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车库改造成游乐场,连墙上都有椅子

amusement

elledeco
ELLEDECO

荷兰当代设计的先驱人物Richard Hutten

将一处上世纪30年代的废弃车库改造成家,

一如他的设计风格,这个家的灵魂在于玩乐

秉持乐观精神的他,

相信积极的力量能够改变设计

也能改变处于危机中的世界。

The Owner|关于主人

hutten坐在anouk griffioen的素描作品《狼》前,富有新意的圆形地毯由hutten本人设计。
Hutten坐在Anouk Griffioen的素描作品《狼》前,富有新意的圆形地毯由Hutten本人设计。

Richard Hutten,荷兰设计师,品牌Gispen创意总监,毕业于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是荷兰著名Droog Design核心创始人之一。

hutten的代表作品有蒲公英灯(dandelion lamp)、dumbo儿童杯(dombo mug)、蝴蝶衣帽架(butterfly)等。
Hutten的代表作品有蒲公英灯(Dandelion Lamp)、dumbo儿童杯(Dombo Mug)、蝴蝶衣帽架(Butterfly)等。

他在多个消费品设计领域都有建树,不断打造出各式各样的椅子、家具、灯具与内饰,还为Moroso、Ghidini、Qeeboo、Palau、Droog等国际品牌设计产品,屡获Red Dot、German Design、LAI等国际重量级设计大奖。

hutten设计的二合一桌椅与thing系列座椅。
Hutten设计的二合一桌椅与Thing系列座椅。
hutten为“divina——每一种颜色都是神圣的”展览设计的云层休闲椅(layers cloud chair),椅子的每一层都是不同的颜色,共使用近100种颜色。
Hutten为“Divina——每一种颜色都是神圣的”展览设计的云层休闲椅(Layers Cloud Chair),椅子的每一层都是不同的颜色,共使用近100种颜色。

“我设计的椅子数量大概超过了‘自Gerrit Rietveld开创设计行当以来’的任何一个荷兰人。”Hutten如是说。

玄关和客厅

黄色的enterprise座椅由jerszy seymour设计。
黄色的Enterprise座椅由Jerszy Seymour设计。

一进入Hutten家中,映入眼帘的是白色隔间顶部五彩缤纷的椅子,由左至右依次为:Komplot Design设计的Nobody毛毡座椅,Richard Hutten设计的Bronto座椅,Arne Jacobsen为Fritz Hansen设计的3107型号,昵称“Butterfly”的座椅,Gerrit Rietveld设计的Kratten座椅,Richard Hutten设计的No Sign座椅。

wieki somers设计的blossoms花瓶,

造型别致。
Wieki Somers设计的Blossoms花瓶, 造型别致。

打桩机运转的声音像是鹿特丹的心跳。在历史上,鹿特丹一直是一座工人阶层的市镇,长期享有世界第一港的盛名,如今被《纽约时报》评为全球最具创造力的热点城市之一。1993年,Hutten成为荷兰先锋设计Droog Design运动中的一员,与包括Hella Jongerius、Marcel Wanders等极具影响力的设计师一起,为这一运动注入了幽默特质,以轻松的方式提出了对于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的思考。

tejo rémy设计的“不可忘却的记忆”抽屉和rag座椅。
Tejo Rémy设计的“不可忘却的记忆”抽屉和Rag座椅。

2008年,当他开始着手将这个废弃车库改造为他和三个儿子Abel、Boris和Wolf的住所,作为一个充分使用自然能源的案例。“当时人们都认为我疯了,我甚至还缴纳过一笔罚金。但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眼光超前。”这栋住宅在地下150米深处埋了三个热泵,同时,安装在屋顶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为全屋提供能源供给。

墙上挂着荷兰艺术家erwin olaf的

“shanghai 2017”系列摄影作品。

黄色amateur masters座椅

由jerszy seymour ngispen 设计。
墙上挂着荷兰艺术家Erwin Olaf的 “Shanghai 2017”系列摄影作品。 黄色Amateur Masters座椅 由Jerszy Seymour (Ngispen) 设计。

Hutten表示,“这个车库原本是上世纪30年代开发的Blijdorp新区,我一眼就爱上了那种极致简约的外观。我花了将近4年时间做规划,好几次都是推倒重来。玩乐是我所做一切事情的核心。在一定规则之内创造可能性,这正是对游戏的注解。对我来说,生活就是玩乐”。

红色的prototype躺椅、sexy relaxy座椅、low res elephant坐凳台灯、双层模块化橱柜等,都是hutten的作品。
红色的Prototype躺椅、Sexy Relaxy座椅、Low Res Elephant坐凳/台灯、双层模块化橱柜等,都是Hutten的作品。

在这栋总面积近500平方米(不包括花圃面积)的住宅内,足有300平方米留给了开放式的起居室。Hutten和三个儿子可以在这里奔跑,抢球,跳舞,或者比上一局桌上足球赛。其他生活空间则散落在这个游乐场四周,分别为5个白色小隔间,用作卧室、浴室、家庭影院和一间小型图书室。

