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特加·凯雷特“我的小说像爆炸”

要说作家本人风格和作品风格的关系,文如其人的比例与相反的比例大概旗鼓相当。许多作家爱写罪案、暴力,文字风格充满悲观绝望,其实本人阳光风趣,是彻头彻尾的乐观派。以色列作家埃特加·凯雷特就是这一类型。

他小说里的主人公动不动就把别人暴打一顿,包括无知幼儿。偷情,撒谎,爆粗口比比皆是。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即便面对女记者明显挑衅的问题,他依然不温不火保持着亲切笑容循循善诱。当然不排除下次这位女记者的欠揍形象会出现在他的某个短篇中,被抽耳光或者暴打。

“凯雷特被誉为以色列当代最好的短篇小说家,他的短篇劲爆有力,在被问到是否会尝试写长篇时,他说:“我的小说就像爆炸,我不知道怎么把爆炸变慢。”

在《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中,我最喜欢的短篇是《谎言之境》,爱撒谎的罗比掉进一个地洞,进入了像爱丽丝的仙境一般的世界,不过里面居住的都是他撒过的谎里的角色。

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罗比发现谎言越复杂越离奇,越是容易得到人们的信任和同情,于是他撒的谎也越来越夸张。结果在地洞世界,那些谎言中的人和动物生活得苦不堪言。回到现实后,罗比渐渐改掉了撒谎的恶习。后来他发现一个同样爱撒谎的女同事,他带着女同事去参观了地洞,里面也有她撒的谎。

这个故事构思很巧妙,把人物置于谎言带来的伤害的情境中,迫使他们进行思考和应对。

从中译本来看,凯雷特的文字风格十分口语化,这可能是转译过程中的失落。

凯雷特解释了现代希伯来语的特点,一句四五个字的问候语,其中包括了典雅的古希伯来文、德语和英语口语的元素,如果译成中文,大概相当于文言加白话夹杂外来语。所以每次英语翻译都会问他,这篇你想要高一点还是低一点?高即是典雅的书面语,低则是通俗活泼的口语。

中译本译自英文本,文字风格大约更为贴近英译本的高低选择而非完整原貌。这是极大的阅读喜悦中一点小小的遗憾。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