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富豪离疯了

硅谷富豪离疯了
ELLEMEN

硅谷不相信爱情。

这几年,硅谷大佬组团离婚的现象经常见诸媒体。无论是科技新贵还是老牌巨头,身价上亿美金的他们,让曾经代表着高精尖的硅谷变成了离婚谷。

硅谷高管组团挥别婚姻

最近,谷歌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宣布与妻子妮可·沙纳汉计划离婚。据《华尔街日报》爆料,布林是在得知妻子出轨了马斯克之后决定离婚的。

《纽约邮报》对马斯克绯闻的封面报道
《纽约邮报》对马斯克绯闻的封面报道
网络

尽管“网瘾少年”马斯克立刻在社交媒体上辟谣,又发了和布林一起聚会的照片,女方也向媒体进行了澄清。但《华尔街日报》还是坚持自己的消息来源可靠,并且绘声绘色地描写“马斯克在聚会上下跪请求布林原谅”,“布林表示接受道歉,但是两人依旧关系紧张”等细节。

有人猜测,这个消息可能是布林故意放出来的。作为硅谷高管,“拥有丰富离婚经验”的布林意图通过抹黑妻子,在离婚赔偿金上制造有利于自己的局面。同时又可以一石二鸟,顺带损害在生意上与自己亦敌亦友的马斯克的名誉。

具体真假尚不清楚,但硅谷人的离婚俨然是一部水深戏码多的连续剧。

绯闻过后,布林与妮可的天价离婚谈判又成了焦点,妮可提出,在这场离婚中希望能够获得超10亿美元的赔偿金。

布林与妮可的天价离婚谈判
网络

除了马克·扎克伯格这样高度被怀疑是人工智能的宅男,有着人类七情六欲与人性弱点的硅谷高管,或是因为财产分配问题,或是由于绯闻缠身,大多都没能享受“白头偕老”式的传统婚姻。

一家律师网站曾经做过一项统计,与 2019 年同期相比,2020年3-6月,硅谷地区的离婚率高出了34%。他们认为因为疫情的关系,在经济困难时期,财务稳定的夫妻可能比收入水平较低的夫妻更有可能离婚。

离婚前的比尔盖茨夫妇
离婚前的比尔盖茨夫妇
网络

人到退休时,米兰达·盖茨提出离婚;马斯克一边在结婚离婚之间反复横跳,一边在媒体采访时流下两行少年痛失爱人的清泪。在巨额财富、公司股权、人生发展路径、甚至新的情人伴侣面前,硅谷确实不相信爱情。

资产升值即离婚前兆

与聚集了老派富豪、婚姻掘金者的比弗利山庄不同,硅谷作为半导体、电脑工业、互联网产业最为发达的地区,少有想要骗老头钱的心机女孩,也鲜见利用富家女的肌肉款小白脸,在这里走入婚姻的双方,大多势均力敌。

硅谷的爱情故事中,男女双方都有自己独立、成功的事业。当爱情不再,他们在商场中用来博弈、计算的智商与思维,也会被用在离婚大战里。

硅谷
网络

创业者们从不会被爱情冲昏了头。马克·平克斯是Zynga网站的创始人,也是推特和脸书的早期投资者。他在和同为女强人、家装网站创始人的妻子艾莉森·盖尔布离婚时,Zynga已经在短短4年时间内发展成了一家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艾莉森曾提出:因为两人婚姻存续期间马克的资产净值飙升,她主张基于之前二人经济状况签署的婚前协议无效,因为这是夫妻二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硅谷,金钱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着。股票、限制性股权、对赌协议……当手中的公司股份在价值一飞冲天和无法变现的两极之间危险游走,每个参与游戏的硅谷人,都对自己和婚姻中的财产不断进行着重新评估和打算。

离婚前的平克斯夫妇
离婚前的平克斯夫妇
网络

硅谷夫妻在结婚时就双方财产等问题签署婚前协议已经是常规操作,但在这个人人都懂点公司法和股票的时代,转移、藏匿资产,一夜之间的股票价值暴增,都让硅谷高管们在离婚时,不惜一切代价聘请最精英的律师团队,想要在财产分割上找到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

据马斯克透露,在他与第一任妻子离婚时,为了理清财务状况,两年间双方聘请律师和会计师产生的账单共计400万美元,相当于每个月花费17万美元。离婚律师们在赚钱的同时,也不禁感叹:“硅谷变成了离婚谷。”

“离婚恐怖主义”