餐厅和浴室

layers table白色长桌由hutten设计。
Layers Table白色长桌由Hutten设计。

Hutten以自己在设计阿姆斯特丹劳埃德酒店吧台项目为原型,按比例缩小,打造了一个开放式黑白空间的餐橱区。餐桌前的座椅分别是由Betjan Pot和Marcel Wanders设计的Carbon Copy座椅,由Hutten设计的Zuiderzee Chair座椅、Thin座椅(Lensvelt),Komplot Design设计的Nobody毛毡座椅。

红色clay座椅、camoufleur花瓶、

墙上的画作《flower》

都是由hutten亲自设计的。
红色Clay座椅、Camoufleur花瓶、 墙上的画作《Flower》 都是由Hutten亲自设计的。

如今,整个世界仍然面临着新冠疫情的威胁,Hutten工作中有一个项目,是为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设计两万七千个使用回收材料制作的座椅,“为了响应当下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座位之间增加了透明隔板,以防交叉感染,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新常态’。我认为从这次危机可以看出,人们是有应对挑战的能力的。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他们的行动将对地球产生直接的影响,我从未见过鹿特丹的天空如此清澈湛蓝。”

墙上的画作出自hutten亲笔。

changing花瓶来自dirk van der kooij

的100件3d打印花瓶系列。
墙上的画作出自Hutten亲笔。 Changing花瓶来自Dirk van der Kooij 的100件3D打印花瓶系列。

在Hutten家中,所有物品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属于那种好玩的、自由的设计表达,Hutten将它们以展览陈列般的方式安置在家中,如同一部荷兰式设计的百科全书。他家中纯粹的艺术品并不多,但丰富独特的设计本身就体现出艺术匠心,这里因此有种博物馆的味道,但格调又是轻快舒适的。

餐厅和浴室

浴室中,浴缸嵌入地面,儿童版bronto座椅被别出心裁地装饰在墙上,hutten为leff amsterdam设计的落地钟斜靠墙边,还可兼作穿衣镜。
浴室中,浴缸嵌入地面,儿童版Bronto座椅被别出心裁地装饰在墙上,Hutten为Leff Amsterdam设计的落地钟斜靠墙边,还可兼作穿衣镜。

可持续已经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议题,可持续的理念也体现在Hutten对物品的选择上,“我对每一件物品都进行了精心挑选,因为我希望它们能陪我度过余下的人生”。他也希望与那些购买他的设计的人们分享这一观念。

在家中融合可持续性和趣味性

A.|适当保留原住宅的特点

在改装的过程中,可以将原始建筑的风貌特点适当保留下来,既减少耗材成本,也有可能“变废为宝”。

悉尼trias建筑工作室从1940年平房中回收砖块,使用旧砖建造了坚固的立面,并在室内外都铺设了砖砌的小路,冬天时砖块能从光线中获取热量。
悉尼Trias建筑工作室从1940年平房中回收砖块,使用旧砖建造了坚固的立面,并在室内外都铺设了砖砌的小路,冬天时砖块能从光线中获取热量。
沙丘美术馆继承了北戴河沙丘的自然样貌,在建造过程中利用一系列的节能措施,实现建筑的可持续性,也保护了脆弱的沙丘生态系统。
沙丘美术馆继承了北戴河沙丘的自然样貌,在建造过程中利用一系列的节能措施,实现建筑的可持续性,也保护了脆弱的沙丘生态系统。

B.|收藏物的布局应错落有致

韩国设计师seung jin yang的气球座椅系列设计,表面喷涂了8层环氧树脂涂层,使其坚固耐用。
韩国设计师Seung Jin Yang的气球座椅系列设计,表面喷涂了8层环氧树脂涂层,使其坚固耐用。

Richard Hutten的家中有不计可数的椅子,如何让情有独钟的物件在空间中反复出现,又不显得凌乱,就需要对空间布局精心设计。

“恋物癖”唐七通过大大小小的器物打造氛围感。
“恋物癖”唐七通过大大小小的器物打造氛围感。

C.|注重天然材料的运用

日本隈研吾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梼原木桥博物馆”位于日本高知县,全木质结构的建筑主体由无数相互交织排列的木梁架组成,所有结构都由底部的中心支柱支撑。
日本隈研吾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梼原木桥博物馆”位于日本高知县,全木质结构的建筑主体由无数相互交织排列的木梁架组成,所有结构都由底部的中心支柱支撑。

“情感可持续设计”(emotionally durable design)是设计师Jonathan Chapman的新理念,试图通过在使用者和产品之间建立长久的关系来达到减少消费和浪费的目的。

mirja pitkäärt的系列设计“具有恒久价值的日常物品”,通过具有良好触感的皮革和木质材料,引发人们的好奇心。
Mirja Pitkäärt的系列设计“具有恒久价值的日常物品”,通过具有良好触感的皮革和木质材料,引发人们的好奇心。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家居廊DE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