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炒币,这届韩国年轻人有点疯

韩国年轻人沉迷虚拟货币
网络

想实现财富自由是全世界青年共同的愿望,而韩国年轻人选择了炒币。

今年大热的韩剧《我的解放日记》里,一个打工人在聚餐上说如今想发财,要么炒币,要么做YouTuber。

不过这半年以来,绝望悲观代替了兴奋与期待,充斥着韩国的虚拟货币市场。

韩国的币圈神话

韩国年轻人对虚拟货币的热情早已开始。

2017年,韩国就已经是世界第三大比特币交易市场,仅次于日本与美国。截至2017年底,有三分之一的韩国人投资了虚拟货币。在鼎盛时期,这个人口占全球不到1%的国家占据了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总量的30%。

而在投资了虚拟货币的韩国人中,20-39岁虚拟货币持有者一共有308万人,占韩国这个年龄段人口(1343.1万)的23%,有人说,5个韩国年轻人中,就有1人在炒币。

伴随着炒币的风潮,韩国的币圈神话也在层出不穷:

一名年轻人靠着比特币成为韩国最年轻劳斯莱斯车主;三名大学生靠着炒币净赚数亿韩元,可以直接在首尔富人区江南买下一套房;去年,一位三星的员工靠比特币暴富后辞职,更是引发了全国关注,据他的同事表示,这位员工不仅自己赚,还带着身边人都赚了一笔。

这些真实经历的带动效应无可估量。据一家求职网站对大学生的调查显示,53%的大学生对投资虚拟货币抱有积极态度,在支持虚拟货币交易的人中,有33%的人表示高回报率是他们感兴趣的原因。

许多学生更是因为虚拟货币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普通学生将所有打工的收入一把梭哈虚拟币;还有人更是苦心钻研虚拟货币市场;更大胆的学生直接休学,全身心投入投资市场——韩国人将这种昼夜不停地查看虚拟货币价格的人叫做“比特币僵尸”。

痴迷虚拟货币的韩国年轻人

然而,在韩国的虚拟货币交易总量中,比特币只占不到1成,剩下的都是替代币,其中不少虚拟货币来源不明,风险极大。据统计,在韩国本地交易所上市的虚拟货币就有623种。

虚拟货币还在韩国最近几年的社会事件中获得了存在感。之前震惊世界的“N号房”案件中,付费会员们被要求用虚拟货币支付;今年大选胜出的新任总统尹锡悦,也凭借“虚拟货币友好政策”赢得了不少年轻人的选票。与之相对的,屡次劝说大家不要误入歧途的金融委员长殷成洙,在发出严厉警告后,被20万人网上签名要求辞职。

2019年,韩国人自己的虚拟货币Luna币上线,再次为全民炒币的热潮加了一把火。Luna币依托的Terra区块链平台是韩国人权道亨2018年建立的,发行后最初两年价格一直在1美元以下浮动。2021年12月开始崭露头角,币价开始上涨,从5美元升到119美元,一度接近120美元,市值410亿美元,在所有加密币中排第五。

凭借超高的回报率和本土制造的噱头,Luna币迅速成为韩国人最爱的加密货币之一,权道亨也被称为“韩国马斯克”。

ceo of terra
网络

尽管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赚一笔就跑”的想法入局,但人在牌桌身不由己,赌徒心理之下,一旦尝到甜头就很难收手:先是想赚点零花钱,然后想要置换新包,再想想房子首付钱也不是不可能。

在虚拟货币市场火爆和从众心理下,越来越多韩国年轻人不顾一切投入到市场中。希望能乘此东风,扶摇直上。

但事情并没有如他们预期那样发展,反而开始急转直下。

套牢后,抄底还是自杀?

不过币圈至暗时刻的到来,比想象的要早。

今年5月,Luna币一夜“沦为废纸”,韩国的论坛上充斥着各种绝望的咆哮,一些人表示自己所有积蓄化为乌有,抵押了房子去炒币的人即将露宿街头,一些加密货币论坛中,更有无数人分享他们愤怒地打砸电脑、水槽、浴缸和门的照片。

terra崩盘
网络

搜索引擎上,韩国的自杀圣地“麻浦大桥”检索量急剧上升,还有人在比特币社区贴出了汉江的温度,提醒想“游泳”(跳河)的人有备而来。当地警方不得不在附近加强巡逻。

因为投资失败而自杀的例子此前就已经存在。2018年,韩联社报道了一位因投资虚拟货币失败而自杀的釜山男学生。报道称,这名大学生花2000多万韩元购买虚拟货币,本来一度暴涨至2亿多韩元,但遭遇了虚拟币暴跌,连本金也搭了进去。此后,这名男生一直郁郁寡欢,即使在精神科就诊,还是没能走出阴霾,最后选择了结束自己生命。

