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化的唐人街在清退“低端人口”

高端化的唐人街在清退“低端人口”
ELLEMEN

上个月,NBA球队76人宣布要在费城唐人街附近建造一间大型体育场,随即遭到当地华人强烈反对。

每隔几年,就会有人想着在唐人街社区中空降一个豪华大项目。看起来是在改善居住环境的高端建筑,却成了华人眼里“威胁生存”的眼中钉?

唐人街开始高端化?

唐人街的高端化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我们曾在两年前的文章中写了唐人街如今的没落。其实直到今天,豪华项目仍然源源不断地涌进全球各地的唐人街。

起初,是房地产商带头修建的豪宅。开发商一直在激励商家拆除旧建筑,建造新的豪华公寓和酒店,和简陋、屋顶发霉的传统经济实用型住宅不同,这些为上流阶层服务的豪华酒店或公寓大多提供游泳池、SPA馆、宠物美容室、健身房等设备。

2022年春节美国纽约曼哈顿唐人街。如今曼哈顿唐人街四周高楼林立,豪华建筑随处可见。
2022年春节美国纽约曼哈顿唐人街。如今曼哈顿唐人街四周高楼林立,豪华建筑随处可见。
网络

以波士顿为例,波士顿唐人街附近的Millennium Place公寓修建于2013年,当时的售价在110万到400万美元不等。同年建成的肯辛顿公寓当时的月租金在2700美元到6800美元不等。

但在2013年,波士顿月租金的中位数是1263美元。唐人街本由于属于移民文化社区,考虑到移民相对更低的月薪,这里的物价和房租也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租户甚至可以花费更便宜的价格租到一间有公共浴室和厨房的公寓。

但随着高档公寓的兴建,唐人街的形象在发生改变。2016年,唐人街3月的平均月租价格就已经达到3381美元。这些日渐高端化的社区,挤走了唐人街的原住民,更多富有的白人居民涌入唐人街。

2017年美国波士顿唐人街,这里的唐人街是高端化最显著的唐人街之一
2017年美国波士顿唐人街,这里的唐人街是高端化最显著的唐人街之一
网络

房东想把房子改造成高档公寓,再租给新涌入唐人街的白人中产。无数华人家庭被逐出平价住宅,他们白天要在唐人街工作,晚上去房租更便宜的地方住。曾有华人移民接受采访时表示,唐人街的住房在十年前的第一任、第二任租户还是华人,但到了一定时间,就变成了其他地区的白人。

2018年,纽约唐人街85 Bowery的租户们就发现自己被房东用手段涨了房租。他们举着“房东手段卑劣,表面和解,暗里逼迁”的标语在街区抗议。华人自发成立了组织“唐人街公平发展社区”(CCED)、“唐人街住客协会”(CAAAV)、“唐人街艺术分队”(CAB)等等,都致力于反对唐人街的高端化。

2021年春节,泰国首都曼谷唐人街,是全球最大的华人街之一,小吃街很受欢迎。
2021年春节,泰国首都曼谷唐人街,是全球最大的华人街之一,小吃街很受欢迎。
网络

但当豪华房产受到阻碍时,时髦的咖啡店、酒吧和画廊则成为了唐人街高端化的另一个表现。

Artwashing一词被用来类比“洗钱”,指艺术创意及其画廊、工作室等等,当被有意利用时,可以转移人们对某件事负面影响的注意力,从而成为组织者们达到目的的工具。而唐人街在过去十年间的确也新开了大量的画廊、酒吧和精品店,如今,纽约的唐人街已经有超过100多家画廊。

2017年,一位以色列裔的美国艺术家Omer Fast曾在纽约唐人街展出了自己的艺术项目,他的展览“八月”把位于唐人街中心的艺术画廊打造成了一个废弃的等候室,里面放置了残破的自动取款机和几架破烂的金属座椅,结果被华人们批评为一个充满种族歧视的垃圾艺术作品。

omer fast的艺术项目
Omer Fast的艺术项目
网络

而这类艺术展或画廊的大量涌入,与唐人街的高端化实际上是同义词。CAB的联合创始人Betty Yu在采访中说,开发商知道如何让艺术家与唐人街的长住民对抗,从而来提高那些房产的价值。

房地产开发商、鼓励“城市振兴”项目的当地政府、参与到这类艺术项目中的艺术家、以及为这些改造提供资金的银行都想证明,推倒老建筑、开发豪华项目,这里的租户可以支付更多的租金,驱逐那些贫困租户的行为是合理的。

但Betty Yu认为,唐人街是华人社区,自古至今都以极强的包容性接纳在异国他乡的移民,富有的艺术家精英并没有资格破坏它,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这是一个新的艺术场景”。

“大酒楼”变“酒楼”

高端商铺纷纷倒闭

谁也没想过,唐人街上迅速扩张的餐饮,还没怎么站稳脚跟,就在疫情中纷纷迎来倒闭的结局。

即使营业了28年、家大业大的纽约唐人街老牌中餐馆的金丰大酒楼,也没能抵御疫情带来的冲击。这里曾是几代亚裔家庭举办婚礼、生日宴和升学宴的首选,被称为是华埠社会结构的中心,也是纽约市的地标。疫情前每周能接待超过一万人的酒楼在新冠疫情期间变得空无一人,于去年5月永久关闭了在伊丽莎白街的店面。

