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商业与生活到底能离多近?

博伊斯所宣讲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代可能永远不会到来,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几乎可以断言无法实现,但每日纷繁的Happening(发生)中还是会有那么一些现象似乎足以点燃我们乐观的守望。

为K11这一将艺术与商业、生活社区进行结合的空间中偌大四千平方米Chi K11艺术空间揭幕的是由多媒体艺术家、策展人和制作人李振华担纲策展的《真实、美、自由和金钱:社群媒体兴起后的艺术》。

李振华重新引用洛克菲勒基金会于2003年委托米歇尔·奈马克(MichaelNaimark)所做的媒体艺术与实验室调查结果,旨在表达“即使新媒体艺术、公共空间特征的概念在不断经历自我更新,但这并不妨碍每个人有一个替身或是匿名的参与,而参与所构建的艺术交流和对话恰好是对空间的回应,可以无处不在,可以近在眼前,可以是美术馆、虚拟空间,也可以是电梯、公车或在电子线路中奔腾的数据”。通俗点说,“期望这些艺术作品和这个展览是从策展、艺术家到观者、公众的一次相互的发现(explore)和发生(to be happen)”,是“一次‘遭遇(encounter)’,是‘在一起 (together)’的缘由”。

展览共邀得国内外28位艺术家的26组新媒体作品,半数为受委托之作,其中包括现居柏林的瑞士艺术家伊夫·内茨海默(YvesNetzhammer)的装置作品《动物的气息》——他独辟蹊径,将展览现场带离了主展厅,而选择了防火通道。

“期望这些艺术作品和这个展览是从策展、艺术家到观者、公众的一次相互的发现和发生”,是“一次‘遭遇’,是‘在一起’的缘由”。

打开B3层通往防火通道的大门,跨过一个阴井盖的类似物,震耳的音响传来紧张感的节奏、回声、提及身体部位和动物名称的中文念诵,如潮般把你卷入一个“异场景”:红白色昏暗的灯光、入口处不远绘有人形图案的床榻、拾阶而上覆满墙面的上千张手绘、转弯处经过包裹的红色台阶以及一处可折射空间与参观者倒影的镜面⋯⋯

“内茨海默的创作具有独特的趣味,非常个人化,总能在很多细节上打动人,有时候有些黑色幽默。他作品中人或是动物的象征,经常模糊界限地交融在一起。”李振华如此评价道。

内茨海默的创作手法一贯是“双维度式”的,一个维度,是艺术家自我观念个性化的表达;另一个维度,即是对空间的探索。《动物的气息》无疑又是一例完美的佐证。

对话伊夫·内茨海默

Q你为什么把展览现场选在了防火通道里?

A火”本身就是个概念,如果整栋大楼着火的话,势必造成骚动,混乱不堪。防火通道是个特别的空间,一般人们逛商场的时候没有人会走到这里来,它是危险的象征,是潜伏危险的地方,而这样的想法恰恰又是你的脑子灌输给你的意识。我对“肌肤之下”乃至潜意识的内在世界非常感兴趣。于是,我通过墙面、灯光、音乐、楼梯处理等把防火通道布置成了一个特殊的场境,取名为《动物的气息》。因为我觉得动物是人类最好的镜子,人类本身就是一种动物,在艰难处境下,人类很容易重新暴露出动物性。这个场境所要表达的仍是我一贯的主题——“关系”,人与动物的关系,与自我的关系,这是我希望传达给观众的东西。

Q:“关系”所指向的其实就是“自我身份”,不是吗?

A当然。“身份”是我创作的一个关键词,你永远无法拥有他人或其它事物的身份,这个事实本身意味深长,而且关乎人性。只有移情,当你的想法、感知、情感交互在一起才可以使你了解他人的想法和感受。这就是为什么我总对“正常”做一些调整,当你去不同的空间,体验不同的生活,或我只是改变一下事物的比例,这都会对你造成投射,让你思考“正常”情况下的“身份”。

Q那是否可认为你想传达给观众的与其说是明确的信息,不如说是情感的体验?

A可以这么认为,尽管我可能不会这样去表述(笑)。我是作品的作者,但我不是讲解员,我没有义务解释所有蕴含的信息。我常说“我享受不被理解”,但我很喜欢有人来告诉我:我不是很明白,但我的感受很强烈。我自己也会把一些我不完全明白的元素放在创作里,这也是作者与观者之间的一种沟通,这也是一种理解,尽管和通常意义上的理解有所不同。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