汉江
网络

前一个月牵动全韩国民众心的赵氏一家失踪案,也在最近稍有眉目。

6月29日,韩国警方在莞岛郡的水港里捞出了赵氏夫妻与他们10岁女儿的尸体。尽管没有确切证据,但根据赵氏夫妇生前投资的比特币、Luna币,以及失踪期间在旅馆电脑上留下的关于“Luna”等搜索字样,很难不让人推断,他们正是因为投资失败才选择自杀。

更危险的“庄家”

愤怒的投资者们将矛头对准了权道亨。一位化名钱瑟斯的Luna币投资者绝望之下失去了耐心,搜索到权家的地址,直接上门质询,并在网上直播了整个过程——当然连门都没进,就被警察逮捕。

好在韩国警方也注意到了Luna币的异样,控制了几位开发者并开始以金融犯罪的名义展开调查。

但这没有损害权道亨的信心,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他表示自己也因崩盘事件几乎损失了所有净资产,但他对重建充满信心。

互联网上也有一群自称“Lunatics”的Luna币死忠粉,会用自己手中的“稳定币”UST买下大量的被清算的 BLuna(Luna币的抵押衍生品),拿在手中并不卖出,从而减缓 Luna币的抛压,妄图阻止死亡螺旋下跌事件的发生。

像每一个赌徒那样,在五月的暴跌之后,狂热的死忠粉们依然相信Luna币会浴火重生——连监管机构都对这份莫名的信心感到担忧,再次强烈呼吁投资者们谨慎出手。

“这是最后一个暴富机会”

显然,韩国年轻人不会轻易放弃加密货币。事实上,许多年轻投资者连加密货币的基本逻辑都不清楚,他们用全部身家投入加密货币的原因,只是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是最后一个可以暴富的机会。

韩国的社会结构是加密货币盛行的重要原因之一。普通人难以靠一己之力通过教育和就业通向上层社会,阶级固化导致希望凭借短期投资翻身的“币童”(新进入虚拟货币市场的投资者)大量出现。

首尔地区的一位大学生认为,父辈认为只要认真学习就可以找到好工作,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普通人家的孩子,在考学时就无法与富裕家庭竞争。讲述韩国教育、阶级的电视剧《天空之城》一经播出就成为最受欢迎的电视剧之一,也因为其反映了韩国考试难现象。

除了考试,考公热在韩国同样盛行,尤其是在疫情之后,社会层面青年失业率增高,接近10%。即使勉强考上公务员,“继续工作30年,勉强偿还一套马马虎虎的两居室,再努力还上一辆汽车的贷款,这就是我人生的终点”。

《寄生虫》《鱿鱼游戏》等大热韩国影视剧,都生动描绘了韩国的阶级现状:富人一直是富人,穷人想要改变命运就得赌上命。由于对未来预期太低,许多年轻人还称自己生在“地狱韩国”。一眼能看到这辈子没啥指望,于是,能暴富的加密货币成了年轻人们唯一的“出路”,谁都不能阻止这条路。

韩国虚拟货币市场
网络

不过,在韩国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发出“国家没有义务保护这些炒币年轻人”的警告后,一些年轻人们被激怒了,一名30多岁的公司职员认为“你们40多岁、50多岁的人都在炒房,扰乱我们的国计民生,我们年轻人投资一下虚拟货币怎么了,我们也可以从你们大人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呀。”

青年人炒币的意愿强烈,韩国财政部曾考虑将虚拟货币的回报分类为“其他收入”,适用于20%的税率,但这个方案受到20岁-30岁投资者的强烈反对,在2021年12月修正案通过议会投票后,原定于今年1月生效的《虚拟货币税收法案》推迟一年。机智的现任总统尹锡悦在竞选期间,为了争取千禧一代的选票,更是表示对虚拟货币征税应推迟两年。

不过,在如今暴跌的虚拟货币面前,不知道这一届韩国年轻人会不会后悔......

撰文:tt, Jonas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网络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