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富美成人礼上的中国名媛们

白富美成人礼上的中国名媛们
ELLEMEN

前两天,暂停了两年的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再次举办。巴黎名媛舞会也叫克利翁名门少女成年舞会,是由法国人奥菲莉·雷努阿(Ophélie Renouard)在1992年重新组织起来的,每年只有20多个名额。

巴黎名媛舞会
网络

它和伦敦的夏洛特女王舞会(Queen Charlotte's Ball),以及纽约的国际元媛舞会(International Debutante Ball),并称为世界三大名媛舞会。

这些舞会不但规模隆重,且对出席的名媛们有着严格的要求,是各个国家皇室、名门贵族、商业巨贾、政界人士、文化艺术名流的子女们在社交圈亮相的绝佳机会。

英国夏洛特女王舞会
网络

英国夏洛特女王舞会始于1780年,该舞会由参会的名媛家庭出资,被邀请的女孩还要去现场面试两轮。

纽约的国际元媛舞会两年举办一次,每位名媛由两位男士陪同,一名来自美国军事学院,另一名通常是精英名流的后代。由于在纽约举办,历任美国总统的女儿也都出席过,该舞会也被称为与白宫联系最为紧密的舞会。

巴黎名媛舞会
网络

而巴黎名媛舞会的候选人向全世界开放,选拔标准相应地更加严苛,参与人员只能是被邀请来的,参加过的女孩也可以推荐,但最后谁能参加只有奥菲莉本人说了才算。

不是有钱就能获得巴黎名媛舞会的入场券,据说特朗普的小女儿Tiffany Trump就曾被奥菲莉拒绝。

那么,在如此严苛的要求之下,有哪些中国女孩经过考核成为了这三大舞会认证的“真名媛”?

有权有势的商界名流

由于舞会举办目的主要是为几家慈善组织募捐,所以组委会也鼓励参加的名媛们能够成为各个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或义工。

因此,财力是否雄厚就成了一个重要指标。每年欧美名媛中最受瞩目的是各个皇室中的贵族公主们,而对于中国选手,最常见的就是商界大佬的女儿们。

也许很多人都不记得,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以“唱跳偶像”出道之前,她首次高调地公开亮相就是在2018年的舞会上。

华为在世界上的实力地位自不必说。当年《巴黎竞赛画报》采访姚安娜的地点,就在华为一处用于接待贵宾的“豪华宫殿”里。

而2018年出席舞会的亚洲面孔中,还有一位华裔是香港盈科大衍地产(盈大地产)总裁李智康的女儿李安琪Angel。

事实上,港澳地区富豪们的女儿是巴黎名媛舞会的常客,已故的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就去过两位。2017年,何鸿燊的小女儿何超欣作为当年唯一的华人代表出席了舞会,合影的时候还稳占C位。

2017年,何鸿燊的小女儿何超欣作为当年唯一的华人代表出席了舞会,合影的时候还稳占c位。
网络

2009年,何鸿燊的外孙女何家晴(Ariel HO-KJAER)也去过参加过巴黎舞会,何家晴是赌王原配夫人三女儿何超贤的女儿,她显赫的家世、华美的礼服,都成了那年的焦点。

何鸿燊的外孙女何家晴
网络

除了赌王家族,2014年巴黎名媛舞会上唯一的华人名媛代表是林心儿,她是寰亚集团老板林建岳和前妻谢玲玲的小女儿。林建岳被称为圈内的“风流富商”,与王祖贤、翁虹等明星传过绯闻。他的父亲是林百欣,巅峰时期比李嘉诚还要富有。

华人名媛代表是林心儿
网络

2012年出席舞会的中国女生是香港实业家霍英东的外孙女刘泽仪Lara Lau。霍英东在2006年去世时,他的家族财产预估为300亿元,但由于他的生意全部没有上市,又把非常多的资产捐给了慈善基金会,媒体认为他的财富被远远低估了。

2012年出席舞会的中国女生是香港实业家霍英东的外孙女刘泽仪lara lau
网络

而在更早的2008年,代表华人名媛参加舞会的是香港大亨周锡年的孙女Chelsea Chau。周锡年是香港第一位眼耳鼻喉科医生,在医学、商业和政界都有突出的成就,还曾在1960年被伊丽莎白二世册封为爵士。

