一种最接近死亡的距离体验死亡。

image

代表作:

走进维纳斯系列

姿态系列

救救我,汉娜系列

image

蒙克:被摧毁的神经

在绘画艺术中,精神分裂症并不可怕,它能唤醒艺术活力,至少在表现主义绘画之父爱德华·蒙克身上尤为明显。疑似遗传的抑郁和不幸的家庭经历催毁了蒙克的神经,但伤痛反而奠定了他创作的基调,促使他发出嘶心的呐喊,传递出强烈的不安。

天空像滚动着的血红色波浪,令人震颤,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流血——蒙克的《呐喊》和他所有的作品一样,都是自身的切肤体验,可以说他不是为了艺术而艺术,而是为了呐喊,这也使得内心巨大的精神能量得以宣泄。有位作家曾说:“有时我感到奇怪,不写作、不谱曲或画画的人是怎么逃避发疯、忧郁、惊恐这些人类境遇中总是存在的东西的?”

image

代表作:

《呐喊》

《生命之舞》

《生命》组画

《卡尔·约翰街的夜晚》

image

莫奈:白内障与朦胧色彩

据说莫奈晚年患有白内障,此事不但有书信为证,美国斯坦福大学还专门进行了模拟试验。其实我们只需要看看画家本人的作品就够了,从莫奈后期的作品《日出·印象》和《睡莲》中可以看到,其早期常用的亮丽色的确为模糊轮廓和朦胧色彩所代替,著名的光感和氛围感也消失不见。画家是否已经失去了对色彩的掌控?

艺术家对色彩的敏感度原本就与常人不同,他们所表现的不仅仅是肉眼所见,更多的是思维判断,也就是说,画布上的是画家“自己认为最适合的一种色彩”,更何况对于印象派来说,颜色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也许莫奈后期想要呈现的,只是画家对眼中世界的真实描绘。是有意为之,还是误打误撞?不管怎样,由此开辟出了印象一派确是大大的幸事。

image

代表作:

《印象·日出》

《卢昂的圣母院系列》

《睡莲系列》

《维特尼附近的罂粟花田》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