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2万的白领吃个体面午餐,好难啊

elm
ELLEMEN

最近,位于成都市中心IFS的大食代广场宣布即将歇业。几个月前,大食代在上海来福士广场和美罗城的两家门店也相继关门。北京、深圳、重庆等地的大食代,同样都与“撤店”二字绑定在一起。

没了大食代,年轻白领们的午餐到底吃什么,仍然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难题。

被白领抛弃的午餐食堂

两年前,Alicia刚从西安跳槽来北京工作。入职第一天中午,Alicia和同事一起去了公司附近龙湖天街里的大食代觅食。在他们的想象中,大食代餐饮选择丰富、提供的座位多、均价也相对比较便宜,应当是个工作日的午餐好去处。

elm
网络

可惜一走到门口,Alicia就发现一切并非自己想象中那样美好:虽然窗口众多,但是每一个前面都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顾客;座位的确不少,但是要找到足够三个人坐下的桌子,需要眼疾手快去抢位。

“端着盘子到处找位子的时候,我仿佛是回到了大学食堂。”尽管排队的时间并不久,但坐在人挤人的大堂里吃午饭,着实让Alicia和同事感到并不舒适。

她和同事最终选择了水饺、花甲和煲仔饭作为午餐。没想到,三样看似简单的餐食却让他们等了很久才送到。“特别是煲仔饭,我们都快吃完了,它才送过来。”再加上食物的味道非常普通,大食代在Alicia心中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光顾过。

生活在上海的Fiona最近一次吃大食代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她和朋友在购物中心里逛街,正好到了饭店,还在读大学的她们为了省钱,便选择了去大食代里吃一些简餐。

“但我现在肯定不会选择它作为工作日的午餐,感觉大食代一般都开在购物中心里,中午客流量会很大,还不如点外卖省心方便。”

大食代刚刚进入中国时,还不是现在这样“万人嫌”的状态。1997年,来自新加坡的大食代在中国正式成立。大食代率先入驻了北京、上海的大型百货公司,创立美食广场的新模式,满足了世纪之交大家喷薄的消费升级需求。

elm
2008年时,大食代的人气还很旺
网络

大食代一般位于大型购物中心的顶层或是地下一层,占地面积上百甚至上千平米。麻辣香锅、东北水饺、湖南米粉,来自天南海北的食物汇聚在这里,为食客提供了丰富的选择,主要客群就是来购物中心逛街的游客和在附近写字楼办公的白领。

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成为了大食代的最佳选择。大食代发展部经理王英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在上海这种繁华都市,大食代能开到10~13家店,而二线及三线城市,一两家就足够。

在这样的前提下,大食代会成为一代白领的“午餐食堂”便显得理所应当:地理位置优越,不会步行太久;虽然拥挤,但是窗口和座位众多,等待时间不会太长;价格合理,人均消费在20-35元之间;选择繁多,能做到一周的午餐都不重样。

午餐吃什么,依旧是世纪难题

放弃人挤人的大食代以后,Alicia面临了又一个难题:工作日的午餐到底吃什么?

她的公司位于南二环,附近有好几家大型购物中心,能点到的外卖数量也数不胜数。简而言之,在大食代以外,她还有无数可以选择的餐厅。每天11:30,早上的会议即将结束,Alicia就会拿出手机,一边发愁一边挑选自己今天的午餐。

有类似烦恼的可不止她。据“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统计,在2019年,上海南京东路/外滩商务区的写字楼,平均每栋周边就已经有761家餐厅。周边餐厅最多的汇金大厦,600米范围内有1264家餐厅可供选择。

入职两年的时间里,Alicia有一个明显的感觉,那就是周边餐厅(尤其是连锁餐饮品牌)推出了越来越多针对午餐时间段的单人套餐。

“我们公司附近的川菜馆推出了四川小吃和面食的套餐,南京大牌档可以去点阳春面或者美玲粥,还有日料店都会卖咖喱蛋包饭和炸物的套餐,韩餐店有石锅拌饭或者冷面,都是很不错的午餐选择。和大食代相比,这些餐厅都更好吃,而且环境更好。

elm
网络

外卖也开始抢占白领午餐的市场。Sibyl的公司位于深圳市中心,周边最近的商场是一家万象城,“消费水平很高,可以想见,能让我们用来吃工作日午餐的餐厅并不是很多。”外卖是他们的主要选择,最近流行的品牌是主打健康减脂的唯小品,每份菜的分量都很少,并且贴心地为消费者表明了热量。