硅谷高管们的小学生行为

尽管合理分割财产是处理巨额离婚案的最好办法,科技界精英们有时也会因为离婚而展露出十分不成熟,甚至是丑恶的一面。

被视为谷歌第三位创始人、持有谷歌价值百亿股票的斯科特·哈桑,在与已经共同生活13年的妻子艾莉森·胡因离婚时,因为财产分割问题闹上了法庭。

在战线拉长的庭审与对抗中,两人耐心耗尽,过往经历中不堪的一面被悉数提及。网络上甚至出现一个以艾莉森名字为域名的网站,上面可以查阅到她的私人照片、社交媒体账号、新闻报道、和20年前的一份因含有隐私信息而未被公开的法律文件。

离婚前后的艾莉森和丈夫斯科特,离婚被欧美媒体形容为“撕扯大战”
《每日邮报》

在发现这个网站后,作为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艾莉森立刻层层盘查,发现所有的材料都是被上传到谷歌网盘后又被引用的,而谷歌网盘的拥有者就是正在和自己打离婚官司的丈夫哈桑。

身怀编程的天赋,哈桑写得出奠定谷歌基础的初始代码,也做得了爆老婆隐私的网站。这份证据被提交到法庭上后,反而让舆论倒向艾莉森。斯坦福大学的校友们也将这样的行为称为“离婚恐怖主义”。

就算在离婚时能勉强做到好聚好散,极端成功的人难免在人格中也拥有极端的部分。

马斯克第一任妻子贾斯汀·威尔逊在离婚后向媒体爆料前夫有很强的控制欲,曾要求自己放弃写作事业,甚至连她头发的颜色也要管。前妻的公开控诉为马斯克的直男癌形象奠基,他在日后的人生路上也一路狂奔,用多段婚姻、频繁换女友、疯狂生孩子来印证前妻在媒体上的控诉。

马斯克
网络

不过不管是艾莉森被前夫大爆“黑料”,还是马斯克缺爱巨婴的形象逐渐立体,与传统行业不同的是,硅谷不在意“好名声”。只要足够聪明,有商业头脑,离婚时夫妻间互讲坏话、互相揭短带来的名誉受损,并不会影响高管们在硅谷的事业打拼。

上文中的艾莉森依旧作为交互App的开发者和初创公司创始人活跃在技术领域,马斯克也在地球和太空中继续开拓着自己的商业疆土。

分手的决心之后

作为一项制度,当代婚姻对财产划分、税收、保险等经济问题的意义,远远要大于无法定量和衡量的爱情,硅谷的科技精英们更是深谙这一点。

当高管们的离婚纠葛被摊开细看,不难发现的是,就算写出了改变历史的代码,就算已经送太空飞船抵达了人类从未涉足的宇宙最深处,这群最聪明、站在互联网科技最前端的人,婚姻危机还是起源于最普通的金钱与欲望。

最近陷入硅谷最昂贵离婚案的谢尔盖·布林,第一段婚姻也结束得充满八卦与狗血。当布林与相识于微时的第一任妻子安妮·沃西基结束多年恋爱长跑、生下一儿一女后,就开始心思活络,出轨了当时担任谷歌眼镜营销经理的女下属阿曼达·罗森伯格。

安妮发现二人来往的电子邮件后决定与布林分居,而这场婚外情的公开,也间接导致了阿曼达当时的男友、负责安卓项目的副总裁雨果·巴拉离开谷歌出走小米。硅谷高管们不仅因为“男人都会犯的错”而离婚,甚至因此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着科技界的人事变动。

对于大多数硅谷高管夫妻来讲,就算没有了感情上的纠葛,两人未来在事业上依旧会有交叉与联系,有时还会有未成年的子女要共同抚养。就像比尔·盖茨夫妇离婚时,为了共同经营的慈善基金会的未来,对于财产的处理十分平静与体面。就算有再多的眼泪和不堪,梅琳达·盖茨都决定在所有离婚事项都尘埃落定后,再在媒体上露面讲述。

而因为男方高调出轨而走向离婚的贝索斯与麦肯齐,也为了共同创立的公司和未来还会延续的基金会,选择相对和平地分手。在离婚声明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亚马逊的股票仅在开盘时经历了小幅度的下跌。

所以科技巨头们的世界里,除了普通人的爱恨情仇,其实更关心的还是事业、未来以及会被自己的一举一动影响的公司股价。

撰文:盆栽,Jonas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及视觉中国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