Chelsea Chau是家族的第四代,她的妈妈以优雅而名扬香港,曾被评为香港十大最会穿衣的香港商界女性。

香港大亨周锡年的孙女chelsea chau
网络

最近几年,参加这三大舞会的大陆名媛也逐渐多了起来。2016年,三胞集团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也出席了巴黎名媛舞会。

2016年的袁亚非在胡润百富榜上排名第32位,是南京名副其实的“电脑大王”。不过三胞集团2017年开始走下坡路,曾经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落寞。经历了多次重组,如今的三胞集团有近600亿有息负债。

三胞集团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
网络

同样是2016年,余晚晚就被邀请参加了第235届夏洛特女王舞会。她的父亲余静渊创立的梦天集团是亚洲最大的木门制造商,母亲也是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及资本市场投资人。她同时出席了纽约的国际元媛舞会,在国际上崭露头角。

赵梦颖
网络

2019年,另一位中国女孩赵梦颖参加了夏洛特女王舞会,其家族旗下拥有中国五大地板品牌之一的安心地板。

也偏爱星二代名媛?

2019年可以算是迄今为止巴黎名媛舞会上中国面孔最多的一年,入选的三位都是实打实的“星二代”:李连杰的女儿Jane、邱淑贞的女儿沈月,还有廖昌永的女儿廖敏冲。

李连杰一直热衷慈善事业,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亲善大使。而他的女儿Jane从小跟着李连杰做慈善,16岁便出席了马云的公益大会,还曾受邀参加“全球女性创业大会”、“世界青年领袖峰会”等等。

李连杰的女儿jane
网络

而根据组委会的介绍,沈月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形象大使。

而根据组委会的介绍,沈月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形象大使。
网络

著名歌唱家廖昌永的女儿廖敏冲相比其他两位要低调得多。

著名歌唱家廖昌永的女儿廖敏冲相比其他两位要低调得多。
网络

今年出席名媛舞会的华人少女蔡文浩,是中国著名艺术家蔡国强的二女儿。

今年出席名媛舞会的华人少女蔡文浩,是中国著名艺术家蔡国强的二女儿。
网络

而在此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两个孙女Olivia Pei和Anna Pei,也分别在2007年和2018年出席了这个舞会,成为舞会上少有的华裔面孔。

2003年参加巴黎名媛舞会的中国人是万宝宝。她是前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万里的孙女,也是第一位参加“巴黎社交名媛成年高级时装舞会”的中国人。虽然当时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

2003年参加巴黎名媛舞会的中国人是万宝宝
网络

而第二位参加了巴黎名媛舞会的中国人陈晓丹,出身上海,父亲陈元是著名经济学家。

陈晓丹在2006年出席舞会时,也是当日首位开场舞者,穿着一袭长裙,展现了独有的东方气质。

第二位参加了巴黎名媛舞会的中国人陈晓丹,出身上海,父亲陈元是著名经济学家
网络

2018年夏洛特女王舞会上的中国名孩Katie Guo,外公外婆解放前曾在法国教会学校读书,解放后考入中国一流大学,都是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

2018年夏洛特女王舞会上的中国名孩katie guo,外公外婆解放前曾在法国教会学校读书,解放后考入中国一流大学,都是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
网络

名媛舞会,普通出身也能参加?

虽然看起来还是要拼爹拼妈,但事实上家世并不是这个舞会选择的唯一标准。创始人奥菲莉说过,普通人家的女孩也有入选的机会,这样的名媛通常聪明、努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着卓越的成就。

今年最受国内网友关注的,当属北京冬奥会双金牌得主、斯坦福大学高材生谷爱凌了。在一众老钱家族或艺术世家背景的女孩里,谷爱凌也算是“普通家庭”出身的一位。

她今年穿着由中国设计师郭培设计的金色礼服亮相。

谷爱凌
网络

但这种不靠家世靠实力的例子很少见,除了谷爱凌,就只有2016年被邀请的17岁女孩于航。

她出生在吉林一个普通家庭,但却非常有才华,曾在2016年年初瑞士第44届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中夺得了金奖,也是时隔29年后中国舞者第二次拿下这个比赛的冠军。

于航
网络

无论是家世显赫,还是自身实力过硬,上流社交圈“公主们”的故事,在这场奢华的成人礼后,才真正开始。

参考资料:

ELLE:“巴黎名媛舞会”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星二代?

中奢网:白富美的成人礼 克利翁舞会上的中国名媛们

撰文:枳柚图片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