金丰大酒楼
网络

而因为近年来唐人街的高端化,这里的租金早已不复从前。新冠疫情期间,金丰酒楼的营业额下滑了85%,已经无力承担原来3层楼高、共占地2300多平方米的室内场地。

直到去年12月,金丰酒楼幸运地重启了,但选址在了唐人街一间相当小的商铺,原先能够容纳近千人的餐厅,现在的场地只够100人同时用餐。在门口最新的招牌上,这家老牌餐厅已经悄然去掉了“大”字,成为了金丰酒楼。

金丰酒楼
网络

而在纽约唐人街的3000多个商家中,有约300家餐厅、咖啡馆和面包房,它们受疫情影响的程度远超于纽约任何地方。即使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华埠的新冠确诊病例实际上低于纽约市的平均水平,但由于没有游客、市区内的社交隔离政策以及越来越多人居家办公,亏损、倒闭、裁员,成为这些小店不可避免的结局,长期商业和住宅租户流离失所。

2020年5月加拿大多伦多中区唐人街
2020年5月加拿大多伦多中区唐人街
网络

无独有偶,2020年年底,有着整整100年历史的旧金山唐人街老牌高级饭店康年海鲜酒家也宣布关闭。而去年十月底,新加坡的唐人街,牛车水街也因为疫情而关闭。

即使康年海鲜酒家和牛水车街的店铺在今年随着疫情平稳而重启,因为疫情造成的针对亚裔的仇恨言论及暴力行为,也萦绕在海外华人心里。而TikTok上疫苗有害、甚至致命的假新闻或阴谋论,更是加重了在海外务工的年长华人们的担忧。

海外华人社区“大哥”

唐人街的“定海神针”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唐人街的种族人口结构已经迅速发生了变化。2000年以来,纽约市的华裔人口增长了60%,但曼哈顿唐人街的华裔却下降了三分之一。

英国伦敦唐人街,欧洲最大的唐人街,2022年春节
英国伦敦唐人街,欧洲最大的唐人街,2022年春节
网络

不过,在美国的华人群体也在用各种办法保卫自己的唐人街。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手握房产的华人社团,看看他们的名字:李氏公所、黄氏宗亲会、新会同乡会……

这些看起来就有“大哥”在的华人社团,大多建立在同姓同乡或同职业的基础上。他们也确实在成立几十年间积累了不少房产,很多都租给了同在美国的低收入华人,用于开店,或者长期租住。

英国曼彻斯特唐人街,仅次于伦敦的中国第二大唐人街
英国曼彻斯特唐人街,仅次于伦敦的中国第二大唐人街
网络

一家有60多年历史的丁氏礼品店,自开业以来的房东一直都是新会同乡会,没有变过。疫情期间,礼品店被迫停业了六个月,房东还为店主减免了一半的房租。

正因这些拥有长期房产的华人业主,唐人街仅存的平价地段还没有被改造成高端住宅,而且房地产商也很难说通他们将房产卖给自己。有房产经纪人表示,自己在联系唐人街的这些业主时,他们大多不会说英语,或干脆假装不会说英语,一切推销话术都没有用武之地。

几十年来,唐人街的华人社团都没有人出售过房地产,他们担心,一旦商用楼的所有权发生变化,虎视眈眈的外国买家就会立刻盯上这里,而唐人街这个在曼哈顿下城这个被豪华楼盘包围的地段,又将重蹈覆辙,成为高端化的牺牲品。

2022年春节,美国纽约曼哈顿唐人街
2022年春节,美国纽约曼哈顿唐人街
网络

但在席卷城市的房地产大潮面前,华人社区也在承受很大压力。持续不断的疫情、接连上涨的房地产税、租户拖欠的租金,越来越多的同乡会成员也搬离了唐人街。华人社团虽拥有这些老建筑,却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维护。

大多数华人团体持有的商业楼或公寓楼都是没有电梯的老楼,纽约市对其中一处老房子的估值为9300万美元,如果放在市场上售卖,价格可能会翻两到三倍。

这些华人社团的当务之急是吸引更多年轻成员,毕竟现在的社团里,成员们甚至不会用电子邮件交流,也没有数字化的宣传途径,他们的“青年”委员会平均年龄甚至都在60多岁。

但是对他们来说,唐人街既不陈旧也不乏味,这些建筑既是聚会的地方,是他们的家,也是其他试图在这座城市扎根的移民们的避难所。

参考资料:

Frieze: Beyond Canal Street: Gentrification in Chinatown

Eater: Jing Fong, Once Manhattan Chinatown’s Largest Restaurant, Returns at Last

Teen Vogue: Gentrification in Chinatown Is the Focus of These Young Activists

纽约时报:面对威胁和挑战,纽约唐人街华人社团能否复兴。

编辑:积柚

部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余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