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多少能在五星级酒店长租?

长租酒店
ELLEMEN

不想受租房的苦,部分人将目光投向了租金灵活、设施齐全、还有配套服务的长租酒店。

疫情下的高端酒店长租,住到就是赚到??

长租酒店的优势显而易见。光是不用和房东、中介斗智斗勇,就足以成为不少社恐患者选择住酒店的原因。

你也不必遵循普通租房市场常见的房租“押一付三”的规则,不必自己负担水、电、燃气、网费。酒店每天有服务人员打扫,每天下班,你都能看到焕然一新的床铺和桌面。日常会用的消耗品也都会由酒店源源不断地供应。疫情之下,经济型酒店纷纷降低了长租价格来吸引客源。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而在高端酒店,长租的优惠力度看起来比经济型酒店更大。他们更加齐全的配套设施,比如游泳池、洗衣房、健身房,还有经由米其林大厨之手制作的美食,黑珍珠榜上有名的酒吧,也都成为住客眼中的香饽饽。

根据旅游平台整理,北京的几家星级酒店:首北兆龙饭店、万豪行政公寓、索菲特大酒店和东方君悦大酒店的月租价格在21000元至27000元,比正常入住要便宜2000元至8000元。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在北京一家洲际酒店长租过的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住在月均35000多元的高级豪华房,体验了五星级酒店的一流服务。游泳池、健身房24小时免费使用,每天都能享受双人早餐,并且在情人节或纪念日的时候,还可以申请在房间内布置鲜花。算下来,月租的日均价格要比酒店该房型的每晚均价便宜600元。

另一位住在上海外滩附近高端酒店的人也说自己用两万多的价格租下了一间原价每晚1000多元的68平米的房间,停车场、健身房、洗衣房和早餐都可以免费体验。

但同时,一些高端酒店的长租客认为,高端酒店的优惠力度并不大。相比于价格上的优惠,他们更在意酒店可以提供的附加服务。

员工住高端酒店海景房,

公司买单??

因为疫情,高端酒店流失了很多来酒店所在城市出差或工作的国内外商务客人,而很多高端酒店的长租客,都是酒店的回头客。即使酒店在有限的范围内降低了租金,由于外籍客人的断崖式下跌,在一线城市的高星级酒店中,长租业务较疫情前并没有明显增长。

相比于大陆地区的一线和新一线城市,香港地区的高端酒店长租市场则更为繁荣。

Meva是正在香港读本科的学生,她的父母都是跨国企业的员工,工作出差常常住五星级酒店,所以Meva从小就对这种高端的生活方式并不陌生。她自己也是高端酒店的长租客,是凯悦酒店和万豪酒店的高级会员。

凭借对高端酒店的了解,Meva加入了香港一家旅行社做实习生,负责高端酒店长租业务,涉及到的酒店包括香港瑰丽酒店、K11 Artus寓馆、万豪酒店、文华东方酒店,以及半岛酒店等等。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在所有询问高端酒店长租业务的人里,Meva接触到的商旅人士是最多的,他们的房费自然也有公司负担。如果是硅谷几家顶级跨国公司的员工,住高端酒店都有内部协议价,员工住房,公司给报销,他们一般会住2个月起。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偶尔,她们也会遇到月租金预算15万至20万港币的客户,但在香港,最顶级的酒店也就只有几间最顶级的套房。即使有钱租,也不一定有那么多顶级的套房。她们的一位客户是香港的本地明星,现在就住在一间月租18.8万港币(约人民币16万元)的豪华酒店套房里。

住在高端酒店的

留学生富二代们

在今年四月份香港防疫政策放开后,香港高端酒店的价格已经涨了好几拨,但高端酒店长租市场依旧火热,其中一个原因是有很多赴港留学的学生。

Meva所在的酒店月租金在2-5万港币不等,她此刻就住在一间月租2.2万港币(约人民币2万元)的高端海景房中。刚来香港的时候,她就联系了各酒店的销售人员,问他们长租有哪些福利。除了最基础的服务,酒店回赠的餐饮券、积累SNP(Stays, Nights, and Points)积分的政策,或者酒廊的通行权利等等,对Meva来说都是更吸引力的条件。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本身就是学生的Meva也能接触到不少留学生群体。他们大多数家境殷实,能负担得起月租金1-2万港币的酒店长租。在香港,一间普通的商务五星级房间在30平米左右,除去偶尔有男女朋友合租,在这些高端酒店月租的学生一般都是自己一个人住,通常一租就是一年。