“但我并不太喜欢这个品牌,一个人要点四五盒才能吃饱。吃一顿饭要产生四五个塑料盒的垃圾,实在是很不环保。”

在外卖和连锁餐饮品牌的冲击下,大食代的地位自然变得越来越越来越尴尬。抛弃它的不止是消费者,更是购物中心本身。

以上海美罗城为例,原本位于地下一层的大食代在2009年以后为购物中心新建设的日式主题街区“五番街”腾位,搬去了顶层。然而搬迁之后的大食代仍然生意平平,业绩年年下滑,最终于去年年底撤店。撤店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美罗城不愿意再和它续租。位于北京富力广场的大食代,也是由于同样的原因闭店。

elm
位于上海徐家汇商圈的美罗城
网络

如今商场的地下一层,早已被各种连锁餐饮品牌占领。从主打兰州拉面的陈香贵到霸蛮牛肉粉,从遇见小面到杨国福麻辣烫,它们不仅知名度更高、口味更有保证,更有资本为其背书:遇见小面在去年7月完成新一轮1亿元融资,陈香贵也于去年年底完成B轮过亿融资。

elm
网络

曾经的大食代为小店们提供了入驻大型购物中心的机会,也为购物中心调动起了地下一层购物死角的活力。而如今,购物中心、餐厅和消费者显然都不再需要它,大食代尴尬的“二房东”地位自然也就摇摇欲坠了。

越来越贵的午餐自由

尽管选择越来越多,大城市白领吃午餐的另一难题是:现在的午餐真的太贵了!

据智联招聘在2019年统计的数据,近七成白领们午餐的均价在20元以下,这个数字在如今的北上广深显然并不成立。

早在2012年,位于上海南京西路梅龙镇广场的一家大食代倒闭时,就有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和周边其他餐饮店相比,这里算是最实惠的地方之一了,一份主食的价格集中在20-25元,而且管饱。如果去附近一些其他餐厅吃饭,两个人吃一顿饭通常要100元左右。”可见在当时,人均50元的午餐在上海中心城区已经不算少见。

elm
网络

我们采访了10位生活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的年轻白领(月薪在9000元至20000元之间),他们的每日午餐支出在40元至100元之间。

许多人都会将“轻食”作为午餐的第一选择。Sibyl提到,自己刚开始上班时,会因为健康考虑选择wagas等大品牌的轻食沙拉,但一顿午餐加上咖啡或是果汁的花费,会高达100元。“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工资不配,开始选一些有实体店、且消费在50元以下的外卖了。”

对于生活在一线城市的白领而言,一天50元以上的午餐消费虽然很高,但却是值得的。一位正在减肥中的采访对象告诉我们,他一天只有午餐会正经吃,所以“必须要吃好”,这也成为了督促他赚钱的动力之一。

在加班越来越普遍的今天,“午餐”更成为了许多白领工作间隙放松、和同事社交的场合。Fiona记得,今年年初的一个中午,她曾和同事一起在马路边吃了一顿潮汕牛肉火锅。“窗外是萧瑟的冬日,室内是热气腾腾的火锅,暖心暖胃地吃完,再一路散步消食回公司,有时候还会顺便在路边咖啡店买杯咖啡,真的是很美好的回忆。”

她曾经想过为了省钱而带饭去公司,但是繁忙的工作之下,自己很难挤出时间做饭。再加上公司里只有一个微波炉,每到午餐时间,有很多人会排队加热饭菜,等待的时间较长。种种原因之下,她便放弃了这个更经济实惠的选择。

“午餐时间是一个难得的可以出去走走的时间段,和同事聊聊天、晒晒太阳,也能缓解一下工作的疲惫。”Fiona说。

编辑:Echo

部分图片来自东方IC

其余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