反而是在四星级酒店,两个人合租的情况会更加常见,一个房间不到20平米,月租金14000港币左右(约12000元人民币)。

Meva认为,香港高端租房市场的繁荣要归功于那里的高房价,普通房子的租金也很贵。每月一万元的预算,在北上广深,可能可以租到最繁华地段一间很通透的大一居,但在香港,只能租到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夏天还要算上每个月四位数的空调费。相比之下,倒不如自己提高预算,住进更大、服务更好的高端酒店里。

住高端酒店长租

就像拥有自己的专属管家??

每月都住在高端酒店,Meva觉得特别“省事”,像拥有很多位自己的专属管家。她不是特别勤快的人,要洗衣服就打包交给洗衣房,有人帮她分门别类、洗好、叠整齐后送到房间里。房间的清洁和整理、床单换洗、日用品的补充都有专人负责。

生活的便利体现在方方面面。有行李时,酒店会主动帮忙把她的行李送到房间。最近台风天,Meva出门时遇到下雨天,发现自己没带伞,她就直接在前台报房间号,借走一把,回来再还。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酒店的早餐也很合她的心意。在香港,蔬菜价格比较贵,要想每天达到营养均衡也比较难。但酒店的早餐是自助餐,有很多沙拉,蔬菜用量也很大,她可以更加健康地饮食。

“住酒店没有归属感”的问题也从未困扰过她。前两天,她打碎了一个杯子,打个电话,就会有酒店的工作人员上来清理。清扫后,工作人员还会把灯关上,拿应急手电筒细致地再搜寻一遍,看有没有没处理好的玻璃碎屑。这也让Meva觉得非常贴心。

像Meva这样的长租客是酒店最稳定的收入来源。因此,近年来,除了长租业务,不少高端酒店也在布局酒店式公寓,比如万豪集团旗下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和万豪行政公寓、雅高集团旗下的铂尔曼公寓、以及瑞士酒店行政公寓等等。

以上海宝格丽公寓为例,公寓提供一居室到三居室,面积约146平方米到256平方米。一居室的月租金在6.5-10万人民币,三居室的月租金在9.5-15万人民币左右。在落地窗前,不是能俯瞰城市绿地公园,就是面朝外滩、陆家嘴的繁华街景。

高端酒店长租
受访者Meva

要区分一家高端酒店是否要主打长租业务,就看房间内部有没有做饭的地方。像香港K11 Artus很多房间都是有长租的业务,3000港币一晚,酒店在网站上会标注月租有大约30%的减免。即使碰到旺季,长租不减免房租的情况下,酒店会对住客推出一些额外的餐饮服务,或水疗服务作为补偿。

相比之下,文华东方则更偏向短租业务,房间就是标注的酒店客房。所以酒店也不会标注月租价格,这个时候就需要Meva她们去和酒店的销售人员沟通月租报价。

但是,在中新经纬对上海高端酒店的采访中,工作人员表示,长租的营收虽然稳定,但利润较低,高端酒店的长租房通常只占总体房数的个位数。此外,由于担心会有顾客因所住小区被隔离而提出长租,酒店要冒着承担密接的风险,一旦发生疫情,整座酒店都要停业整顿。因此,疫情当下,高端酒店在长租服务上也会更加慎重。

长租业务或高端的酒店式公寓是否能够带领他们破除疫情带来的影响,仍然是个未知数。

参考资料:

界面新闻:酒店做“长租”,是权宜之计还是行业趋势?

中新经纬:这届年轻人,把酒店住成了自己家

编辑:积柚

图源受访者Meva,Meva为化名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